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章 均分的食物
    司机是个极会看人脸色的,见卫霄强忍疲倦的模样,赶忙止住了诉苦的*,长话短说道:“刚才说到我们一直在地道里爬,起先除了有几个嘴上说两句,大多数都憋着劲爬。.只是,爬的脚馒头疼,手都撑麻了,这路还是看不到头。真是……怎么说呢?对了,叫进退两难!要知道,那洞里连转个身都不行啊。”

    卫霄虽有些许烦躁,却是愈听愈感叹,想着幸亏自己没受那份罪,要知道齐膝断肢的人跪爬是很难借力的,若是他跟着爬上四小时,恐怕那条断腿要去医院里重新医治了。

    “唉!”司机再次叹了口气道:“眼看就要到晚上了,我们也都已经要爬不动了,喉咙里干的冒烟,肚子一个个咕咕叫,可是除了送弟,没有一个拿的到吃的东西。慢慢的就有人吵起来,这下出事了呗。有人怪前面的爬得太慢,伸手敲人家的脚,前面的心里不舒服就回骂过去用脚踢。结果,就是闷头不说话的也被踢到打到,最后全部闹起来。也不晓得中间是哪个碰到了机关什么的,反正身下一空,我是一下子摔到水里的。而且,我能肯定的是我们不是从一个洞里滚下来的。”

    卫霄眼珠一溜,会意道:“你的意思是,不管是不是有人触动了机关。当时,你们每个人的身下都出现了一个坑洞,让你们通过不同的滑道摔下来了,对吗?这样的话有些巧合了。如果是机关,一般陷阱的位置就是固定的,因为爬行时人与人之间的间距,和人的高矮,手脚的长短都不一样,可能会有人横在陷入的坑洞上,或是在紧要关头能攀住坎穽的边缘……”

    “对,对!”司机觉得卫霄虽然孬了点,但脑子还挺好使的。他迫不及待的打断卫霄的话,分析道:“不是巧,是太巧了,你相信这样的巧合吗?而且不止这次,你回想一下,昨天渡河的时侯,我是第一个下河的,下去之后一直走到河中间也没事。直到你们都下河了,那些食人鱼才开始咬人。难道,食人鱼也知道要等到所有猎物都到齐了才开始捕猎?”

    卫霄不知道李师傅暗中夸了他一句,便是知道了,估计也不会领受。卫霄并不聪慧,之所以会意的那么快,是因为他沿路上反复咀嚼着这两天里生的事。所谓读书千遍,其义自见,有些事想多了,脑子不活络的人也能窥出些端倪。这不,卫霄对食人鱼的事有点自己的见解。“我想也许是因为嗅觉。”

    “嗅觉?什么意思?”

    “这些鱼可能从来没有遇到过人,所以你下河的时侯它们没有马上咬人。后面下去的人多了,它可能闻到了人身上的血气,才开始攻击。”

    司机摇头不认同道:“我还是觉得太巧,从我到最后一个人下去,中间起码有七八分钟吧?这些鱼要这么久才能闻出味儿来?好吧,就算这个你说对了,那后来潭子边的事怎么说?为什么守夜的人会全部睡着了?可能就是要把人都弄睡了,那些水油油才好出来。反正,我就是觉得不简单,洞里肯定有什么东西。”

    卫霄把蛇皮袋从左手换到右手,抿了抿唇道:“奇怪的不止是守夜的人睡着,我那天也睡得很熟。一般说来,在这种地方谁都会警醒一些,在有夜明珠的那个洞里,晚上我就醒过来好几次。我想昨晚会这样,说不定是烤火弄得。你还记得吗?你们拣的那些柴火烧起来是有香味的,很可能有催眠效果。这两件事我觉得都可以说得通,不过有一点我同意,就是这个地方确实很怪。”

    “喏,就像你手里拿的夜明珠。”卫霄挑起右眉,侧着脸下巴微微抬起一个弧度,冲李师傅手中的夜明珠点了点道:“什么样的地方能有一个洞那么多的夜明珠?还是在半透明的石墙里的。那些会光的花,谁见过?只怕想都想不出来吧!要是可以拿出去,肯定比夜明珠还值钱。”

    卫霄一向不多话,无论何时何地都是做陪衬的边缘人物,通常想表意见都没个机会,这会儿身边有个愿意仔细听的人,卫霄在不知不觉中话就多了点。.

    “这地方奇怪谁不知道啊?我的意思是……”

    司机往左右看了两眼后神神秘秘地凑向卫霄,卫霄刚把耳朵贴过去,就听背后有人插话道:“你们两个在说什么?”

