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章 要锁门啊?
    “怎么可能啊?你会编造对自己不利的证词吗?除非这人真是她杀的,才会两害相权,取其轻。”

    “唉呦!几天不见你小子倒文绉绉起来啦?”

    “我倒知道一点原因。”与小护士套话的小田咬着下唇,忽然开口道:“她和医院里的人在处对象,再过两个月就要结婚了。男方家里有钱,还是副主任,就是有点迷信。要是她出了这样的事,先不论是非对错,单就她和死人躺在一起,手里还握过凶器,说不定这婚事就要告吹。她这个人喜欢说闲话,医院里的人都被她在背后说过,所以很多人和她的关系不好。她又爱面子,要是婚结不成,被人反过来笑话,怎么受得了?”

    警官微微顿道:“这些动机,确实可以形成她移尸的主因。但有时候做错事,往往是一个冲动。比如,有人去商店买东西,看见前面的人掉了个钱包。他一开始是想喊的,但是,对方没有看向他,旁边的人也没注意。而这个人本身就比较喜欢贪小便宜,冲动之下,拾起钱包藏在自己的衣袋里。而眼下的这件案子,很可能她确实害怕结不了婚、被人嘲笑、又看到死者的脸,想起医院里的谣言,情急之下铤而走险。现在她之所以说出来,一是被你逼迫,二是,恐怕她自己也受不了这份藏在心里的压力了,已经有些想松口了,又被你这么一吓……”

    “好了,哥!这里不是警察局,我也不是警察,可不想听你的长篇大论!”小田朝警官翻了个白眼,娇声呵斥。

    警官闻言赶紧住了嘴,讪讪笑道:“职业病,哈哈。小妹,谢谢你帮忙啊,我先回警局了。”

    “哼,想不到,你还有用到我的一天!”小田刚轻嘲了一句,就见警官要走,赶忙叮嘱道:“唉!你今晚早点回家,不要让妈又担心。”

    田警官并不答应,只是摆了摆手做交代。小田倒是明白他的意思,冷冷地哼了一声。田警官路过慧莲身边时,想招呼一声再走,却被慧莲一个扭身弃在背后,尴尬地连脚步都顿住了。

    以方才小田威逼护士的那一幕来看,这警官分明是已经掌握了一定的线索,但他们就是不澄清谣言,让医院里的人继续误会小少爷。慧莲虽明白有些事越解释越说不清,而且传言也并非警察引出的,但仍是把憋着的一肚子气,迁怒在眼前的警官身上。

    田警官愣了愣,也不知是不是清楚慧莲在闹什么,当要走时却见慧莲肩头探出个小脑袋,正张着黑葡萄似的大眼睛滴溜溜地望着自己。警官下意识地举起手摇了摇,卫霄没有给他脸色看,依然像早上那般回礼,小胖手就这么晃了一下,警官心里的闷气就去了大半。他也不敢摸卫霄的脑袋,只努力牵了牵嘴角,露出自以为和蔼的笑容,对着卫霄笑了笑方才跟着同伴离去。卫霄望着消失在小道转角处的身影,隐约还能听到有人打趣警官的声音,似乎怪他把宝

    “警察就是这样,很多事都不能说,有时候就是想帮一把,也做不到。”

    卫霄瞅着那个叫小田的护士踱步走向慧莲,仿佛是想替自己的哥哥辩解。慧莲却冷哼一声道:“你说得对,这件事是不能怪警察。要怪就只能怪我们少爷,谁叫他入院的时侯不打听一下医院的风评呢?”

    小田被慧莲的话噎了一下,卫霄以为她会翻脸,没想,对方的脾气倒好,仍是笑盈盈地说道:“这事是叫孩子受了委屈,之前我不能说,说了也没人信。现在不必我说,不用明天,只怕就有人知道小徐做的事了。之后,再没有人会说你的小少爷了。”

    “话不是这么说的!”慧莲是人敬一尺,我敬一丈的性子,见小田对自己的讥嘲回以笑脸,亦按下怒意道:“如果你无缘无故的被人骂,会不骂回来吗?就算他们今后不说了,可之前的这笔帐,要怎么算?一起联名写道歉信吗?说不定,他们知道了刚才那个女人做的事,还是会扯上小少爷。说她工作以来一直好好的,我们少爷来了就做出那么吓人的事,根本不像她了,一定又是我们小少爷克的。”

    小田劝慰道:“这样想的人肯定有,谁叫我们丰国大多数的人都信佛呢?不过,总有不迷信的人。我觉得这次的流言肯定有人在后面扇动。否则,不会传得那么快,而且弄得人人都知道。医院里死的人多去了,前几年还有人想不开跳楼呢,也不过说了三天就没人提了。”

