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章 完美落幕
    练武场的上人都被这场战斗吸引住了目光。

    “秦霜这也是拼了命啊。他刚才喝的是灵力药水吗?”

    “是啊。没想到对自家人都这么狠。他们俩不是堂兄弟吗?”

    “谁知道呢。”

    水心也为秦越捏了一把汗,虽然她是武者,但是这种惨烈的战斗她是从未经历过。想来秦越恢复天赋不是一蹴而就,或许是在背后牺牲了太多看不到的汗水。

    “你在担心他吗?”水心放眼一看,擂台下的洛璃来回晃悠,看起来倒是像起来自己家门口的那只石狮子。

    洛璃没有理会这个自小将自己视作为竞争对手的女人,将全部的心神都放在了秦越的对战上。

    越哥哥,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啊。

    洛璃这番想着,双手不自觉得合十起来。

    水心不由得轻笑一声,对着一旁的赵师说道,“赵叔叔,你说他们俩人谁会赢?”

    赵师毫无犹豫,轻吐了一口浊气,“秦越。”顿了顿又道,“此子不过武者,灵气却是如山海。当真恐怖。”

    “小姐你瞧,这都过了半柱香时间,但是秦越的火焰铠甲倒还是如同先前一般,灵力竟然能维持到这种地步。”赵师摇了摇头,深感一代更比一代强。

    水心一开始并未觉得秦越会有多强,听得赵师这番话,心里头又开始打起鼓来。

    练武场上的秦霜秦越眼里却只有对方,秦霜的大地铠甲早已经是分崩离析,但好在是灵力药水能持续一个时辰,所以险险未落得下风。

    这灵力药水倒是真的是个好东西,试想一个快要死的人,倘若得了这玩意,那还不就相当于一条命吗?秦越心中好奇不已,本来的速战速决,也开始拖延时间,他想要看看这玩意的极限是在哪里。

    “堂哥,你疼不疼?”

    砰。

    一个扫堂腿。

    “堂哥,你看我这一招怎么样?”

    惊涛掌又是横劈了过去。

    秦霜一阵郁闷。

    明明吃了灵力药水,可是仍旧比不过这秦越的灵力!这种感觉,说不得的憋屈。

    “堂哥,你不要老是躲着啊。”

    “堂哥,你是不是不行了?”

    秦霜好险没有吐出一口鲜血。这秦越的嘲讽功夫练得倒是炉火纯青,自己都有些是受不住了。

    这种念头下,秦霜节节败退。

    等到后来,秦越还没动手,秦霜整个身子倒是缩了一缩。

    “堂哥,你那么怕我啊?”

    秦越露出了一张笑脸。对于他来说,今天还真是一个扬眉吐气的日子。

    台下的人群声音如同巨浪,纷纷议论起来。

    “霜少爷——不,秦霜这是不行了啊。”

    “就是。完全都打不过秦越少爷。”

    “怪不得当年会有炼药师要收他为徒。果真是天赋卓越啊。”

    “是啊是啊。”

    人群中唯一苦着的脸色的是秦通,他都已经打算好了——倘若秦霜少爷当真是不行,他决定就要跑路了。三百块灵晶,就算是杀了秦通也拿不出来啊!

    要是待在这里就得受到秦越的这般待遇,还不如早点跑路算了。

    这看起来,秦霜少爷完全落了下风啊。

    “霸王拳。”

    秦霜灵气完全汇聚于拳上,一拳而出,拳头带着罡气,冲着秦越的胸膛便是打了过去。

    “看你还敢聒噪!”

    秦霜冷声喝道。

    灵力药水已经慢慢开始消退,这是最强一击,也是最后一击。

    火焰铠甲包裹全身的秦越仍旧是那副懒洋洋的模样,他甚至都没有躲避。在他的心里头,有这么一个想法,这秦霜是打不破这火焰铠甲的。

    既然如此,那就彻底击碎你的武者之心吧!

    “来。”

    秦越张开了手,像是要给自己的堂哥一个拥抱。也就是把自己的空挡完全呈现给了堂哥秦霜。

    来吧!来打我啊。

    秦越不屑地看着秦霜。

    “这——太不稳重了。当真是个混小子。”看台上的赵师不由得为之担心。“罢了,吃个苦头也好。”

    水心本以为速战速决的一场比赛却是如同戏耍一般折腾了一柱香的功夫,她不由得打了一个哈欠,“赵叔,我怎么觉得他倒是在故意为之?”

    故意为之?

    赵师忍不住点了点头。

    难不成真的是这样?

    但同等级别的对手,真的能够硬挨着对手一拳头吗?哪怕是有武者铠甲呢?可是这妖孽的铠甲怎么还没消散?他的灵力到底是有多少?

    不知不觉中,堂堂武师都对这个刚刚一级武者的少年产生了些许恐惧。

    待得十年后,这会是怎么一个妖孽呢?赵师有些期待。

    越哥哥,你可一定不要有事啊。

    洛璃不由得双手紧握。

    砰。

    一声闷哼。

    似乎整个练武场都听得到了这般声响。

    所有人的目光全都凝聚在了秦越与秦霜二人上。

    呼哧。

    不知道是谁大声喘了一口气,在众人的注视下,那秦霜便是重重得倒在了地上。

    秦越吹了一声口哨,对着台下的裁判问了一句,“哎,是不是该宣判结果了?”

    裁判是秦家的子弟。他抬头看了一眼看台上的秦刑,不由自主地缩了缩脖子。这二少爷该不会死了吧?

    唰。

    像是一阵风吹过,秦刑稳稳地落在了擂台之上。

    他的脸上带着汗水,先是试探了一下秦霜的呼吸,片刻后,脸上的阴霾才算是消散了许多。

    “越儿的修为倒是涨进了不少。”秦刑不动声色地便是将满脸的愤怒区之一空,而后换了一张欣慰的老脸。“如此,我也能对得起一年未归的大哥了。”

    秦越连点头都不愿,转身便是离去。

    只是刚刚转身往回走的时候,突兀地却是感觉心口一热。

    我去!秦刑这老家伙在暗算我?

    秦越回头一瞧,秦刑却是抱着秦霜一溜烟没影了。

    但是心口的那种感觉却是还未消失。像是一团炙热的火焰,难不成是刚才的火焰铠甲出了问题?

    没有个师父,当真是有些难过。

    “系统,我这是怎么了?”他试探着问道。

    系统并未回应,看起来也不是多么的智能。除了与升级有关,这系统就是个鸡肋。

    “越哥哥,你胜了哎。”早就按捺不住的洛璃飞也似的跑了过来。

    与此同时,秦通缩了缩脑袋,决定先躲着这煞星再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