    卫霄、司机吓得几乎跳脚,骤然回却见颂苖正拉着皮箱凑上来,不等二人回言,未释疑的颂苖又开口道:“我们那边已经都检查过了,没什么问题。我看你们还没回来就过来看看,想跟你们说别走得太远,万一有什么事叫人都来不及。”

    “好,好。你放心,我心里明白,不会走远的。”司机暗骂颂苖长了双猫脚,走路都没声音。之前自己和卫霄说起过颂苖,也不知道有没有被正主儿听到。一时尴尬的牵起唇角,眼神有点飘忽不敢往颂苖处瞄,转间突然看到不远处竖着一面光滑的石壁,生生阻断了去路。

    原来拐弯之后再走上百来步就是死路了,眼下的石穴便如当初逃脱压缩空间后躲入的遍布着夜明珠的山洞一样,都是封闭的处所。至于,会不会有人无意中按到什么机关,而显现出口,就不得而知了。虽说若是被困死在这里也是相当绝望的事,但按目前众人疲惫不堪,急需休息的近况而言,这密封的洞穴反倒是一层保护壳。

    “原来这边被封住了,倒也好,我们在这里休息两天再找出路。”依照之前的规律,颂苖不认为这里会是终点。她从断壁处收回视线,转朝卫霄道:“你们到那边看过了吗?要是看过了就回去吧。”

    卫霄刚想说还没检查,司机已经接过话头道:“看是看过了,就是没有仔细看,我要再检查一遍,你和卫霄先去吧。你不回去,他们也不放心。”司机指着拐角处缩头缩脑张望的几个人,小声提醒,“吃的东西都在你手里,他们这是怕你跑了。看来你之后走动要带上几个人,要是他们不放心做出什么来,就不好了。”

    颂苖回眸睨视,脸颊上的皮肉突地一耸,浮上讽刺的讥嘲,却也未说什么,只是头一仰眉一挑让卫霄和自己一起走。在颂苖转身的一瞬,司机冲卫霄使了个眼色,卫霄看得莫名其妙,不知道司机是在提示他什么。在卫霄心里方才的事没什么不好说的,不明白李师傅撒个小谎的意义在哪儿。

    这就是没有阅历的人的悲哀了。卫霄的前半生没家长提点,没朋友指教,虽然总是被欺负,说穿了就是周围的人排挤他,在社会上他根本学不到什么经验。通常有人说吃一堑长一智,其实吃亏与挫折未必能给人什么好处,往往在受难者得到见识和智慧之前,遭受的难堪、窘迫已经把他们打压到尘埃,使他们逃避回拒不愿再去分析这件痛苦的事,特别是那些不聪明却又敏感的人。

    实则,司机倒也不是怕卫霄把他们之间说的话告诉颂苖。他之所以让陪卫霄陪着颂苖回去,自己留下,一是因为周围确实还没有检查。而关键的第二点是,他希望用这个来向颂苖表明自己和卫霄之间没有什么不能让人知道的秘密。要是他跟着颂苖、卫霄一起走,颂苖极可能以为他要盯着卫霄,怕卫霄说漏嘴。

    简单的说,就是司机想提供给颂苖一个单独向卫霄问话的机会,以证明自己的清白。无奈的是,刚才他和卫霄那个俯贴耳的姿势,太让人怀疑了。就算听了卫霄的实话,颂苖也不会信。在颂苖看来,此刻就他们二人,若单单是讨论这两天来生的事,用得着说悄悄话吗?颂苖是聪明人,越是聪明的人疑心就越大。

    司机一路上比较照顾颂苖,两人之间算是同盟,但也彼此防备。特别是蛮子一去,王伟一伤,颂苖自然对李师傅更为提防了。在这紧要关头,又出了那么点让颂苖狐疑的事,司机如何能不忧心?保命的食物可还捏在颂苖手里呐!

    司机极为忌惮颂苖,觉得她很会抓住时机。好比当初卫霄被蛮子威胁交出背包,颂苖出头阻拦,在得到多数人好感的同时,更利用他们把吃的喝的都重新抢到手。

    这还不算!要知道,抢到东西未必等于能留住东西。颂苖之所以能把旅行箱扣在身边,是因为她算得很清楚。当初乘客这方看到有那么多吃的,必然想过要颂苖平分吃食,可蛮子一定是不同意的,要分他肯定要拿大头。众人怕蛮子,最后不得不妥协,那么与其只能的分到一点,不如之后每一顿去颂苖手中领取均分的食物更划算。

    而第二点的根基建立在信任上,因为在场除了贺家,所有的人互相不认识,把食物放在为人处事相对公平的颂苖手中当然是最安全的。

    但这些仍仅仅是表面,颂苖与贺家人不睦,中间牵连着一条人命,这反倒让所有的人安心于她不会和贺家人暗通款曲,生一家五口卷着吃食偷溜,留下烂摊子的场面。

    可你光想到这里,那还是小瞧了颂苖。别看她和贺家一副老死不相往来的样子,但别人要找颂苖麻烦的时侯,总会不自觉的看向贺家人。不管说过什么话,吵成什么样,血缘是斩不断的。谁知道有人找颂苖麻烦,贺家人会不会相帮?何况,那个皮箱在颂苖手里,既便贺家人与颂苖不睦,他们也不会担心颂苖少他们一口吃的。要是被他人抢去了,贺家能干休?虽说贺家人欺软怕硬,没什么担当,可在这些逃命的人之中又有几个敢作敢为的呢?

    对上这样有心机有手腕的女人,司机是小心更小心,就怕一不留神被算计了去。不过,眼下倒是司机着相了,他给卫霄递眼色,却连自己都不知道要让卫霄说什么才好。其实,不管司机和卫霄怎么解释,这颗怀疑的种子是埋定了。

    (本章完)

    109/109797/480521884.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