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八章 毯子
    卫霄的头皮一下子炸了起来,他怎么忘记了呐?梅香她们之所以怀孕,很可能是因为听了自己念经的缘故。也就是说,他念经的时侯肯定会有什么……比如,像很多玄幻里写的,日月之华啊、玄黄精金啊、鸿蒙紫气啊之类的,可以影响周围一切人与事物的好东西。



    想到这一点,卫霄的思绪忽如泉涌。他以前总觉得自己想得太多,现在反而认为自己想得太少。比方,当初他死在那个恐怖的山洞里之后,开始不停地念经,从磕磕绊绊到倒背如流,不知经过了多少的岁月。他先是被困在异形嘴里说的出口处的那片赤湖之上,慢慢的,又可以游转于山洞内曾经路过的各个地方。



    他亲眼目睹与他同来的那一批人在身亡的地点不停地重复着死亡,而他则在一旁念经,日复一日的看着血腥的惨景。不知不觉中,那些每日受着酷刑的人开始消失。当时,他没有想过是什么原因。此刻,才醒悟到极可能是自己的超度,使得对方重新进入了轮回。



    卫霄有些忧闷,原来他咏诵经文不仅有助于自身,而且在惠及他人的同时,还会引发了肉眼不可查的波动,倒让心术不正的异士们起了别样的心思。卫霄的脑中掠过自己被擒拿后,被迫做鼎炉、被活生生地推入炼丹炉、或是每日被取血割肉等一系列可怕的猜想,耳鼓内尽是自己那砰砰砰的心跳声。



    先前自己身处的空间,究竟是梦还是幻境,和尚对他有什么企图,自己到底猜中了多少实情,卫霄都没有十足的把握来证实。卫霄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和尚来者不善。正当卫霄苦思冥想着怎样在和尚的眼皮子底下逃离车厢时,遽然中听得耳边传来念经声,声音由远及近,愈来愈响亮,而且佛吟之中还掺杂着回音,仿若几百几千个和尚同时端坐于大堂内诵经,那种音色非常的沉重压抑,声声都如撞钟声窜入人耳,即便旁者捂住耳朵依然没法躲开佛音,好似声音直接钻入人脑一般,既让人觉得压迫,更使人感到恐惧。



    “嗡、噜西惹、嘛尼、札尔瓦打雅、吽!嗡、噜西惹、嘛尼、札尔瓦打雅、吽……”



    来了!



    卫霄已经听到了熟悉的嗓音,和僧鞋特有的轻微的脚步声。就在和尚逼近之时,卫霄突然感觉肩头一沉,由隔着毛毯传过来的呼吸声,使卫霄明白背上的重量是麦子整个人压在他身上而产生的。



    麦子睡着了?卫霄悄悄拉了拉麦子的手,对方没有回应。卫霄暗自蹙眉,依照卫霄对麦子的认知,对方在他说了和尚不怀好意的话后,绝对会紧盯着周围的一切,怕他这个弟弟被人抓去。何况,早不睡晚不睡,偏偏在和尚大声念起经文时睡得不省人事,怎么看都不对劲。



    卫霄赶紧侧耳倾听,不过须臾,他胸腔内的心脏便飞快地跳动起来。不是卫霄听到了什么,而是车厢内太安静了,除了佛音没有哪怕一丁点的响声。那火车上的人都怎么了?骤然间闭口不说话了?怎么可能哪?



    难道……卫霄的心思急转,心道难不成车上所有的乘客都像麦子一样睡着了?如果没有乘务员的阻拦,和尚很容易就能在旅客中找人了吧?所以对方才这么做?扑通扑通扑通,卫霄的心跳起伏太大,感觉胸口疼得厉害。他急得额头冒汗,嘴唇都要被咬出血丝了,但他眼下没有任何解决危机的办法,一惯遇险诵经的手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段都不能用,甚至不敢掀开毛毯与和尚正面相对。



    “嗡、噜西惹、嘛尼、札尔瓦打雅、吽!嗡、噜西惹、嘛尼、札尔瓦打雅、吽……”



    佛吟声已至耳畔,卫霄双手握拳,紧紧扣住牙关,就怕自己太过惧怕而在不经意中念起了经书,反把对方招来。突然间,卫霄感到肩头一轻,卫霄很清楚和尚正在检查麦子是不是他的猎物,卫霄的心提到了嗓门眼,他极力的控制住自己,生怕微微的一个抖动让对方察觉到毯子下的自己。



    噗咚噗咚噗咚……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就在卫霄汗流浃背,以为瞒不住和尚,就要让对方掀开毛毯发觉自己这个目标时,随着啪的一声轻响,接着背上一痛,显然是麦子再次倒下来压住了他。卫霄虽被压得生疼,却欣喜若狂,但他知道眼下仍然不能有半分的松懈,所以忍着疼一动不动的任由麦子压着当靠枕。



    “嗡、噜西惹、嘛尼、札尔瓦打雅、吽!嗡、噜西惹、嘛尼、札尔瓦打雅、吽……”



