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六章 好学校
    当时,他的左手握的很紧,也没有人硬掰他的手指。直到他自己清醒过来松开拳头,才看到掌心里的一页纸片。这张纸封侯很熟悉,是他给宝宝买回家的练习册内的方格白纸。脑袋混沌,隐隐伴着刺痛的封侯逐渐想起半个月前的事。宝宝写完一本练习册,举起小胖手把练习册塞到他怀里,说是送给他一本,还让他每天带在身边。



    实则,封侯对于灵童的事半信半疑,他信宝宝不会对自己说谎,但并不信灵童的传言。那毕竟只是个飘渺的传说,而且已经是远古时候的事了。虽然传闻极广,但只能当作笑话听的。所以,封侯虽严厉的提醒宝宝不能把生来就识经书的事说出去,可心底并没有把宝宝当作真正的灵童。



    封侯之所以收下练习册,不过是未免宝宝伤心。他收下东西那会儿,觉得宝宝一本正经的把练习册递给自己的样子非常的可爱,为了讨宝宝喜欢,就把练习册郑重地塞进了公事包,还说回去会看的。说来巧合,车祸前樊隆为他拿着公事包,他刚好有个问题想看一下定稿的合同。樊隆翻出合约的同时,还取出了与合同方在一起的练习册。



    他看完合约上的问题,一时有些无聊,恰巧宝宝写的练习册就在手边,他就借着车里的灯光翻开练习册,想看看宝宝的字练得怎么样了。而事故,就发生在他掀开练习册的那一瞬间!



    车祸现场没有起火,所以练习册肯定不是火烧没的。再说,即便起火了,也解释不通他活下来的奇迹啊!那辆重型卡车分明是冲他撞过来的,照理说,就算司机、王君他们能活下来,自己也必死无疑。那他为什么能死里逃生呐?只可能……



    封侯定定的望着手心里的纸片,脑海中浮现宝宝认真写字的模样,渐渐合拢掌心把泛黄的小纸片紧紧地握在手中。封侯长长地吐了口气,心里又酸又涩。如果,宝宝没有送他练习册,或者之后自己不当一回事的把练习册丢到了一边,若是他没有临时起意翻看练习册,那么……封侯想起傍晚还一起说话的王君和樊隆,慢慢闭上了双眼。



    “朱礼!”



    啪咔!



    听到病房中传出的喊声,守在门口右侧的大汉赶忙打开房门,回头示意站在走廊里的朱礼入内。



    “封哥?”朱礼毕恭毕敬地站在床边,等着封侯的吩咐。



    封侯垂眸抿着唇瓣,沉默了片刻方道:“乌冬路那边不是有块地吗?就是连着赤荡湖的那片。你去把它标下来,贵一点也没关系。”



    “是,封哥。”对于封侯的嘱咐,朱礼有些莫名其妙。他们从不做地产生意的,朱礼不知道为什么封侯会下这样的指示。朱礼在心下猜测,买下乌冬路旁的那块地,是不是和这次车祸有关。但作为封侯的左右手,朱礼从不多话,封侯交待什么,他就做什么。所以当下便领命退下,去策划买地的事宜了。



    而朱礼的背影消失在房门外时,靠在病床上的封侯,已经想着邀请哪个设计师来画赤荡湖边那片土地的图纸了。一定要打造个世外桃源,里面弄个三五十栋别墅,也不打眼。其中位置最好,设计的最大的几间别墅送给宝宝住。余下的房子,自己挑一间、刘赫他们挑一间,其余的都卖给自己人,宝宝住着也放心。宝宝已经五岁了,再过三年就要上小学了,不可能一直住在乡下,这么一来……



    就在封侯意识迷糊的进入梦乡的时侯,正被人拉着诉苦的冯耀春接到刘赫的电话,如蒙大赦地出门直奔机场。待飞机飞上云霄之时,冯耀春才松了口气。



    原来,冯耀春有个发小,叫孟玉瑥。原本,冯耀春因为工作的关系去了乌俞市,两人关系慢慢淡了。但乌俞市遭遇特大地震后,什么东西都需重建,冯耀春就把公司撤回了老家潭石市,再次与孟玉瑥重逢。孟玉瑥勾肩搭背地请老朋友吃饭,几次下来,冯耀春又与他亲近起来。碰上休息日,除了每月一次雷打不动地去看宝宝之外,都和孟玉瑥到酒店消遣。



    不知从哪一天开始,也许是四个月之前吧,孟玉瑥突然不和冯耀春联系了,冯耀春也没放在心上。毕竟,孟玉瑥不像封侯、刘赫那样,和他是生死之交。最多,也就比普通朋友好上一些而已。哪知,三天前的那个傍晚,冯耀春又接到孟玉瑥的电话了,说自己包下了一个场子,让他去捧场。



