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二章 贴身的东西
    三妞儿她娘脸色有点讪然,主要是这个月来,他们家送小金童的吃食也越来越少。一来家里没钱了,二来,自己的肚子总是不鼓起来,婆婆有话说。有时候,三妞儿她娘空手来村长家听小金童说经,心里都惭愧得很。今日,这愧意就更深了。三妞儿她娘扭捏了好一会儿,才小声道:“徐隆家的秋姐儿有身孕了,今儿去县里头查出来的。”



    ????“原来是这样!”贺大娘没好气地冲堵在卫霄身边的人翻了个白眼,觉得他们都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太势利。



    ????不过贺大娘也明白,村里的人都穷,平日什么也舍不得吃,给宝宝送来好吃的,都是从自家嘴里省下来的。甚至,有人家为了招待小金童吃一顿好的,之后要喝半年的白粥。再则,穷人家求神拜佛一年也不过一两次,所以,有些话还是不要说得太明白的好。



    ????贺大娘看着人群里吃的脸颊鼓鼓的宝宝,微微地笑着。自从宝宝救了大牛,村长一家就把宝宝当作自家的孩子了,对他们而言,只要村里的人对宝宝没有恶意就好。至于吃的,他们家不稀罕!宝宝好带着呢,吃过山珍海味,回到豆腐白菜,宝宝也不吵不闹的。而今,村长家的人怕委屈宝宝,只要徐为民、大牛兜里有点闲钱,就会给宝宝买些好吃的,就怕送东西的人越来越少,让聪明宝宝的心里有想法。



    ????傍晚,徐隆家的送来了一袋子黄鳝。大牛数了数,一共有八条,每条都有宝宝的小胳膊粗细。贺大娘本欲推辞,让徐隆家的带回去给儿媳妇吃。但徐隆家的说了,是送给小金童的,万万不能再收回去,贺大娘只好收下,准备明日杀了黄鳝给宝宝炖鳝鱼粥吃。



    ????因为冬日严寒,大家都早早睡下了。谁知,徐为民刚躺到床上,就听见院外有人拍门。作为一村之长,徐为民只得又爬起身,赶去屋外看情况。



    ????贺大娘在床上眯着眼等人,哪料,徐为民竟一去不回了。贺大娘不放心,也穿了衣服出门看究竟。这一走,两人到大半夜才被大牛接回家。进了家门分头睡下,大牛悄声入了耳房,怕惊动睡梦中的媳妇梅香。哪里知道梅香根本没睡着,公公、婆婆被人叫走,闹到最后,连丈夫也不得不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作为心思敏感的孕妇,梅香哪里睡得着?



    ????大牛一回来,梅香便追根究底。大牛倒也不瞒着媳妇儿,娓娓道来。竟是麦子家又出事了,这事儿,还有些说不出口。原来,是徐二和他老子留下的风流债。徐二和他爸总往镇上去,村里人也没想过有什么问题。哪知道他们居然在镇上找了个相好的,和人住一起了。而且,往来已经三年了。



    ????对方也是一对母女,还是比徐家村更穷困的地方逃难出来的。据说,是徐二先勾搭了对方的女儿,一来二去的,徐二他爸也跟儿子姘头的妈好上了。这对母女知道他们有家室,但不吵不闹地跟着他们,倒也得了父子二人的欢心。平日里,徐二父子总在镇上住大半个月,才回村两三天,转眼又到镇上去了。



    ????在今晚的吵闹中,大牛等人才知道,徐二父子在外头赚的钱都给了情妇,只拿出一点给麦子她奶做家用。麦子她奶是又气又怒,恨不得打杀了那对狐狸精。但叫对方有恃无恐的是,徐二的姘头肚子里有娃了,说是徐二的。到大医院里去查过,是个男娃。对方说了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如果麦子她奶给钱的话,她就把徐二的孩子生下来。要不,她就打胎。



    ????其实,大牛想告诉村里人,去医院里检查身孕,医院里的大夫是不会告诉你孩子是男是女的。这对母女明摆着,是来讹诈麦子她奶的。但大牛深恨麦子她奶当时推自家媳妇,害得梅香差点落胎的事。何况,麦子她奶还总是在村里说小金童的坏话,大牛不下套子已经是宽厚了,哪还会帮着麦子她奶分析啊!



    ????而且,麦子她奶也不是那听人劝的。在大哭大闹后,居然真的让那对母女住下了,说是要等孩子生下来,看是男是女再说。如今,麦子家还在吵呢,但十有□□徐二和他老子的姘头是住下不走了。



    ????梅香听得一阵唏嘘,骂徐二和他老子不是好东西。大牛嘴上认同,但也知道麦子她奶和麦子她娘是什么样的人物,觉得徐二父子出轨,虽于意料之外,却亦在情理之中。



    ????这晚不仅是村长家的人知道了徐二家的丑事,起码打谷场附近的人家都看到了姘头上门的好戏。此时,这些人家的掌家人正在提醒家里的老婆子和小辈,要对送福小金童恭敬,不管是当面还是背后,都不能说小金童一句坏话。



    ????有那不知好歹的,说徐二的姘头有了身孕,不算坏事。却被长辈狠狠训斥了一番,说了些仙人跳的事,来点醒无知小辈。更让对方比较着徐隆、徐二两家往日的行事,再看看今日徐隆家的喜事,瞅瞅徐二家的祸事,便知道该怎么做了。



    ????“今天,我还听到麦子她奶说小金童是灾星呢!”