    不知过了多久,佛吟声终于逐渐远去,卫霄的手被麦子压得发麻,小腿也因为一直跪坐着而开始酸痛。但卫霄依旧不敢妄动。车厢里非常地安静,当和尚离开佛音消散后,只听得喀嚓喀嚓的火车轨道间发出的声响,和噼里啪啦雨丝拍打车窗的声音。车厢内的人没有苏醒,卫霄想挑起毛毯看一眼外头的情形,又怕和尚去而复返与自己撞个正着,只得继续缩在角落里伺机而动。



    喀嚓喀嚓喀嚓喀嚓……



    和尚在过道里来来去去地查了好几回,卫霄估计对方连厕所间都找过了,但一无所获。卫霄的身子又疼又麻,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和尚再找不到他,必定会来个大彻查,说不定连行李箱都会翻开来看。那自己就危险了!



    “嗡、噜西惹、嘛尼、札尔瓦打雅、吽!嗡、噜西惹、嘛尼、札尔瓦打雅、吽……”



    啪哒啪哒啪哒。



    又来了!



    念着经的和尚第三次从车头返回,卫霄再度提起心神,但奇怪的是和尚的脚步没有停,很快的往下一节车厢走去。紧接着卫霄感到背上有什么一动,吓得他几乎惊叫,幸亏卫霄紧紧地抿着唇,才把涌到喉间的疾呼声咽了下去。



    “这是怎么了?”



    “我怎么睡着了?”



    “刚才我不是在和你说话吗?怎么会……”



    “还愣着干嘛?快看包里的东西有没有少!”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



    “诶?你们看!窗上贴着纸符!”



    “会不会是那个和尚啊?”



    “我就觉得他奇奇怪怪的……”



    “走,过去看看!”



    “要是……”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

    ……



    车厢里的人醒了?卫霄正惊疑间,忽然听到麦子在自己耳边喊道:“弟弟,弟弟!”



    “别叫,我没事。”卫霄轻声安抚着麦子,一边询问道:“是不是有人去找那个和尚了?人多吗?”



    麦子点头回答:“嗯,很多人都朝后面走,后面好像吵起来了。”



    “你跟过去看看,离得远点,不要让和尚看见你。你数一下……”卫霄说到此处,猝然想到什么般地顿了一下问道:“你会数数吗?就是一二三四?”



    “会一点。”麦子怕误事,咬着唇瓣有些犹豫地说道。



    “会一点就好,不过,你不会也不要紧。”卫霄小声吩咐道:“你现在就过去,两只手握成拳头。每次走过一道门,就掰开一根手指。看到和尚在哪节车厢你就马上回来,不要站在那里,知道吗?去吧。”



    卫霄感觉身边一空,微微有些发冷。他知道是麦子跑出了座位跟着人群往后去了。眼下车厢内人声鼎沸,虽然吵闹,但比前不久那种死一般的寂静要好多了。卫霄刚欲松一口气,突然唰地一下眼前一亮,他头上盖着的毯子被猛地掀了开来,卫霄的心几乎跳出胸腔,亏得他有些定力,才没有失声惊呼。



    “你怎么啦?怎么把头都盖住啦?”一直对麦子、卫霄颇为照顾的女服务员瞅着卫霄铁青的脸色关切地询问道。



    卫霄暗暗呼了口气,才装作被吵醒的样子揉着眼睛,嘟起小嘴道:“好吵,宝宝睡不着,用毯毯盖上。”



    女服务员觉得卫霄傻的可爱,想伸手摸摸他的头,却因后方传来的争吵声皱起了眉峰。失了好心情的女服务员收回了手掌,刚要问卫霄麦子去了哪里时,有着一张姜黄色脸蛋的小姑娘已出现在座位前。



    “麦子,你去哪儿啦?”未等麦子回答,女服务员挑眉道:“怎么把弟弟一个人留在这里啊?”



    “姐姐是去尿尿了。”卫霄抢先替麦子应答道。



    女服务员闻言拍了拍麦子的肩膀权作方才质问的安慰,接着仿佛想到什么般地冲卫霄问道:“宝宝要尿尿吗?再过几分钟就要到站了,火车进站之后就不能上厕所了。要是宝宝想尿尿的话,阿姨现在带你过去。”



    原来时间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啊?都到杜茳站了,也即是说,已经过了四个钟头了,难怪他这么累。卫霄扭了下酸软的小身子,不答反问道:“阿姨,还有几分钟到站啊?”



    女服务员瞧着人小鬼大的卫霄笑着答道:“差不多还有五分钟吧。”



    真是瞌睡送枕!卫霄当即拉开盖在身上的毯子,朝女服务员挥手道:“宝宝要去尿尿。”



    “好。”女服务员探身抱起卫霄,搂着他往前走,厕所就在每节车厢与车厢连接的过道右侧。卫霄缩在女服务员的怀里,低头看向跟在服务员身边的麦子,麦子会意的比出了七根手指,告诉卫霄和尚距离他们有七节车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