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章 灾祸
    突如其来的一巴掌,把颂苖抽傻了。但男人的怒骂,又在瞬间让她清醒过来。就算对她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贺母,也从没当众这么打骂过她,颂苖一时激怒,撒腿冲向男人厮打,认为既便无法占上风,也不能叫对方以为自己好欺负。

    男人兴许真的气疯了,竟没有避开颂苖的挥击,与之扭打起来。男人不停地甩着掌中的匕,要不是颂苖躲得快,只怕不仅仅受皮肉伤,连握枪的右手腕都要被削断了。

    “你这个神经病,突然打我算什么意思?你……”

    颂苖见自己在手脚上吃了亏,立刻退了两步,耍起嘴皮子。她虽有着有比尖刀杀伤力更强的手枪,但好刚要用在刀刃上。而且,她只剩下一颗子弹了。

    实则,颂苖枪杀李师傅之后,弹匣内还留有两子弹,是颂苖为了最终开启出口时准备的。如果自己开的那扇门是死路,就把另外两人打死。便是时间上不容许她再走到真正的出口处,亦是大家一起死,谁也别想占便宜。没想到的是,其中一枚子弹,竟在王伟的突袭中误了。

    更令颂苖懊恼的是,她漏算了一些事。比如,司机的不依不饶、王伟的胡搅蛮缠和其乍然中的偷袭、以及男人态度上莫名其妙的转变、甚至,还有她自己,她要是能控制住心底的焦燥情绪,就不会这么早亮出最后的底牌。颂苖本是想等李师傅步上狭窄的石板,她跟在后面偷偷把人从半空中推下去的。怎奈……

    颂苖刚骂了几句,不想,男人脸色忽变。他紧锁眉峰,参杂着懊悔、恼恨、苦闷,等等心绪的复杂目光,一一从王伟,颂苖脸上扫过,连横尸于岩石上的李师傅都没放过。

    “你要去哪儿?”一看男人的眼神,颂苖就知道不好。此时也顾不得争执了,倏然上前一把拉住男人的胳膊,质问道。

    颂苖这一拽,让男人提起的脚再次落地。男人瞪视着颂苖,没好气地回道:“这还用问吗?当然是下去。”

    “为什么?”颂苖还没启口,王伟闻言遽然昂,扯开嗓门追问。

    男人不耐烦地瞥了王伟一眼,一边与颂苖掰扯,想从她的双臂中挣脱。又怕王伟有样学样,也同颂苖一般缠上来,只能分神回道:“你没感觉到吗?温度升高了。”

    “温度升高了?”王伟不解其意地瞅着男人。

    男人翻了个白眼道:“我不是说过吗?下面那条河烧沸的时侯,站在这上面会被烤焦。”

    “你说的是早上六点,现在还是半夜,为什么就开始热起来了?”颂苖侧头往下俯瞰,果然如男人所言的那样,赤红色的湖水上飘起一缕缕的白烟。

    “看见了吧?还不放手!”男人抽了抽右臂,谁知,颂苖依然抱的死紧。

    颂苖从湖面上收回视线,不甘心地咬牙道:“现在才刚热起来,要热到把人烤焦起码还要一段时间。为什么要下去?我们应该马上从石板上走过去,把门打开。石板再烫,忍一忍就过去了。”

    “你到现在还不明白吗?”男人低头凝视着颂苖,沉声道:“我说过,门要同时打开,也就是说,三扇门要三个人!”

    “我们不就是三个人么?”

    颂苖把话脱口而出后,仿佛猝然中领会什么般的仰望着男人。两人的眼瞳近在咫尺之间,颂苖从男人的眸子里看到一丝一直以来忽视的异样感,她猛地推开男人,心底又恐又惧,又惊又骇,张着嘴想说什么,却仅能抖动唇瓣。

    “你……”站于一旁的王伟也被这陡然间的转变惊呆了,他缩起肩膀都不敢朝男人看一眼。

    “看来,你们是明白了。”男人冷冷地睨视着颂苖道:“现在,你总该知道我为什么要把下面那个拉上来了吧?缺了他,就一扇门都别想开。”

    男人说着转身要走,而此刻因为男人的话绝望的颂苖却已经不顾一切地扑了上去,从其背后紧紧地抱住他道:“你不许走!你给我说清楚,我死也要死个明白!”

