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章 救命稻草
    “能。”强光射入,卫霄能感觉到自己的眼瞳在收缩,就是他不愿回闻家而撒谎否认,医生也不会上当的。

    许医生关了电筒,把手放在卫霄面前挥动,注视着卫霄的神情。“看得见吗?”

    卫霄点了点小脑袋,嗯了一声。

    小护士瞅着卫霄那可怜又可爱的样子,忍不住询问道:“许医生,他的眼睛怎么样了?能治好吗?”

    许医生把电筒放入衣兜内,冲着小护士含笑点道:“他的眼睛没什么大问题,看来是暂时性失明,现在已经基本上看得见东西了。以免反复,最好再住几天,我明天给他家里人打个电话。”许医生说着,又揉了揉卫霄头顶的软。

    说话间,看护回到了房间,许医生三人叮嘱了女看护几句,才对着卫霄摆手离去。看护望着有样学样朝医师挥手的卫霄,冷脸推上门关了电灯,自顾自走到桌边的躺椅处睡下,不再搭理卫霄。

    对方显然不是个合格的看护,但卫霄对她不敬业的做法,反倒松了口气。现在看到对方的脸,就会让卫霄想起那张青紫色的脸盘,爆瞪的眼睛和耷拉着半尺长的,滴血的舌头。

    卫霄趴在床上,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女看护,手里握着电铃,是方才那个王护士告诉他的,说有事就按铃,铃响了她马上会过来。王护士说了好几遍,怕他不懂,走的时侯还反复叮咛,让小护士打趣了几句,说这么小的孩子根本听不明白,说了也白说。却哪里知道,卫霄已经把手中的电铃当做救命稻草了。

    为什么会这样呐?自己的眼睛没事吧?

    卫霄见到鬼的那瞬间,以为开了天眼,就像以前读过的那些奇幻小说中的主角一样,眼睛里被洒入什么东西,之后能看见鬼怪。然而,之后的变故又叫他摸不着头脑。难道,真是他看错了吗?

    卫霄思来想去弄不明白,干脆把问题抛在一边,琢磨起闻家的事来。最初卫霄就感觉到孔知心不喜欢自己,若不然不会在第一次见面时,不管不顾地和‘小寒’厮打起来,由得他往地上掉。所以,看到他受伤,没有立刻带他上医院,反而去与沈惠茹争吵,倒也说得通。何况,当时还有一个极好的借口,就是沈惠茹请了医生,可以在给朵朵看病的时侯,顺带上他。

    孔知心对闻家豪的感情,看起来不像假的,那她为什么对自己这个闻家豪唯一的遗腹子,如此不上心呐?卫霄心里有几个想法,但还不能确定。

    撇去孔知心,闻镶玉这个做爷爷的,亦不靠谱。卫霄不止一次地听到有人说闻镶玉宠爱闻家豪,可是这份喜爱,显然没有因为闻家豪的死而移到他这个孙子身上。除了他初到主宅的那次,闻镶玉夸他长得好,其后就再也没有交集了。

    而最让卫霄感到奇怪的,是他的大伯闻君耀。

    卫霄可以肯定,闻君耀与闻家豪的关系并不好,甚至,可以说很糟糕。那闻君耀为什么要对自己这个占了他长子地位的侄子这么好呢?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他不信闻君耀看不出沈惠茹有多憎恶他这个鸠占鹊巢的私生子。谁都明白,这时候要是闻君耀退一步,把对他的一分在意移到沈惠茹母女身上,此长彼短,或许能叫沈惠茹心理平衡一下。但闻君耀那么聪明的人,却没这么做,对他的态度依然没变。难道不可疑么?

    至于闻家的‘太上皇’闻鼎虞,卫霄只见过区区几面,实在不好评价。但就从今天这件事看来,对方同样不重视他这个重孙。

    分析到这里,卫霄想到沈惠茹往日,总以闻家人对他比朵朵好,而施以冷暴力。卫霄真想问一句,沈惠茹的眼睛到底长在哪里?

    夜很长,卫霄怕看护在自己睡着的时侯,又变成女鬼,而强撑着不敢入睡。打了好几个哈欠,最终只能以念经来提神。结果,卫霄为了自己的小命,硬是念了大半夜的经,直到炙阳从东方升起,有人来和看护换班,卫霄在新来看护的搀扶下,把一肚子的水清空,才迷迷糊糊地睡熟了。

    ‘炙阳’与‘舒郁’交替轮转,七天时间一霎而过。

    这些天里闻家人没一个来医院看过卫霄,倒是院里的医生、护士都知道了特诊病房住进了个又乖巧又可怜的孩子,才三岁大,好玩的不得了。很多护士和医师都找了各种借口来看卫霄,卫霄就像熊猫似的被围观了许久。

    卫霄不明白自己怎么忽然受欢迎了,他没有装傻讨好别人啊?可是,人群就是一批批的来,闹得卫霄都没时间念经了。不过,卫霄不是没有好处的,许多年轻的护士都悄悄给他冲泡奶粉,塞给他毛绒玩具,年纪大的可以做爷爷奶奶的医师,更是被卫霄的乖样俘虏的不着天不着地的,回家熬了汤,第二天带上喂给卫霄吃。

    卫霄乘机呀呀学语地跟人说话,不过半天就能连贯的说上一句话,在众人地夸赞下,卫霄默默地低下了脑袋。

    x  x  x  x  x

    傍晚,接班时分。

    “诶?今天还是你啊?这两天怎么没看见文芳啊?她已经好几天不来了吧?是不是不做啦?”

