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章 闹事
    是的,卫霄的眼光没错。

    两侧的石壁确实在动,以人眼无法察觉的微小差距,向中间缓慢的靠拢。要不是李师傅和老田的冲突,说不定卫霄还未必能觉。原本两人并排走,之间还能空出一尺的距离,眼下这点空隙却已经缩小到拳头大小了。如果,走的时候不愿贴近山壁,稍稍往当中靠拢,很容易撞上旁侧之人的肩膀。

    “怎么办?怎么办!”老田瞠目瞪视着卫霄等人,举起双手抱住脑袋,十指插入乱中胡乱的撕扯,一副即将崩溃的疯狂模样。

    颂苖神经质的咬着下唇,瞥眼睨视卫霄道:“不是应该再等两天吗?至少,等上半天吧?之前不是……比方被蛇咬啊,还有那个虫什么的,都是隔了一天后,再遇到要命的事,也算有个喘口气的时间。怎么今天刚刚逃出来,就马上又碰上这样的事了?”

    “是啊!”王伟点头同意颂苖的观点,并补充道:“我们每走过一个洞,会遇到一次凶险。像食人鱼、水蚰蚰、蛇之类的,都是走一段路,才出现的。要是先前的那些危险,也像今天一样出现的这么频繁,说不定我们早死了。”

    说完,王伟的眼神瞄向前方的卫霄,连带的李师傅都侧身看了过来。

    都看着他干什么?难道,看着他能让石壁退回去啊?卫霄难得的皱起眉峰。

    “卫霄,你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老田突然冲上前,两手掐住卫霄的双臂,目眦尽裂地吼道。

    “你疯了吗?”

    此刻,颂苖他们恨不得紧紧抱住卫霄,来个一体同命,哪敢让他有事。王伟、李师傅一见卫霄被老田推到山壁上,赶忙一左一右架起他的胳膊往后拉。其实,拉架的人心里也同老田想得一样,希望卫霄挥福将的作用,至少让自己跟着受惠,保住小命。只是,李师傅三人的自控力要比老田好,才没有做出过激的行为。

    卫霄拍了拍起皱的外套,冷眼环视众人道:“我能有什么办法?我要是有办法,还会在这里吗?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往上走,能爬多少就爬多少。说不定,在墙壁并拢前,能跑到出口。”

    “那快走啊!还说什么呐?”老田右臂一探,抓住卫霄的手腕,就想拉着他往上跑。

    卫霄一把甩开老田的手,沉声道:“李师傅,你把包给我,你们先走吧。”

    “你什么意思啊?说要快点走的是你,叫我们先走的也是你,你给我说明白点!”老田掌心一空,又听卫霄有避开他们意思,心急地质问。

    卫霄不急吗?他也急啊!但是他拖着这样的腿,明显不能跟上别人的脚步,若是被人知道了他的底细,卫霄肯定自己绝不可能再有命活着出去。可是,用什么借口?说自己走累了,可他们刚跳过‘棋盘’的都没说累,他这个以逸待劳的,说出来有人信吗?兴许,还会以为他在变相的赶人,不让人分享好运。

    “你不会想说你走累了吧?我们都没说呢,你……”

    “所以,我让你们先走啊。我走得慢走得快,跟你有什么关系啊?”卫霄不客气地打断了老田的话。对方想跟着他沾些好运气,卫霄能理解。但,这不等于可以站在损害他利益的基础上。再说,自己刚帮过老田,对方居然就那么不客气地冲着他当孙子一般训斥,换了谁能忍下这口气?

    “老田,你等不及就自己先走吧。”颂苖说着跨上阶梯,插入剑拔弩张的两人之中,回身朝卫霄笑了笑道:“我跟着你走,你走多快,我就走多快。.我觉得在这种地方,不是单单走得快就能解决问题的。其中,多少要有点运气才行。”

    “颂苖说得对。而且,到时候要是逃不掉,至少死的时侯还有人陪着。”王伟明白卫霄自己一定也清楚,他们之所以对他这么客气,事事要征询他的意见,多是看在他有好运气,想借东风的份上。既然,当事人都知道了,还藏着掩着干什么?不如说开了事。

    而王伟对总是亲自出头与卫霄对上的老田也有些不满,他不愿卫霄因为老田的关系,把怒气蔓延到自己身上,连累自己走霉运。若是外面也就算了,但在眼□处的险境中,可是会没命的。

    在老田的脸色由白转青的当口,李师傅亦出声表示,要与卫霄同进退。李师傅为人世故,说得也好听多了。他话里的意思是,卫霄才救了自己一命,他不能忘恩负义丢下卫霄离开。

    老田原以为和王伟几个是共进退的,谁知对方眼睛都不眨一下的,拿他当做垫脚石来讨好卫霄。老田尽管气得想扇李师傅三人的巴掌,却还留有理智,心知不能犯众怒。在老田心里,活到现今的人中,除了卫霄,余者都是人精。自己要是疏忽大意,极可能没死在鬼地方的陷阱下,反而被人阴死,岂非可笑?

