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二章 和尚开始做法
    车长此刻懊恼的是,不该对那两个没人带的孩子生出同情心,竟然一时感愤同意他们上车了。即便那个村人拍着胸脯保证孩子的父亲就在桃丰市,就算孩子的遭遇确实催人泪下,可也好过眼下两人不明不白的失踪啊?到时,孩子若是有个万一,他该怎么负责?孩子的父亲找上门来,他要如何解释?车长仿佛看到了自己被公司罢免职务、被登报怒骂、和孩子的家人打官司后的潦倒场景,一时间头疼欲裂。好容易才按下心头乱麻般的心绪,追问道:“你是什么时侯发现孩子不见的呢?”



    车长脸色阴沉的骇人,小吴都不敢与之应答,直到他再次提问,女服务员方才战战兢兢地回道:“是开车之后,我路过七号车厢没看到他们,就来这里看看。一拉门,拉不开,我就知道不对劲……”



    “然后,你们就砸门啦?”车长打断小吴的话头道:“找过人没有?”车长还有一丝希冀,期望姐弟俩在火车上玩,忘了坐会原位了。虽说根本无法解释厕所门为什么会反锁的问题,但已经陷入绝境中的车长,实在不愿拆穿这个和平的假象。



    旁侧的乘务长却不明白车长的心思,一插口便把车长的希望碾压成灰烬了。“已经找过了,前前后后都找过,都没找到我们才砸门的。”



    “会不会被人拐下车啦?”围观的人群中有人提出疑问。



    “不可能。”乘务长摇头道:“杜茳站是个小站,根本没几个人下车。而且刚到站的时侯,那个和尚就站到门口,不知道在看什么,我也跟过去看了,只有六个人下车,五男一女,里面没有小孩子。”



    乘务员小敏指着厕所间内窗口下方倒置的铁桶道:“我估计是小孩自己从窗口跳出去的。小孩子不够高爬不上去,所以用铁桶垫脚。”



    小吴反驳道:“不可能,我跟他们说过,桃丰市还要一天一夜才到呐。他们怎么会现在就下车啊?还是这么跳下去。”



    “就是。再说,外面雨下得那么大,他们为什么要从窗口跳出去啊?”



    “这两个孩子我看见过,才几岁啊?想想就不可能吧?”



    “那不是这样的话……”



    “会不会……”



    ……



    围观的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发表着意见,乘务长悄悄走近车长,小声询问道:“车长,现在这事弄得……我们要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对于孩子的失踪,无疑压力最大的是车长。车长冷冷地瞪了乘务长一眼道:“你们再仔细找找,要是找不到的话,下一站到站的时侯给杜茳站打个电话,问问他们有没有看见这两个孩子。”



    车长其实知道孩子肯定不在车上了,眼下做什么都于事无补了,让车上的工作人员再找找不过是求个安心,到时候真出事了,也好有个补过的说法。车长说完扭身就要往车头去,他怕今夜出了这么多意外,可能还会遇到什么险况,特别是那个乌鸦嘴的和尚能让纸符发光不说,还能使车窗自动开关,最骇人的是全车的人都在他的催眠下不知不觉的睡着了,这种匪夷所思的手段,让不信佛的车长产生了动摇。车长对自己说,要马上赶去驾驶室,之后一步也不离开,以免再闹出更严重的问题。



    “你怎么在这儿?”车长刚转身正对上挤到包围圈最前方的和尚,立时皱起了眉峰道:“不是让你坐在椅子上,不要随便走动吗?”



    周围的人以为和尚会说出什么反驳的话,没想到和尚双掌合十,冲着车长微微欠了欠身道:“贫僧这就回去坐好。”



    说罢,拂衣而去。倒让准备与和尚争论的车长觉得一拳打在棉花上,心里极是不爽快。车长方要收回瞅着和尚背影的视线,挪步去控制室时,眼前忽然一暗,看到和尚的周身好像缠绕着着一股黑气。车长下意识地抬手擦了擦眼睛,再次望去,却又什么都没有。车长讪笑了一声,提步往车头去。哪知道此时背对着自己的和尚,眼中一片阴翳,嘴里狠狠地咀嚼着‘桃丰市’三个字,脸上哪还有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一丝出家人的慈悲之象?



    同一时间不同的地点,杜茳火车站外通往邻县的公路上。



    “真的啊?”



    “嗯。”脱了湿漉的衣衫,被刘赫像个球一样包裹在外套里,紧紧揉在怀中的卫霄,用力地点了点小脑袋道:“很多鬼鬼从墙壁上游过来,越来越多,后来还扑出来,要吓宝宝。这个姐姐看不到,不过,窗上被贴了一张纸头,有点黄,上面还有红的图图。姐姐看到纸头亮起来了。对吧?”