    男人想把颂苖甩开,对方却像攀附的水蛭般牢牢吸附在他身上。不得以,男人长话短说道:“你想死吗?有什么下去说。”

    “不行!谁知道你是不是又在骗我们。”颂苖扭头想叫一边的王伟帮把手,可瞅见对方畏畏缩缩的样子,又气不打一处来。“别站在哪儿,过来帮我一把啊!管他是不是人,反正我们就要死了,还怕他干什么?只有拖住他,问出些事,才能活命。”

    此时王伟的心好比十五个吊桶七上八下,已是乱成一团。他就像无头苍蝇一般,听了颂苖的话,是一个指令一个动作,飞奔而上压住与颂苖拉扯中的男人。

    “想问什么快问!”受阻的男人强忍心焦,侧头冲身后的颂苖喝道。

    “你说的三扇门的事,是真的吗?”

    男人难忍讥嘲道:“你现在问,不嫌晚了点吗?”

    “是不是真的?”颂苖紧了紧圈着男人的臂膀,瞠目厉喝。

    “是。”

    “那你为什么不拦着我?李师傅如果不死……”

    “我怎么会知道你手里有枪啊?你又这么会演戏,他还在跟你说话呢,你冷不防就开了一枪。我拦得住吗?”说到这件事,男人就后悔自己太过大意,小看了颂苖。

    颂苖的腹中也正受着被虫蚁啃食的煎熬,悔得她咬烂了嘴唇。可是转眼一思,颂苖又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冲男人叱责道:“你怪我杀了李师傅?根本没道理!我朝卫霄下手的时侯,你为什么不拦着?等李师傅死了,你又要救卫霄,不是本末倒置吗?”

    “你要我怎么说?告诉你们我不是人吗?”

    颂苖微微一窒,随即又理直气壮道:“你爬上山顶时说的那几句话,明明是有用意的,就是想让我们自相残杀!那时候李师傅离我们比较远,我们这一边就三个,我、卫霄、王伟,卫霄在中间。你这么说,明显是想让我们对卫霄下手。”

    颂苖见男人哑口无言,追击道:“再说了,我一直说卫霄运气好,你不可能没听到。而不能开门的你,却也想出去的话,肯定是想扒住我们其中那个拉开生门的人,到时候顺带着一起走。但你为什么不选卫霄呢?假如我是你,我肯定要保住卫霄啊,可你为什么反而要第一个排除他呐?”

    “那是因为他身上的那颗珠子!”

    男人带着怒意吼出的话,听得颂苖一愣。“珠子?你说的是王伟塞到他嘴里的那颗夜明珠?”

    “原来,你们还是什么都没明白。”男人不死心地冲王伟踢了两脚,却依然不能把对方掷开。

    “你到底要我们明白什么?”

    “这一路走来,你们每到一处,不是遇到食人鱼、就是碰上金蚰毒蛇什么的。那你为什么以为第一个洞会对你们网开一面,什么危险都没有呢?”

    男人短短几句话,听得颂苖汗毛倒竖,头皮麻。一时间,喃喃自语道:“第一个洞,不就是那个里面都是夜明珠的洞吗?那里有什么危险?我怎么……”

    “是夜明珠,是夜明珠!”王伟双手猛挥,用尽全力把男人推开,趔趄着往后退了几步,瞪大了眼惊声尖叫。其后想到什么般的伸手往衣兜里掏,急欲把藏着的夜明珠丢出去。

    比起王伟的失态,颂苖仍紧缠男人不放,追问道:“夜明珠到底是什么东西?”

    “什么东西?谁知道呢。看着和金蚰差不多,不同的只是一个是虫,一个是蛊。”

    “夜明珠是蛊虫?你开什么玩笑,怎么可能?”颂苖不敢相信地摇头道:“我们一直拿着当手电筒用的,它根本没什么变化。”

    “真的没变吗?”

