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章 朵朵(求订阅)
    “妈……”

    沈惠茹跺了跺脚,欲娇声辩解,中年美妇却看也不看她一眼,快步走到慧莲面前,双臂一展弯腰抱起卫霄,慈爱地注视着臂弯中的孩子,一手托住奶瓶,嘴角勾出一抹笑意。“我的宝贝外孙长得可真好,白白胖胖的,也多亏你们照顾的好。”

    “当不得夫人的夸,我照顾好小少爷,是应该的。”慧莲微微欠身道。

    中年美妇睨视着慧莲打量她的神色,嘴上却仿若随意的说道:“我这个女儿年轻不懂事,有些话,你们听过就算了,可不要放在心上。”

    慧莲温顺地站于一旁,低眉顺眼道:“少夫人怎么会说错话呢,夫人说笑了。”

    她是什么意思?方才自己的话里,有哪一句讲惠茹说错话了?中年美妇的笑容一僵,随即又舒展开来,再次冲着慧莲夸赞了两句,之后示意她退下,要和女儿叙家常。

    啪哒。

    当房门合上那一霎,中年美妇带笑的脸色急转而下,看着旁侧不知事的女儿,深深吸了几口气,才压住暴怒的情绪,低声骂道:“你疯了么!让她们都不要跟孩子说话,这样的话你居然都在明面上说出来?你就不怕被君耀他们知道啊?”

    沈惠茹朝中年美妇怀中的卫霄翻了个白眼,才冷哼道:“这些话我早说过了,都那么长时间了,君耀还不是不知道。”

    “你怎么知道他不知道?”中年美妇恨铁不成钢地点了点女儿的额头,怒斥道:“说不定,他对天傲越来越好,就是因为知道你……”

    “不可能!”沈惠茹拍了拍臂弯中的女儿,不耐烦地插口道:“君耀他那么忙,哪里会知道这些小事?”

    中年美妇颦眉道:“你不是说,他每天晚上回来都会听女佣说一天里怎么照顾孩子的吗?”

    沈惠茹撇了撇嘴,咬了下唇瓣道:“每天这个时侯,我都坐在他旁边,有谁敢乱说话?她们可是在我手底下讨生活的,要是敢乱来,立刻就叫她们滚出去!”

    “话不是这么说。”中年美妇劝解道:“你能保证一点差漏都没有吗?凡事都不怕一万,而是万一。”

    沈惠茹斩钉截铁道:“没有万一!他现在三岁了,都不会说话,也没人说有什么问题。要是有个风吹草动的,他们那么喜欢这个小兔崽子,早来找我了!”

    啪!

    “妈?”沈惠茹不敢置信地抚着抽痛的脸颊,凝望着扇了她一巴掌的中年美妇。

    中年美妇慢慢放下扬起的胳膊,怒目而视道:“小兔崽子?这话是谁教你的?你的教养呢?你别忘了,你嫁进的是有头有脸的闻家。而且,还是下任家主的妻子。有多少人想抢你的位子,你知道吗?你的一举一动,都有人看着呢!一个弄不好,你就得让贤,你愿意吗?”

    “妈。”

    瞅着女儿泪眼婆娑的憔悴模样,中年美妇终于不再厉声责呵,只是沉声叮嘱了一句。“从今往后,最好别让我再听到你说粗话。我可丢不起这个脸!”

    中年美妇说罢,转身把卫霄放到小床上。稍息后,方平心静气地回转,吩咐道:“自己做错了事,有什么好哭的?你听我说,等几天,把刚才那个女人辞了。”

    “你是说……惠茹?”

    “我哪知道她叫什么,就是那个说夫人不会说错话的女佣。话里有话,也不清楚她是什么意思,这样的人不能用。听到了吗?”

    中年美妇瞪视着以手拭泪的沈惠茹,看到她点头应承,又不放心地摆手道:“等等,你先别辞掉她,我回去叫人查一查。她是叫惠莲吧?哪个惠?”

    “聪慧的慧,莲花的莲。”沈惠茹哭过一通后,不仅没有消减苦闷,反而心下更是烦躁。对于总是说不到正题,非常的焦急,当下就忍不住提醒道:“妈,我把你叫来可不是为了女佣的事!”

