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章 霉星
    “你说什么哪?警察不是说过了吗?天傲是被牵连进去的,这些事跟他根本没关系!”

    “没关系?哼!骗谁呢?要真是没关系,为什么他一去医院就死人,而且死的都是在他身边照顾他的人?还有那个死掉的医生,居然把全部身家都传给天傲,你不觉得怪吗?哪个人疯了,会把自己身后的东西全送给一个刚认识的小孩?依我看,他就是个死人财的小鬼!是他把家豪克死的!要不,怎么会等那贱女人肚子里一有他,家豪就出车祸呐?家豪一死,他本来能分到的家财,还不都便宜了这个小鬼?这个小鬼唯一做得让我满意的一件事,就是把沈惠茹的女儿克死了!”

    “住口!说这样的话,你就不怕别人听到!”

    “怕什么?这里又不是老宅,哪个不是我们的人?”

    “好了,随便你怎么想,反正他好坏都是你孙子。.不过,不能把他放在家里不管,要是君耀给老头子吹耳边风,你我面上也不好看。”

    “那怎么办?我可说了,我不会照顾他的,免得被他克死了!”

    “把他送去托儿所吧。”

    “什么?托儿所?能行吗?他才叫名三岁吧?”

    “怎么不行啊?多给点钱不就好了!老头子要是问起来,我们就说什么精英……对!是精英教育!他不是君耀的长子吗?以后很可能要继承闻家基业的,当然要从小抓起。”

    什么精英教育,明明是塞到托儿所,眼不见为净!不过,去托儿所也好。卫霄努力安慰着自己,心道总比整日待在这个冷得像骨灰坛的家里好。说不定还能多学一点东西,多知道点这个世界的事。

    “对了,沈家的事解决的怎么样了?”

    “沈万才终于服软了。哼!想和我们闻家斗,他还差些火候!过几天,他会带着小儿子过来赔罪,你让人教教天傲,不要到时候一看见人就吓哭。”

    “赔罪?会赔什么东西啊?”

    “还能是什么?老头子过话的,他沈万才的小儿子让我们闻家的长孙见了血不说,连眼睛都差点被弄瞎。还把他特意给天傲买的一块燕朝时期的玉牌剪坏了,最后甚至弄不见了。就算是亲家,也要拿相同的东西来补上,不然显得我们闻家好欺负!现在他的公司被我们压得透不过气,就算他舍不得,也只能咬牙出点血了。不过……”

    “不过什么?”

    “这些赔偿的东西可能会落在天傲头上。我想,沈万才可能还不知道,天傲不是他的亲外孙。所以,他想把赔偿的东西放在天傲名下。毕竟,给闻家和给外孙,是不一样的。”

    “什么,又给他?凭什么啊?我的手也受伤了!”

    “就凭他是闻家长孙,你是吗?你的事最好别提,你一说,沈家自然也会把朵朵为什么会来不及让医生看病这件事提出来。到时候,只有你吃亏的份!”

    “我又不知道……”

    “我知道你不知道,但人都死了,说得清吗?医生也说了,确实是急病去的。后来,我们还找人查过,可结果什么都没查出来。佣人也问了,却没一个知道的,只说你和那个好儿媳吵架的事。事情闹到这个地步,你有理也变得没理了。再说,朵朵可是你的亲孙女,你要是一再计较,让别人怎么看?”

    “可是,分明是沈惠茹自己不会照顾孩子,结果居然赖到我头上来。难道,我就要背这个黑锅啊?这个贱人……”

    “好了,这事要从长计议。你不管沈惠茹,总要看君耀的面子吧?”

    “哼,君耀!他都结婚了,眼里哪还有我这个娘啊?”

    “你和他不要闹得太僵!再怎么说,他都是你儿子。”

    “你别说了,我不想听!”

    “你……算了,睡吧!”

    等四下静默后,卫霄扭动小胖腰,翻了个身。他以闻镶玉、孔知心的对话,拼凑出了他住院的这段时间内,闻家生的事。

    朵朵的死因,闻家查过了,的确是病死的,方美玉没有胡说,但卫霄仍是对朵朵的死,心存疑惑。不过,卫霄无法查证,这是他力所不能及的事。所以,只能先把这件事按下,等日后看到什么蛛丝马迹再说。

    另外,闻家似乎借着他的伤向沈家兴师问罪了。很可能,还采取了各种手段,比方并吞产业啊,或是设陷阱让沈家钻套子什么的。现在沈家扛不住了,要来给他道歉,说不定他还能得到物质上的补偿。那算不算因祸得福呐?然,卫霄担心的是,这些东西真的能落到他手里吗?