    穿着不合身的成人外套的麦子闻言,点了点头。



    “纸头很亮,亮的宝宝都闭上眼睛了。不过,一会儿又不亮了,宝宝贴过去看的时侯,窗一下子飞起来。”



    “窗一下子飞起来?呵呵。”开车的司机听着卫霄的话,越听越好笑,忍不住哼笑起来。



    “你他妈给我闭嘴!”刘赫猛然抬首,透过后视镜,眯眼睨视着驾车的小弟。司机从没见过刘赫这么阴沉的脸色,就是赵墎隆买凶刺杀他和封哥,刘赫也没露出这样的表情。司机吓得脸皮发绿,紧紧地闭上嘴,再不敢对刘赫怀里的孩子露出哪怕一丝的轻忽了。



    卫霄不想一来就让刘赫同自己的手下闹得不愉快,赶忙拉了拉刘赫的手,吸引了对方的注意力后,接着说道:“下面那扇窗飞起来之后,宝宝不想和鬼鬼站在一起,就推着姐姐从窗口里跳出来了。”



    刘赫担忧地摸了摸卫霄的小胖腿,焦心地疑问道:“宝宝怎么不从门口出去啊?火车这么高,从窗口跳出来,万一摔着怎么办?”



    “门口有鬼鬼啊。”卫霄故意用你好傻的目光瞅着刘赫,刘赫的脸上窜过一缕不自然的红晕,紧接着咳嗽两声扫却尴尬,朝不卫霄觍着脸道:“宝宝接着说,叔叔听着。”



    车内的小弟无不因刘赫对卫霄的态度而动容,除了封哥,他们还没见刘赫对谁这么好过。赶紧一个个调整着对胖娃娃的心态,就怕一个不小心惹哭了孩子,让刘哥记恨。有人甚至猜想,眼前突然出现的胖宝宝会不会是刘哥的私生子。当然,只是想想,没哪个傻子真敢去问这个问题。



    “姐姐先跳下来,在下面给宝宝垫着,宝宝跳在姐姐身上,没有疼疼。”卫霄因为感激麦子的缘故,在刘赫面前帮着麦子说话,争取让对方赢得刘赫的好感。卫霄深知自己和麦子这么一走,火车上肯定大乱,用不着和尚细究,乘务员就会说漏嘴把他们的目的地透露出来。卫霄不知道和尚会不会追去桃丰市,但他可不愿冒着被抓住的危险,仅仅只是去找周国正要房门的钥匙。



    卫霄昂首瞧着笑眯眯的刘赫,感觉对方不是硬摆出的笑脸,而是真的很高兴遇见自己。所以,卫霄决定在刘赫身边住一段日子,这样的话当然要帮麦子刷刷临时抚养人的好感度。



    果然,刘赫听了卫霄的话,颇为欣赏地看了麦子一眼。随即,又回头搂了搂卫霄脑袋上潮湿的碎发,继续听他讲下去。“宝宝看见很多鬼鬼从窗口里钻出来,很多很多。鬼鬼飘到宝宝头上,很黑很黑,天上都是鬼鬼。鬼鬼都朝对过的车车上扑过去,绿车车就黑了,变黑车车了。黑车车走了以后,宝宝就和姐姐跑出来了,看见小刘叔叔再打坏人。”



    “呵呵呵。”刘赫没再继续发问,抱着卫霄颠了颠,反而解释起刚才的事情。“宝宝,你还记不记得我们一起坐电梯的事啊?”



    “记得。”卫霄张着黑黝黝的眼睛望着刘赫,一边点头道。



    刘赫赞许地笑了笑,再次开口。“电梯刚刚下去一点,就遇到地震,电梯一下子掉下去,后来被卡住了,对吧?”刘赫边看着卫霄,边说道:“你封叔叔不是还跳到电梯外面找出口吗?后来,我们才知道,那时候应该在十四楼,十五楼上因为有出口的。不过被人堵住了,就是刚才那个被叔叔让人拉下去的坏人。”



    其实,刘赫就是不解释,卫霄也能从之前偷听到的话,得出这些结论。大概是赵墎隆和开雅苑的人不对付,而他在新峰大厦十五楼开了什么店。刚巧,雅苑内部的升降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机在十五楼也有出口,赵墎隆一不高兴,就把自己盘下的楼层内的出口封住了。因为这台电梯只是雅苑内部用的,而十五楼又是赵墎隆的地盘,所以不存在冲突。但地震一来,电梯掉到十四楼,封侯他们怎么找也找不到出口,甚至不知道身在哪一层,险些因此丧命。