    更使老田恨不得打嘴的是,他的一时冲动,显然已经得罪了卫霄。在老田看来,卫霄的报复,就像贴在他身上的福运一样的神秘莫测,叫人挡都挡不住,避也避不开。他只得在吃亏前亡羊补牢,朝卫霄扬起抱歉的,比哭好不了多少的笑脸道:“卫霄,你别在意啊!我那是急疯了,说得都是胡话,你可千万别放在心上啊!”

    “行了,少说几句吧。”李师傅拍着老田的肩,拖着他登上阶梯,五人再次上路。

    自从知道了两旁山壁的‘关窍’,众人的心头皆似悬着一把利剑,情绪又急又燥。开始还好些,大多把希望寄托在卫霄身上。可是,一连走了四小时,两人宽的台阶,已经变为单行道了,而前方的石阶仍是密密层层,出路依旧遥遥无期。

    加上卫霄又走得慢,每走半小时,还要停下歇一歇,不说本就心烦的老田,其他人胸中亦窜起暗火,燎地心肝脾肺阵阵难受。只是,又不甘心抛下‘护符’就此离去,生怕自己刚走,卫霄就死里逃生了。就在这么阴郁绝望的时刻,他们还必须得管住自己的嘴,不能冲卫霄说一句不好听的话,以免被他的福运背弃,或是克死。

    李师傅、老田正憋得难受,忽闻王伟颤声道:“石壁靠拢的度加快了!”

    确实入王伟所言,本来只能见到结果,看不出移动过程的山壁,已经开始加。几乎一分钟,就能缩小一厘米的距离。

    颂苖其实早就觉了,但没说。她知道,说出来必定会引起另一波的恐慌。这不,老田倏然转身,右手一挥拽起卫霄的衣领,低头凑向卫霄满是汗水的脸,龇牙咧嘴的喝道:“你不是运气好吗?为什么走到现在还没有碰到出口?你说,你是不是想把我们都害死!你……”

    “你冷静点!”老田身后,走在最前方的司机不得不回头,把蛇皮袋上的拎带往臂弯中提了提,疾步上前抱住被怒气冲昏脑袋的老田。

    “有病!”卫霄用劲把扣于颈项前的老田的手掰开,心火直冒。他又没承诺过什么,也没受过对方什么好处,凭什么不如意了就要拿他开刀?

    卫霄的断肢处一直疼得厉害,可他仍坚持着往上走,这样勉强自己当然是为了活命,但其中也不乏是因为别人迁就他,他不想再磨磨蹭蹭的让对方着急的意思。卫霄就是个人敬一尺,我敬一丈的人,此时老田二话不说的动手,话里话外都认为是他的错,卫霄简直气不打一处来。

    卫霄扒开老田青筋暴起的手,冷冷冲老田瞪了一眼,接着遽然返身,胳膊一探搁开步于下阶梯上的颂苖和王伟,扶着墙壁往下走,连司机手中的蛇皮袋都不顾了。

    “卫霄,你别这样啊!”

    “卫霄……哎呀!老田,我之前不是说过大家别吵吗?你怎么总是闹事儿?你把他气走了,有什么好处啊?你说是卫霄害得,我看是你在把我们的往死路上逼!”李师傅一把推开抱住的老田,厉声责问。

    颂苖眼见卫霄要消失在楼梯拐角的尽头,苦着脸道:“现在怎么办?”

    王伟咬牙犹豫不决道:“上还是下?”

    李师傅看也不看一眼被卫霄的反应吓傻的老田,对上颂苖、王伟二人道:“你们怎么没拦住他?”

    王伟心里未尝没有懊恼,被卫霄推到一边的时侯,他根本没想过卫霄会朝下走,那不是找死吗?谁知,眨眼间,卫霄就下了二十来个阶梯。此时,左右的山壁靠的愈来愈近,王伟知道下去拉住卫霄的话,肯定能把人拉住。但是,卫霄定然不会配合他们朝上走的,一旦争执起来,时间都浪费在拉人上了,还要不要逃命了?

    眼下,还没到生死关头,挑什么刺啊?因老田而陷入了两难局面中的李师傅三个,是恨不得把他一脚踢下楼去,淹死在硫酸池里才好。王伟等人在腹中把老田骂了个狗血淋头,但于事无补,颂苖咬着唇瓣又放开,反复几次后,跺了跺脚,狠狠地朝老田翻了个白眼,还是追着卫霄的身影往下掠去。

    (本章完)

    109/109797/480521898.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