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章 新展品
    德州的自然博物馆在九点准时迎来第一批观光客。从外地来到德州度过假期的游客们最期待的就是以栩栩如生闻名的动物展区的展品,据说曾有博物馆看守在巡夜时,被非洲区的狮群吓到精神恍惚,更是为这个自然博物馆贴上了许许多多或正面或负面的标签,最终的结果,就是慕名前来的旅客络绎不绝,特别是公休假日。

    穿着休闲装的先生和他的太太,还有他的一身公主装扮的女儿因为来得早,第一个通过了场馆安检,直奔他们心仪的展厅而去。

    博物馆的指示牌非常完善,很容易识别,所以他们毫不费力地进入了动物区展厅。

    “可可,你看这个,”太太惊喜地走向门边的鹦鹉,每一片翎毛都像是反射着光泽,歪着头对着门口,看起来就像是在和他们打招呼一样,“可可?”

    没有得到女儿的回答,太太停住了想要抚摸那些羽毛的动作,转头看向身后的女儿。

    小女孩白净细腻,还带着婴儿肥的小脸上毫无人色,瞳孔里带着巨大的惊惧,仿佛有一个巨大的磁场,吸食掉她眼神里的灵动。

    太太看向她的先生,发现父女俩的表情如此相像,竟没有丝毫缓和,让她意识到了什么,又甚是疑虑,她转向他们看的方向时,就在那只鹦鹉后面的大理石墙上,钉着一张人皮!献血顺着乳白色的纹理,缓缓流下,慢慢凝固在上面,变成黯淡的绛红……

    “啊——!”

    尖叫在博物馆宽阔的展区里回荡着。

    “怎么回事?”齐晗正在超市里给李小菀买水果,就被一个电话拉到了博物馆,汽车后备箱里还放着一盒切片菠萝,散发着诱人的甜味。

    怀光拉起隔离带让齐晗进去,他脸上带着浓重的神色,举止犹疑,“……齐哥,我这一两句也说不清,不过你最好是有点心理准备,第一目击证人已经送去医院了……”

    怪不得刚才从正门进来,警车和救护车停了一排,把不明真相的游客全部拦在了门外。

    几分浓郁的血腥气冲得人鼻子发痒,齐晗蹭蹭鼻尖,看向墙上的“展品”。

    正在和现场调查组说话的徐川脸色虽然凝重,但比起周围捂着口鼻神情苦不堪言的警员要好得多。

    “过来了。”徐川拍拍齐晗的后背,语气里有种如释重负的轻松。

    齐晗目光被墙上的景象吸引,并未答言。

    不是没见过更有冲击力的画面,只是,这样的画面出现在现在这样的场合里,实在是很有违和感。

    “知道是谁吗?”

    良久,齐晗才开口问道。

    “……后面你还没去看过吧,”徐川挠挠眉心。

    他们转到环形场馆的另一面,就在非洲象玻璃展窗外,坐着一具赤红色的人。齐晗仔细看时,才发现,事业中的赤红色并非全是血色,而是肌肉的颜色……

    没错,就是那具被剥去人皮后的尸体。

    没有眼眶的眼珠圆睁着,看起来格外骇人可怖。

    “博物馆馆长。昨天他夫人就报了警,说他彻夜未归,今天也没有来上班……已经让鉴定科那边去做比对了,应该没错。”

    “应该……”

    齐晗喃喃地重复了一次,丝毫没有被这具可怕的尸体,和刺鼻的腥气阻拦,自顾自地走到尸体前,半蹲下身,仔细地端详着。

    尸体的肌肉组织没有被破坏,凶手手法熟练,有特殊专业的工具……和死者,绝对是血海深仇。

    只是不知道,这样具有仪式感的杀人手法,具体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如果想不明白这一点,恐怕也很难找出真凶。

    第一百四十章 新展品-->>(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如果想不明白这一点,恐怕也很难找出真凶。

    “有录像吗?”

    徐川就猜到他会问,“我看过了,因为昨天全市停电,博物馆虽然有自己的蓄电池,但是还是有一段时间的跳电,凶手就是在这段时间里,完成了杀人剥皮安尸……”他摇摇头,好像是在质疑自己三秒前说过的话,“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地犯罪……”

    “多长时间?”

    齐晗不为所动。

    “嗯?”

    “博物馆跳电时间。”

    徐川想了想,“大概十分钟左右。”

    齐晗沉默着,他虽然面对着一具就连魔鬼都想要转首的尸体,但眸光凝滞,思绪已经不知飞到哪里去了。

    最后,他站起身,“拷贝一份,我还要再看一下。”

    十分钟,显然不可能完成所有的步骤,而凶手至少利用这十分钟的时间,顺利把人皮钉在墙上,把尸体放在这里,没有在周围留下任何多余的血迹,甚至没有足迹,没有拖拉的痕迹。

    这有可能吗?

    齐晗不相信完美的犯罪。就算是悬案,他认为也是由于当时的年代缺乏辅助的技术,所以一些细微之处被人遗漏,消失在历史长河中,很难再被破获。

    只要是犯罪,必然会留下证据。

    “所有的摄像头画面的录像。”

    徐川点点头。

    调查科忙碌着搜集现场的证据,齐晗顺着地面上的指示走出了动物展厅,空荡的走廊里,清净了许多,齐晗左右看了看,踩着地上的投射指示箭头继续往前走。

    大理石地面和墙面,干净得一尘不染,和展厅里的新“展品”,对比鲜明,齐晗闭了闭眼睛,刚刚他的视野里出现了一片绿色……

    虽然很熟悉补色原理,但那一阵头晕不是假的。

    齐晗揉揉眉心,静静地站了一会儿。

    凶手为年轻男性,年龄在二十五岁到三十五岁之间,具有相当精深的医学背景,理智冷静得可怕。

    特定的地点,特定的方式……

    “齐晗?”

    徐川看到齐晗一动不动地站在走廊里,博物馆高耸的蓬顶和狭窄的走廊,让没有什么文艺细胞的徐川也觉得心里突然有那么一丝说不出来的震撼。

    不过,震撼之余,他还清晰地记得要说什么,“录像拷贝好了,差不多收队了。”

    齐晗看着他的目光有些迟滞,不过,“还要这一个月博物馆的访客记录。”

    “啊?”徐川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句搞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齐晗拍拍他的肩,淡定地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