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六章 威胁的意味
    其实,卫霄是可以让罗大娘抱着他一起去的,但卫霄知道罗大娘带着自己,很可能在半路上碰到冲着他来得母女俩,那么为了从罗大娘的手里抢夺他,罗大娘依然会出事。所以,反倒是有他作陪更危险。卫霄不是好人,如果可能的话,他也不愿出此下策。但明摆着罗大娘会死,而死人照样救不了自己,他又何必再拖上一条人命呐?而且,罗大娘若是走得快点,把儿子叫回来,可能还来得及……



    不行!他得躲起来。从思索中清醒的卫霄打量着罗大娘的房间,除了一张双人床别无他物。他要躲的话,只能钻到床底下。卫霄知道藏在床上也肯定会被找到,但自己要是缩进角落,对方要把他抓出来却困难得多。有洁癖的卫霄此时只能咬牙妥协了,哪料他还没跳下床,房间的门已经被拉开了。



    啪嗒啪嗒,嗞啦——!



    来了!卫霄闻声望去,正屋门前站着的不是每日间以古怪眼神偷窥自己的中年女子是谁?



    中年女子见卫霄已经转首看到了自己,慌忙压着嗓音急喝道:“不许说话,要不然打死你!”中年女子怕孩子还小听不懂,所以露出恶狠狠地表情,欲震慑住卫霄。接着,她两个跨步来到床边,俯身就要捉床上的卫霄。



    卫霄一个蹿身,躲过中年女子探向他的爪子。中年女子连抓数下,也没抓到卫霄,忽然灵机一动,抓着床单往外一拉,卫霄一下子随着床单倒向床外,被等在床边的中年女子抓个正着,并一把捂住卫霄的小嘴,跨步冲向门外。



    “谁?”中年女子刚掠出院门,就见一道黑色的人影正从村内赶过来。瞅着走路的样子,隐约有点像自家的干女儿,中年女子赶忙喝问。



    年轻女子同样吓了一跳,直到听出是中年女子的嗓音,才松了口气。“干妈,是我。”



    “还不快走!”中年女子亦不多话,夹着卫霄扭身便往村口跑,年轻女子边跑边从腹部掏出塞入的大包棉花,丢弃在路旁,快步赶上中年女子。



    看到中年女子时,卫霄为什么不叫?因为他很清楚,周围的人家都去救火了,叫了也没人听见。卫霄亦没有表现出不同于孩子的聪慧,他是为了麻痹敌人。这么做的话,至少可以为之后的逃跑留下更多的余地。



    卫霄从这件事中,感到自己虽然死后重生,经历了很多事情,但仍不聪明,处事也不够果断。他要是刚见到这对母女的时侯,就让罗婆子折返回村长家,编个理由把对方赶出去。或是,在方才罗大娘的儿子、儿媳妇去救火的时侯,吵着一起去。也许,他眼下就不会处于被动的地位了。



    这两天,卫霄也确实想离开徐家村。村里的人把他当作福星敬拜,他的压力太大了。卫霄怕哪一天,无法达成村里人的心愿,或者有村人发生意外,自己会被迁怒。但不管怎么说,他也没想过用这样的方式离开。



    “货呢?”



    逃出徐家村的中年女子方转过村口扬子河边的弯道,就看到一辆面包车停在岔道口。面包车里的人显然发现了中年女子等人,拉开车门询问。



    中年女子急忙把夹在臂腕间的卫霄递了过去,车里叼着烟的男子借着舒郁的光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芒,好好把卫霄看了一通,满意地点了点头,把卫霄抱进了车内。



    中年女子跟着男人跨上了面包车,被她身后的年轻女人一把扯住。“干妈,你上车干什么?”



    “你傻呀?村里丢了孩子,会不出来找?我们跑得过这些种田的泥腿子吗?还不快上来!说好了,大哥们会带我们一程的。”中年女子挥手扫开干女儿拉着自己衣摆的手,钻入了车厢。年轻女人无法,只得跟了上去。



    “放开我弟弟,放开我弟弟!把我弟弟放出来!”



    坐在车门口的男人正要关门,被突然从草丛里蹿出的小姑娘吓了个半死。



    “去去去,滚开点!他妈的,你不要命了是不是?还不快给我滚!”男人想把堵在车门口的女孩推开,小姑娘却死死的扒住车门,就是不让开,嘴里还不停地尖叫。“放开我弟弟,放开我弟弟!我知道你们抓了我弟弟,我刚刚看见了,弟弟被你们抓进去了!你们是拐子,你们把我弟弟放出来!快放出来!”



    小姑娘叫得越来越大声,司机朝身后的男人冷喝道:“你有病啊?要让她喊到什么时侯啊?你连一个小孩都制不住呀?还不快把门关上!要等村里的人来抓啊?”



    中年女子侧头往车门外看,惊呼道:“是麦子啊!她怎么会在这儿?”



    “你认识这个小孩?”司机的声音有些阴沉,带了点威胁的意味。



    中年女子赔笑道:“我哪里认识她?只知道她是村里的小孩罢了。我也不知道,她怎么会在这里。”



    司机心惊道:“不会是有人看见你们动手了吧?小孩子看见,大人会不看见吗?彪子,快!”



