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章 教训
    不少人忍着疼龇牙咧嘴地起哄,催着贺父、贺盛曜上前。早先卫霄被诬,没人制止贺父等人的举动,因为他们也想看看卫霄的背包里到底藏了多少东西。现在卫霄被逼急了,来这么一手,他们自然也不会帮着贺家人下台阶。

    贺盛曜侧头看了贺父一眼,贺父把目光移开,父子俩始终没有走出那一步。贺父被卫霄拼命的样子吓住了,退缩了。可他不认为是自己胆小,反而安慰自己说,卫霄会这么做,肯定有十足的把握。即便东西是他偷的,那肯定也已经销赃了,现在上去讨不到好。而贺盛曜一开始就不认为玉扣是卫霄偷的,他之所以顺着贺母,是因为不想贺母把火在自己头上。既然明知是死路,又怎么会上去?

    众人见贺家父子退却,纷纷眼含鄙视,但到底没人说什么不中听的,毕竟这不管他们的事。何况以贺家人的脾性,不去招惹他们的人都被当作小偷,不依不饶的。若是讽刺上两句,还不知道要被怎么死缠烂打呢,自是没人找这个不自在。

    “你这么逼我们,就是怕了,就是心虚!你……”

    “好了,什么都别说了。”贺父截住老妻的话头,怕她把话说僵,到时候起哄的人硬是逼着他们照卫霄说的做。要知道如果少了他们一家,吃的东西又会省出不少,贺父可没把握别人不会那么做。

    “那就这么算了?”

    贺母瞪着因剧痛而涨红的双眼,脸色白中泛青青里带紫,肢体抽动蜷曲着,像一具临死犹不瞑目的尸,令人不忍直视。贺父只看了一眼便移开视线,吐了口气道:“你放心,只要人在,东西总会找到的。”

    “要是他丢在来的路上了呐?”

    贺父心一沉,忍住烦躁道:“那就没办法了。谁还能过河去拿?”

    贺母胸口一堵,明白贺父说的是实话,假如玉扣真的留在了对岸,要去拿就要过那条满是食人鱼的暗河,就是用手枪逼着人去,对方只怕也宁可吃一颗子弹,而不受那凌迟之苦。但贺母就是不甘心,仍想说些什么,腿上却又窜起一*撕心裂肺的痛楚,疼得她再次晕了过去。

    贺母不省人事,贺父反倒松了口气。贺家人不再说话,众人耳边也落得清净,一时只听到颂苖参须的叮咛声。

    当所有的人拿到了人参须,皆迫不及待地嚼着咽下,其后又歇息了两小时,等伤口差不多止了血,众人纷纷忍疼起身往洞内走。在场多数人上岸就没再往河里看一眼,怕见到河底的那群食人魔,和布满血腥的画面。如今攒了点力气,当然不愿再停滞于湖边。离开之前,司机问颂苖要了塑料空瓶,忍着惧怕和呕吐感,小心翼翼地装了些河水,虽不知能不能喝,可到了缺水的时侯,只怕什么都顾不上了。

    众人跨入洞穴,把可怖的暗河甩在了身后,但那种心骇恐惧的感觉却挥之不去。昨天进洞的时侯是三十六人,早上出前少了两个,现在又有三人永远的留在了湖底,尸骨无存。走着走着,人群里渐渐传出哭声,不知是谁在哭,所有的人心里都充满了压抑,没有人为死去的陌生人悲哀,他们是在哭自己,哭着眼下残酷的命运,怕今天三人的悲剧就是明日自己的结局。

    卫霄没哭,他心中虽与他人一样怅然,却没被凄怆的氛围影响。卫霄这些年遇到的不平事太多了,遭受的打压已经让他对突如其来的灾难习以为常,反而是没被食人鱼咬伤的好运让卫霄猜疑了许久。

    卫霄环顾身处的空间,眼前洞穴与早上走过的穴道颇为相似,差别只在于两侧的石壁凹凸不平,上面遍布着条条的裂缝,偶尔有水滴从顶上滴落坠入丝中,头皮感觉一凉,随后又泛起一阵恶心,叫人恨不得扒拉着头把水滴甩出去才好。.

    脚下的路还是一样的泥泞,让湿了衣裤的卫霄走得极为艰难。然而,比起卫霄的不易,贺家人似乎更为艰辛。沈绎、贺家父子虽然伤得不重,可为了背着昏迷的贺母上路,免不了走走停停,结果只能尾随在后。幸而众人皆是衣裤蓄水,更因腿伤的缘故步履缓慢,方使贺家人不至于脱队。

    沿途很沉默,没人交谈或是窃窃私语,只听到脚下湿滑的踩踏声。从早上九点出,此刻已近晚上八点了,每个人都觉得浑身的骨头像散了架般的酸痛,可谁也没有喊停,怕一停下就再也迈步动脚步了。

    “我走不动了。”