    中年美妇瞪了沉不住气的女儿一眼,走到一侧的沙边坐下,没好气地说道:“我知道,你又想说君耀对你很冷淡,连侄子都比不上,是不是?你嫁给他之前,不就知道他是这样的人了吗?”

    “他哪里只是对我冷淡啊?他对朵朵这个女儿,也不见得有多上心,一心都扑在他那个小……侄子身上了。”沈惠茹听母亲这么说,慌忙辩解,险些又说漏嘴。

    中年美妇哼笑了一声,摇头道:“照我说,你根本是庸人自忧,自己吓自己。你想想啊,天傲都三岁了还不会说话,朵朵比他小两三个月的,都会叫人了。要是真对他好,会一点都不担心吗?”

    一直旁观的卫霄闻言,心海中亦不由得浮起一缕疑思。

    沈惠茹抱着女儿坐到中年美妇对面,反驳道:“妈,你当他们没带天傲去医院检查啊?不管是爷爷、公公他们,还是君耀,都带天傲去过。”

    “医生怎么说?”中年美妇侧脸看向小床上不哭不闹,自己抱着奶瓶喝羊乳的卫霄,出言询问。

    沈惠茹顺着中年美妇的眼神望去,黑眸中满是阴郁。“还能说什么?他要是个傻子倒好了。可惜,不过是长得慢了点,没什么大问题。”

    “这种话,就不该是你说的!什么叫可惜?你应该说幸亏!”中年美妇收回视线,转望对座的女儿,语重心长道:“如果,我是闻君耀,我也会对闻家豪的儿子,比对自己的女儿好。.”

    “妈!你……”

    “你先别跳脚,听我说完。”中年美妇横了眼气急败坏着想争辩的女儿,冷喝道:“听你的话,君耀和你公公他们的关系不好,你公公、婆婆宝贝的是闻家豪。单就为了这一点,君耀也该摆出喜欢侄子的样子,来改善他们父子间的关系。”

    沈惠茹颠了颠怀中要哭闹的女儿,不认同道:“改善什么啊?君耀对天傲那么好,都两年了,也不见公公夸君耀一句。依我看,只要不把公司交给公公,他看君耀就不会顺眼。”

    中年美妇轻瞥着沈惠茹的眼帘微微垂了一下,对女儿的短视极为不屑。“君耀这么做,也许确实是想改善与家人的关系。可你要知道,每做一件事,未必都能成的。但君耀对侄子好一点,有什么损失呢?他爷爷嘴上不说,一定对他更满意了。而你公公,也找不到什么理由打压他,不是吗?”

    虽说母亲讲的有理,可沈惠茹仍然固执己见道:“如果真是因为这个原因,君耀才对天傲那么好。那他为什么在家里还要演戏呢?公公他们又看不到。”

    “你说话,怎么总要让别人抓住把柄啊?什么叫演戏?啊?这话要是被你公公他们听见还得了?”

    “这里不是只有你吗?”

    “千万别小看习惯,就算只有一次说漏嘴,那结果也不是你能承受的。”

    沈惠茹虽把话听进去了,但仍觉得母亲有些小题大做,偷听的卫霄倒是深以为然。

    看沈惠茹的表情,就知道她没有重视自己说的话。中年美妇苦着脸,往自己腿上重重捶了两下,那股狠劲儿,仿佛就是敲打在沈惠茹身上一般。“你的两个姐姐不用我教,都能明白。我在你身上花的时间最多,结果你……”

    “好了,好了,我以后说话多注意些,行了吧?”沈惠茹把女儿放在沙上,拿起茶几上冲泡的桔子水,喝了一口道:“我今天把你叫来,不是单单为了君耀的事,是他们闻家欺人太甚!你看看。”

    沈惠茹猛地站起身,快步走到小床边,指着卫霄胸口的玉牌道:“君耀今早把这块玉牌挂在他身上,我还以为朵朵也有一份。谁知道,君耀说这是他们闻家传给长男的,别说朵朵没有,就是我以后生了儿子,也不会有。你说,这叫什么事?他不过是个死了爹的私生子,反倒把我女儿、儿子的福都偷去了!”

    “你说这么大声干什么?怕别人听不见啊?”中年美妇厉喝了一声,续道:“我早就告诉过你,在大家族里生活,没有你想像的那么简单。我一开始就不同意,是你一意孤行要嫁给闻君耀的。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有什么好说的?”