    颂苖想出言肯定,但刚张开嘴,蓦然想起从挤压的楼梯上跳入山罅后,自己曾取出夜明珠照明,但仅仅只能照亮一小块地方。是的,当时太紧张,所以没多注意。如今,颂苖却不得不承认,夜明珠比刚挖出来的时侯黯淡多了。

    “怎么?想到什么了吧?”

    颂苖不答反问:“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我们怎么没让蛊虫缠上?”

    男人不知是痛苦还是妒恨的讥笑了两声,抱着他的颂苖仿佛感到他的体内有什么在抽动,想要放手,又怕男人没了挟制一下子溜走,只能作罢。硬着头皮催促道:“快说!”

    “你怎么不能自己多想一想?我不是说了嘛,这个东西和金蚰很像。既然,金蚰有克制它的银岁花,那你们嘴里的夜明珠会没有吗?”

    “难道……”

    “对,就是你想的那样。”男人边说,边俯视着逐渐升温的湖水,抿了抿唇道:“我现在把知道的事都告诉你,你最好别打断。”

    说罢也不等颂苖应声,解答道:“你们都这么叫,我也叫它‘夜明珠’好了。第一个洞里,全是蛊。但只要你不去动它,不把夜明珠带走,就不会有事。因为,洞里就有克着它的东西。也不知道你们运气好,还是不好。你们挖了很多夜明珠,却也把克制它的东西挖了出来,放在了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人身上。”

    颂苖忍不住惊呼道:“就是卫霄吞下去的那个东西?是吧?我就在想,你说带着夜明珠要被鱼咬,可卫霄他明明没被咬。原来……”

    “闭嘴!”男人冷喝了一声,续道:“你们虽然拿走了很多夜明珠,但一路上和克制它的东西走在一起,所以,蛊虫一直没有钻出壳。可惜,我和春花先走,一离开那个山洞,就被蛊虫吃了。”

    “蛊虫要是吃了你,你现在又算是什么?”颂苖听着男人的话,牙齿不住地打颤,又因为想听个究竟,寻觅其中的生路而不愿放开。颂苖怕到极致,反而为了壮胆而高声嚷嚷起来。

    “叫你别说话,听不懂吗?”男人不顾胫骨有折断的危险,反臂掐住颂苖的咽喉道:“我死的时侯很疼啊,被蛊一点点钻到脑子里,疼得我直打滚。后来我醒过来了,我知道,我不再是我,以前的我已经死了,但他的事又什么都记得。我甚至还得到了‘蛊’中的传承,知道了这个洞里很多的秘密。就比如,这里有三扇门,一定要同时拉开,而且必须是活人才行。”

    “‘我们’和金蚰有些不同,需要不停的繁衍和补充养分。而且,金蚰是群族伴生,我们对同类却只会互相厮杀。所以,先醒过来的我,杀了同样被蛊寄生的春花,把她全身上下的肉都一点不剩的吃掉。”

    男人说到曾经的另一半,眼神中好似充满了痛苦。“不对,我说错了,我留下了她的脑袋。因为我从传承里知道,到这个地方要过一条满是鬼藤的山道,刚醒来的我不是鬼藤的对手,我只能用春花的脑袋作为让它放行的贿赂。”

    “你们还没有走出山道,我就知道那个叫卫霄的人身上藏着克制我的东西。不过,我已经不是蛊卵了,虽然和卫霄站在一个洞里,手脚动起来很僵硬,但只要不靠近他,就不会有事。可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是想除去他。所以,我借着给人治伤,把鬼藤的芽往他身上扔。可惜,他手里的火把芽给烧了。”

    “他运气那么好,怎么可能就这么被弄死啊?只怕别人全死了他都不会死!”颂苖昂着头,在男人的掐制中,艰难的憋出两句话。

    “那他现在人呢?”

    颂苖耳鼓内窜入男人的质问,眼瞳微缩。

    男人冷哼着说道:“根本不是他有好运气,是你们放在他身上的那个克我的东西,会给带着它的人招来好运。你们想想吧,第一个洞里有多少的夜明珠?几千几万几十万颗?一颗就是一个蛊,那要什么样的东西才能压制得了它?”

