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章 怀表
    “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卫霄跟着脑海里的声音念着佛号,他记得刚掉入赤河的时侯,仿佛被丢在蒸锅里熬煮一般,难受得恨不得立刻死去。但卫霄亦奇怪,自己居然还有痛感,要知道,被烧沸的湖水比岩浆还要炙热,几乎可以瞬间把人融化,为什么他的意识没有在须臾中泯灭呢?

    之后,赤水淹没了他的眼睛、鼻子、嘴巴,卫霄觉得自己好像是个火球,那已经不是疼痛了,而是一种魂魄都要被炸裂的剧痛感。然而,屋漏偏逢连夜雨,就在这么痛楚的时刻,周围竟有无数的双手开始撕扯起他的血肉,那指爪一挖一抓每每牵出缕缕的生疼,疼得卫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为什么自己还不死?为什么还要受这样的煎熬?

    卫霄以为自己哭了,他能感到眼角流出的泪滴。可是,他的身体应该早在没入赤湖的那一刻烧毁了才对啊?卫霄不想死,但是他太疼了,疼得宁可不再有知觉。

    “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就当卫霄生死两难之际,忽然听到一遍遍的佛吟声,这些声音好似不是从耳畔传来的,而是本生就刻在他的脑中,直接从他的灵魂里涌出来的。

    卫霄很疼啊,疼的什么都顾不得。而且,因为算命先生的事,卫霄对道啊、佛啊之类的都没有好感。因此,对突兀响起的佛音根本不做理会。但念佛的声音太大了,甚至越来越响,响的卫霄受不了。宛若每念一声佛号,都砸在卫霄的魂魄上。卫霄没办法,无意中跟着念了两句。没想到,自己那犹如炙烧般的灵魂,突然被一股清凉感包裹其中,所有的疼楚都被隔绝在外。

    卫霄不知道是为什么,但不妨碍他继续念佛的求生本能。其后,卫霄摸索到了之中的关窍,只要他念佛,就不会疼,可只要一停,那股撕碎灵魂的疼痛立刻又会侵袭而至。为了不受苦,卫霄只得一遍遍的咏诵佛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到最后,卫霄便是放空思维,脑海中亦会自的念起佛来。

    “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卫霄不知眼下已经过了多少年,山洞里根本没有日月交替,与寒暑之分。卫霄只知每日不停的念佛,直到有一天,他居然又可以看到洞中的一切,才让卫霄渐渐麻木的心又活了起来。

    他仍在当初死去的赤湖中,但他却可以把洞里每个角度的情形都收拢在眼底。令卫霄奇怪的是,颂苖、王伟、男人居然还没有出去,也没有死,仍在断崖上争执。之后,横尸一旁的李师傅颤巍巍地站了起来,居然也同沈绎一样被寄生了,冲着颂苖三人喷射金蚰。

    男人似乎想逃,颂苖却冲他开了一枪,即在这霎那间,男人的七窍和被开了洞的后脑勺窜出无数的血丝,整个人一下子成了异形,吓得卫霄险些忘了诵佛号。接着,卫霄看到面目全非的男人掠向颂苖,颂苖用王伟做挡箭牌,自己把李师傅撞下断崖后,就往石板上走。

    直到颂苖踏上石板,卫霄才觉,赤湖之中不知何时已遍布冤魂,一个个血淋淋的尖叫着,互相挖着对方残破的肢体吞咽,又四处飘荡攀爬,试图寻找新鲜的血肉。.