    “什么?赵姨,你还不知道啊?文芳出事了。”

    “什么事啊?”女看护左右扫了两眼,把呆坐在床上的卫霄忽略了过去,悄声追问。

    “昨天警察来医院找过我,还问过文芳的事呢。小艾不是和文芳住在一条街上的嘛?听她说,文芳在租屋里上吊死了。死的时侯,眼睛瞪得老大,舌头拉得快有一尺长,脸都紫了。”

    “真的假的啊?”

    “我怎么好拿这种事开玩笑?她死了都快六天了,就是大前天你和她换班之后的那天夜里死的。”

    “哎哟,别说了,别说了,吓死人了。”

    “更吓人的还在后面呢!”

    “什么?”

    “你看文芳像是会自杀的人吗?警察还来医院问我们,里面的事肯定不简单。说不定,是被人害死的!”

    “好了,好了,你快回去吧。晚上我还要在这里守夜呢!被你这么一说,都不敢到厕所去了。”

    “那我走了啊!”

    “好……”

    送走了交接的看护,赵姨合上门,想起方才的话心中毛,啪的一声把门锁上。回转之时,看到卫霄趴在床上托着小下巴,呆呆的瞧着什么出神。瞅着卫霄那乖乖巧巧的模样,赵姨提起的心方落了下来。她哪里知道,卫霄此刻的心境中,正喧嚣着狂风飓雨。

    作者有话要说:为什么一个是白天交班,一个是晚上。其实是这样的,一共有三个看护,白天、晚上都算一班,否则没精力。闻家还是挺有钱的。

    谢谢各位的回贴和地雷,么么哒!

    雯扔了一个地雷

    来自热带的鱼扔了一个地雷

    蜜香普洱茶扔了一个地雷

    谢谢以上三位的地雷。

    谢谢‘傲风’给我的营养液,么么哒!

    “好了,检查好了。现在跟着阿姨回房间,好吗?”许医生摸摸卫霄的脑袋,把他从检测床上抱下地,口中轻声软语地哄道。

    与许医生共事是多年的医师们纷纷用吃惊的眼神望着她,许医生这位铁娘子是出了名的严厉,就是自己家人来医院,也从不开方便之门。没想到,她会对这个孩子那么和气。

    “嗯。”卫霄点了下脑袋,任由看护赵姨拉着手转出内科室。

    “唉,这么乖的小孩。”

    “可不是,比我家的小魔头可听话多了。”

    “你说他家里人是怎么想的?都这么多天了,也不来看一下。”

    “有钱人家,谁知道他们的想法?”

    “今天做了心电图,明天我再抱他去小周那里看乳牙。你们不知道,他家里人带他来医院,伤口都自己凝固了,衣服上一大片的血也已经干了。孩子哭得眼睛又红又肿也不晓得哄一声,我刚巧在老李那里,看得那个心疼哦!老李给他胸口的伤消毒的时侯,小孩子乖得不得了,不哭不闹的……现在还把孩子就这么丢在医院里,唉——!大家多照顾一点吧,在他出院前,我想给他好好查查身体,反正不费什么事。”

    “许姐说的是。要不,小周那儿我带他去好了。”

    “诶,你可别跟我抢啊!”

    “许姐,难得见你喜欢小孩子啊?不过,这个孩子长得可真好!”

    “可不是吗?他来第二天,小庄他们就拉着我去看了。他……”

    “你们可别把孩子吓着了!”

    “怎么会啊?我们……”

    ……

    也难怪医生们喜欢,卫霄才叫名三岁,只比膝盖高那么一点儿。人白白净净的不说,五官又长得好,脸蛋还胖乎乎的,圆溜溜的大脑袋配着小身子,怎么看怎么喜人。若是他用那双乌黑的大眼睛傻傻地看着对方,只怕谁都想蹲□把小人抱入怀里,狠狠地揉上一通。

    重生之后,卫霄对外界的感官非常的灵敏,虽已走出内科室,但其内的交谈声仍听得分明。卫霄不喜欢别人在背后说自己的闲话,但他明白医生们大多没什么恶意的,只是八卦了点。可不管怎么说,对入院以来,总是特别照顾自己的许医生,卫霄还是感激的。

    (本章完)

    109/109797/480521919.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