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章 水位上升
    “对!要不然,为什么要凭空弄出个沙漏来?”

    颂苖斩钉截铁地回答,使司机、老田几个大惊失色。颂苖的话不无道理,沙漏不就是计时器吗?刚才,震荡来的突然,他们的心思都放在脚下的石头上,沙漏是看到了,却没多想。如今再看,那沙漏中的白沙已经流下一小半了,而自己才刚从这一头起步。

    一百米并不远,跑步的话三十秒内就能到,可眼下的环境,要在半分钟里越过数不清的,随时可能掉落的碎石,赶到另一侧尽头的出口,却难如登天。幸亏,流沙池中的沙砾落得虽快,但悬于上的沙砾颇多,若抓住这段时机,倒还不至于无望。

    “那现在怎么办?摇的这么厉害,站都站不起来,怎么过去啊?”

    “我就说,最好等等卫霄的,你们看!要是我们那时候等他……”

    “为什么他能过去?为什么他运气这么好?我……”

    “妈的,我不想死在这儿啊!”

    “行了,行了,都给我闭嘴!”颂苖厉声喝道:“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啊?你们不要命啦?想想怎么过去,才是正理!”

    方一言毕,又迎来一波激烈的动荡,引得这些天神经已紧绷到崩溃边缘的老田等人哇哇大叫。颂苖此时也顾不得拉着众人集思广益了,前方又掉落了两块巨石,反倒使她的视野清晰了不少。颂苖伸长脖子,昂从跌落石块的空隙处往下巡视,这一看,让她本就慌乱的心再添惶恐。

    颂苖的眼中,他们而今身处的这个如棋盘一样的地面,是由一根石柱支撑起来的。柱子呈圆形,支于盘面底部正中,约有两三米粗细,一个浪头打来,柱子便不住地颤动。根基一摇晃,‘棋盘’自然就跟着晃动撞向周边的山壁,引出一连串的震荡,使得石块脱落砸入黑水之中,诱无数余波……反复如此,好比一个恶性循环。

    颂苖感受着‘棋盘’每一次的振动,眼珠不错地紧盯着狂澜的来来去去,脑中的思维飞的旋转着。就在这么危急的关头,还真被她找出了一丝规律。颂苖舔了舔干燥的唇瓣,微微一顿后,面朝出口处放声喊道:“卫霄,帮个忙吧!我们的命都握在你手里了!”

    “你什么意思?”卫霄不喜欢颂苖略带威胁的话,可也明白对方唯恐自己不搭理的心思。略想了想,卫霄便拧着眉宇上前两步,沉声诘责。不是卫霄不愿先走,要等李师傅他们一起会合。而是,人是种群居性动物,更别提在目前这样充溢着险阻的恶劣环境下了,既便相互关系不融洽,也好过独自一个人去冒险。

    颂苖知道站在边缘处的卫霄,是看不到他们此刻的处境是多么危险的,只有走上‘棋盘’的人,才能看到中心的那根摇摇欲坠的柱子是多么不堪一击。颂苖咬了咬唇,厚着脸皮道:“卫霄,我刚才这么说是没办法,你别往心里去。”

    颂苖不给卫霄拒绝的机会,说了句软话后,赶忙接着道:“我长话短说。卫霄,你那边看得到下面的水从旁边冲过来,对吧?每次要冲过来的时侯,你给我们提醒一声。”

    “你的意思是?”李师傅仿佛明白,又好似还有一窍未通。

    “地下不是有一根东西撑着嘛,它被浪打到就会摇,它一摇上面也跟着动,还会撞到旁边的山上,连石头都要跌下去。我们就要趁着前面一阵浪头过去,后面一波水花还没有过来的这一点时间,尽量跑。”

    众人听颂苖这么一解释,心头即刻敞亮,纷纷满眼祈求地眺望着卫霄,竟连和卫霄起过冲突的王伟亦不例外。看来,为了活命,所有的人都已经把尊严踩在脚底下了。

    卫霄从不是不把人命看在眼里的人,心肠又不硬,这种时侯根本无法拒绝。只能忍下对颂苖等人的不喜,出言指示。

    “浪来了!”

