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 乘电梯
    “话是这么说,但现在除了这条路,还有别的路吗?”冯耀春反问道。



    “可是……”



    “别可是了!”封侯横了晓宇一眼,撇嘴道:“与其在这里说话,不如早点下去。就算在电梯上遇到地震,那也是大家的命。反正,我们都尽力了。”



    “你不走我走!”冯耀春推开电梯门前的晓宇,第一个冲入了电梯。



    封侯瞧着紧张的人都开始哆嗦的晓宇,眼珠转了转,看向卫霄道:“宝宝啊,叔叔问你,这铁箱子里头有没有鬼鬼啊?”



    这是个很难抉择的答复,说有吧,大家不敢乘。说没有吧,万一上去之后遇到地震,岂不是真要把他当灾星了?但是,都到眼下这个地步了,他还有选择吗?



    卫霄皱着小脸,正想回答时,被闻君耀的手一把捂住了嘴,带入了电梯。闻君耀跨进电梯后,回视其外的众人道:“他只是个小孩子,可负不起你们的命。命是你们的,该由你们自己选。要上快上,后厨里有不少煤气罐,你们懂我的意思吗?”



    封侯等人见闻君耀不让孩子开口,就知道他生气了,赶忙赔笑着窜入了电梯。连踌躇不前的晓宇,都在闻君耀那句‘煤气罐’的提醒中,跳上了电梯箱内,由得冯耀春按下了下降的按钮。



    电梯门在众人的注视下慢慢合拢,接着是瞬间的失重,卫霄感到头晕的同时,闻君耀啪嗒一声打开了手电筒。电梯内是有照明灯的,但也许在地震中颠坏了。前一刻,除了封侯手中电筒射出的一缕光线,和电梯门内侧黯淡的按钮,别无其他的光源。而闻君耀掌心的手电筒一开,霎时缓解了众人因为黑暗而产生的压力。



    “你怎么每层楼都按啊?”封侯强制着让自己静下心来,紧接着用手电筒照着电梯门边的楼层按钮定睛细看,却发现七个按钮都在发光,心头一阵烦乱,忍不住冲着冯耀春喝斥道。



    因为这台升降机是雅苑特设的用来送菜的配置,所以不是每一层都有停靠的按钮,其上只有七个楼层设置了电梯门,分别是地下停车场,平日用来装菜用的地方。之后便是七楼、掠过了大厦内购物中心的楼层。其后,几乎每两层设有一个停靠处,分别是九楼、十一楼、十三楼、十五楼和十八楼。虽然不是十几个按钮的通设电梯,不用每一层都停,但已经够叫封侯恼火的了。



    冯耀春莫名其妙地看着封侯,辩驳道:“就六层而已,又不是每层都停。谁知道我们会不会乘到一半就地震啊?当然能停就停一下啊!开门看到能走,我们就出去啦。”



    “你有病啊?”封侯一把拽起对方的衣襟,贴着冯耀春的脸怒叱道:“你明明看见楼梯都坏了,就算有的楼层还没震坏,我们出了电梯,你要往哪儿走啊?直接从窗口跳下去吗?”



    其实,冯耀春是下意识按得按钮,觉得多按一个仿佛就多一份生机。他已经因惧怕而丧失了往日的理智,做事有些顾头不顾尾了,甚至忘记了一些本应该牢牢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记住的事。



    啪啪啪……



    在封侯与冯耀春争吵的时侯,闻君耀单手搂着卫霄,举起握着电筒的手往透着白光的按钮上点了几下,让按钮又恢复了静默的状态。正架着对方掐架的封侯和冯耀春,看到闻君耀的举动停了嘴,纷纷使力掷开对方的胳膊,重重地喘着粗气。



    对啊,与其争吵,还不如用行动扭转乾坤。卫霄觉得封侯看着谨慎,实则也已经处在崩溃的边缘了。就在卫霄腹诽之时,忽然——



    轰隆隆隆……



    不锈钢的电梯箱好像握在巨人的手中,被晃来荡去,摇的人脑袋发昏。又仿佛被卷入巨浪的小舟般上下翻腾着,里面的人不由自主的随着箱子的摇晃而东倒西歪。封侯、闻君耀手里的电筒内照出的光芒,随着两人的跌撞而四处乱窜,映出众人在这一刻所显露出的真实的绝望、惊恐、惧怕、慌乱……等等悲怆的表情。



    众人你踩我,我推你,有哭的、有叫的、有求救的……所有的声音都堵在狭小的电梯箱内,震得卫霄灵敏的耳神经隐隐作疼,难以忍受的卫霄举起胳膊捂住自己的小耳朵,一边想道,除了闻君耀,其余之人的脸上总有些淡淡的死相。难不成,指的就是眼下这样,电梯在下降的过程中发生地震,把他们都震死了,只有闻君耀活了下来?



    卫霄越想愈是心惊,却没有张开眼,但他能感觉到闻君耀正用他那双有力的臂膀紧紧的搂住了自己,并把自己护在怀中,避开了他人的撞击。卫霄不喜欢闻家人,也一直弄不懂闻君耀对自己仿佛冷漠,又好似关心的态度,但不论结局如何,他的心里记下了这份恩情。



    这次的地震依旧来得突然,然,去的也快。不过七八秒钟,电梯箱已不再震动,正当众人想松一口气时,只听耳畔砰的一阵巨响,震得人耳鸣目眩。未等有人反应,刺啦一下,电梯箱就如断了线的风筝整个往下掉,速度快得把众人的惊呼声都堵在的喉间。



    喀呲喀呲,嗞啦嗞啦……



    电梯下坠的过程中,伴随着刺耳的摩擦声,甚至还能看到角落里闪出的火星。一秒、两秒、三秒……电梯直坠而下,众人终于回过神,各种各样的尖叫在卫霄的耳边响起。曾在生死间挣扎过的卫霄依然很冷静,没有丧失理智,但他对于眼下的危机却无能为力。



    “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在众人的惨叫声中,卫霄情不自禁地念起了佛号。也许,这已经是他内心不安时,纾解心绪的一种习惯了。



    嗞啦嗞啦,吱吱吱吱吱!



    电梯停住了,它的停滞与它的坠落一样的出人意料,电梯静止了好一会儿,沈惠茹、晓宇还在疯狂的哀嚎,好似还没有从电梯飞坠的惧怕和恐慌中脱离出来。



    “行了,别叫了,都给我闭嘴!”封侯摸着后脑勺上的肿块,忍着疼抬起脸大声喊了一句,边擦了擦额角上淋漓的冷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