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 死了几百次
    乌俞市从未遭遇过有感地震,所以火灾、地震的房险很容易就办了下来。周国正是在自己出钱办理保险时,被同样去保险公司解决理赔纠纷的同事发觉的,当时还被对方取笑,说他钱多得没处花。谁想到,转眼之间出了这样的大事,现在事务所内无人不说周国正有先见之明。只是偶尔有几个平日与周国正不对付的,尖酸的讥笑他即便猜得再准,也是替别人出钱却得不到一分好处的傻子。



    对于已成废墟的楼房,和损毁的大部分财产能得到百分之八十以上的赔偿,卫霄觉得喜出望外。但由于那封‘绝笔信’压在心上,卫霄仍是愁眉不展。照事务所的意思是,各个客户的资料,都是由当事人的律师保管的。所以,要看许医生的笔迹,还得先找到周国正本人才行。



    慧莲想拖一拖,让卫霄把事情忘了。怎奈,卫霄不是遇事转首即忘的孩子,连着两天提醒慧莲把‘绝笔信’的事弄清楚。慧莲只得向闻鼎虞告假,没说为了给卫霄找答案,只说家里人就住在乌俞市边的农村里,不知道是不是在地震中出了事,反正这两天她心里不安稳,想拿着钱回家看看。就是没事,也好让自己放心。



    闻鼎虞准了,给了慧莲五天的假,并选了个四十来岁较为沉稳的女佣,让对方在慧莲离开的日子里照顾卫霄。卫霄以为慧莲被自己问烦之后会找闻君耀诉苦,让闻君耀去解决问题。没想到,对方会亲自出马。



    卫霄让女佣抱着送慧莲出门,冲她的背影挥着小手,心里决定往后有什么好吃的,都留给慧莲一份,以此感谢她对自己的照顾。至于奖金什么的,如今的卫霄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何况他是个小气的,虽然承诺要给的话,必然会做到,但若真的给了,肯定会心疼大半天的。



    慧莲走后的第二日正午,卫霄吃了一小碗蛋羹,喝了半瓶羊乳,不知怎么得有些犯困。女佣抱着卫霄上楼,把他送到床上拍着他的小胸脯,催促着他进入梦乡。卫霄觉得有点不对劲,他一直很警醒,或者说有些敏感。只要有人在身边看着自己,便是熟悉的人,他也会睡不着。但是,眼下他的脑子昏昏沉沉的,根本就是要失去意识的前兆!



    不能睡,不能睡!



    卫霄不停地警告自己,用指甲抠自己的掌心,但仍抵不过汹涌的困意,渐渐的合上了双眸……就在闭眼的那一霎,卫霄下意识的默念起经文。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



    卫霄一遍遍的重复咏诵着心经,却明白自己已经睡过去了,但仿佛又还留有一线清醒的意识。卫霄感觉自己好像躺在一只小船里,小船正驶入大海,没多久便遇上汹涌而至的波涛,把小船推上浪尖又掷回了海面,而自己随着小船的颠簸不停的撞上船舱的四壁,疼得一下子醒了过来……



    是的,卫霄醒了,因疼痛而苏醒。他猛地张开双眸,却见自己正在一个狭窄的箱子里,这个箱子他很熟悉,正是前几天从乌俞市里把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许医生的遗物装着送过来的小木箱。



    自己被绑架了?是谁做得?为什么?



    卫霄自问着,摇了摇由于颠簸而撞疼的脑袋,适应着眼前的黑暗。.



    突然,这次的奇袭太突然了,说是打了卫霄一个措手不及也不为过,他根本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卫霄甚至不知道,究竟是哪个人,出于什么心态来绑架他的。沈惠茹?孔知心?闻镶玉?还是那个……他刚到这个世界时看到的,把他换到闻家的叫‘小寒’的女人?就连闻鼎虞、闻君耀也不是没有可能。但是,对方为什么这么做呐?



    等等,等等!他不能乱,越是危险他就越该保持冷静,特别是在别人先走一步,而自己正落在对方手里的情况下。心若是乱了,他还怎么自救呢?



    卫霄回忆着自己昏迷前做过的每一件事,种种迹象都指向他吃的那顿午餐被加了料。别墅内管理的并不严格,特别是白天就他一个主人的情况下,卫霄认为谁都能在他的吃食里做手脚。这么一想,卫霄才感到惧怕,他从没想过有人会对自己下药,幸亏这次是迷药,如果是毒药的话,他岂不是再也没有睁开眼睛的机会了?



    卫霄此时真想狠狠抽自己两巴掌,他明明很清楚,闻家的人对自己不上心,孔知心对他有心结,沈惠茹更深恨着自己,或许是把她女儿的死怪在自己头上了。何况,他还有着这样离奇的身世……然而,就在这般岌岌可危的前提下,他竟还高枕而卧,卫霄觉得自己被算计简直是活该,因为他实在太松懈了。如果,当初在那个充满危机的山洞里也这么不小心,早已死了几百次了,哪里还能走到最后?



    绑架他的人也许可以排除能随意出入闻家的人,比如闻镶玉、闻君耀几个,但也可能是对方欲盖弥彰。不过,此刻与其猜测对自己下黑手的人是谁,不如想想怎么逃走。



    小木箱很狭小,卫霄只能微微活动手脚,幸运的是,他没有被绑住。但卫霄并没因为绑匪的疏忽而高兴,对方这么做,很可能是笃定他逃不出去。卫霄咬牙侧身以肩膀顶撞、或抬腿踢盖子,箱盖纹丝不动。



    卫霄知道自己如今存身的箱子是不上锁,也可以在外面扣住的类型。箱壁上的插条是厚实的生铁做的,当时闻君耀安排的人把箱子抬进门的时侯,他看见木箱上坚固的插销还暗中夸了几句,认为扣匙做的好,不仅开启方便,而且就算摇晃翻倒了,放在里面的东西也不会掉出来。可惜,卫霄没想到被自己夸过的东西,转眼成了祸害自己的工具。卫霄确定,要是没人在外面拉开插销的话,他绝对出不去的,除非发生奇迹。



    就在卫霄沮丧地低下小脑袋之时,听到箱外传来对话声。



    “哥,他会不会死啦?对方可说了,要活的。.我就说不该把人放箱子里嘛!万一闷死了……”



    “怎么可能会闷死啊?箱子上都给他开了个洞了。”



    “那他怎么还没醒呢?这都快大半天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