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9章 东皇院要完了吗
    ,精彩无弹窗免费!

    待得张居易出现在他祖师的身后时,张巧儿也是吃了一惊,“爹爹,您没事吧?”

    张巧儿扶着张居易上下打量了好一番,老祖师沉声哼道,“这齐云宗的脸面都快被你丢尽了。成为阶下之囚?呵呵。”

    张宗主满心尴尬,心里有千言万语也是难言。

    虽有解释,但在事实面前也是难辞其咎。

    而太上长老的脸色则是变成了猪肝色,白长老慌忙地跑了出来,嘴里还忍不住叫道,“你是怎么——”

    哼。一声冷哼,白长老没敢多一个字。太上长老很生气。

    有人在,他便是有了筹码。现在人家宗主自己逃跑,这也谈什么?

    无外乎是个两败俱伤的下场,太上长老眯着眼睛看了正对面的闻人归,他沉了一口气,这个家伙不好对付啊!

    闻人祖师看着太上长老,呵呵笑道,“现在齐云宗与东皇院也不需要百年和平了。来得早不如赶得巧,不如今日就把你打死好了。”

    话音刚落,冷冽的气势喷涌而出。

    先前闻人祖师还顾忌着这徒孙的安危,现如今完全是气势放开了去,七级武宗的灵力下,那白长老的身形退后了几十里。

    白狂人自称能和太上长老战斗得不分胜负,这一回却是立竿见影。

    太上长老面色严峻,不过却是双手凝了一个灵诀,那天空中也是出现了异象。

    黑云开始聚集,雷霆之色轰轰作响。在那方圆百里之内,竟然一下子全都黑了下去。

    白长老喃喃道,“天阶功法嘛。”

    闻人祖师呵呵笑道,“这样才有意思嘛。你这个老乌龟终于主动出手了!”闻人祖师发动体内灵力,在他的头顶上空竟然是一朵黑色的莲花盛开。

    这近三十年来,他一直等待着地心黑莲开花,如今却是将那其中的奥妙与自身的功法合二为一。

    “这一招,我一百年没有使出了。”闻人祖师轻声道。

    在远方的张宗主带着自家闺女看着,脸色是变了又变。张巧儿凝声道,“祖师的实力好恐怖!”

    张宗主轻叹道,“是啊。若非几百年来祖师总是想着参悟天地大道,我这个宗主之位是他来坐才合适。”

    这边感叹过后,这一朵黑莲花便是向着那一团风暴中的黑云飘去。

    黑莲很小,不过一个人的头颅大小,但其中所蕴藏的能量却是让人望而生畏。

    这黑莲所过之处,地面塌陷三尺,房屋也是尽数毁掉。等它抵达那黑云处之时,竟然是开始了吞噬。

    “吞灵掌。”

    太上长老有些后怕地说道。他心中却是感慨道,这吞灵掌是闻人归的成名绝技,但他在百年前便是不再使用。

    原因无他,这吞灵掌能吸纳敌人的灵力归于自身,但人与人的灵力属性不同,是会发生相生相克的。

    比如说,一个火属性的人吸纳了水属性的功法,后果可想而知。

    百年前的大战,闻人归也是因为吞噬地太猛,结果身受重伤。如今却是——修复了这个弊端吗?

    黑莲先开始是人头般大小,而后愈发地发涨。

    太上长老催动着灵力,一道一道的风暴却是向着黑莲卷去。可那黑莲却是四平八稳,隐隐约已经是占了上风。

    “妙哉!如此一来我们这次定能将东皇院消灭掉。”张宗主握着发青的拳头道。

    他方才脱离锁神鞭的束缚也是重伤了自己,灵力直接打断了他的两根肋骨。好在是张宗主是武宗修为,硬生生也是忍住了。

    不然的话,在女儿与祖师面前丢这个脸?他是不愿的。

    这是他唯一的后手。本想是在关键的时刻再使用,如今却是浪费了这个机会。

    张巧儿没注意到父亲的异样,反倒是有些不自在地问道,“爹爹,我们为什么不能和平相处呢?”

    “女儿啊,这个世界不是你杀我,便是我杀你。弱肉强食,谈何和平?嗯,等为父为你扫平东皇院的势力,这西南方也能见得数百年和平吧。”

    张宗主放眼望去,看着这摧毁的大地,开始了心疼“自己家”。

    东皇院早就已经乱成了一锅粥,这般天地异象,但凡是人都能注意得到,更何况还是一群修行中人。

    本来还在各自修行的学子长老们也是瞬间聚集了过来,白长老在前头拦住了他们,“武宗的较量,我们帮不上忙,别过去了。有谁看到院长了?”

    “没有。”

    “太上长老能打得过吗?”

    “没看到啊。”

    白长老轻呼一口气,而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秦越呢?”

    “他,应该回去睡了吧。方才还说自己不胜酒力!”与他关系熟知的薛仁道。

    白长老脸色一滞,便是向着秦越的府苑而去。

    这个小子,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睡觉?赶紧化身龙骑士来救场啊!白长老心急如焚,等他推开秦越的府门之时,却是发现秦越在玩着一条蛇。

    “赶紧跟我走,齐云宗的闻人祖师和我们院的太上长老打起来了。看起来情况不太妙。你赶紧把那神兽巨龙喊——”白长老看着一脸无奈的秦越。

    随后白长老指着这浑身湿漉漉的长蛇,忍不住道,“我娘咧,这条蛇就是那巨龙神兽?”

    秦越点了点头,他不好意思地说道,“这家伙没喝过酒,太丢人了!简直是给它们神兽脸上抹黑。”

    啪嗒。

    白长老一个趔趄,听着半空中的轰鸣声,他长叹一声,“完了!”

    秦越将神兽巨龙放在地上,而后劝慰道,“白长老莫急,东皇院不会完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