    “我不甘心!”沈惠茹俯视着小床上的卫霄,咬牙切齿道:“他算什么东西?为什么要让他挂在我和君耀的名下当长子?凭什么?”

    “凭他是闻家豪的儿子!凭闻家想给他个好出身!凭闻君耀自己愿意!”中年美妇怒目而视道:“我真不明白,你在闹些什么?”

    中年美妇的话,叫沈惠茹怒从中来,血气上涌,一下子把脸涨得通红,口不择言道:“你当然不明白!给爸爸养私生子的你,怎么会明白我现在的……”

    噼啪!

    中年美妇脸一沉,右臂一撑起座,三步并两步冲向沈惠茹挥上一巴掌。这一下打得沈惠茹踉跄了好几步,嘴角都破了。明显,比先前掴掌时用力得多。看样子,真把中年美妇给惹急了。

    中年美妇不等女儿回神,指着她的脸,怒叱道:“是,我是给你爸养私生子。那有什么办法呢?生不出儿子,又不是我一个人的错。难道,你想让我和他离婚,一文不名的带着你走,给他的情妇让位吗?”

    “反正,我不要和你一样!”沈惠茹擦了擦嘴角的血丝,冷冰冰地斜视着中年美妇,怨毒的眼神好似一只受了伤的母狼。

    中年美妇凝视着沈惠茹的忿恨的面容,呵呵冷笑了两声道:“你看不起我,还不是吃我的用我的,你以为没有我,你那个不要脸的爸爸会给你一分钱吗?你能做到我这样就不错了!我不离婚,养着他的私生子,还不是为了你们!如果我们离婚,你姐姐和你要不是判给我,就是在他情妇手底下受搓摩,还能这样风风光光的嫁入闻家吗?”

    “哇啊,哇啊……”

    争吵的声音,把沈惠茹的女儿朵朵惊哭了,但谁也没有理会。

    兴许是受了孩子的感染,中年美妇说着说着掉下眼泪。沈惠茹见状,心里也不舒服,磨磨蹭蹭的上前赔了不是,好说歹说才让中年美妇止了泪。

    中年美妇吸了吸鼻子,长叹了口气道:“我也不和你多说什么,说了你也听不进去。不过,这里还有两句话要讲,谁叫你是我女儿呢。”

    “妈……”

    沈惠茹神色凄然,可中年美妇却没有看她一眼,自顾自说道:“我知道你不甘心,可有时候,不是你甘不甘心就能解决问题的。闻君耀对他侄子好,你就要对他侄子更好。不管他怎么想的,你这么做,他都会明白你是看在他份上的缘故,他再冷淡,也会领情的。何况,孩子现在记在你名下,在不知情的眼里,他就是你的儿子,你对他不好,别人会没想法吗?要是让他们知道孩子不是你亲生的,而是闻家豪的私生子,那么……”

    “知道了才好,谁想养个私生子啊!”沈惠茹对方才一时嘴快伤了母亲的话,是愧疚的。但在天傲的问题上,仍是寸步不让。

    “你怎么这么傻啊?”中年美妇对女儿转不过弯的脑筋很是无措,真是恨不得撬开她的脑袋看看里面装着什么。“别人的话,你可以不放在眼里。可闻家人的呢?他们为了遮丑,才把孩子放在你们名下,你却硬要把这件事摊开来明说,是不是想和君耀离婚啊?”

    “我不要!”沈惠茹脱口而出道。

    “既然你还想在闻家过下去,就给我听好了。”中年美妇转身走到沙边抱起哭闹不休的朵朵,边轻拍着,边哼声道:“你别再去找那个孩子的麻烦,你要是做不到给他个好脸,干脆就当看不见他。闻君耀他们送他什么,你也别去计较,你要往后看,日子还长着呢!长子的名分算什么?这孩子现在是放在你眼皮底下,捏在你手心里的人,你怕什么?要把他养成什么样,还不是你的一句话?”

    中年美妇见女儿沉默不语,知道她还是不服气,便接着劝道:“你爷爷其实还是站在你们一边的,这个孩子,要是让你公公他们养,之后才有得闹了。你公公、婆婆肯定会抱着他来找你们,讨要公司的股份,你给不给啊?”

    “为什么要给?”

    ”

    (本章完)

    109/109797/480521915.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