    封侯他们出去后,不知怎么的知道了这件事,就开始找赵墎隆的麻烦。对他们而言,虽然赵墎隆不是故意的,但让他们差点没命的事却不能算了。或许被打压的狠了,赵墎隆为了报复买凶杀人。看眼下的情况,肯定是没成功,而且还走漏了消息。赵墎隆只能逃到外省,躲了大半年才敢回来。哪料,还是落到了刘赫的手里。



    听刘赫方才说,赵墎隆是市长的儿子,卫霄猜对方极可能是乌俞市市长的儿子,乌俞市遇到了有史以来第一次有感地震,并且是超级强震,这会儿原市长恐怕已经下台了,也就难怪赵墎隆只能乘坐硬座火车了。



    就在卫霄思索之时,车内的小弟都不由地暗自嘀咕道,刘哥这么一本正经的和胖娃娃说话,小孩子听得懂吗?手下不以为然的神色刘赫当然是看见了,当即又把人训了一通。出了口气后,刘赫狠厉的表情一变,笑看着卫霄道:“宝宝啊,跟叔叔住一起吧?”刘赫是个聪明人,看卫霄的样子就知道他肯定有事。但孩子不说,他也不好追问,加之真心喜欢卫霄,便提议道。



    在卫霄看来,刘赫的话简直就是及时雨。当下也不客气,点着脑袋答应下来。看得刘赫笑得见牙不见眼,还一再叮嘱卫霄,说明天封侯、晓宇肯定会来抢他,让卫霄一定要坚持说不去,让对方眼馋。



    因为卫霄说怕鬼鬼,要求车子开得远一些,刘赫严格遵照卫霄的吩咐行事,直到隔天早上九点才开到刘赫的私人别墅。刘赫抱着卫霄进门,正看到女佣开着电视一边打扫。电视里刚巧播放新闻,说昨晚有一列从袁州出发去襄垣市的,车号为七一八八的火车,在午夜离开杜茳站不久后发生车祸,整列火车都掉到了沐江里。现在市领导已经赶去现场,救援队也在大力搜救,但在有关人员表示,火车上的乘客生还的希望渺茫……



    咚哒!



    卫霄的心遽然一沉,他昨夜看到那些黑雾附上绿皮火车的时侯就知道会出事,只是没想到,会发生的这么快。经过昨夜至今的沉长的旅途,卫霄已经弄清了和尚的意图了。



    卫霄不清楚,和尚是什么时侯看出火车会遇险的,但他确实知道了。和尚之所以会告诉车长火车会出事的消息,可能是想赚些名利。他预言火车会发生事故,至于车长听不听,那就是车长的事了。他会在出事前下车,车上留下的幸存者也好,像杜茳站内的高层人员这样知道些内情的人也罢,事后都会为他扬名。虽然,和尚没有救下列车里的乘客,但这不是他的错,他与车长据理力争过,让车长停车的,但车站方面没有听取他的意见。结果出了车祸,当然没有和尚的责任。



    卫霄猜测,和尚原本是想在平码站,或是杜茳站下车的。然而,因为他的出现,让和尚不抓住他便舍不得离开火车。和尚为了逮住他,甚至让一车的乘客都陷入昏睡,这可是大动静,只怕杜茳站里的人已经通知警方了。对和尚而言,既然已经豁出去了,自然不能半途而废。但要继续找下去的话,只要先要把自己的命保住。



    所以,在火车快要到杜茳站的时侯,和尚开始做法,让火车上积攒了十几年的怨气、死气、污浊之物都聚气在一起扫出列车。但这还不算,得找个地方安置这些脏东西。否则,过不了多久,它还是会回到自己的源头的。然后,正巧经过杜茳站的七一八八号列车不幸成了它的负载体,加上那列火车本身必然也粘着不少的污浊……难怪,刚离开杜茳站就出了事故。



    卫霄不知该怎么说。他的存在救了一车的人,也害了一车的人。虽说,这事怪不了他,但仍叫人万分的唏嘘。两列火车,一往东、一往西,在杜茳站交会。车中所有的乘客都不知道,即在那一刹,他们的命运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可以说,三八四零号列车遇到卫霄是幸运的,也导致了七一八八号列车的不幸,但这一切好似一张巨网,其中的每一件事都如一根蛛丝,彼此互相交错,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命运的脚步一步一转弯,慢慢地走到这个结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