    “妈的!她不想走,就别走了!干脆把她拉上来算了!”面包车里钻出个满脸凶相的男人,看来就是司机口中的彪子。彪子伸手,与坐于车门边的男子一起使力把小姑娘拉上了面包车。车门砰的一声关紧,车灯乍然亮起,车子一摇一摆猛地驶向右侧的公路。



    正当面包车开离徐家村时,村内的打谷场上也迎来了救火的□□。.不知刚从哪里回来的麦子她奶,看到住了大半辈子,如今却被熊熊火焰吞没的茅草房,整个人都懵了。好半晌才回神,其后又哭又闹,说自己的棺材本都在房子里,哭着哭着还要冲进火场里找钱。被村人拦住,仍厮打个不停。一时间,婆子的哭闹声、火焰的噼啪声、脚步声、泼水声、劝解声、指责声……响彻于被火势照得通红的打谷场上。



    就在这场喧闹之中,罗大娘淌着泪寻觅着自家小儿,怎奈救火的人窜来窜去,老眼昏花的婆子哪里找得到目标?一连拉住好几个人问儿子在哪儿,对方都摇头说不清楚。骇得罗婆子以为自家儿子已经遭难了,一屁股坐倒在地,吓得高声啼哭起来。不多时,便有人上前询问,罗大娘哭得涕泪横流,嘴里虽说着什么却口齿不清,众人哪里听得明白?直到有人找来罗大娘的小儿,倒在泥地上的婆子才停了哭喊,一把抱住自家小子,从头到脚摸了一遍。末了,还要拉着儿子往家去。



    火势还在蔓延,罗大娘的儿子哪里肯依?罗大娘因为太激动,肚子里的话竟一句都说不出口。讲了半天,驴唇不对马嘴。更因为风势加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大,火焰再一次高窜,罗大娘的儿子又拿着木桶跑入了火场。罗大娘紧跟着上去劝说,三三两两围在一旁的人,竟没一个顾得上问起留在罗婆子家里的卫霄。



    咕噜咕噜……



    面包车的车轮在柏油路上飞快的转动着,车内很安静。麦子被拉进车厢后便没有再大吵大闹,但那个叫彪子的男人仍紧拽着麦子的手腕,一脸凶相地睨视着她。仿佛只要麦子一个不听话,巴掌就会抽到那张皮包骨头的姜黄色小脸上。



    被压在男人怀里的卫霄扭着小脑袋打量着面包车里的情形,车内加上他自己,一共是七个人,那对把他从村里偷来的母女、忽然出现的麦子、还有连同司机在内来小村外接应的三个男人。



    这是辆小型面包车,其内共有十二个座位,司机位于车头的驾驶座上,他右手边的副驾驶座正空置着。驾驶座的后面是一个可以容纳三个成年人同座的长条靠背椅,其位正对着后车厢的拉门,而卫霄此刻就由男人抱着,坐在长条椅最外侧的那个位置上。男人是侧坐的,也就是说,他背向车厢左侧的车窗,面对着拉门,男人的脚甚至就踩在拉门上。由于男人不按常理的坐姿,卫霄可以很轻松的把车内众人的动向一览无余的窥入眼底。



    卫霄悄悄从男人的怀里探出小脑袋,看到中年女子坐在自己的斜对面,也就是面包车右侧,贴于拉门边的单人座位上。叫彪子的男人则拉着麦子靠于卫霄右手方的双人座上,即是卫霄所在的三人长条坐椅后并列的座位,与中年女人的座位并排于一条横线上,只是中间空了一个座位,成了过道,所以比之前的三人座少了个位置。而年轻女人则位于面包车最后排的,挤一挤能塞入四个人的软椅上。年轻女人没有坐到里侧,而是紧紧地扒在中年女子背靠的单人坐椅的椅背上。



    刷!



    干什么?



    卫霄正观察着左右之人的神情,忽然抱着他的男人双臂一探,拉开拉门处的车窗,托着卫霄的肩窝把人举起来,颇有兴致地侧身借着舒郁的光芒,细观起卫霄的模样。



    “三癞子!你这是干什么呢?外面的人要是看到我们怎么办?还不快把窗关起来!”司机从后视镜内向后看,突见三癞子打开了车窗,当即怒喝道。



    三癞子一点没把司机的怒火看在眼里,仍顺着舒郁的白光瞅着卫霄,咧嘴道:“斌子,你就是死讲究?天都这么晚了,又是乡下地方,路上能有什么人啊?我只是想仔细看看她们嘴里说的送子小金童,到底是不是那么神而已!”



    司机,也就是三癞子嘴里的斌子瞧着三癞子那肆无忌惮的模样就有气,他冷着脸眉峰深锁,眼内尽是恼怒,但藏在暗中没有让后座之人察觉。冬日晚间的狂风,一股股从开启的车窗外向内灌,吹得斌子的头颈处冷飕飕的,心头怒火更胜。他一连吸了几口气,方压住了心头的怒意,沉声道:“现在看完了吧?看完了就把窗关起来。小心点总是没错的,要是出了什么差儿,龙哥问起来我们怎么说?”



    三癞子撇撇嘴,悄悄往驾驶座的方向横了一眼,才没好气的拉上了车窗。



    “喂,你看出什么来没有?”一直沉默的彪子猝然开口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