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章 熟悉的声音
    这一天,卫霄刚睡醒,耳畔传来走向自己的脚步声。不过片刻,卫霄就看到大伯闻君耀穿的一丝不苟地站在婴儿床边,伸手抱起他,把什么东西挂到了他的头颈里。

    卫霄举起小胖手,想摸一摸闻君耀到底给自己戴了什么,没等他够到东西,沈惠茹已经抱着女儿走进房间凑了上来。

    “君耀,你来看天傲啊?”沈惠茹虽是冲着丈夫说话,视线却移向卫霄那细小的颈项。当看到那枚顺着红绳垂于小胸脯前的玉牌,她那不达眼底的笑意亦消失殆尽。好容易咬牙整了整神色,方抬起含笑的脸蛋,如打趣般地试探道:“咦?这块玉牌哪儿来的?真漂亮啊。不会是君耀你送的吧?那我们朵朵的呐?”

    闻君耀瞥了强压着怒意,却故作轻快的沈惠茹一眼,冷淡的解释道:“这不是我买的,是爷爷让我给天傲的。”

    沈惠茹感觉自己脸蛋上的笑容正一点点的消失,声音有些颤抖的询问:“爷爷给的?只给天傲,没有我们朵朵的?为什么?”

    闻君耀把卫霄放回小床,侧脸凝视着质问他的妻子。

    “你这么看我做什么?难道以为我是贪这点东西?”沈惠茹瞧着丈夫打量自己的目光,忍不住心头的酸涩,把一直以来藏在心头的抱怨都宣泄了出来。

    “君耀,我觉得很奇怪,明明天傲只是你弟弟的孩子,你为什么对他比对朵朵还好?朵朵可是你的亲生女儿!还有爷爷,我以为天傲和朵朵在他眼里都是一样的,或者说,朵朵要比天傲更好一点。因为你是爷爷带大的,而朵朵是你的孩子,总比家豪的儿子和他亲吧?”

    沈惠茹边说边观察着闻君耀的脸色,见他没什么反应,腹中的怒火更是烧得一不可收拾。“可是,你现在说爷爷送天傲玉牌,没有朵朵的份,这到底是为什么?一块玉牌而已,闻家还缺这点钱吗?我不求你们对朵朵比对天傲还好,可至少要一视同仁吧!”

    也不怪沈惠茹这么生气。如果,今天的玉牌是公公闻镶玉准备的,那他不给朵朵倒也说得过去。闻镶玉本来就不喜欢君耀这个大儿子,自然也不会对大儿子所出的孙女上心。但沈惠茹想不到的是,送玉牌的竟是闻家的‘太上皇’闻鼎虞,而他居然也开始漠视起她的女儿,叫沈惠茹怎么能忍得住?

    听着沈惠茹的怨言,闻君耀微微拧眉,直到她泄完,才公事公办的说道:“你多心了,这块玉牌爷爷早就给我了,是每一代传给闻家长孙的。我今天想起来,才给天傲戴上。还有,我对天傲好一些,是因为家豪不在了,我们做哥哥嫂子的,总要对他的儿子多照顾点,不是吗?”

    听到‘闻家长孙’四个字,沈惠茹恨不得抓过床上的小儿狠狠咬上两口。谁能想到十六岁的闻家豪,会留下遗腹子呢?而她的第一胎,竟是个女孩,闻家人虽没有表示,但沈惠茹仍感到了巨大的压力。沈惠茹自问,要是她再生生的又是女儿。或是,一直生不出儿子,该怎么办?闻家会同意让女人当家主吗?那是不是,只能便宜了闻家豪的私生子闻天傲了?可她怎么能甘心?

    “好了,我去上班了。朵朵已经会说话了,比她大几个月的天傲还不会说话,你既然留在家里照顾孩子,就该多上心点。”

    沈惠茹心中有鬼,听丈夫这么说,下意识地低头避开他凌厉的视线。当沈惠茹再次抬起头时,闻君耀已跨出房门,她仅只能目送到对方远去的背影。沈惠茹一时间觉得非常的幽怨和苦闷,她无疑是爱着丈夫的,只要闻君耀看她一眼,就心底泛甜。而闻君耀也不是被逼着娶她的,虽说结婚至今相敬如宾,可从来没吵过嘴,在世家里这样的夫妻也算是难得了。可是,为什么要让她知道闻君耀的另一面呐?

    闻君耀为人冷漠,便是面对从小把他带大的爷爷亦是如此。这些,沈惠茹很清楚,可她不在乎。沈惠茹爱着闻君耀这个人,连同他的性格。闻君耀高大帅气,有才干,家世又那么好,见过他的女人无不趋之若鹜,可是对方却选了自己。.每每想到这一点,沈惠茹的心就好似飞在云雾之中,又激动又有些无所适从,怕一个不留神,抓不住如此优秀的丈夫。

    然而,这份隐藏在不安中的优越感,在天傲这个私生子来到闻家的那天被打破了。仿佛对谁都不在意的闻君耀,竟会每天抽空来看这个侄子,还要听女佣报告一天来照顾孩子的细节。有时候,甚至会带几个玩具放在天傲的小床边,朵朵也会有,但怎么看都像是捎带的。沈惠茹真像是吃了黄连一般,苦到了心里。

    连她这个妻子都不亲近,为什么要宝贝弟弟的私生子?再说了,闻家豪活着那会儿,和闻君耀这个哥哥的关系可不怎么样,便是做戏给人看,也不用四百三十六天,天天如此,那么敬业吧?

