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章 楼梯
    一时,寂寥无声。.

    所有的人都闭着眼,靠在山壁上无声的喘息。洞门闭合前,那番绝望的□□,每一声都投掷在众人的心坎上,砸的血淋淋的。他们这些死里逃生的人,也有一肚子的话想泄。可是,该说什么?该对谁说?说了又有什么用?或许,入洞之后。不!是当初起雾之时,便已经注定了这场生与死的悲剧。

    不知沉默了多久。最终,还是圆滑的李师傅,打破了洞内寂静、凄怆的氛围。

    “卫霄,今天要不是你帮忙,我恐怕都不能站在这里说话了。谢谢你!”

    李师傅吐露了自己的谢意,脸色却颇为尴尬。轻飘飘的一句谢谢,多么廉价?刚才,卫霄等于救了他的半条命。之前,也给过他干衣服和吃的。可是,那天在沈绎他们几只怪物的围攻下,出现生路的时侯,他竟完全把卫霄抛在脑后,自顾自地冲了出去。直到冷静下来,才想起卫霄还留在洞里,却亦不敢再回头。这样的他,此刻说出这样的话,总觉得有些讽刺。

    “卫霄,多谢你了!”

    “谢了。”

    “谢谢。”

    当司机道谢后,其他同样背弃过卫霄的,或是与卫霄有过龃龉的人,都把感谢的话顺理成章的说出口了。其中,王伟和老田的语气很敷衍,听着没什么诚意,可卫霄并不介意。卫霄深知他们说的不过是违心之言,但很显然,谁也不想得罪自己。或许是顾忌着他的‘好运’,更可能是惦记着他背包里的救命粮。

    李师傅一直当卫霄是懦弱的老好人,他在被众人背叛之后,还肯听颂苖的话,助他们这些得罪过他的人一臂之力,就非常充分的证实了这一点。可眼下,卫霄没对他们的道谢作出反应,李师傅心底有一丝不安,却不知怎么去化解卫霄的不满。

    李师傅静默片刻后,面向老田、王伟道:“听着,我们只有五个人了。想要走到最后,最好大家联手,一路上可别再为什么事吵起来。”

    “你冲着我们说,是什么意思啊?你……”

    王伟一把拉住仍未消除逃命时激起的亢奋情绪,被人一刺就像炮仗般炸起来的老田。王伟这样精明的人,一听李师傅的话就明白,对方明着是说他们,其实是在给卫霄敲警钟。

    卫霄不合群,人又小气。但现在吃的穿的都在他手里,他又像个异端一样,运气好的逆天,但凡跟他有过争执的人,都没落得好下场,不是伤就是死。要是换了个人,他们一拥而上把东西抢了,对方又能怎么样?可对上卫霄,谁有把握不被他的好运给‘克’死?所以,他们不能说重话,只能循循善诱,最好让卫霄和大家一条心,那么吃的用的都好商量了。

    自从跌了那一跤,王伟就不敢明目张胆的和卫霄叫板了。何况,如今他自己这方只剩下老田,已经没有人数上的优势了。而司机,虽然方才说话隐射、敲打着卫霄,却不过是为了让对方慷慨解囊而已。若是自己和卫霄吵起来,不必问也知道他会向着谁。颂苖那女人就更不用提了,她进洞后便一直偏帮着卫霄。

    王伟看清了眼前的形势,决定暂时雌伏,反正司机和颂苖不会让卫霄吃独食的,而有什么东西总少不了他的一份,他又何必做恶人呢?

    李师傅说完话,偷偷把眼神移向卫霄,等了许久,也不见卫霄有任何的表示。他心底一急,想张口接着提醒,却被他身侧的颂苖狠狠捏了一把,并在他回头的那一霎瞪视了两眼,示意他冷静。

    颂苖觉得李师傅不靠谱,说的那些话太含糊,指不定卫霄根本不能领会其意。再者,要是卫霄明白了话里的意思,他们之间原本就不牢靠的关系,岂非雪上加霜吗?颂苖不信等卫霄吃东西的时侯,他们在旁边讨一点,对方还能够拒绝。那么,何必用现在这种吃力不讨好的法子,去刺探呢?简直是要把人往死里得罪,亏她还以为李师傅胸中有些丘壑,难不成被这一连串的危机给吓傻了?

    “几点了?”颂苖为了避免卫霄深思司机话中的含义,转开话头道。

    李师傅似乎也醒过神,知道自己刚才做的不妥当,赶忙看了一眼手表,讪笑着回道:“现在是十二点半,我们是在这里休息一晚,还是……”李师傅不经意地瞅向卫霄,似乎想征求他的意见。

    卫霄哪里明白李师傅四人暗中的勾心斗角,就事论事道:“天还早,再走一段路吧。”

    颂苖等人无不应声,主要是他们已经吓过了头,腿脚没软不说,身上反倒有一股子劲儿,都想趁着这份激越感还存留之时多走点路。

    “诶?这是楼梯啊!”刚往内走了两步,王伟忽然瞪大眼,指着石铸的阶梯惊呼。

    “还有火把。”老田抬眼瞧着楼梯两侧山壁上的火把,补充道。

    李师傅与颂苖相互看了一眼,彼此透露出欣喜又了然的目光。进洞那么些天,遇到这么多事,李师傅几人的心里都有考量。一直以来,出口莫名其妙的显现,和突如其来的闭合,都让人以为是机关导致的。

