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章 防备
    “怎么?心虚了,没话说了?”王伟趁卫霄气懵的当儿,步步紧逼。

    卫霄凝视着王伟那张讥嘲嚣张的嘴脸,冷哼道:“听你胡扯!”

    “你说什么!”王伟仿佛被卫霄的一句话给激怒了,脸一沉奔向卫霄,握拳就挥。

    王伟这一拳来的突然,卫霄抬腿欲躲已是不及,眼看就要挨揍,哪知王伟脚下陡然一滑,身子吃不住冲劲仰天便是一跤。只听砰的一声,王伟的背脊已与坚硬的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瞧他那龇牙咧嘴的模样就知道有多痛心疾。更巧的是,王伟的后脑勺砸中凸起的碎石,霎时血流如注。

    一日中众人遭遇蛞蝓之灾又掉入蛇穴,好容易逃出生天却碰上蛇尾击杀,未等人定一定心,王伟乍然难,哪料刚起头顷刻间又跌倒受伤,这一*的侵袭,一幕幕的惨剧,不说身临其境的众人,哪怕是旁观者都来不及做出反应。

    “看什么呢,帮我一把啊!”王伟右手捂着后脑勺,左臂试图支撑着坐起身,却一次次滑倒摔入血泊中。他尝试多次失败后,举臂伸向两天来刻意交好的同伴求助。

    司机拉住要上前施以援手的人,冷淡的俯视着困兽般的王伟道:“他精神那么好,还有力气打人,用得着你帮忙?”

    “你……”王伟没想到司机会在这时候跳出来和自己唱对台戏,张口欲骂,却被司机了然的眼神刺的心田一窒。

    司机俯视着满眼不甘心瞪视自己的王伟,暗暗冷嘲。王伟之所以在如此危急的关头朝卫霄下手,不就是因为蛮子死了,而今领头人的格局变了嘛!

    原本,三足鼎立。蛮子不用说,黑社会不是一般人敢惹的。.颂苖算是托了她一箱子吃食的福,大家为了活命,或多或少都偏向她。再者这女人的手腕利落强硬,便是蛮子都要退让三分。最后一个领头人就是他这个司机,他比起另外两者没什么长处,但大部分进洞的人都是他的乘客,有意无意的都愿意听他的。

    然而,他们之中有个异数,就是王伟。王伟常常抢着说话,表自己的观点。若还是在外头,他这么做在别人看来不过是个喜欢展现自己的人。但处在目前的境地下,就不那么单纯了。

    王伟想干什么,李师傅一清二楚,不过就是想取而代之,取代他成为乘客这方的头领,用以确保他自己的最大利益。比如,让颂苖多分点食物,如果颂苖拒绝,他可以联合所有的乘客一同施压,而蛮子十有□□也会跟着起哄,这么一来,颂苖除了妥协还能这么办?

    还有,昨夜王伟用借衣的事刁难卫霄,要是成了,他这个起头的在他人眼里就不一样了。他那么一闹,大家都得到好处,某些人兴许觉得跟着王伟才有活路。可惜,没成。

    李师傅窃以为王伟他们这些人之所以没有硬抢,是怕失控。如果抢了卫霄的包裹,得来的东西就不是名正言顺的了。大家现在是按人分配食物,若是抢了卫霄,那抢不抢颂苖呢?当下的环境如此险恶,处处危机。要是再把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弄散了,也不必来什么虫啊蛇啊,内斗就够所有人覆灭了。

    王伟一直处心积虑的想□□,蛮子一死自然忍不住借题挥,欲打众人一个措手不及。他的目标是卫霄背包里的吃食,可能想着最好把卫霄打死,背包和蛇皮袋就成了无主之物。就算卫霄命大也没事儿,他把背包抢到手后,便会笼络这两天特地套交情的几个人,五六人这么一扎堆,谁敢上去让他们把东西吐出来?如此一来,他也不用因食物受制于颂苖了。谁知,神来一笔。王伟不仅没得手,还把自己弄得伤上加伤,只怕现在嘴里苦的像吃了黄莲一样吧!

    想到这里,司机有些佩服起老是躺枪的卫霄。其实,刚进洞时不少人带了点东西,大多是吃的要不就是衣裤,只是没卫霄那么惹眼。但眼下呢?除了颂苖的那个容易拖拉的旅行箱,唯有卫霄的东西还在,并且一样都没有丢失。

    许多人逃命的时侯别说背包和提袋了,就是衣服和鞋子都掉在半路。颂苖的箱子还是他们一路上帮扶着,才能不落下。可卫霄呢,有谁帮他?这人虽说胆子小了点,但遇事从不求人,一大蛇皮袋的东西愣是自己一个人咬牙拎到这里。蛮子、王伟找茬儿吧,也被他躲过了。想想方才蛮子在眼前惨死的那一幕,再瞅瞅如今躺在地上起不来的王伟,要不是卫霄一样落难到这个鬼地方,司机真想问问他中过几期彩票了。

    司机的思绪转瞬即逝,他走到卫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别理他,我们都知道这事跟你没关系,现在最重要的是那条蛇。你知道它到有多大吗?会不会进来?”

