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章 凶手
    “小田,你和小杨、小刘他们一起下去报警,再给院长和副院长打个电话。他们问起来,就说是我让报警的。我就在这儿陪着慧莲,等警察来了,你陪他们上来。”许医师出声嘱咐道:“下去的时侯小心点。”

    “好。”小田拉着身后的小刘一块儿往门边走,刚要跨出门时,想到什么般地转询问道:“许医师,你说我们要不要通知病房里的人,把门锁紧啊?”

    许医生垂眸抿了抿唇,摇道:“昨天医院出了命案,他们应该不会忘了锁门的,你刻意去通知他们,反而不好。等警察来了,看他们怎么说吧。”

    小田点点头,出了房门。其后三人赶忙跟上,拥在一起下楼。到了急诊室,小田按许医师的嘱咐打了三通电话。小田嘴上虽说得无畏,但给院长拨电话的时侯,心里还是有些忐忑的。小田本以为院长会对她和许医生擅自报警的举动不满,没想到对方反而极力赞同,并吩咐多带几个人上去陪着孩子,说是不能让病人在医院里出事。院长殷切的叮咛,倒让小田对他另眼相看了几分。

    警察来得很快,不到午夜十二点,就跨入了卫霄所在的特诊病房。卫霄望着一日里见了三次面的警官,轻摆着小手招呼。

    田警官先是冲着卫霄笑了笑,其后命身侧的警官带着无关的人离开,只留下当事人、许医生和小田。田警官在手下离开时,嘱咐他去向值班的医生询问一些细节,并把医院上下检查一遍,看看有什么线索。

    “咳。”当下包括卫霄,室内只余五人。田警官看了对坐的众人一眼,把目光停在曾向他摆脸色的慧莲身上,他低头清了清嗓子,扫却了与众人之间的隔阂,方凝视着慧莲正色道:“小田在电话里已经跟我大致说过了,但我还想再听你说一遍。”

    慧莲没有任性,当即点了点头,把之前对许医生等人说的话,又复述了一遍。

    听完慧莲的叙述,田警官提问道:“你是什么时侯听到敲门声的?”

    慧莲咬着下唇,摇了摇脑袋。“不知道,那时没开灯,我也没注意。不过,应该是十一点左右。后来,许医生她们来了之后,我看了一下,正好十一点一刻。”

    田警官单臂环胸,右手摸着下巴,沉思了半晌后,问道:“你在医院里,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现在,我不知道敲门的人是谁。或许是针对你的,这个可能性很小。更可能,敲门的人就是杀死欧护士她们的凶手。而她们三个都在医院里工作,所以,很可能凶手就是医院里的人。”

    “没有。”慧莲对田警官的疑问有些不愉,心道自己才入院两天,怎么可能得罪医院里的人呐?

    田警官审问过不少犯人,自然把慧莲脸上表情的转变看在了眼底,当下顿了顿,安抚道:“你不用急着回答,请好好想一想。不管多么小的一件事……”

    慧莲听得烦躁,刚要驳斥,一旁坐在许医生怀里的卫霄甩起小胖腿,挥着胳膊喊道:“嘘嘘,嘘嘘。”

    “小少爷要嘘嘘啊?好,慧莲帮小少爷嘘……”慧莲起身想从许医生怀里抱过卫霄,话刚说到一半,忽然想起什么般地转朝田警官道:“我记起来了,晚上下楼吃饭的时侯,我……”

    许医生见慧莲急着和警官述说,忘了给孩子把尿,忙转身冲着坐于床畔的小田道:“小田,你把床下的尿壶拿出来。”

    小田口中答应着,便弯腰伸手往床下探。不想,东西没取出来不说,还把尿壶打翻了,童子尿洒了一地。

    田警官见状,怒喝道:“你都已经做护士了,做事怎么还是这么毛毛躁躁的?要是给病人打针、挂盐水的时侯也这么……”

    “好了,好了,别唠叨了。都是我的错,是我太不小心。地上脏了我待会儿拿拖把来擦,现在我陪孩子去厕所,行了吧?”小田冲田警官翻了个白眼,就朝卫霄伸出手,示意许医生把怀里的孩子交给她。

    慧莲双臂撑着躺椅的椅把,站起身道:“还是我去吧。”

    “不用,不用。”小田摆着手道:“你去了,让他干坐着这里干什么?还是我带孩子去吧。”

    “我……”

    “好了,你们别争了。”许医生抱着卫霄走到门边道:“小田和我一起去,你总放心了吧?”

