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 有鬼鬼!
    穿着宫装的美女显然没料到卫霄会这么说,一时尴尬地笑容都僵直在脸上,露出楚楚可怜的神情。但从不怜香惜玉的卫霄根本没看对方一眼,拉着闻君耀的衣领,催促他快走。



    就在闻君耀步出雅苑之时,卫霄忽然想起方才看到的惨象,他扭身趴到闻君耀的肩头,回望苑内笑谈着的食客们,心田有点堵。他不是不想救人,但他要是说出来的话,绝对会被当作妖怪的。但,就这么一声不吭的走了,看着眼前的人送死,卫霄又觉得愧对于自己的能力。



    卫霄内心挣扎,小嘴不住地张开合拢,当电梯快要升上顶楼时,卫霄一闭眼,高声嚷道:“房子里边有鬼鬼哦,有好多鬼鬼哦,宝宝怕怕,要回家家。房子里有很多鬼鬼哦,要来吃宝宝哦,宝宝怕怕!”



    卫霄的声音很响,不仅迎宾小姐听到了,连同闻君耀套近乎的女人,和靠近雅苑门边的食客们都听见了动静。霎间,众人脸色剧变,漂亮的柜台小姐更是冷眼瞪向沈惠茹,似乎以为是她教唆孩子这么说的。



    “你胡说什么啊!叫你胡说,叫你丢脸!”沈惠茹在美貌女子冷嘲的眼神下,想也不想地挥起胳膊,就要冲卫霄的脸上抽。被闻君耀一把抓住手腕,狠狠地丢掷出去。



    “君耀……”沈惠茹握着被拧疼的手腕,想要解释什么,却在闻君耀锋利的目光下呐呐不成言,心虚地低下了头。



    闻君耀冷淡地注视着垂首的沈惠茹,沉声道:“你平时就是这么对孩子的?”



    “我……”



    沈惠茹正不知如何回答,忽闻雅苑内闹成一片,许多人叫着结帐,有的更是抛下一叠钞票就跑了出来。柜台小姐拉着所有的侍女福身哀告着,也没多少人停留,哪怕只是片刻。



    卫霄没想到自己的话,会起这么大的反映。他不了解的是,丰国内佛教盛行,十有*都相信鬼神之说。今天要是换了闻君耀开口,既便有人知道他的身份,也多是付之嗤笑。但卫霄是孩子,还是个只有两三岁大的孩子。众所周知,小孩的眼睛是最清明的,他们能看到大人看不见的东西。比如,鬼怪,或是邪祟……



    何况,孩子来的时侯好好的,为什么突然吵着要回家呢?还有,他吵起来之前诡异的停电……越是有钱有势的人,越是怕死。这样事关生死的事,自然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所以,听清卫霄说话的人已经开始跑路了,而不明底细的人正追问着究竟。雅苑内的侍者就算恨得咬牙切齿,此时也没有任何补救的方法,她们甚至因为闻家的家世而不敢冲卫霄发火。



    叮咚。



    电梯门打开了,不少人冲入其中,当闻君耀欲举步跨进电梯时,卫霄正巧在转首间看到电梯内的服务员。



    砰!



    卫霄的心停了一拍。



    他想起来了,却也险些把自己陷进去了!当初电梯闭拢的一霎间,他看到的是服务员歪着脑袋,满头喷血的画面。只是,电梯门关得太快了,直到窥见了雅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苑内的死亡之景,那一刹中,服务员映在脑中的模样才慢慢清晰起来。



    “不去!不去!有鬼鬼!”卫霄贴在闻君耀耳边喊道,他不敢说得太大声,又怕闻君耀不照自己说得做,用小手拉了好几下闻君耀的衣领。



    卫霄只说了一遍,闻君耀便停下了脚步,侧身一避,让后方的人登上电梯。之前那些听到卫霄说话的人,看到闻君耀没有上电梯,也都踌躇着没有上前。



    “君耀,电梯来了,怎么不走啊?”沈惠茹感觉周边的视线都在往自己身上扫,难堪的不愿抬头,恨不能一口气飞回家。眼下,闻君耀站着不动,她心里异常焦燥,扯了扯丈夫的衣摆发问道。



    卫霄不知道闻君耀有没有回答沈惠茹的话,他的小脑袋正飞快的左右扭动,寻觅着预见中那个唯一的幸存者。



    “我去一下厕所,你们先走。”



    卫霄在杂乱的脚步声、雅苑内侍女的劝说声、周围众人的交谈声中,找到了目标人物,大喜过望地拉了拉闻君耀的衣襟,悄声道:“宝宝要去尿尿,宝宝要尿尿嘛!”说着,还用胖手指指向目标人物走入的,楼层走廊内的拐角处。



    闻君耀并没有移步。



    快啊!现在不知道会遇到火灾、爆炸、还是地震,唯一的保障可就是他了,绝对不能把人跟丢啊!在这要命的关头,赌什么气呐!卫霄又急切又担心,小胖爪捧起闻君耀的脑袋,黑葡萄似的大眼睛定定的凝注着对方,认真地说道:“爸爸,宝宝要尿尿。爸爸,带宝宝去!爸爸?”



    闻君耀听到卫霄的称呼,有一瞬间的动容。双脚不由自主的动起来,往卫霄指点的方向走去。



    “君耀,你要到哪儿去啊?”沈惠茹见闻君耀不仅没有朝电梯里走,反而要往通道的拐角内去,尴尬的表情上更添了一丝不耐烦,立刻就拧起柳眉,皱着鼻子娇嗲起来。



    卫霄不愿闻君耀住步,摆着小手道:“宝宝要嘘嘘,宝宝要尿尿去。”



    电梯旁有几个是听了卫霄的童言,而结帐离开的,更多的是盲从。那几个亲耳听到卫霄说话的,原想跟着卫霄同进退,见闻君耀往通道内走,连步子都迈开了,但听到卫霄说是要去上厕所的,又慌忙止了步。细细思索后,一咬牙,干脆上了电梯。



    沈惠茹深恨卫霄引起的骚动,把自己陷入他人的指指点点之下。甚至,还让那个朝丈夫献媚的女人以讥嘲的眼神鄙视了,认为她自己没用,只能拿孩子来牵制闻君耀。沈惠茹最恼的,就是自己在丈夫的心里,比不上天傲这个私生子。



    原本,因为女儿的死,闻君耀一直陪着她,在朵朵下葬之前,都没去医院看过那灾星一次。可是,沈惠茹没想到今晚的约会,丈夫竟会带了这个祸害一起来。最后,弄得自己如此狼狈。沈惠茹不明白,闻君耀为什么不能忘记天傲,当作他不存在呢?天傲刚才叫爸爸的样子,简直戳着沈惠茹的心肝。她的女儿永远不能再喊闻君耀一声爸爸了,可是害死她的混帐,却开始献起殷勤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