    卫霄刚想合着回忆分析分析那条巨蟒的信息,颂苖蓦然出声道:“我看没必要问了。”

    “什么意思啊?”司机皱眉不解地睨视颂苖。

    颂苖指向来处,解释道:“洞口已经封住了。”

    尚未察觉的人纷纷顺着颂苖的指尖望去,果然**已被乳白色的石壁覆盖,没有留一丝的缝隙。要不是蛇尾拖出蛮子的尸身时留下的一路血迹,哪里还能分辨出入口在何处。

    “它什么时侯封上的?”

    “他摔下去之前洞还在,之后就不见了。”颂苖的下巴冲地上的王伟点了点。“大概他倒下的时侯碰到了什么机关吧。但也很难说,一开始我们逃进那个有夜明珠的洞里,那扇门不也是突然封闭的吗?”

    “算了,弄不明白也没办法。不管怎么说,洞口合上了是好事。”司机用眼神安抚着明显松了口气的众人,随即目光停留在颂苖的脸上,与之对视了几眼后,似商讨又似征询意见般的说道:“我知道大家都累了,不过先别坐下,大家检查一下周围的情况,看看有没有缝隙啊,小洞啊之类的地方,要是那些蛇进来可不是好玩的。我和卫霄去拐弯处看一下,要是没事,我们今晚就在这里休息。”

    说罢司机侧脸看向卫霄,经卫霄点头后再度转朝颂苖,想跟她打个招呼再走开。没想颂苖的注意力正集中在摔倒的王伟身上,司机奇怪地瞄了颂苖一眼,他是知道的,王伟有隐隐针对颂苖的迹象,两个人关系有些紧张。此时颂苖盯着王伟,难道是了恻隐之心?司机不由得疑问:“你在看什么?”

    “看什么看!”王伟吃了一肚子的气,却不敢说什么难听话得罪颂苖,又怕被他人看轻,为了面子不得不硬着头皮憋出一句不轻不重的话。

    若是没跌这一跤,他倒是敢和司机硬碰硬的。可现在他受伤了,伤者就是累赘。既便是偏向他的人,也不会因为他这个拖累,得罪衣食父母的颂苖和隐隐取代蛮子地位的司机。可是他不甘心啊!明明只差那么一步,却失之交臂。要是能拿到卫霄的背包,多吃点东西,活命的机会何止多出一成。或许还能拉拢其他人和颂苖叫板,让她把皮箱里的东西分了。谁知道……

    王伟恶狠狠地瞪向卫霄,都是他害得!要不是他不识趣,对自己的讨好无动于衷,他用得着铤而走险吗?王伟艰难地脱下外衣按着伤口,阴狠地计算着该怎么捅卫霄一刀。

    “我在看他脚下踩到什么东西。”颂苖只顾回答司机的疑问,理都不理王伟,对他的话听而不闻,连眼角的余光都没给丝毫,谁都能看明白,她是刻意在忽视王伟。

    王伟感到周围好些戏谑的目光停留在脸上,尴尬地恨不得把自己埋了,一时血气上涌,想不顾一切的和颂苖撕破脸。但当他撑起身,正巧看到颂苖身后的旅行箱,和一边旁观的贺家三口,又强忍着合住了颤动的双唇。

    其实是王伟敏感了,这时候谁管他这点破事,所有的人都因为颂苖的话往他的脚下看,这一看险些没让他们叫出来。王伟的鞋底踩着块红到黑的肉块,从其腿下打滑的痕迹,可以看到一路的血沫肉糜,明显是他踩了蛇尾捅穿蛮子的腹部洒落的脏器,才引来这么一跤。

    极力回避的血腥,的就在这没有防备的一刻击入众人的心弦。一眼过后,贺父、沈绎等人尽皆腰弯欲呕,好像要把肚子里的东西都吐出来,结果吐了半天也只能呕出几口酸水。

    “你有病啊,叫我们看这个!”

    把沈绎的叫骂和旁人的腹诽抛在脑后,颂苖面向众人挑眉道:“大家都看见了,之前是蛮子滋事,结果他自己把自己害了。王伟也一样,他借蛮子的事针对卫霄,最后反倒自己摔伤,这都是自作自受。”

    “我说你这个女人,有完没完了?”

    “你给我闭嘴!”

    忍不住开口的王伟被司机满眼的戾气吓了一跳,顿时闭紧了嘴巴。先前跟在王伟身后的几人眼底闪过一丝鄙夷,纷纷暗骂了句‘孬种’。

    “你接着说。”司机李师傅冲颂苖抬手示意。

    颂苖回视司机点了点头,再次环顾众人道:“我要说的是,我们就剩十三个人了,现在处境有多危险,不用我说,大家都明白。既然这样,何必无缘无故的闹事丢了自己的命呢?刚才卫霄虽然没把话说完,但其实重要的都说了,就是不要站在洞口那块空地上,我就是听了他的话退了几步,也就是这几步,让我捡了一条命。沈绎,你也是吧?”

    (本章完)

    109/109797/480521882.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