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章 味道
    沈绎那突如其来的哀叫使卫霄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不说,连心都提了起来。卫霄恨不得上前捂住沈绎的嘴,但因为对方盯着自己的眼神太过恐惧,让卫霄不敢随意动弹。

    一阵惊叫过后,沈绎猛地退了两步,卫霄看她的样子,似乎是想跑,可最终还是咬牙没再移动脚步。

    沈绎没有逃走在卫霄的意料之中,如果卫霄处在沈绎的位置,也不敢丢下同伴独自上路。不仅是因为她没带吃的,主要是一路上出了那么多事,任谁都吓破了胆子。这样的时刻,别说是同伴,既便是还有一口气的活人,只要在身边也是依靠。而且,令卫霄稍稍放下心的是,沈绎无论看到的是什么,一定还没威胁到她的生命安全,那么自己也还有一线生机。

    “怎么了?是不是我身上有什么东西?”卫霄尽量压低嗓音询问。

    沈绎脸颊神经质地抽动了一下,双眼一动不动地盯着卫霄的右肩,咽了口唾沫,开启紧咬的牙关道:“你……你肩上有条蛇。”

    听沈绎那么说,卫霄下意识地侧过头,瞬间窒息。一条冰冷的舌头掠过他的鼻尖,布满花纹的三角形蛇头正对着他的眼睛,不过一寸的距离。

    “你别动啊!”沈绎见卫霄转过头,险些和毒蛇来了个脸贴脸,吓得再次惊嚎。要被咬了!沈绎拧着脸眯眼,不敢看卫霄下一刻的惨状。

    因为沈绎的尖叫,刺的已经把心提到嗓子眼的卫霄脑袋懵,腿脚一下子卸了力,软的几乎没有支撑的力气,可却连眼皮都不敢眨一下。

    沈绎等了许久,没听到卫霄的哀叫,张开眼只见卫霄和毒蛇的姿势仍像她闭眼前一样,仿佛取得了一个平衡,谁也不动一下,好像在比试着看谁先失去耐性。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卫霄周身的时光仿若静止了一般。瞧着卫霄退去血色的脸,沈绎虽怕,但心中窜过一阵快意。她早就看卫霄不顺眼了,自己带着那么多东西,却小气的不肯分出一点,还总是和颂苖那个女人套近乎。先前因为鼻涕虫奔逃的时侯,她见自己满身的狼狈不堪,卫霄竟还好整以暇的回头看他们的好戏,实在忍不住撞了他一下。谁知这一撞,竟把自己也赔了下来。

    要是没和贺盛曜他们分开,此时沈绎怕是一千一万个希望毒蛇咬卫霄一口,给自己出口气。怎奈眼下就他们两个人,如果卫霄死了,沈绎怕是吓得连步子都迈不开。为此,沈绎只得按下心底的幸灾乐祸,焦急的守在一边。

    然而,看戏的往往要比演戏的急。卫霄一直不动,周围的气氛又压抑。不知过了多久,旁观的沈绎实在忍不住抱怨道:“要这样站到什么时侯啊?”

    沈绎不出声则已,一出声竟打断了卫霄与毒蛇的拉锯战。蛇头骤然转向声处,在夜明珠的照射下,墨绿色的眼珠冰冷地注视着吓呆的沈绎。

    沈绎之前也说过话,卫霄更是在离毒蛇那么近的地方开过口,毒蛇都没反应,沈绎便以为没事。哪知,这惯性思维可把她坑苦了。

    毒蛇也许对木头人似的卫霄失去了兴趣,放弃了与他的对持,慢悠悠地垂下脑袋,贴着卫霄的身子滑落泥地,朝沈绎处攀爬。蛇的尾巴滑过卫霄的颈项,留下一抹冰冷的湿漉感,使卫霄又泛起阵阵疙瘩。

    沈绎后悔死了自己的莽撞,但已是于事无补,毒蛇快游到她的身边了。沈绎的脚抽动了一下,她想跑,因惧怕而仅余的理智却告诉她这不是个好主意,卫霄的经历还在眼前,对付毒蛇似乎只能以静制动。当然,也可以抓住蛇的七寸打死它,可沈绎显然没这种能力。

    沈绎把蛇引了过去,解救了僵滞几小时不敢妄动一下的卫霄。卫霄偷偷活动了一下筋骨,悄然蹲下身子,坐于蛇皮袋上。看到卫霄的动作,沈绎简直要气疯。卫霄不想着帮忙,居然坐下休息,亏他方才遇险,自己还赔了他那么长时间。沈绎不住腹诽着,早已忘了是自己不敢一个人上路,才不得不在一旁等侯的。

    沈绎瞪视着卫霄,腹中诅咒他不得好死。卫霄却对沈绎难看的脸色视若无睹,小心打量着往沈绎处蜿蜒滑行的小蛇。约摸两尺长,小儿胳膊般粗细,身子是骨灰白的,其上遍布着网状的朱红色花纹。头比蛇身大了不少,灰白鳞片上的斑纹由朱转赤,红的亮。