    李师傅几人立刻停下脚步,一下子扑倒在石头上。趴的地方还有讲究,最好是前后两块石头中间,要不然刚巧身下的石头掉落,连个扒住东西搏一搏的机会都没有。

    等余震过去,众人马上起身尽展所能,或跳、或爬、或翻、或滚……各施手段地往出口逃。那种不顾一切的样子,若还在外面的世界,一定被人取笑。可能,还会被好事者传上网,成为大众的笑柄。但这一刻,看在卫霄眼中,却只觉得悲哀。

    “啊——!”

    尖厉的惨叫声吓得奔跑中的众人身形一窒,卫霄分神探去,却是悬身于巨石空隙间,摇摇欲坠的贺父。他的左手正紧扒着石块的边沿,而右掌却死死抓着旅行箱不放。

    李师傅等人瞧着贺父晃来荡去的样子,眼下一片焦燥。刚才他们就一直追着贺父,以为就算让贺父打了个措手不及,占了起跑的先机,但他们这么年轻,没两步必定能拦住贺父的。谁知,人不要命起来,竟有这样的爆力,五十岁的贺父跑了一大段路,愣是没让人追上。

    王伟几个眼下急的不是贺父,而是他手中的皮箱。贺父不听卫霄的提示,疯狂奔逃的模样,他们都看在眼里。却深知,劝了也没用。为了取回箱子,他们什么都肯做。但前提是保住性命。比起吃的,当然是自己的命更重要,谁敢像贺父这样在颠簸的‘棋盘’上狂奔乱跳啊?

    “爸,你抓紧了,我过去救你。”

    “你再坚持一下,我们马上过去!”

    “你千万别放手啊!”

    其实,只要让贺父丢掉手中的旅行箱,空出右手来抓住山石,双手一起使力,确实能支撑一会儿。然而,贺父的价值,便是他紧拽着的皮箱。要是他松开手,或许所有的人都会看着他去死。甚至,还会在路过的时侯,故意踢上两脚来泄愤。因此,就连颂苖都没说出让贺父抛下箱子的话。

    贺父命悬一线,却老而弥坚,硬是让他撑到了颂苖伸出援手的那一刻。颂苖不敢把全身压在独块的磐石上,只得趴于巨石间,探出身伸长胳膊往贺父处送,一连捞了几下都没抓住贺父的手。

    贺父本已心死,他如今抓着石壁,不过是求生的本能。看着颂苖伸向他的手,却不知道丢了旅行箱,抬手握住。实则,贺父的手腕处已青筋暴起,脸颊上都是冷汗,只要从近处看,就知道他已是强弩之末。恐怕稍稍的颠荡,就能让他跌入深渊。

    “浪来了!”

    哗啦啦……

    漆黑的流水掀起三米高的巨浪,砰啪砰啪地打在石柱上。瞬间‘棋盘’振颤,左右摇摆着撞向四壁,震得人头昏目眩。

    “啊!”

    “爸!”

    众人一听便知不妙,纷纷勉强着自己张眼望去,攀于巨石边缘的贺父已经不见了,只看到懊恼自责的颂苖。

    “你的手是鸡爪啊?为什么不拉住他?”

    “东西都掉下去了,你要我们去吃西北风呐?”

    “你怎么不也一起掉下去算了!”

    王伟等人骂归骂,却也知道不能怪颂苖。可一想到之后饿肚子的情景,就控制不住自己的嘴巴。

    “啊,啊啊——!”

