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六章 摆脱死亡的契机
    “还不快走!”提步前,闻君耀冲着低头痛哭的沈惠茹喝了一声,刹间让沈惠茹的心又活了过来,认为丈夫没有不管自己的死活,抬起一张又哭又笑的脸,探向闻君耀。



    闻君耀瞧着那张哭花了的笑脸,扭过头没有再说什么,抱着卫霄离去。沈惠茹紧睇着丈夫怀抱中的卫霄,不自禁地咬着红唇,跺了跺脚方跟了上去。



    路过厕所之时,封侯等人尽皆倒抽了一口冷气。洗手间四面的墙壁倒塌不说,厕所内的地面全都凹陷了,照在舒郁的光芒下,也掩不住底下的幽暗。若是他们当时留在这里,或是听了晓宇的话回到厕所,那……众人互相望了一眼,无不暗中庆幸。



    “天啊!”



    从埋单走出雅苑,到眼下,冯耀春几个已经不知道第几次暗呼幸运了。然而,当他们看到雅苑门口的惨况时,再一次震撼了。走廊是一个倒坐的‘凵’字型,两边对折的正中央即是雅苑的入口,也是电梯的出入处。而现今摆在众人眼前的是,另半边的通道和餐厅都被顶上掉下的石墙重重地压住了,甚至没有留一道缝隙。而墙壁之下是一片尸海,到处露出残肢断臂,浓浓的血腥味从石壁下渗了出来,引得众人连连干呕。



    “封哥,这条路走不通了。我们怎么办?我们不会死在这儿吧?”走廊被石墙堵住,另一边的安全出口自然是不能去了。晓宇被面前的绝境吓呆了,好容易才回过神,再次哭丧着脸尖叫道。



    跟前的惨剧,令封侯的心怦怦直跳。为了稳定心神,他紧握的拳头都抠破了掌心。眼下,最怕的就是自乱阵脚,只用哭来解决事情。为此,封侯立即大声喝斥道:“别哭了!哭有什么用?大家快想想还有其他出路吗?”



    在封侯说话间,闻君耀已经跨入了雅苑。封侯几人见状,匆忙紧跟其后。



    此刻的雅苑,就如卫霄之前预见的那样,是个活生生的人间炼狱。曾经在众人眼里有多辉煌,而今就有多落魄。桌椅碗筷倾倒在地,到处是断壁、雕梁、石柱压破的玻璃和围栏。当然,地面下更多的,则是一具具残破的尸首……



    亏得灯火都熄灭了,若不然,这样的冲击,极可能会使人崩溃。众人一边深呼吸,边迈着步伐,每走一步,都感到脚下颤巍巍的,就怕一个不小心,漏到裂开的地板之下去。



    “呜呜……”



    “哦,哦……”



    “救命,救命!”



    还有人没死?封哥与小刘对视了一眼。但转眼一想,这是应该的,雅苑里那么多人,总有几个和他们一样的幸运儿。然,卫霄用他那双乌黑的眸子扫向□□处,却默默地摇了摇头。这些人大多是被石柱、雕梁压在下面,根本不是几个人能救出来的。而且,好些人都已经神志不清了,只是强撑着一口气,下意识的呼救而已。



    耳畔的窸窸窣窣的求救声听得小刘心烦意乱,他一时间忍不住,冲着闻君耀喝道:“我们进来干什么啊?这里这么危险,有什么好看的?照我说,还不如找个洞,一层一层地跳下去呢!”



    “又没叫你,是你自己跟过来的!”冯耀春一直看封侯三人不顺眼,此时心底正不舒服,当即驳斥道。



    “你……”



    “你给我住嘴!”封侯轻轻扇了小刘一个耳光,瞪视着他道:“你这算什么法子啊?要是跳下去一跳到底,看你怎么办!”说完,封侯欲询问卫霄哪里的鬼怪少,准备朝鬼魂少的地方寻找出路时,忽然听到墙角处传来清晰的呼喊声,那是个女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人的声音,而且正叫着他的名字。



    闻言,封侯、小刘等人纷纷冲向妙兰处逼问。.



    “你们不救我,我是不会说的,要死大家一起死。就算你们打死我,我也不会透露半句!”妙兰漂亮的脸孔此时显得格外阴郁而狞恶。



    时间紧迫,封侯朝周围的人递了个眼色,示意大家一起出力,把妙兰腿上的石柱挪开。



    “一、二、三,起!”



    除了抱着卫霄的闻君耀,和跟在他身后亦步亦趋的沈惠茹,其他人都使出吃奶的劲儿把压在妙兰脚上的石头往上提。然,一连试了五次,石柱依然纹丝不动,而妙兰也咬死了不松口。



    “你看,我们不是不救你,是没办法。”



    “是啊,你也看见了,我们根本搬不动啊!你先告诉我们出口在哪儿,我们去下面找人来把你救出去。这样耽误下去,对你有什么好处啊?”



    妙兰极力忍着痛疼,但一张美丽的容颜已然扭曲了。她咬着渗血的下唇,苍白的脸颊上浮出讥嘲。“我可不信你们这些太子爷和大少爷,如果你们救不了我,和你们这些有钱有势的人死在一处,我也不亏!”



    “你这个臭□□,你……”



    “妙兰,你不要这样嘛,我们都是什么交情了?你……”



    封侯、小刘四人有的唱白脸,有的扮红脸,纷纷向妙兰施压。其实他们也想过要自己找的,但雅苑内的情况大家都看在眼里,四处乱糟糟的,走路都难更别说找出路了。何况,他们也不是第一次来雅苑吃饭了,从未听说过有另一条出口。封侯等人甚至怀疑妙兰在说谎,其实根本没有这条路,妙兰只是想借用他们的力量,从石柱下脱身。



    卫霄没有再听冯耀春他们说什么,对于妙兰的做法,卫霄不能说她是错的。在这样的情况下,有人会选择成全别人,但也有人会拉着他人同归于尽。妙兰只是自私而已,但只要是人,都有自私的一面,何况正逢生死之际。



    卫霄把目光投向舒郁之光下的冯耀春,对方脸上的死相淡了许多。卫霄摸索着猜测道,他们回雅苑的这一步或许确实是走对了,但让冯耀春摆脱死亡的契机,还没有找到。那究竟是什么呢?是不是妙兰口中的出口呐?



    但在这样危急的时刻干等着,根本是自杀的行径。卫霄由闻君耀抱着走到被压得不成形的窗口处,眺望着大楼外的景象,近处的大楼上俱是一片黑压压的,仿佛整个城市的电流都被截断了,只有几处失火的地点燃起了火焰,而且越烧越旺,把天空都染上了一层绛红色……



    火?



    对了!他之前预见的结尾处,好像看到雅苑被一团大火吞没了。也就是说,雅苑随时随地会发生火灾,他们已经没时间等待了。可是,火是从哪里冒来的?这里电都没了,就算地震也不可能蹿出什么火星啊?雅苑,雅苑,还有什么自己没想到的地方呐?



    “封侯,封侯!救救我,我是妙兰啊!”



    封侯还未找到人影,卫霄却一眼就看到了对方,却是那个雅苑里的柜台小姐。她的腿被压在石柱底下,如今正挥着手哀求。



    “妙兰?”其实,只听声音封侯就知道对方是谁了,但他不愿节外生枝,还犹豫着是不是过去的时侯,妙兰突然大声说道:“现在门被堵住了,你们下不去,对不对?你救了我我就告诉你,这里还有一条路可以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