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五章 昊天镜高悬
    ,精彩无弹窗免费!

    面对着太极天皇大帝犹如疾风骤雨一般的质问,熊猫淡定至极。

    一众仙家朋友朝他投去担忧的目光,然而熊猫根本目不斜视,而只盯着自己手中的笏板,仿佛根本都没有听到过。

    “帝君所言,小神一概不知。若说我是否与阿难尊者交手,那确实是有。不过也仅仅只是同道之间的切磋,至于殴斗什么的,根本不存在!”

    切磋,殴斗!

    这两个词本身就是模糊而又相近的词语。

    什么算是切磋?什么算是殴斗?别说这么多人看不见定不了性,就算是现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一场的话,你问问他们谁能够定性是切磋还是殴斗?

    这几百年来,熊猫根本就没有干别的。

    就干了这么几件事儿,抓人,定罪,刑罚。现在轮到他们要给自己定罪了,呵呵,作为天庭之中玩儿的最遛的执法天神,想想都知道这群渣渣根本是不可能做到的。

    “呵呵,本帝就知道你死也不会承认的。来人,请佛教的观世音菩萨进殿。”天皇大帝朝着殿外一挥手。

    几个士兵引着观世音菩萨缓步走了进来。

    “见过玉皇大帝,见过几位帝君!”

    观世音近前来先是恭敬的给六御行礼,昊天给了她一个手势,天皇大帝则是用柔和的声音说道:“菩萨无需如此,来啊,给菩萨看座。”其他人根本就没有搭理她。

    熊猫一举笏板:“启禀帝君,于理不合!帝君面前,方外之人如何能坐?”

    “你...”

    “无妨,无妨,小僧站着就是了。”观世音赶紧说道。

    “好...这些都是小事。观音菩萨,本帝问你,莲花洞外熊猫殴打阿难尊者之时你可在场?”

    “贫僧在场。”

    “你可看见熊猫重伤阿难尊者?”

    “贫僧看的一清二楚。”

    “好!”

    太极天皇大帝一拍桌子:“熊猫,昊天镜高悬于这葫芦穹顶之上,你还如何抵赖?”

    熊猫微微一笑:“陛下!观音菩萨之言不足取信。小神乃是应阿难尊者之邀与其切磋。小神敢问菩萨,可是小神想要离开,阿难尊者开口叫住小神?”

    “这...”

    “不答也无妨。第二点,小神问菩萨,当时小神可有伤阿难尊者以致其根本无法行走?”

    “这...”

    “小神再问菩萨,切磋之后,小神可有穷追猛打必要取阿难尊者性命?”

    一连三个问题,观世音都吞吞吐吐。

    在这昊天镜之下,一切的谎言都是虚无的。根本没有人能够撒谎,就算是撒谎了,时空回溯也能够被看的清清楚楚。所以即便是观世音也不敢撒谎。

    “好,菩萨请不用回答了。诸位帝君心明眼亮,小神不过是与阿难尊者切磋技艺而已。我与其境界相当,实力相似,切磋一下又有何妨?小神熟读天条,几百年执掌天庭法部以来,夙兴夜寐而不敢忘却。确实不知道天庭之中有任何一款不准许神仙切磋。”

    话音一落,凌霄宝殿之中的众神都纷纷点头。

    熊猫说的在理,观世音吞吞吐吐,显然是有难言之隐,估计是暗中有了谋划,却不能够说出来。

    “帝君明断...”

    太极天皇大帝气的胸膛起伏,看着熊猫,怒火中烧却不能出手。

    “啪!”

    重重的一巴掌拍在龙书案上:“切磋殴斗先放在一边,本帝问你,阿难尊者现在何处?你是不是怕其日后报复,以至于暗中下了毒手将其杀害了?”

    这才是最关键的一点!

    熊猫心中一凛,他现在都已经开始怀疑,是不是佛门付出了一个阿难的性命,也一定要把自己拖下水。只要是自己失去了执法天神这层保护的外衣,佛门随随便便派出一位准圣都能够将自己阴引渡过去。

    可是思绪一转,可能性不大!阿难毕竟乃是佛门之中的老牌强者了,而且他对佛门的心思绝对是无可诋毁的。没必要用这么一位强者做这种买卖。

    “帝君此言未免太过不严谨了。刚刚小神已经让观世音菩萨证明了,小神再和阿难尊者切磋完毕之后就已经离开了,如何还能够对他下毒手?你说对吧,观世音菩萨?”

    看着熊猫似笑非笑的眼神,不知道为什么,观音突然间浑身一抖,就觉得心中畏惧的不行。强打起精神,才勉强振作。

    “执法天神当时是走了,可是未必不能日后再回来。毕竟,贫僧走了之后就只有阿难尊者一人在那里...”

    “停!”

    熊猫笑了:“菩萨,刚刚本神没有听清楚您说什么,能不能在接着说一遍?”

    “我说,贫僧走了之后就只剩下阿难尊者一人...”

    “好了,就到这里吧。”熊猫冷笑两声:“在下与阿难尊者切磋之时,确实因为境界实力相差不多,收手不及时对阿难尊者产生了些许的伤害,此事乃是我之过也。但是,菩萨明明知道阿难尊者已经受伤,竟然还扔下他一人孤零零的待在原地,是何居心?难不成,是菩萨你暗中谋害了阿难尊者?”

    “你含血喷人!!!”观音怒斥一声。

    “嗯~~~含血喷人,不知道是谁含血喷人。”

    抓住语言的漏洞,及时出击,尽快定性,熊猫在这件事情上已经可以算的是炉火纯青了。

    太极天皇大帝吼了一嗓子:“好了,你们二人都不要说了。”

    “阿难尊者如今已经失去了行踪,而知道的人就只有你们两个。至于他在受伤之后,遇到了比他实力更强的人这个可能性几乎为零。”

    熊猫突然间一举笏板:“启禀帝君,事情究竟如何,不如请昊天镜时空回溯一下,一看便知。”

    “本帝已经回溯过了,天机当时被搅乱了,就算是昊天镜也回溯不了。”

    说完了之后,天皇大帝盯着熊猫:“观世音与阿难乃是同门子弟,为何要加害于他?而你,无故与阿难切磋,重伤于他。怕其日后报复,动机最为明显。你说,是与不是啊,执法天神???”

    熊猫愣住了,几乎就要抬头看看这位天皇大帝的表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