    冯耀春想了想左右无事,便答应了。但当他再次看到孟玉瑥时,吓了一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跳。对方瘦了一大圈不说,脸色又青又黄,好像大病了一场的人。冯耀春知道有些事不好过问,所以也没有多话,坐到孟玉瑥的身边开始喝酒。酒馆里来了不少人,一个个都冲孟玉瑥敬酒,孟玉瑥也来者不拒,一杯杯红酒当开水一样灌下去,没多久就喝醉了,开始说胡话还吐了一地。



    冯耀春看不过眼,把孟玉瑥拉走扛回家,想着反正只是收留一夜罢了。无论怎么说,对方也是自己的发小,总不能放着不管。谁知,他就这么被孟玉瑥缠上了,对方死活不肯离开,还说没地方住,求他看在小时候的情分上一定要收留自己。



    冯耀春听着孟玉瑥的哀求就觉得不对劲,因为他之所以能和孟玉瑥成为朋友,是因为各自的家世都差不多。冯耀春家里就挺有钱,还有些权势,要不当初也进不了雅苑的门。所以,以此类推,孟玉瑥根本不缺地方住。孟玉瑥被冯耀春追问许久,为了不被发小赶出门,只得说出了原因。



    原来,孟玉瑥他家闹鬼,一家人都被鬼吓得半死不活。每天晚上只要睡着,必定会做醒不过来的噩梦,梦里的他每次都是坐在轿车里,当经过一个弯道时,忽然连人带车冲下悬崖。车子砸在山石上引起爆炸,梦里的自己被炸破了肚皮,肠子流了一地,两条腿都折断了,眼前很模糊只能看到一片通红的火光。之后,他就烧死在这片火光之中。



    冯耀春哪里肯信,孟玉瑥拉下毛线衫的衣领,露出其下乌黑的掌印。冯耀春仔细看了看,掌印不大,像是个孩子的手印,深深地印在孟玉瑥的头颈两侧,确实不像是开玩笑弄出来的,。



    孟玉瑥表示自家人已经请过所有能请的人来看过了,没有一个人看到鬼,更没办法解决这个问题。道士来作法,一天做三次,连续一个月。结果,之前怎么样还是怎么样。和尚也来超度过,家里都是檀香味,可是一点用处都没有。孟玉瑥的家人开始躲出去睡在外宅里,可鬼还是寸步不离地跟着他,依然重复地做着那个恶梦。



    不过,这些都是最初的那两个月发生的事。从时间慢慢的延后,他身边古怪的事情越来越多。比如,晚上不敢睡,开着灯等天亮。房间里的灯遽然熄灭,明明没有开的电视会陡然间打开,屏幕上有个人乘着轿车,轿车开在盘山公路上,经过弯道时忽然冲出悬崖……是的,电视中的主角正是孟玉瑥自己,梦里惨死的自己。



    孟玉瑥现在不仅不敢睡,晚上更不敢一个人呆着,更不愿和家里那些被鬼逼成病态的家人凑在一起。他只能每天晚上包下舞厅、酒吧,找来酒肉朋友一起闹腾,人越多越好,喝醉了也没关系,只要不再做那个噩梦,不再遇到那些怪事。可是,他无论怎么做,都摆脱不了那只鬼。只要一睡着,或是晚会散了,便是厄运继续的时刻。



    孟玉瑥没想到的是,他昨晚在冯耀春家居然一睡到天亮,没骇人的事发生,也没再做那个一直缠着他的恶梦。所以,孟玉瑥几乎是哀求的希望能在冯耀春家住下。瞅着孟玉瑥瘦成一把骨头的样子,冯耀春实在开不了赶人的口,只得陪着孟玉瑥听对方的诉苦。经过乌俞市地震的那一夜,在宝宝的指点下活命的冯耀春其实还真有些心惊胆战。幸亏,在刘赫打电话来之前,都没有什么意外发生。



    对了!



    想到宝宝,冯耀春就想到了宝宝的能力。觉得虽说宝宝不能驱鬼,但看到鬼的话,说不定能找出原因救发小一命。冯耀春倒是问过孟玉瑥是怎么被鬼缠上的,但对方一无所知。凭借冯耀春对发小的了解,对方没撒谎。



    冯耀春也并非不知轻重的人,因为自己和孟玉瑥一块儿住了几天没事,才敢有这个想头。所以,当冯耀春见到卫霄后,把孟玉瑥的事情说了一遍,问他能不能帮忙看一下。卫霄抄了两年的经书,正想试试看有没有用,当即很爽快的点头同意跟冯耀春回家。



    卫霄没有让麦子跟着去,怕耽误了她的功课。麦子今年九岁,封侯已经给她联系好学校了,再过一个星期就要开学了。卫霄不知道自己会离开多久,而且不清楚自己在路上会不会遇险,只能严辞拒绝了麦子的恳求,只是答应她会尽早回来。



    怎料,命运弄人,这一走卫霄竟再也没有回头。多年之后,赤荡湖畔的别墅默然耸立,却因为少了主人而被锁住了大门。其内,每年花开花谢,都无人欣赏,只有封侯偶尔到花园中走一圈,坐在湖边翻看宝宝留下的练习册,上面的书页只写了一半,也不知何时,会不会有那么一天,主人会再次拿起它,把字写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