    卫霄感觉这些冤魂都敬畏、惧怕着自己,而自己竟冲出湖面,一下子升到半空中。甚至,就在颂苖伸手可及之处,面对着她。颂苖好像要过来抓住他,卫霄当然不愿意,可他似乎不能动。正焦急间,卫霄看到数不清的冤魂飘至空中,你一下我一下的撕扯起颂苖的血******内逐渐昏暗下来,卫霄脑海内的佛音淡去,卫霄却不敢停止念佛,仍有条不紊的咏诵着。

    “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卫霄能感觉到,洞里的温度正不停的升高,眨眼间,颂苖、王伟和那个陌生的异形都被烧成焦炭。而山涧内数不尽的冤魂却不再哀嚎,一个个定在原处,昂仰望着自己……不知时过几许,冤魂尽入湖底,卫霄亦再次复沉于赤湖之中。

    卫霄以为事情就这么过去了,哪料,没过多久,也许是一天、或是三天、七日后,卫霄又再度看到死去的颂苖等人站在悬崖之上,重复着当日的一切。

    重生,随即惨死,日复一日。颂苖等人的复活,即是为了又一次的死亡。卫霄能感受到他们心中的绝望,和他们灵魂中的哀求,但他不想救人,只是冷眼看着那些重复的剧情,不停地念着佛号。

    “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三百次、五千次、一万次……

    卫霄记着颂苖重复死亡的次数,直到某一天,卫霄猝然现,他的活动空间不再仅限于最后的那个洞穴,而是他走过的地方都可以去。接着,暗河之下、潭水之上、蛇池之内、黑水之中……到处留下了卫霄的身影。

    直到此时,卫霄才知晓,不仅颂苖几个,所有的,一起进洞的人,都重复着自己的死亡。比如,贺母被咬伤躺在水潭边,深夜中被金蚰覆盖并钻入腹中,直到炸破肚子融成血水。贺父一次又一次从‘棋盘’上掉落,被石笋从背后插入捅破腹腔,脏器和隐藏其中的金蚰都被黑水化为无有。成为寄生体的贺盛曜等人,在他们离去后,被汹涌而出的金蚰淹没,最终被蚕食殆尽……

    “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初时,卫霄还对贺家、王伟的遭遇感到舒爽。然,一日日一年年的过去,卫霄觉得厌烦了,他不愿意开眼所见的即是死亡,他觉得恶心、惧怕、和孤寂,可除了这些,洞内便只有冤魂陪伴他了。卫霄干脆每时每刻认认真真的诵着佛号,某一天某个时间,他脑中又响起了佛音。然,这次不再是‘南无阿弥陀佛’的吟诵,而是一个故事,一则佛经中的故事。

    “有一次,佛坐在树下为无数人说法。其中有人证得须陀洹果,有人证得斯陀含果,有人证得阿那含果,有人证得阿罗汉果,这样的人不计其数。此时,佛陀脸色无有光彩,像是特别……”

    卫霄不由自主的跟着念起来,佛音淡去后,卫霄又一遍遍的重复着故事,直到说的万分流利后,佛音再度响起……

    卫霄觉得自己有点像三百六十五夜中的国王,只差于国王听着便行,而自己必须融会贯通,还要不停地说出来。卫霄已经记住了几万个佛经中的故事了,有好多都倒背如流了。因为除了看各种各样的死亡,和那些恐怖恶心的冤魂外,卫霄再没有其他的消遣了。所以,离不开诵经的卫霄,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念经上。

    “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洞中无甲子,卫霄不知念了多久的佛经,但他慢慢察觉到,洞内的冤魂似乎在减少。和他一起逃进洞的人,除了贺家人、成了异形的男人、王伟、老田和蛮子,余者皆已不再复生……

    “哎,你看那里有朵花诶!”

    “在哪里?我怎么没看到啊?”

    “就在那里,看到了没有?在那条河上,太黑了,你用巡光珠照一下就知道了。”

    “咦?真的。”

    “那是什么花啊?”

    “看上去好像是朵莲花吧?”

    “是莲花,真漂亮,红的像火一样。你说,它怎么会开在这儿啊?”

    “就是,这么阴森的地方,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花?”

    谁?谁在说话?

    放空神思的卫霄被陌生的嗓音惊醒了。

    “师兄,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啊?”

    “不知道,但你也看到了,这个地方很古怪。”

    “师兄,那朵花真漂亮,我们采回去吧?说不定,里面会有什么机缘呢?”

    “这可是我先看到的。”

    “你先看到的又怎么样?看谁先拿到再说吧!”

