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章 声音从背后响起
    三楼的女厕所已经锁上了,隔壁男厕所虽然也被警方检查过,但仍然开着。这人显然是出门上厕所的,被卫霄一吓,没头没脑的就往男厕所跑。要冲进洗手间了,才感到害怕,宁愿多走点路,也要到楼下解决肚子里的存货。其实,不管有没有上锁,三楼的洗手间,在短时间内都没人敢去。就连大咧咧的慧莲也感到毛,这不!

    “小少爷,你等我一下好吗?”来到底楼路过洗手间时,慧莲冲着卫霄讪讪一笑,把他放在女厕所门口,双掌合拢赔笑道:“我进去一下,马上出来。小少爷,你站在这里等我好吗?有什么事马上叫我啊!”

    “嗯。”医院的厕所并不干净,卫霄自然不想进去,何况还是女厕所,当即嗯了一声点头应承。

    此时,医院已经关门了,走动的人很少。因为底楼人来人往,所以厕所特别脏,慧莲便不愿意把卫霄带进去。无况,而今医院里的人都不敢接近卫霄,所以慧莲才有这个胆子。但卫霄这么一点头,那可爱的样子,又即刻唤起了慧莲心底的危机感,她赶忙牵起卫霄的小胖手,把他拉进了门。

    不是说,让自己站在门口吗?

    虽说不情愿,但卫霄仍是听话地跟了进去。因为卫霄知道,有时候,危险往往来自于万一。

    医院的厕所是蹲坐式的,底下有一条深凹,两边是水泥脚踏,每隔六步阻断,为一个蹲位。但每一小间都没有门遮掩,只在面向外侧的这方,用泥石为每个小间砌出半边石墙,以作性格腼腆的病患遮丑之用。

    “小少爷,你在这里站好啊。”

    “嗯。”

    慧莲步入蹲位隔间后,卫霄捂着小鼻子,不自觉地打量起眼前的环境。女厕所里的光线非常的黯淡,卫霄仰能看见屋顶上吊着布满灰尘的白炽灯,其中的灯丝正跳跃闪烁着。

    砰啪,砰啪!

    慧莲进门时,是顺手把房门合上的。但女厕所的门可能是锁头坏了,被风一吹便砰砰作响。卫霄的小手想捂住耳朵,却只有一个手得空,另一只手正捏着鼻子。卫霄干脆迈开软绵的腿脚,往里走了几步,其实厕所不大,这么做根本没用,不过是心理作用罢了。

    “小少爷,我好了,走吧。”

    “好。”

    卫霄刚走到底,就听慧莲的声音从背后响起,他答应了一句后随意地转过身。就在这一刹,他突然看见末尾的隔间里不声不响地蹲着个人。卫霄的心猛然一顿,连脚步都停滞了。

    作者有话要说:这两天写的这么晚,是因为我的颈椎问题,就是只要坐着,后面头颈非常紧绷,头昏的要命。所以,我只能站着,站着也头晕,但至少不疼不崩。所以我都是站着写的,好累啊~~》《

    另外,我爸妈回来了,给我从九寨沟带了一个银镯子,一把牦牛梳子,和两克藏红花。^_^

    藏红花因为我长年内分泌失调,所以买来给我泡茶喝的。^_^

    谢谢各位的回贴和对我的支持。么么哒!

    蜜香普洱茶扔了一个地雷

    来自热带的鱼扔了一个地雷

    谢谢两位的地雷,很高兴你们喜欢我的文。^_^

    “小少爷,怎么不过来?”慧莲见卫霄站在厕所里侧,呆呆地望着什么,急忙快步向他走去。.

    “看什么看!不怕瞎了眼啊?”蹲位上的人忽然冲卫霄破口大骂。

    原来有人啊!厕所内很安静,除了房门一直砰啪地随风摇摆,慧莲以为厕所里只有她和卫霄两个人呢。卫霄这样盯着人家,对方不高兴,慧莲明白。因为,不管怎么说卫霄都是个男孩子,而这里是女厕所。好些内向的女人,只要有人在旁边站着,都会感到不适,甚至停止小解。

    可让慧莲不舒服的是,对方开口就骂人,还骂得那么难听。虽说卫霄是男孩,但他还这么小,根本不懂什么男女之别,就算看了一眼又怎么样?难道,还能少了她一块肉不成?慧莲不是个爱息事宁人的主,当下驳斥道:“你说话怎么这么难听啊?不过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看看你又怎么样?你有什么不能让人看的啊?这么讲究干脆回家上厕所,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你个小娘养的,你个□□,你有娘养没爹教……”也不知慧莲触动了对方的哪根神经,蹲位中骤然窜出尖厉的咒骂。

    慧莲哪听过这么尖锐刻薄的话,一时间气得火冒三丈。她走上前,快步把卫霄抱至门边,弯腰拎起梳洗池下方的水桶,取出其中的拖把搁于一旁,把塑料桶塞入洗手池里,并打开水龙头往内注水,接着一把提起晃荡的水桶冲至厕所里侧,双臂一抬、一拖、一掀、一晃,猛地把塑料桶中的水泼向蹲位最后的小隔间内。

    哗啦——!