    最后让卫霄叹息的是,孔知心似乎认定他是霉星了,也不知道她会不会到处胡说。虽然他不在意别人的看法,可他如今还小,若是人人这么看他的话,他肯定会吃亏的。

    唉——!算了,不管了,反正想了也没用。对了,那块白璧玉牌,刚才闻镶玉说什么?说闻鼎虞特意买给他的,可闻君耀却说是闻家的传家宝。照他入院那天闻鼎虞听说玉牌失踪后的反映来看,必然是后者说得对。也即是说,闻鼎虞瞒着儿子,把玉牌传到了孙子手里。眼下说的,不过是障眼法。那这块玉牌到底是什么呢?闻鼎虞为什么会那么紧张它?

    呵欠!好困。卫霄用小拳头揉揉眼睛,心道不想了,念会儿经文就睡吧。明天起来,就要去托儿所了,得养好精神,别给某些不讲理的孩子欺负了才好!

    “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徐家村的祖辈去药堂里看过大夫,如今的这些后人也都进医院检查过,连风水先生、庙里的和尚、观中的道士亦请过不少,便是最难离的故土都辗转了好几处,就是摆不脱这件要人命的糟心事。而今,徐家村的人也不折腾了,反正闹来闹去,把一辈子的钱都花出去,最终还是解决不了问题。当然,村里偶尔有些个例外的,不到中年就有了儿子,那是佛祖保佑,祖宗开眼了。

    所以,村长留下孩子,村人多以为他是把对方当自个儿孙子养了。这么一想,徐村长和他婆娘对孩子的好,也都说得通了。

    卫霄在村长家住了三天,不说原就对他有好感,有求与他的梅香与贺大娘,光徐为民就没冲他下过脸子,每日乐呵呵地去河边打鱼,让媳妇梅香给他催汤喝,吃得卫霄的小脸泛光,白中带红像个水灵灵的蜜桃,瞅着就喜人。别说梅香、婆子,就是徐为民都想亲一亲,抱着不撒手了。

    这日午后,卫霄正躺在竹椅上小睡,突然有道陌生的嗓音从院门外传入,把卫霄从迷迷蒙蒙的梦境中拉了出来。

    “爸,妈,我回来了。”

    “大牛回来啦?”贺大娘从灶房内夺步而出,用围兜擦了擦手,赶上前接过儿子递来的竹篮,掀起篮子上遮罩的布巾,探往内一看,脸上那细细的皱纹扭成了一朵怒放的菊花。“唉呦,这两只兔子可真肥啊!是你舅让你带来的?”

    “小徐。”

    “园长?”正在喂孩子吃饭的徐忆荣闻声回,正瞧见园长带着一对五十上下的夫妻走过来。他们身后还跟着个抱着孩子的年轻女人,瞅着二十不到,看她的穿着不像前方那对夫妻这么体面,徐忆荣猜测,或许是照顾孩子的保姆。

    园长笑容满面地抬手,为双方介绍道:“这两位是这次来我们幼托的孩子的家长,尊姓闻。这是我们幼托的徐老师,已经在我们这里工作八年了,很有经验,人也耐心,把孩子交给她,一定会被照顾的很好的。”

    徐忆荣感觉自己的脸上火辣辣的,对面的夫妻正用刺人的目光打量着她。心知对方非富即贵,徐忆荣赶忙起座,放下手中的碗勺,微微地欠了欠身道:“闻先生,闻太太,很高兴你们选择了我们的爱星幼托,请放心把孩子交给我吧,我一定会尽心照顾的。”

    “嗯。”孔知心惜言如金的点了点下巴,并冲身后的慧莲使了个眼色。

    慧莲上前两步,把坐于臂腕中的卫霄小心的送入徐忆荣怀里,且在双方胳膊交错之时,悄悄往徐忆荣手里塞了个信封,一边嘱咐道:“我们少爷叫闻天傲,请徐老师多多关照我们小少爷。”

    徐忆荣不是没收过家长的礼物,心下一喜,面上却不露声色。只是看着卫霄的神情更和蔼了,嘴里边夸边笑道:“这孩子叫天傲啊?真是好名字。请你们放心,我肯定会尽力的。”

    之后,孔知心、闻镶玉又提了些无关痛痒的问题,还让徐忆荣记住慧莲的长相,说日后就由她来接送孩子。徐忆荣自是一一应下,好声赔笑着目送园长毕恭毕敬地把闻家人请出教室。

    “哎!这对夫妻只怕有点来头哦,我还从没见过我们园长这么殷勤过呢!”闻镶玉等人刚走,徐忆荣怀中的卫霄就看到坐在教室另一头穿着黄色连衣裙的女人凑了过来。

    徐忆荣笑了笑没接话,转身把卫霄放在小椅子上,摸着他的脑袋,轻柔地问道:“天傲啊,能不能自己在椅子上做一会儿?老师要给小朋友喂早饭。”

    “嗯。”卫霄点着小脑袋,徐忆荣心里松了口气,她就怕有钱人家的孩子脾气大、不好带,没想到对方居然这么听话,倒是让徐忆荣觉得手里的信封不是那么烫手了。

    (本章完)

    109/109797/480521937.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