    ????“这无知婆娘,自己找死!你看前儿她消停的那会儿,家有什么事儿吗?刚太平几天,又要作死。真是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啊!否则,都大半年了,这姘头怎么会现在才找上门?还是得罪了小金童,菩萨看不过眼,降灾来了。老婆子,明天记得陪媳妇去县里医院回来的时侯,给小金童买些好吃的。”



    ????“这还用你说?”



    “南无、喝啰怛那、哆啰夜耶。.南无、阿唎耶,婆卢羯帝、烁钵啰耶……”



    ????咦?又来了,这种感觉又来了。好像有人在偷偷打量着他,那目光令卫霄非常的不舒服。已经是第几次了?卫霄边自问边说经,还掰开小胖指细数,并分神往人群中扫视,欲找出那个不怀好意之人。



    ????然而,近来徐家村就像过年一般,或许说,比过年时还热闹。每天有人送吃的不说,卫霄早晚念经的时侯,院子里是坐满了听众。外围的人连椅子都没处放,只能站着听讲,那一个个高大的身影,把篱笆和土墙围了个严严实实。就如此刻,仿佛徐家村的人一时间都拥到了他的面前,园内挨挨挤挤的几乎没有立足之地,倒把冬日光秃秃的小院衬得格外有生气。可是这么一来,让卫霄仰着小脑袋在一堆人中找嫌犯,实在太为难他这个小身板了。



    ????当当当当……



    ????当村长家厅堂内的老桌钟敲过十五点,卫霄亦说完经闭上了小嘴。围在院中的人一拥而上,纷纷开口怂恿卫霄跟他们回家吃晚饭。那一张张嘴说得卫霄应接不暇,最后甚至争吵起来。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

    ????“宝宝已经去过你们家好几次了,你怎么还好意思跟我抢啊?”



    ????“还说我呢!你也可以多请几回呀,谁拦着你啦?那是我比你心诚!”



    ????“你……”



    ????“宝宝,你别听他们的,到叔叔家去吧。咱家今晚吃……”



    ????“唉呦,看看你那年纪,还好意思让宝宝叫你叔叔呀?”



    ????“厥癞子!你小时候肚子饿,我看你可怜,还给你吃过饼呢!今天也敢跟老婆子抢?”



    ????“我……”



    ????“奶奶——!”被众人堵在藤椅上的卫霄,冲着灶房门边的贺大娘张开由于穿得太多,而显得笨重的胖胳膊。



    ????贺大娘赶忙推开人群上前,一把抱起胖宝宝,冷着脸朝争执的众人喝道:“吵什么吵?也不怕把孩子吓到!”说着,还用掌心轻拍卫霄的小背脊。



    ????在场之人讪讪的不敢说话,见卫霄以圆润的小屁股对着他们,心下十分懊恼,暗骂自己太莽撞了。



    ????自从徐隆家的秋姐儿去县里的医院查出有喜后,村里人都带着媳妇往县城里跑了一圈。之中,还真有不少怀了身孕,自己却没发觉的小媳妇儿。一时间,送福小金童的名号如日中天,深深地刻入了徐家村人的心坎上。



    ????而今,没闻喜讯的人家,求着小金童送子。而得了福分的村人,则想为自家求个大胖小子。这不,整日的花样百出,连村里最豁达大方的贺大娘看着,也为对方的花钱如流水感到惊叹。想必,这些人是打定主意,便是掏光家底也要达成抱上儿孙的心愿了。



    ????半年时间的磨合,贺大娘已经把卫霄当自己的亲孙来疼了。如今,是越来越不愿卫霄被别人家抱走了。可是,卫霄是送福小金童,是整个徐家村的福星,并不是他们一家能独占的。何况,她家老头子还是一村之长,若是村长不公,就更会被人说道了。



    ????不得已,贺大娘为卫霄挑了个脾气爽利的人家去座席。当罗婆子抱着卫霄走出村长家之时,没抢到小金童的人尽皆用羡慕、嫉妒的眼神目送着婆子离开。



    ????呼啦呼啦……



    ????院子里人多,卫霄还没有察觉,一出院门被狂风一刮,才感觉到真的已经是冬日了。卫霄望着夕阳中村落内树木凋零的景象,想着初到徐家村的情形,不由得一阵感慨。



    ????“宝宝冷吗?来,奶奶给你套上头巾。”罗大娘瞅见怀里的宝宝缩着肩膀低下了脑袋,以为是孩子冻着了。赶忙解下自个儿的头巾往卫霄的头上戴。



    ????“不要,宝宝不冷,奶奶自己戴吧。”卫霄用小手推开了婆子欲往他头顶上遮罩而下的头巾,摇着小脑袋拒绝。倒不是卫霄体谅老人,而是他有点小洁癖,不喜欢用别人贴身的东西。



    ????“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