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章 没有尽头
    “干什么啊?”老田还不明白状况,被王伟、李师傅推着往前走,很有些莫名其妙。

    “先别问,我们边走边说!”李师傅说着把手伸向卫霄道:“蛇皮袋我帮你拿吧?这样能走得快一点。”

    卫霄见李师傅说得正气,满脸都是我为你着想的样子,实在不好拒绝。主要是走楼梯和平地赶路有着关键性的区别,就是对膝盖的使用度。谁都知道,走楼梯每跨一步,都必须先弯膝提腿,然后跨上上一阶阶梯并牢牢站稳,接着重复这一步骤。这对失去了半条左腿,用义肢强撑着走路的卫霄而言,实在是高难度的考验。别说让他提着东西了,就是用手扶着山壁走,也未必能追上他人的脚步。

    卫霄深知孰轻孰重,只有自己活着,才能用到提袋里的衣裤。要是死了,有再好的东西陪葬也没有意义。他稍一沉吟,就把蛇皮袋递给了李师傅。

    李师傅接过卫霄递上的提袋,心头一喜,自己出了劳力,到时候卫霄不给点吃的就说不过去了。另外,照卫霄那么重视自己的东西看来,手提袋在他手里,兴许能从卫霄身上分得一两分的运气。若不然,他要是出了什么事,蛇皮袋说不定也跟着一起毁了,那不就是卫霄的损失了吗?依卫霄那泼天的福运来说,可能吃这样的亏吗?

    “李师傅,你和老田走前面。卫霄走中间,我和王伟压后。大家有什么意见吗?”

    众人对颂苖的提议心知肚明,都没什么话说。平常而论,走在当中是最安全的,但在这个不按牌理出牌的地方就不好说了。况且,让卫霄走在中间,不是因为照顾他。而是,卫霄的运气这么好,王伟几个觉得不管在前还是在后,离卫霄近点总不会错的。.

    至于,李师傅和老田并排走,颂苖与王伟一队,是由于双方都缺乏信任,想要互相制约的关系。好歹,明面上司机和颂苖是一伙,王伟、老田又是一条心的。而置身其外的卫霄,反倒更让他们放心一些。

    “我们走吧。”

    李师傅说罢,便率先登上楼梯,老田自然不甘落后地跟了上去。卫霄提步跨上阶梯,当右足踩上石阶的霎那,他的心情非常复杂。王伟他们以为自己回头帮忙,是因为颂苖开口求救的关系,实则不然。

    怎么说呢?

    卫霄这个人不机灵,有时候却尤为敏感。之前,当他次入洞踏上阶梯的那一瞬,听到了外侧地面撞击山壁所出的震荡声。卫霄自问,为什么他坐在‘盘面’上那么多天,都没出现什么危机,贺父等人跳上龟裂的‘棋盘’,也没有什么动静。而恰恰在他踩上石阶的这一刻,生了惊天动地的变化呐?

    可能,也许,‘棋盘’的崩溃与他踏上阶梯的那一脚没有任何的关系。就算有关,他也一样可以走,可以离开,可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但对卫霄而言,什么险境都能坦然面对,最过不去的,是自己的那一关。他这一生没有对不起任何人,他不想到死的时侯,反而亏欠什么。

    当然,他不回头,不去帮忙,也没人能说他的不是。可是明明心底有疙瘩,却一走了之,卫霄做不到。难道卫霄不明白,他救人之后可能面临的压力吗?不,别人嫉妒着他的‘好运’,觊觎着他的食物和衣裤,这些卫霄都很清楚。

    卫霄赌的是一个可能性。他不是要救人,而是弥补自己,或许都不能算过错的错误。若是那一刹间,卫霄没起这样的念头,兴许他仍然会回头,但一定没那么坚决。这是卫霄人性中的弱点,他一直以来活得这么累,其中未必没有这个原因。或许令人不屑,认为卫霄妇人之仁,但除了他自己,谁又能为此而指责他呢?