    “你说什么?你说什么?你说什么!”原本吓得哆嗦的王伟听了男人的解释,倏然冲上前拽住男人的领口道:“你是骗我的对不对?那个东西是我亲手挖下来的,和夜明珠一模一样,怎么可能是保佑人的东西呢?不会的,不会的!”

    看着王伟那嫉妒疯狂的模样,男人嗤笑道:“都这个时侯了,我还骗你干什么?我不是好几次暗示他把外套换了吗?就是因为他衣兜里藏着克我的东西。”

    “那他为什么会死?”王伟紧抓不放道:“要是它真的可以带来好运,送弟要踢他的时侯肯定自己先掉下去了吧?”

    “我说这个东西是可以招来福运,但不是为他摒弃恶意。我想对他动手,确实很难,因为这东西本身就是克我的。而且,那玩意儿克制着一切邪祟之物,越是邪气的东西,越是害不了他。但你们还是人,不在此例,所以我才想借你们的手解决他。”

    男人长叹一声道:“只是没想到,你们连另一个人也不放过。用得还是枪,我连救他的机会都没有。但我太想出去了,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想着干脆爬下去,用衣服扎紧卫霄,把他拉上来,不管怎么样,先打开出口再说。谁知道,你们拼命拦着我……”

    “这怎么能怪我们?谁叫你不说清楚!”王伟双手扣住男人的头颈拼命的摇晃,一边厉声吼叫。

    王伟无意中玩了一手围魏救赵,让男人抽走了抠于颂苖脖子上的手,回转自己的颈间自救。“说什么?说我自己不是人?我要是一开始就说,你们谁敢跟我走?”是的,仍绕回了这一句。这就像个死结,如何都解不开。

    颂苖心头火冒三丈。然,惊惧交迸中的她,仍分神细思道:“要是按你的想法去做,也说不通啊?就算解决了卫霄,到时候我们之中还是多出一个人。你说一人开一扇门,用什么理由,让我们四个人一起过去?”

    “当然是让你们其中一个受点小伤,走不了路。那人肯定到处求人带他过去,到时候,我顺势帮他一把,背着他一起过去不就行了?而且,到了对面,你们的心思都在门上了,肯定一心想着要选哪扇门,只要没人和自己抢面前的出口,谁还管三个四个的问题?”

    不可否认,男人说得对。只要到了出口边,经历了那么多险境的人,哪个不激动不疯狂?何况还要选门,谁还顾得上其他的事。再者,男人又不是来抢门,而是站在一边‘蹭油水’的。虽说他们肯定会起疑,但‘出口’的吸引力太大了,最终必然还是会让男人得逞。只是,这些事一环扣着一环,谁都没料到,事情竟展成眼下这样的结果。

    “可以放开我了吧?”

    “你别动!”颂苖用枪顶着男人的肚子。

    男人讥嘲道;“你明知道我不是人了,你认为用枪还杀得了我吗?”

    “住口!别说了。”

    “你在怕?怕什么?是不是怕和他一样?”男人右手一指,颂苖顺势望去,只见原本陈尸崖顶的李师傅不知何时站了起来,正呆呆地瞪视着自己,慢慢张开嘴。

    “啊——!”

    颂苖一把推开男人,险险躲过了一波李师傅口中喷射出的金蚰。男人没动,仅是一拉一挡把王伟遮在面前,把金蚰堵个正着。

    “水蚰蚰,是水蚰蚰!啊,咳咳,咳咳……”

    “别叫!你想让金蚰钻到嘴里去吗?”可惜,颂苖提醒的太慢。见一旁死命咳嗽的王伟,显然已被金蚰得了先机。

    颂苖闪避着金蚰的喷击,抽空朝被李师傅追着跑的男人喝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男人边跑边跳着回道:“我才要躲呢,你在怕什么啊?反正你肚子里都是这玩意儿了,早一点变成他的样子也没什么不好,早晚要变的。”

    “你说什么?”