    沈惠茹神经质地咬着下唇,冷眼俯视着床上的婴儿,好半晌,才在卫霄装作懵懂的目光中走到一边,半揽半抱着女儿,拿起电话。

    “喂?对,是我。妈,我真的受不了了!什么?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你不知道……好,好,我等你过来。”

    啪!

    沈惠茹挂上电话回过身,正瞧见天傲翻过小身子趴在床上,往她这边好奇地张望。沈惠茹目露凶光地瞪视着他,直到对方畏畏缩缩地背过身去,才冷哼着步出房间。

    卫霄为自己抱屈,他其实早就会说话了,就是怕抢了沈惠茹女儿的风头,才装傻的。可显然,沈惠茹期望的是所有的闻家人都忽视他,如果做不到这一点,他便是个傻子,沈惠茹依然不会满意。

    当然,卫霄装拙的出点,并非为了合沈惠茹的意。而是怕小时候看着聪明,长大后泯然与众人之中,被人说小时了了,大未必佳的话。他不过因为重生,比小孩子多知道一点,又没有能力始终保持这份优势,那又何必引人注目惹麻烦呐?特别是有着这样身世的前提下。

    沈惠茹的怒视,没让卫霄消沉多久。不一会儿,他又转过身,看向室内的电话机,那是台老式的有线电话,与卫霄上辈子在医院里看到的差不多。仿佛是八几年的事,当时他才六岁,因为是医院的常客,才记得特别牢。

    如此,卫霄又提出了疑问。按理说,闻家应该是丰国比较有钱的人家,怎么会用这样笨重的电话机呢?除非,这个世界电器的水平,就处在上一世八十年代的阶段。

    两年前重生那会儿,卫霄听到‘亲子鉴定’这个词,不仅以为仍在地球,更觉得科技已经比较达了。谁知睁开眼一看,大家穿衣的式样和家具的款式都很老式不说,连手机都没有。难怪唐二少换子成功,被他施手段叫出去的值班医生和护士,手边没有移动电话,或是bb机,医院就是出了什么事,也根本无法通知。所以,换子的事才进行的那么顺利,不被人怀疑。

    算了,不想了。卫霄默默的叹了口气,低头看向胸脯前的玉牌。其实,卫霄对头颈里的玉牌有点抵触,主要是因为前一世贺家闹出的玉扣,太恶心人。但他不能因噎废食,卫霄稍作心理建设后,便用小胖手一左一右捧起玉牌细观。

    玉牌有卫霄的四个巴掌大,通体乳白,呈半透明色。玉牌上没有雕刻花纹,分不出正反面。只是仔细看的话,白玉内壁上好像有什么字,但把玉牌再凑近些,又仿佛刚刚看到的不过是错觉。

    啪咔。

    “小少爷,醒了吗?要吃饭啦。”

    人未到而声先至,这个声的音卫霄很熟悉,是这两年来一直照顾他的女佣慧莲的声音。卫霄冷眼旁观,察觉到这个慧莲很奇怪,总是对沈惠茹的吩咐阳奉阴违。比如,沈惠茹禁止别人和他说话,慧莲却总是悄悄的教他,还会在没人的时侯,偷偷打电话,极可能是孔知心买通的人。因为不止一次,卫霄听到慧莲冲电话的另一头喊夫人。

    卫霄扭头,张着乌黑的大眼睛瞅着身穿女佣装的慧莲靠近,短胖的十指仍捏着胸口的白璧。

    “来,小少爷。”慧莲一把抱起卫霄,放在自己的腿上,把奶嘴塞入卫霄的口中,让他靠于自己的臂弯间喝羊乳,边打趣道:“这块玉牌真漂亮啊,给我瞧瞧。”

    卫霄的双手已放开玉牌抱着奶瓶了,一时分不出手去阻拦慧莲,玉牌就这么被对方拿在手里翻来覆去的看,并且还挑眼笑看着他的反应,那样子分明是在逗弄自己,卫霄干脆不理睬慧莲,咕嘟咕嘟的大口喝起羊奶。

    “小少爷这么大方啊?那我把玉牌拿走咯?哎呀,玉牌真漂亮啊,你看……”

    “你在干什么?”慧莲的话刚说到一半,被忽然闯进房间的沈惠茹打断。“我不是说过不要和他说话吗?你……”

    “你给我闭嘴!”不过眨眼的功夫,风水倒转。打断慧莲说话的沈惠茹,亦叫身侧的中年美妇喝断了自己的话头。

    (本章完)

    109/109797/480521914.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