    不愧有个当警官的哥哥,做妹妹的脑子也很活络。卫霄好奇地看着小田,小田冲卫霄微微一笑,卫霄把脸一转瞅向另一边,害得小田暗自嘀咕自己反倒没有傻哥哥讨孩子喜欢。

    “背后有没有人,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们医院里的人都很喜欢说闲话。”说着慧莲就抱着卫霄转身往来处走,把小田抛在了脑后。

    小田被慧莲瞬间的转变懵住了,一时不知该如何反映,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慧莲快步离开,心里觉得慧莲的性子当真是古怪极了。不止小田,卫霄瞧着慧莲沉下的脸色,亦同样摸不着脑袋。想着可能是小田的话中,有什么触怒了慧莲。怎奈,除了慧莲的脸和性子之外,卫霄对她一无所知,便是想猜测对方的心思,也无从猜起。

    慧莲走得极快,没一会儿就回到了三楼的特诊病房,拿着钥匙开门走了进去,让卫霄坐在躺椅上,拿着脸盆出门倒了水给卫霄擦了个澡,换了睡衣,才把香喷喷的卫霄放上病床。

    卫霄在床上慢慢爬动,锻炼腿脚,边转动着小脑子。这次下楼吃饭,解决了他心中的几个疑点,但又引出了更多的问题。卫霄认为小护士说的,应该不是谎话,她确实做了移尸、嫁祸、挑拨等等的错事,却并没有杀人。他当初就说嘛,如果人不是在门外的女厕所杀的,凶手根本没必要把尸体弄上三楼。结果,原来是小护士的功劳。

    文芳、赵姨、欧护士,三个死者都是医院里的人。其中两个是护工、一个是护士,她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关联,才导致了这场连环凶杀案?

    另外,老欧是怎么死的呢?照理,昨天她们那么惊恐,回到急诊室之后,只怕连门都锁了。除去小护士梦游杀人、被催眠、让人移魂种种不靠谱的假设,卫霄认为,除非一开始凶手就在急诊事里,并在那里做好手脚,等着老欧她们自动上钩。若不然,绝不能那么顺利。就不知道,凶手是有急诊室的钥匙,还是趁人不注意,偷偷躲进去的。

    但卫霄知道,其实没钥匙也不打紧。因为上辈子常生病住院,卫霄对目前八十年代初期的医院制度非常的了解,虽然图元星不是地球,乌俞市也不是魔都,但整个环境和人文都极其的相似。

    晚上值班的医生常常会到处走动,大家聚在一块儿聊天,除了长时间离开科室,一般不锁门,只是把门合上。有时候,甚至门都不关,就跑到隔壁去玩了。当然,前提是说笑的地方可以一眼看到自己科室的进出口,以防止各种意外。但这么做是有万一的,一个不小心,即可能被人混进科室内。

    假设,凶手在医院里等到关门,趁欧护士她们不注意,溜进急诊室的隔间,藏在床底下。在她们出去查房后,往水杯里下蒙汗药,回转的两人喝了茶被迷倒,凶手杀了老欧,把作为凶器的绳子塞在小护士手里……

    “小少爷别爬了,我们睡觉吧。”慧莲洗了脚,出门把水倒掉后,回来把洗脚盆放好,搂着卫霄在病床上睡下。

    卫霄刚想到凶手的作案手法,心里正毛,抬起胳膊指了指房门。

    “小少爷想干嘛?”慧莲看不懂卫霄的意思。

    卫霄奶声奶气道:“关。”

    “已经关上了呀?”

    “啪咔。”卫霄的胖指头做了个拧的姿势。

    慧莲恍然道:“小少爷的意思是要锁门啊?”

    “嗯。”

    慧莲嗤嗤地笑看着卫霄,拍了拍他瘦小的肩膀道:“放心,我锁上了。好了小少爷,你睡在里面,我睡在外面,有慧莲守着,不怕啊!”

    “嗯。”卫霄乖乖躺下睡好,在慧莲的轻拍下,闭上眼睛。实则,他刚才还想让慧莲把椅子堵在门口的。可是,他如今这个年纪,比划锁门已经算聪明了,再机灵些,反倒要被当成妖怪了。为此,卫霄只能罢手,继续被慧莲打断的思索。

    凶手想杀老欧是肯定的,但他为什么不把小护士一起解决了呢?仅仅是为了让她做替罪羔羊?就算警察再傻,之中也有太多的破绽了。那么,对方究竟有什么用意呢?

    还有那条上吊的绳子!卫霄听警察提起过,到底是什么样的呐?假如是到处可见的绳子,会引起警方的注意吗?卫霄不敢肯定。

    (本章完)

    109/109797/480521927.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