    “你们四个人里,只有卫霄是人,其余的都是行尸走肉!可笑的是,你们自己还不知道。难道,你没觉,有时候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或是管不住自己的嘴巴吗?”

    “不,不可能!我身上怎么可能有金蚰?那天,我是和卫霄一块儿睡在银花边的,他没事,我为什么有事?”

    “就这么几株银岁花,想保住一个人都够呛的。既然它保下了卫霄,自然就保不住你了?还有,卫霄没有拿夜明珠吧?也就是他没有受伤。你被鱼咬了吧?有伤口的人,怎么逃得过金蚰。”

    “你胡说!”

    “以我的力气会挣不开一个女人吗?你大概不知道你现在的力气有多大吧?你们之所以能挺到这里,就是肚子里的金蚰在帮你们。除非寄主受了致命伤,否则,那玩意儿会帮你把伤口治好,让你一直有力气走路。而且,不会觉得累。”

    “你胡说,你骗人!”

    “你以为我为什么一直不对你们下手?因为我怕麻烦。金蚰这东西一旦沾上了就甩不开,除非有新鲜的银岁花。你们力气那么大,我又踢不开,除非把你们杀了。可是,杀了你们之后,你们身上的金蚰要是全钻出来,万一不小心碰上,就会和我挣这具身体了。”

    “我不信,不信!”

    “对了,我忘了说。我吃完春花之后,觉得养分不够,回去找过你们。可惜,你们都被金蚰寄生了。当时,我没看到卫霄,大概他正巧和你们分开了。你以为,要是你们没被金蚰钻进肚子,夜明珠里的蛊会放过你们吗?”男人继续刺激着颂苖,一边往悬崖边掠去。

    颂苖怎么肯让男人脱身,她压下呕吐感,和内心的浮动,双手握枪对着男人的背部扣动扳机。

    砰!

    枪声就像一滴滚入热油中的水,击破了整个洞穴的平静,赤水湖面一下子沸腾起来,山壁间响起一片片佛吟声。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怎么回事?”

    忽如而至的声响,吓得颂苖左右四顾,没心思去看被子弹穿透后脑勺的男人。不想,这一枪只让男人顿了一下,而他被洞穿的脑袋不仅一滴血都没留,甚至在刹那间窜出千百条血红的触须。

    颂苖心田一紧,收回松散的神思,正巧看到男人转过头来,只见他的七窍中猛然炸出无数的血丝,像海蜇须一样不停地交缠扭曲,摇摆招展,好像无风自动的海藻。如果说金蚰让人绝望,那么眼前的生物简直是挑战人类承受能力的极限。

    颂苖吓得失禁了,直到李师傅喷出的金蚰射到脸上才清醒过来。

    “啊——!”

    颂苖反手往脸上一擦,挥开脸颊上的金蚰。瞅见仿佛要冲上来报仇的怪物,一不做,二不休的把旁侧不停呕吐的王伟推过去,嘴里不住地喊道:“你不是说要走吗?为什么不走?”

    你怎么知道我不想走?男人觉得自己不对劲,也确实不对劲,他今天做出来的很多事都与心愿背道而驰。其实,在卫霄死后,他就应该立刻跳下悬崖,而不是跟金蚰寄体纠缠的。只是,不知怎么的,每次要下定决心的时侯,又踌躇下来。

    就像刚才,他明明可以躲过子弹的,却被击中了本体,受了重伤。为什么?男人自问的同时,忽然想到一个可能性。也许因为时间太短,被它寄生的男人的意志还残存着没有完全消失。在男人的心里,或许觉得这样活着比死还痛苦……

    男人脑中窜出的血丝很长,几乎遮住了他大半个身体,但现在他想得越多越控制不住本体,血丝不由自主的缠住了撞上门的王伟,把他紧紧困住,并从他的口鼻中汹涌的插入。

    王伟拼命的扭动踢打,眼珠爆瞪骨碌碌地转圈,看起来相当的骇人。颂苖趁机往石板处跑,她不相信,也不愿相信男人的鬼话。她只相信自己,只相信人定胜天!即使她被寄生了,出去到大医院里,花上大笔的钱,肯定能治的。

    “滚开!”颂苖想躲开拦住她去路的李师傅,李师傅却锲而不舍地一次次逼近。此时,颂苖已经感觉到脚下岩石的滚烫,她又急又怒之下,只能拼尽全力撞过去,一下子把李师傅撞出了悬崖。

    “啊——!”