    贺父掉落悬崖后,叫声始终未歇,反而有加剧之势。众人生怕有什么变故,尽皆从空隙间往下俯视,只见贺父被贯穿在尖锐的石笋上,脾胃肝肠俱被顶出腹腔,一路悬挂在石柱尖上,说不出的龌龊和恐惧。正逢其下波澜汹涌,一阵浪涛从贺父身上扑盖而过。仅余一口气的贺父又厉声嘶吼起来,河流的击拍、石盘的冲撞、巨石跌落汪洋的激溅声,都抹不去贺父临终的悲鸣。

    眨眼间,水流掠去,展现在众人眼前的是一具被浓硫酸侵蚀过的*,其上皮肤化却,露出血淋淋的肌肉。贺父已叫不出声,他的五官被融成一个古怪的肉球,脖子微颤,四肢抖动着做最后的挣扎,看起来像一只粉红的没有毛的怪物。

    呼隆——,哗啦啦!

    又一波黑水翻腾而至,波逝浪消后,石柱上的贺父没有了声息,身上的肌肉也消融了一半,胸腹间仅剩一层与外界阻隔的薄膜,其上隐约露出通红的内脏,鲜血从中不停地喷射而出……

    这份直观的冲击,深深的震撼了众人,除了唯一站在外围而看不见的卫霄,其他人谁也无法把视线从贺父的惨象上移开,直到把胃里的酸水吐尽,听到卫霄再三的提示,才像上了条的青蛙般从石块上猛然跃起身。

    逃、逃、逃!绝不能落得和贺父一样的下场!

    老田、庆余等人手脚并用的爬着、跳着,对卫霄的提示仿佛没听见一般,不管不顾地往前赶,是怎么快怎么来。此时,他们的眼中只有贺父被撺在石柱上,肠胃并流的惨状,和那波涛拂过后,尸一次次消融的模样。太可怕,太恶心了,比沈绎、贺盛曜的死更恐怖,更血腥。每当巨浪翻滚,或是水流的急转出哗啦啦的声响,他们这些因为惧怕而丧失理智的人,就好像看不见脚下石块的振动,反而拼命的奔跑起来。

    “啊——!”

    “不——!”

    “救命——!”

    听到此起彼伏地悲呼声后,卫霄的视线就没再从‘棋盘’上掠过。卫霄虽是自扫门前雪的人,但还远远没有到漠视生死的地步。他不清楚贺父掉落的同时,颂苖他们究竟看到了什么,但余庆、老田几个疯了一般朝他这面跑的样子,也不难想像。其实谁都知道,愈是危险,越要冷静,只有这样才有活命的希望。可是,话说得容易,又有几个人能做到呢?

    “不,我不要死,救我,救我!”

    “不要啊,不要啊,啊——!”

    “不,不——!”

    水位飞的上升,漆黑的狂澜游走于石柱间四处喧嚣,一浪高过一浪,‘棋盘’颤动的愈厉害,石块跌落的越加频繁。然而,这些声音却的仍压不下那声声的呜鸣,听的人心里颤。

    卫霄作为旁观者,只需动动嘴开口警示。既便这样,当几个幸存者跳入洞门的时侯,也已冷汗淋漓。

    轰隆轰隆!哗啦啦……

    李师傅前脚冲进洞穴,后脚‘棋盘’便整个溃散了。巨石一块接一块地往下跌,溅起层层的水波,泼打在周围的山壁上,使得整个山洞都在摇晃,仿佛下一瞬就会倒塌一般。眼前的情景既恐怖又混乱,然,就在这番地动山摇的景象中,竟还有一个人在伸手求救。他面前的石块都掉落了,无路可走,他只能站在原处,连后退都没有办法。

    听着凄厉的痛呼,和那一句句的哀求,卫霄心头又沉又涩,更感到无尽的悲凉。

    刺啦!

    “不——!”

    忽然封闭的出口,仍挡不住那最后的悲鸣。谁都救不了他,但在场所有的人都能明白他那份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绝望。

    (本章完)

    109/109797/480521895.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