    终于有人忍不住出声了,卫霄心下松了口气,其实他早想说了。没人责怪说话的人,众人都强撑着,已经是极限了。

    “唉,等等。你们看,那边有光,再走两步过去看看。”为的司机手指百米外穴道的拐弯处,众人探身望去,果然不远处本是昏黑一团的通道内好似镀了一层金箔,星光闪烁。

    有了目标,众人总算有了提步的动力。十分钟后,穴道尽头豁然开朗,金色的光芒霎间刺入人眼,司机等人无不侧头眯眼遮住射来的光线,好一会儿才逐渐习惯。

    眼前是个篮球场大小的洞穴,洞顶高耸离地约有二三十米的距离,周围的山壁垂直陡峭,石壁上有不少不知是腐蚀还是风化出的缝隙。而吸引人目光的,却是洞内生长的大片花卉。是的,花卉,有着金色花瓣的花朵,它们一株株、一丛丛的紧挨着,散着耀眼的金光。

    如果说昨晚栖身的山洞因掘出夜明珠而使人吃惊,那么此刻洞里那千万朵闪着光芒的鲜花更是令人震撼。在场恐怕只有少数人知道世界上确实有一种晚上会光的花——‘夜皇后’,它是郁金香中的一个名种,但也仅只花蕊中含有磷质而出如萤火虫般微弱的光芒。但在他们面前的呢?那些花瓣重重叠叠,仿佛洛阳牡丹中的魏紫、姚黄,又好像用赤金精心打造的花朵,片片都薄如蝉翼泛着夺目的金光,美的好似梦幻。

    这是世间该有的花朵吗?只怕比夜明珠还珍贵吧?众人这么想着,视线却没有停滞,山洞的底部像个不规则的太极图,右窄左宽,其间遍布着不知名的金色花卉,使人惊喜的是,左侧花丛中还有一汪清澈的潭水反射着粼粼的波光。而靠山壁的外围,则密密麻麻地竖着一根根枯萎的花枝。甚至,山洞右边枯枝边有几株将要败落的花朵,都落在众人的眼底。

    若以这个山洞为时钟,来者所站之处为六点,其右侧九十度三点处又有一条通道,颂苖等人看见之后纷纷露出沮丧的表情。走出通道,无疑是值得高兴的,但一个接一个的山洞,好像预兆着这条路永远走不到尽头,令人一次次的绝望,乃至崩溃。

    然而,没得选择的众人依旧只能走进洞穴,忍着疲乏和疼痛在洞内查探了一遍,方颓然坐倒。

    “唉,这个水是热的,大概是温泉。”趴于水潭边的人用拣来的枝条往潭中戳了几下,水深不过两尺,遂才放心伸手撩了撩池中的水。

    “真的?”

    好些因先前在暗河里吃亏而不愿靠近水源的人带着疑问凑到潭边蹲下,端详着跟前的水潭。潭子才井口大小,水又浅又清,能一眼望到底,众人去了些惧意,三三两两小心地探出手搅了搅潭水。

    “真的。咦?”正回答着问话的人忽然感觉到什么般的摸了摸身子底下的泥土,僵硬的嘴角扯出虚浮的微笑,“地上是热的,是地热。”

    也就是说,这潭水确实是温泉吗?众人对望了两眼,纷纷挪到谭水边休息。或许是因为通风的缘故,眼下比前一晚的山洞冷得多,众人都想往温暖处挤。可潭水边沿仅只那么点地方,旁边有大片的花卉环绕,也就能睡上五六个人,众人争执了半天,最后这几个贵宾床位由重伤者得之。毕竟,暗河的教训摆在眼前,谁都不能肯定之后自己会不会遭遇严重的伤势,现在妥协一下,当作帮日后的自己一把。

    “谁有打火机?”

    “干嘛?”蛮子怕犯众怒而没有抢到床位,正憋着一肚子火,听到王伟的询问顿时瞠目瞪视道。

    脑子向来灵活的王伟指着山壁旁的枯枝道:“我们可以烧点柴取暖。”

    “他说得对。”颂苖搓着冰冷的手掌,嫌弃的瞅了眼满是泥水的旅游鞋和衣裤。“我们身上都是湿的,这两条山道又通风,要是就这么睡,别说我们受了伤,就是身体好的,也一定会生病。不如大家折些枯枝当柴烧,先把衣服弄干要紧。”

    众人明白颂苖说的是大实话,已经穿着湿漉的衣裤走了那么多路,如果睡觉还不脱掉,真是没病的也要闹病了。这么想着,还有余力的人尽皆起身折枯枝,在场的除了贺家人,没有一个攀亲带故的,这时候只能靠自己了。

    连不愿拾柴的沈绎也被贺盛曜强行拉了起来,她的脸色很难看,之前一路上帮忙托着贺母几乎用尽了她的全力,一开始她是不想帮忙的,可她要依靠贺盛曜不得不妥协。此刻,沈绎因为贺盛曜还不让她歇息而恼怒,怒骂几欲出口,却在吐出嘴的那一瞬间忽然想到了什么般的住了口,神色明暗不定。

    (本章完)

    109/109797/480521875.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