    这声惨叫依然是颂苖出的,原来断崖下的赤河,眼下已经成了炼狱。放眼望去,赤红的湖水中伸出密密麻麻的血手,一个接一个血淋淋的冤魂从河水中爬上岸,在湖面上游荡着,于山壁间攀爬着。

    颂苖后退了一步,才险险没有被血爪抓住脚腕。颂苖的瞳底一片腥红,冤魂太多,太多了,悬崖峭壁间充满了望之不绝,数之不尽的血色冤魂,各个都面目狰狞,彼此撕扯着吞噬着。

    “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颂苖觉得耳边的佛吟声让她恐惧,仿佛每唱一声佛号,湖中的冤魂就增多一些。颂苖此刻已是无法回头了,她看了眼对岸闪着刺眼光芒的出口,壮了壮胆子往石板上走,想拼那万分之一的机率。

    滋滋滋!

    石板上的热度果然如男人所言的那样,要比悬崖上烫多了。颂苖刚一踩上去,就被烫的一口咬下唇瓣上的嫩肉。刚走到石板正中,颂苖感觉自己的鞋底已经被融穿了,她想脱下衣服垫在脚底下,却因为石板过于狭窄而无计可施。

    刺啦,哗啦啦……

    正当颂苖左右为难之际,下方一道亮光冲破湖面,一颗晶莹剔透的珠子悬于半空之上。在明珠的照耀下,整个山洞一下子昏暗下来,连之前亮的令人睁不开眼的出口都为之黯然失色。洞内的佛吟渐渐淡去,其下冤魂的嬉笑与尖叫充斥在颂苖的耳中,但这一刻,颂苖没有惧怕,她已经被眼前的珠子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

    这是什么?

    颂苖知道这颗珠子一定是好东西,而且就在她伸手可及之处,颂苖惊喜的伸出手。哪知,还没碰倒,背后就传来一阵剧痛。

    好疼!怎么回事?

    颂苖猛然回头,正与攀附在她背上撕着血肉的冤魂对个正着。

    “不,不要!滚开,滚开!”

    颂苖一边嚎叫,一边挥臂,想把身边的冤魂赶走。然而,不仅无济于事,冤魂反而越聚越多,你一探我一抓的撕扯着颂苖身上的嫩肉。围着颂苖的冤魂极多,但撕肉的动作却很慢,好似要让她受尽煎熬般的放缓了度。

    颂苖从一开始的尖叫,到疼至麻木,甚至低头看着自己腹中爬出的金蚰冷笑。是的,她知道,她要死了,死在五月二十三号的今天。呵呵,贺盛曜这个弟弟果然是生来克她的,他自己活不过二十九岁的生日,就一定要害得自己也死在他生日的这天。

    生日?

    对了!颂苖忽然想起卫霄死前说的那句话,‘今天是我的生日。’

    就在这一刹间,颂苖明白了,卫霄说的是什么意思。难道,卫霄就是她爸口中的,那个被算命先生改运的倒霉鬼?

    难怪,难怪卫霄突然追问贺盛曜的生日是不是今天。卫霄是怎么知道的,颂苖已不想过问。她只知道,这一切都是报应!

    只是,、如果……是不是,就的没有今天的这的场灾祸?

    可惜,世事永远不可能更改,永远不可能重来。

    其实,王伟有的一句话说对了。她的母亲有着这样疯狂的因子,也传给了做女儿的她。要不是她动了杀心,害死了卫霄。只要卫霄活着,可能自己还有一线的生机。但是,一步错步步错,就像她母亲一样,只能疯狂下去,再也没有回头的路了。

    颂苖的神思已慢慢溃散,耳边不知怎么得竟仿若听到了卫霄的声音……

    “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本章完)

    109/109797/480521909.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