    桶中的水猝然飞泻急坠而下,尽皆洒入小隔间内。水与石壁的击撞过后,是一阵淅淅沥沥的水滴声,之中伴着女人的惊呼,并有一小波水流从蹲位的入口溢出,往石阶下流淌。

    便是矮墙阻挡了视线,卫霄也能猜到此刻蹲位中的人有多么的狼狈。

    “贱货你敢……”

    “你的嘴太脏,我替你洗洗,不要太感激我!”慧莲大声地打断对方的话,一口气也不喘地讥讽道:“还是个女人呢,一开口就那么脏,有哪个男人会喜欢你啊?到现在你都不敢站起来说话,藏头遮尾的,是不是长得见不得人呐?脸不好看是天生的,没办法,但有些人难看不说,偏偏还要作怪。这种人嫁出去也是离婚的货,说不定因为她不修口德,骂人的话都报应在她儿女身上了,不是克残就是克死!”

    慧莲说完也不给对方反驳的机会,丢了塑料桶,俯身抱起卫霄就跨出了门,把谩骂声都抛在了耳后。

    日已下沉,千家万户都亮起了灯火,道路两边昏暗的路灯下,支着许多吃食摊子,掌勺的男男女女挥动着锅铲,一边高声么喝着。不少人坐在临时搭起的桌椅旁,与对座的人交谈、碰杯,夹着下酒菜。

    卫霄正由慧莲抱着,走在回医院的路上。他感觉慧莲的话少了很多,原本带笑的脸都板了起来,可能真的被厕所里的人给气到了。卫霄不敢说什么劝慰的话引人瞩目,只能举起小手摸摸慧莲的脑袋,权作安慰。.

    沉着脸的慧莲察觉到在自己头上扒拉的肉爪子,阴郁的神色缓解了不少,拉下卫霄的胖手,缓颊一笑道:“谢谢小少爷,我没事。”正说话间,刚巧走到医院门口,慧莲便提议道:“小少爷,我抱你去后花园散步好吗?”

    “嗯。”卫霄点头答应着,心里却有点奇怪。慧莲照顾自己的样子,不像是照顾一个懵懂的孩子,每做一件事,都要征求自己的意见。对他好的,甚至不像是用金钱雇来的女佣。卫霄想不通,慧莲宁可违背沈惠茹地吩咐,也要偷偷教自己说话的这份心意,究竟是从哪里来的?

    卫霄默默地思索时,慧莲已绕过医院大楼,搂着他步入了后花园。时下正逢春夏交季,白日里一眼望去满园姹紫嫣红,黄昏后虽没有了早间的风情,但只要一阵风吹过,鼻尖缭绕着阵阵的芳香,颇有一番易趣。难怪值班的医生和住院的病人吃了晚饭后,都会来花园中散步。

    虽报了被辱之仇,但慧莲依旧对厕所里的龃龉心有不忿,出院吃饭的时侯多走了两步,点餐那会儿也不似往日般爽快,所以回来晚了。眼下花园里已来了不少的人,有围着一圈说笑的、有慢慢走着散心的、有坐在公共座椅上聊天的……俱是三人一堆,五人一簇。由于传言的关系,慧莲不愿上前自讨没趣,径自往偏角处走去。

    “你没对警察说实话吧?”

    慧莲信步走在小道上,左右都是高大的雪松,把两旁遮得密密实实的,如若来的是情侣,倒是个幽会的好地方。但在多数人眼里,当炙阳的余光散尽后,这条蜿蜒的石子路,与其说幽静,不如说阴森。

    卫霄环顾着晦暗的林荫道,沿途没有一盏路灯,全靠‘舒郁’的光芒才能看清周边的环境,怪不得这条路上一个人都没有。然而,就在卫霄刚这么感叹时,前方忽然传来争吵声,也许离得远,卫霄听得并不真切。慧莲不想惹麻烦,转身欲避。不料,被身后突如其来的一句话,牵住了脚步。

    是谁在说话?没对警察说实话的人是谁?是不是和小少爷有关?

    此时,慧莲倒不急着走了,分出环抱着卫霄的手,竖起食指凑到嘴边做了个‘嘘’的姿势,也不管卫霄看不看得懂,当即轻手轻脚地凑向前。

    “你叫这么大声干什么?”

    这嗓音……是昨夜跟在欧护士身后来查房的小护士!卫霄赶忙竖起耳朵倾听,生怕遗漏了任何一点线索。

    “你心虚啦?”

    “我又没做错什么事,为什么要心虚啊?我只是不想让人误会罢了!”

    “是不是误会可真难说!”

    (本章完)

    109/109797/480521925.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