    关于蛇类,卫霄没有研究。但对毒蛇的形态,他还是知道一二的。比如,大部分毒蛇都是三角形的蛇头、尾部粗短、颜色鲜丽。当然,大自然中也有无毒蛇却长成一副毒蛇的外表,来蒙蔽猎物的。这两天遇到了那么多匪夷所思的事,就是有人告诉卫霄眼前的蛇没毒,卫霄也不敢有一丝大意。

    卫霄注视着毒蛇的游向,微微举臂看了眼腕间有些年头的手表,十二点四十分。卫霄仔细算了算,刚落到这里是八点十分,除去赶路的时间,他差不多僵滞了三个多小时,怪不得累得他眼睛酸涩,全身麻,断腿更是隐隐作痛。卫霄头上的绷带在滚落滑道时松脱了,不过伤口好歹已经结了痂,卫霄摸了摸伤处,没有裂开。他缓慢地卸下背包,悄声拉开拉链,取出最后一颗退烧药合水吞下,为自己在沈绎心中又增加了一分仇视。

    吃过药,卫霄开始进食。十分钟后,背包内少了两块蛋烘糕。对面的沈绎肚子早饿得咕咕叫了,但因为毒蛇的威吓只能充作木头人,卫霄不仅没表示,还乘着她不能开口的时侯吃东西挑衅,恨得沈绎指尖抠入掌心,才勉强压住怒气。

    沈绎瞪视着卫霄,吃完烘糕的卫霄也正凝视着对方,暗中感叹着人的承受力。要是换了两天前,沈绎这样的女人被毒蛇缠上,恐怕不是吓得乱叫乱跳,就是在第一时间昏倒。他更没想到,被撞伤脑袋着烧的自己,还能跑着躲过压缩的空间,并拖着残腿走那么多路。甚至有那么多人在自己眼前惨死之后,还能在一条毒蛇边进食。卫霄不知道,这到底算麻木还是一种进步。

    在卫霄的思索间,表面的分针不紧不慢的移动着,当时针指向四这个数字时,盘于沈绎脚边做攻击式的毒蛇,施舍般地探身垂向泥地,悠悠的滑入水中。

    总算走了!沈绎绷直的心弦一松,双肩垂卸膝盖一弯,喘着粗气瘫坐在地,眸子睨视着卫霄,眼底充满了不善。

    “给。”

    不等沈绎难,卫霄伸手把蛋烘糕交给沈绎。卫霄自私吝啬,很少开口承诺什么。但只要说过的话,他都会做到。而沈绎尽管对卫霄恨得咬牙切齿,却丝毫没有迟疑的接下烘糕送入口中。

    半小时后,卫霄示意接着赶路,沈绎虽觉浑身酸软,可也明白眼下不是可以过夜的地方,更不是能任性的时侯,只得勉力爬起身抬腿迈步。昏暗的空间,仍是那么压抑,每走一步都是那么心惊胆战。两人走得不快,卫霄因为腿脚的关系,自然不会催促,也没有刻意看时间,不知什么时侯起,卫霄的鼻尖缭绕着一股淡淡的腥味,且随着前行,腥臭越来越浓。

    卫霄皱着眉峰屏住呼吸,心头沉。在他终于忍不住想开口询问时,沈绎忽然欢呼道:“唉,前面有光!”

    卫霄从沈绎背后侧身向前张望,果然有一圈迷迷蒙蒙的光线,在不远处闪烁着。光芒呈拱门形,只有边缘处泛出光华,亮光的中心好像有石头堵住一般黑乎乎的,好似月亮遮住太阳形成的日环食。

    “我们过去吧。”沈绎说着就要往前走。

    卫霄警惕的的劝阻道:“等等。你有没有闻到一种很腥气的味道?”

    “腥气的味道?我没闻到。”沈绎若有所思地转看了卫霄一眼道:“是不是你肩上沾了蛇的味道?它刚刚爬到你肩上。”

    卫霄不是没想过这个可能,但显然不是,他和那条蛇对视了三小时,并没有闻到什么腥味。卫霄正准备再说什么,沈绎已经受不了周边抑郁的氛围,举起夜明珠往前跑了。

    沈绎这么一走,卫霄自然只能跟上,黑暗中再没有什么比缺失光明更恐怖的事了。这一刻,卫霄倒有些明白那些挖夜明珠的人,或许不是贪财,也不是不知道其中可能有陷阱,只是没有照明工具,而不得不做出的妥协。

    卫霄提着蛇皮袋,腿脚又不好,想追上沈绎,却总是差那么一段距离。眼看拱形的光芒愈来愈近,沈绎的脚步遽然一停,下一瞬突地转身往回跑,让尾随其后的卫霄大为错愕。不待卫霄问什么,沈绎一个侧身掠过卫霄,一下子闪到他的身后,用力把他推了出去。

    卫霄还未回过神便一个趔趄往前冲,一股浓烈的腥臭味熏得他几乎昏厥。好容易止住冲势,刚一抬头,就从沈绎推搡中落下的夜明珠散的光芒里,看到一张狰狞的腥红大口,分叉的舌尖窜出下颚,分泌出腥浓的唾液,滴落在他的脚尖前。

    (本章完)

    109/109797/480521879.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