    “你……”

    怎么这么吵啊?究竟是谁?难道,又有人来洞里了?

    卫霄猛地睁开眼睛。

    “啊!那朵花开了!”

    “你们看,那是什么?那朵莲花的花蕊里,快看!”

    “天哪,真是太美了!比我们刚才挖的夜明珠漂亮多了。我还从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珠子,连师傅的寒潭碧玉都比不上。”

    “肯定是好东西,师兄!”

    “诶,你们听到了吗?我怎么听到有人在念佛?”

    “是啊,我也听到了?好像是从那朵花那里传过来的。”

    “慢着!”

    “你想干什么?凭什么拦着我?这是我们金玉门先看到的。”

    “你刚才也不是说了吗?看谁先拿到手再说!”

    “师兄,拦住他!”

    他们在吵什么?

    卫霄莫名其妙地瞅着眼前那一群吵吵嚷嚷的男女,其身着古装,背上挂剑,纷纷用炙激的目光冲他藏身的方向看来。

    “算了,下面肯定还有好东西,这个就让给武渊宗的道友吧。”

    “不行啊,师兄!这可是万佛舍利!”

    “雯师妹!”

    “你说什么?”

    “我在爹的藏书里看到过的,这个珠子和书上说的一模一样。上面说,万佛舍利普渡众生,有它在的地方,所有的照明之物都黯淡失色。师兄,你看,你手里的巡光珠。”

    “真的啊,真的像颗鱼目一样了。”

    “万佛舍利可是亿万个得道成佛的有道高僧,自愿坐化而遗留的佛骨,由九天外的未名之火煅烧而成的,是传说中的神物,根本没有的东西。”

    “那你怎么知道它就是传说中的万佛舍利呢?仅仅就凭巡光珠?”

    “书上写着,万佛舍利镇压一切邪祟之物,它出现的地方皆是大凶大恶之地。万佛舍利喜藏于火狱红莲之中,每每会有佛吟之声。岂不是就在说眼前这颗珠子!”

    “火狱红莲?那可是可遇不可求的东西!”

    会出佛吟之声?难不成,说的是他?他就是对方口中的那颗珠子?那颗万佛舍利?

    卫霄能看清洞中的一切,唯独看不见自己。此刻闻言,愣在当场。

    “那我们还等什么?”

    “拦住他们!”

    “裴兄,这颗珠子是我们先看到的。”

    “你刚才不是说让给我们了吗?”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雯师妹口中的舍利子。不过,如果是的话,我们刚进来,就遇到万佛舍利,下面一定有更好的东西。裴兄何必非要跟我们争个你死我活呢?我做主,下面遇到什么东西,都由你们武渊宗先挑。”

    “不行,裴师兄别听他的!谁知道,后面还会不会有好东西!为什么要我们让啊,不如,这颗珠子给我们,后面的东西,你们金玉门先挑好了。”

    话不投机半句多!

    卫霄看着刚走到暗河边的男男女女一下子动起手来,拔剑的拔剑,挥拳的挥拳,打成了一团。还有不少人跳进湖里,往他身边跑,伸长了着胳膊想来抢他。怎奈,都因双方掣肘,而不能得之。

    “啊,有东西咬我!”

    “好疼!什么东西?为什么我的护体锻罩不管用了?”

    “师兄,我不能用法力!”

    “裴师兄……”

    “啊——!好疼啊!”

    卫霄突然看见那个叫雯师妹的女子,掏出怀里的东西往水中一抛,激起整个山洞的震荡,和水波的翻滚喧嚣。空中出现一个黝黑的大裂口,把好几个人一下子吸了进去。

    “啊!”

    “不——!”

    “不好!是空间缝隙,小心不要被卷进去。会被撕成碎片的!”

    卫霄也想躲,可惜晚了一步,他感觉一股强劲的气流把他吸了过去。卫霄在一片漆黑的气团中转的昏呼呼的,没过多时,就陷入了沉睡之中。

    (本章完)

    109/109797/480521910.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