    很可能,王伟他们之中有人想过这个疑点的,但因为面对的是卫霄,而不敢问和质疑。

    “干嘛急着走啊?”心里有疑惑,想弄明白的老田再次提问。

    李师傅脸带忧虑,眼中满是焦燥,似乎想大跨步地往上跑。而事实上,他却走得并不快。主要是卫霄走得慢,而其余四人对卫霄运气好这件事已经深信不疑,自然不敢离他左右。

    当初,颂苖他们丢下卫霄逃跑,结果除了把自己弄得狼狈的像叫花子之外,还得到什么好处呢?甚至,不小心放松警惕,让贺父把旅行箱抢走,弄丢了全部的吃食。

    而卫霄,虽然输在起跑线上,没能跟着逃出山洞。别人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从沈绎它们几个怪物的手底下逃生的。可只要不是瞎子,谁都能看出来,他的样子比先跑的那批人强多了,明显的后来居上。更让人叫绝的是,他不用和其他人一样拼命,连‘棋盘’都不必走,就已身在出口处了。试问,当下还有什么比抓住能避开危险,绝境逢生的人型护身符,更叫人安心的手段了?

    卫霄入洞以来林林总总的奇遇,和贺父的那一席话,彻底颠覆了在场所有人的观念。所以,如今连卫霄脚步缓慢,都被李师傅几个解读成另有玄机。反正,他们知道卫霄不会拿自己的命开玩笑就是了。

    李师傅迁就着卫霄的步伐,一边啧声回答老田道:“你怎么还不明白啊?如果真像王伟说的,火把是有了氧气后自动点起来的。那么,现在门又关上了。你说,里面的这些氧气能支持到我们找到出口吗?”

    老田好像终于反应过来般,骇然惊吼道:“那怎么办?我们为什么往上走啊?应该停下来找出路吧?”

    “别停!”李师傅拉着老田的胳膊,奋力举步而上。“这里有楼梯,就明摆着要让我们朝上走。再说,外面那个黑水你也看见了,像硫酸一样,不知道什么时侯涌上来,会不会连石头都腐蚀了。要是我们还在底下,它却把石门融出个洞来,我们不是死路一条吗?”

    “唉!”王伟瞅着楼梯两旁的火把,忽然开口道:“火燃烧也需要氧气的,你们说,要不要把火把弄熄了?”

    颂苖侧脸看了王伟一眼,怀疑道:“弄得熄吗?”

    “先试试,先试试。”老田挥开李师傅的手,三下五除二的脱下脏的看不清颜色的外套,胳膊一挥拿着破布往火焰上拍打。

    “喂,你小心点!”

    “当心!你是要引火,还是要灭火啊?”

    老田拽着衣服冲火把抽了几下,火没有灭,反而让布料烧着了,赶紧把它丢在石阶上踩熄。王伟上前两步,拾起破破烂烂的外套,两手抓着一扯往左右拉开,踮起脚把布料罩于火把上。火花没有如众人预想的那般熄灭,反而猛地从布料中窜出,燎上王伟的手。。

    “好疼!”王伟一下子丢开燃火的衣料,吹着右掌心,抬腿狠狠踩踏着漂浮着焦味的外套,直到它成为一团漆黑的,看不出原来模样的败絮。

    颂苖瞅了眼被王伟踩在脚下的东西,撇了撇嘴道:“既然没办法扑灭,就算了。我们走吧。”

    众人叹了口气继续上路,情绪难免低落,话也很少说,一路无言。楼梯好似没有尽头,每一次走到拐角,一转弯,眼前又是数不尽的阶梯。的卫霄左腿的关节处磨得生疼,却无法止步。甚至,怕他人现自己的残缺,而不能叫苦。汗水一点点的汇聚,又悄悄地滴落,打湿了他的内衫。可卫霄此刻,哪里还顾得上这点不适,他全部的心思都在断腿上,生怕一个不慎,让义肢和膝盖错了位,把自己的把柄送到王伟等人手中。

    一小时、两小时……卫霄腿疼得麻,看着李师傅、老田未有一丝停顿的步调,恨不得扯开嗓门喊停。他心中甚至浮起一种说不出的违和感,这种感觉在逃出蛇穴的时侯也有过。卫霄正要思索,突见李师傅左肩一扭,撞了老田一下道:“你过去点,别往我这里挤。”司机的声音里,充满了不耐。显然,也是被这有始无尽的阶梯弄得异常的烦躁。

    老田因为李师傅的话一愣神,接着腹内也窜起了一把怒火。他方要瞪眼喝骂,紧盯着山壁的卫霄,蓦地出声道:“等等,停一停。”

    “怎么了?”颂苖怦怦直跳的心,猛然一顿。

    “你们没觉吗?”卫霄抬起头,神色很是难看。“两边的石壁在聚拢。”

    “你说什么?”王伟四人闻言,纷纷探向身畔的山壁。

    (本章完)

    109/109797/480521897.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