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章 脱胎换骨
    修炼了几周以后,秦越也终于是将等级提升到了武徒五级。本来由于系统的缘故,等级很快便是到达了这一层次,但是秦越感觉还是需要徐徐渐进一些,这样基础打得越是牢靠,以后的修炼才会更加地顺畅。

    而不得不说的一点就是秦家家族测试日也是如火如荼地到来了。装逼的机会留在大庭广众才是最好哇!

    这一天,城里的城主府也是收到了邀请函。

    一位长相颇美,神色带着几分媚意的女孩对着城主说道,“爹爹,这秦家的测试日有什么可看的?我才不想去!我听说炼药师公会最近要来我们这收徒,而且东皇院还有两个月也要招收弟子,我想留在家里继续修炼。”

    坐在房间椅子上的中年男子笑了笑,“心儿,十几年前木师便说你是天赋异禀的炼药师。他那时便已然说好要收你为弟子。至于东皇院,你的资格早就够了。”

    “不是这两个势力选择你,而是要凭我的心儿所喜,选择究竟是入炼药师公会,还是那东皇院了。”

    这位中年男子自是城主,长相甜美的女孩是他的掌上明珠,水心。

    十五年前,一位名叫木师的家伙到达麒麟城,那日偶遇城主,一见城主之女便是起了收徒的念头。

    与此同样的,还有一名叫做秦越的少年。

    “这次也许会有意外惊喜呢。”城主说道。

    水心眉头皱了皱,“秦家除了那个叫洛璃的人,我并不觉得还有谁值得我看重。”

    “那秦越呢?”城主轻轻说道。

    “秦越?就是那个小时候和我一样被木师看中说是有炼药师天赋的秦家大少爷?不过我听说他的天赋已经丢失,小时候不知道是什么变故,经脉全部受堵。以至于人人都说他是废柴大少,而忘记了他天生的炼药师天赋。”水心说道。

    她在幼年时期曾经见过那个灵性十足的少年,只不过自打听说他已经成为了一个废人,便也就没有特别关注。

    城主端起桌上的杯子喝了一口水,心里头却是泛起了古怪。

    怎么会无缘无端地又是恢复了昔日天赋呢?

    那个时候他们俩才是三岁,既然都是炼药师天赋,城主与秦家族长自然是交好,还一同许下了一门亲事。但这门亲事在秦越成为废人以后便是不再提及。

    当事人怕也都不知道。

    只有城主和秦战两个人方才知晓。

    城主见自家爱女对秦越了如指掌,不觉轻笑一声,“他啊,现在已经是恢复了天赋。也许会是秦家测试日最大的变故。”

    “是吗?那我倒是有兴趣瞧一瞧了。”水心笑着说道。

    “秦老弟啊,你失踪了可有一年。即便是秦越拿回了天赋,但失去了家族栽培的天才儿郎,又能走多远呢?”城主在心里头喃喃道。“可我还是想瞧一瞧,这世间究竟是否会有奇迹!”

    秦家。测试广场。人声鼎沸,半个麒麟城里有头面的人都来了。

    秦家代族长二长老坐在看台上的小辈们,抚着胡须笑了笑,“好啊。好啊。霜儿。”

    站在其后的少年应了一声,“待会可要好好地表现一番。”二长老说道。

    秦霜抱拳说道,“父亲您就看着吧,绝不会给您丢脸。”

    “好。”

    二长老笑了笑。自打秦战去那劳什子炼药师公会求丹药以后,自己的日子便是越来越顺利。虽然现在自己只是一个代族长,但是全族上下又有谁不把自己当做真正的族长看待?

    这练武场上容纳着数千之众,这都是秦家的荣耀,都是自己的荣耀!

    可那个家伙怎么也来了?

    二长老不由得咳了咳嗓子,“是谁通知他来的?一个废物,还想在全城人面前丢我秦家的脸面吗?”

    “父亲。秦越堂弟丢的不是秦家的脸。是上一任族长的脸。”秦霜轻声道。

    二长老先是怔了一下,不过很快也就点了点头。

    可惜啊,秦战那老小子看不到我的宝贝儿子揍他的废物儿子了!可惜!

    而这一切,秦越并不知道。他也并不在乎。昨日又在家族后林折腾了一晚上,魔兽大多皮糙肉厚,抗揍,苦了秦越忙活半个晚上,这不黑眼圈都出来了?

    “越哥哥,你不要睡了。”

    看着即将要趴在自己肩膀睡着的秦越,洛璃忍不住轻斥道,“今天就是测试日。所有人都看着你呢。”

    “呵呵。他们是在等看我笑话呢吧。”

    秦越揉了揉眼睛,小声说道。

    周围的人无一例外都是对秦越指指点点,“鲜花插在牛粪上”的话语那是络绎不绝。

    “秦越?”

    猛然间有人叫了一声自己的名字,声音甘甜且清脆,秦越回头看了一眼,“你是?”

    记忆里绝对不会有这么一个女子,除了气质不如洛璃,其他方面倒是不遑多让了。我什么时候认识这么个美女了?秦越愣了一下。

    水心是随同着自家侍卫一起赶到了秦家,见到秦越以后便是忍不住叫了一声。这就是和我一样有炼药师天赋的人?看起来似乎也够普通的。

    “我叫水心。”

    “洛璃,又见面了。”

    瞧着旁边站着的洛璃,水心也打了一个招呼。

    果然啊,这才是和自己等同的对手,已经是武者了呢。再看那秦越,怎么说怎么都是一个普通人。难不成天赋恢复经脉恢复,但是碍不过年纪太大,所以修炼迟缓了许多?

    “是啊。”洛璃笑了笑,对着水心说道,“堂堂城主千金莅临区区测试日,倒是真给面子。”

    看台上的人许多,不过许多人的目光都被洛璃和水心给吸引了过去。

    “洛璃越来越美了啊。”

    “天呢,城主千金也是真够美的。”

    “有谁知道站在她们俩旁边的那家伙是谁?”

    “还能有谁?咱们秦家的废柴大少呗。”

    话到了秦越那边,便是一阵嘘声。

    水心听到了这般言论,再看着秦越那破罐子破摔的态度,真是觉得自己来错了地方。这样的人,怎么能和自己相提并论?

    “家族测试,正式开始。”

    广场的正中央摆放着一个水晶球,那是秦家自古以来流传下来的物事。用手触摸之后便是能够投射出一道光影,显示出自己的等级。

    “秦红。武徒三级。”

    “秦飞,武徒六级。”

    “秦鸣,武徒七级。”

    真是毫无生趣的测试啊。水心伸展了一个懒腰,秦越的眼睛不由得看了过去——哟,还是挺大的嘛。

    “哎,哎,洛璃妹妹你拧我耳朵干嘛?”

    秦越苦着脸说道。

    洛璃没好气地小声哼道,“让你乱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