    可是,机关在哪儿,它是什么样的,始终没人看到。而且,一路上除了原始的山石、洞穴、花草、虫蛇,没一点人造的痕迹。加上,日复一日,经过一个又一个大同小异的山洞,迎接一次又一次致命的挑战,人都快被逼得疯了。

    颂苖等人有时候甚至想着,宁可之后的境遇加倍的凶险,也不愿懵懵懂懂地往前走,永远看不到尽头。眼前的阶梯和火把,就像黑暗里的一道光芒,绝望中的一线生机,让李师傅几个看到了人为的迹象,或可能从中找出些蛛丝马迹,以获取出路的讯息。无论结果如何,至少此刻缓和了众人焦燥的情绪,扫去了一点灰心丧气。

    “啧!刚刚看见那个沙漏的时侯,我就该想到了。这种东西肯定是人做出来的,总不会凭空就有吧?”王伟懊恼道:“依我看,这里说不定是个墓地。”

    颂苖仔细观察着一阶阶的石梯,阶梯是由石块垒成的,约有一米宽,可并排两个人走。阶梯蜿蜒而上,两旁是光滑的石壁,壁面上方一人高的头顶处,每过十个阶梯,左右各竖着一支火把。颂苖自下而上仰视,上头五十个台阶处便开始转向,看来是个旋转楼梯,就不知有多少石阶,要走上多少天了。

    颂苖颦眉短叹一声,退去些许欢喜,咬着下唇回驳王伟道:“就算知道它是个坟墓,又有什么用?”

    “如果是墓地,就可能有逃生的路。以前的葬墓,都是民工开凿的,到封墓的那天,这些人会被关在里面殉葬。所以,他们会挖一条隐秘的通道,用来逃命。”王伟一脸鄙夷地凝视着颂苖,觉得女人就是女人,关键的时侯脑子就不灵光。

    颂苖讥笑道:“那你知道主墓室、侧墓室在哪里吗?整个葬墓的格局是怎么样的?这都不知道,还想着找隐秘的通道,不是找死吗?万一被机关送回第一天进来的那个山洞,怎么办?”

    “你……”

    “好了,别吵了!”李师傅推开欲上前理论的王伟,沉声道:“送弟说的没错。我们进来有三十六个人,眼下只有五个了。大家最好先弄清楚这是什么地方,别先入为主才好。走到今天,你我都很清楚,一个大意,就会害死人。最好时刻保持警惕,不要看见楼梯什么的就开心地昏了头。就算这山洞是人为开琢出来的又怎么样?它要是个墓,也是个比秦始皇的陵墓还要厉害千倍万倍的墓。不过,王伟说得也有道理,无论如何,总要找出口的,要是怕东怕西的,我们可能一个都出不去。”

    颂苖、王伟都是自控力极好的人,否则,也不可能活到现在。他们深知目前的争论毫无意义,果断地压下了浮躁的情绪,各自翻了个白眼移开视线。

    “老田,你在看什么?”王伟心里不痛快,扭头见老田走到一边踮起脚尖,把脑袋凑到火把处端详着什么,没好气地询问。

    老田没有马上回答,他的眼睛盯着火把,打量了许久后才回身道:“我想看看上面有没有什么标记……”

    “有吗?”不待老田说完,颂苖焦急的追问。

    老田锁着八字眉,摇头道:“没有。没标记不说,连搁着火把的架子都是石雕的,我本来还以为是铁的。火把倒是块木头,不过上面没有焦油的味道,连布都没一块,你们说它怎么刚好一头燃起来,而不是一根全烧着了?还有,这些火把到底是什么时侯点着的?要是的这条楼梯造好之后一直烧着,就这么一根,应该早就烧光了吧?照我看,火把是刚点上的,那又是谁点的火?”

    李师傅、颂苖暗暗戒备,心道这老田虽是火爆性子,但粗中有细,怪不得活着的人里有他的一席之地。未等他们细想,王伟已夺步细观了石壁上的火把,回转道:“不用人点火,它自己会烧起来。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看过盗墓的电影,但你们肯定知道燃烧是需要氧气的。先把木头的一端放在火油里浸着,然后插到石架上点燃,最后封闭墓道,等里面的氧气没了,火就会熄灭。一直到有人再度打开这扇门,火把会自动燃起火。”

    “这个电视里说过。就像消防队去救火,房子里的火其实已经灭掉了,可是门一开,火轰得一下冒出来,爆炸一样。”颂苖抿唇道:“只是,那个是火刚熄灭,这里恐怕有很多年了吧?真的能像你说得那样,一有氧气就烧起来?”

    “嗯,起码有几十年了。”李师傅抹了抹火把上积攒的灰尘,搓着手指道。

    王伟在李师傅等人的目光下,硬着头皮道:“这个我也不清楚,但理论上是这样。”

    “那现在门关了,会不会……”

    “快走!”

    (本章完)

    109/109797/480521896.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