    田警官因为有警员在外面搜查,而且来得时侯他们是开着警车打着警灯入院的,按凶手的谨慎,是不可能在眼下作案的。所以,田警官只是叮嘱许医生、小田快去快回,没有要跟着去护卫的意思。。

    “小少爷?”慧莲探向卫霄。

    卫霄冲慧莲点点小脑袋,反身抱住许医生的脖子。慧莲见卫霄不排斥许医师,也就放下了心,继续回答田警官的疑问了。卫霄跟着许医师、小田出了特诊病房,望着昏暗的通道,打了个寒噤。其实,卫霄并不想嘘嘘,只是想提醒慧莲罢了。但话一出口,就收不回来了,只能任由许医师抱出门。

    比起许医师、小田,卫霄当然更相信照顾了他两年的慧莲。但眼下他不愿让慧莲出门的原因是,在舒郁的白光下,看到的那张恐怖的死相。卫霄以为,比起抱着他出门上厕所,慧莲跟警察待在一起会安全得多。

    走到阶梯处,许医师搂着卫霄往楼上去。小田方要跨步跟上,背后忽地响起喀嚓声,靠近楼梯口的三六零室的房门遽然打开,里面跑出个一脸焦急的男人,正欲往楼下冲,无意中抬头看到右侧要上楼的小田时,如抓住了救命稻草般地一把拉住她,哭诉道:“这位护士,我老婆头疼,你快去看看吧,已经疼了半个多小时了。”

    “你怎么不按电铃啊?”小田抱怨道。

    男人苦着脸辩驳道:“我按了啊!可是没人来。”

    “小田,你去找楼下李医生、封医师他们过来。”许医师当机立断道。

    小田踌躇道:“那你……要不,你先等在这儿,等我回来再一起去?还是,让慧莲他们……”

    “不用了,不过几步路,弄得那么麻烦干什么?要是有什么事,只要我一叫,你们都听见了。”许医师挥挥手道:“还不快去,别耽误了病人的病情!”

    事急从权,小田只得咬了咬牙,疾步往楼下跑,想着自己快点回来再去四楼找许医师。

    通往四楼转角处的白炽灯破了,周围没有灯光,非常的阴暗。卫霄被许医师搂着走在漆黑的阶梯上,心里感到毛毛的,总觉得有些害怕。幸亏他没有听到如梦中走路时所出的啪哒声,要不然只怕会吓得大声惊叫起来。

    许医师拍着卫霄的背脊,登上了四楼的走廊。卫霄暗暗嘘了口气,兴许是因为黑暗吧,他觉得刚才走过的阶梯十分的漫长。一想到回去时还要走这段路,就心有余悸。

    “乖,别怕啊!”

    许医生好似感觉到怀里卫霄的不安,特意上前两步,走到通道尽头的窗口处,抱着他向外看,并指着远处的灯火,嘴里喃喃地说着什么。

    许医生说的话,卫霄全没入耳。此刻,透过舒郁洒下的白光映在他眸底的,是一张被摔成稀泥的脸庞。头顶凹陷脑浆崩裂,红的、黑的、白的黏液混杂在一起往下流。眼睛、鼻子全成了一堆模糊的肉团,眼珠掉出眼窝,拉着血丝落在不成形的脸颊上,不停地……晃荡着。

    卫霄合上双眸,咽了口唾沫,好容易才闭紧双唇,没有失声尖叫。他捏紧拳头,不解地自问,为什么前一瞬许医生的脸还没有变化,后一刻就出现的死相呢?

    仿若想到什么般的,卫霄的心倏地一窒。

    难道……难道凶手就在身边?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大家的回贴,谢谢大家的支持,^_^

    雯扔了一个地雷

    七伏扔了一个地雷

    蜜香普洱茶扔了一个地雷

    来自热带的鱼扔了一个地雷

    谢谢给我投雷的朋友,么么哒!

    卫霄现在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对着舒郁的光芒照镜子。.但一时之间,显然没办法满足卫霄这个微小的愿望。

    眼下有危险是肯定的,而卫霄想确定的是,这股危机是不是会牵涉到自己,甚至让自己丧命。虽然,有医者不自医的说法,可卫霄还是迫切的想看一看。

    而且,许医生的死相,极可能是从高处坠落的结果。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卫霄以为叫许医生失足的地点,便是如今置身的这幢大楼。因为对方说过,在他出院以前,都会陪着他的。然,许医师究竟是被人推下去,还是自己跳下去的,却是其中的关键!虽说两者有着相同的结局,但前提差之千里。

    如若许医师是被推下楼的,必是受害者无疑。但她要是走投无路之下跳楼自尽的,那她在这几起凶案中扮演着什么角色,自然不言而喻。

    可是,许医生真的会是坏人吗?卫霄把自己入院以来,许医师对自己的种种照顾回想了一遍,认为对方应该不是沈惠茹那般表里不一的人。

    经过几天的琢磨,卫霄对自己预见死亡的能力,有了一个初步的认知。即是在午夜时分,当舒郁的白光照在人的脸上,他如果看到对方面呈死态,那么此人必定在之后的二十四小时内丧命。以此作为推断,假设许医师是凶手,先不提她杀文芳等人的动机。就说她此刻脸上浮现死相,必然是从现在起到明天晚上这段时间里生的事,兴许是被警察抓住了把柄,或是再次犯案被人目睹,逼得她以自尽作为收场。但是,可能吗?

    (本章完)

    109/109797/480521929.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