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九章 铁证如山
    齐晗把照片接过来。

    几张照片明摆着都是偷拍的角度,上面的人他们很熟悉,也不太熟悉。

    葛镇和几位穿着规整,脸上毫无表情的男士,正在讨论什么,或是说,在做一笔交易,因为他们面前各放着一份文件。

    毫无表情,是因为他们的眼睛里不像普通人,带着或喜或悲的亮光,他们的眼睛就像是漆黑的夜晚,伸手不见五指。

    “你认识这几个人吧。”

    齐晗慢慢点点头,“走私犯,杜剑耘的人。”

    在系统里,他们的资料和照片不是什么秘密,他们都接触过,只不过总有机缘巧合,让这伙人至今逍遥法外。

    “是证据,但不能说明任何问题。”

    九哥抱着手臂,他看起来并不急迫或焦虑,反而好整以暇,很是轻松,“不如看完再泄气?”

    齐晗有些意外地看了看他,不过他还是选择了听从九哥的建议。

    签过字的文件,汽车的型号,交易记录,一桩桩一件件,清清楚楚。

    九哥也不忙着提醒,齐晗脸上的表情虽然一向不外露,但此时也是够精彩的。他猜,齐晗缜密的逻辑一发现其中的错漏,必然会在下一张照片发现详尽的解答。起起落落的,再配上齐晗大脑运转的速度,简直就像是在坐云霄飞车。

    走私车辆停留过的地点和时间都呈现出来,不论是谁送上门的,都一丝不苟地秉承着“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的原则,反而让人更疑惑。

    “叫一组人马上去这里找这批走私车,”齐晗把照片塞在怀光手里,“咱们去找这几位。”他把手里的照片塞进衣服内衬口袋里。

    怀光和九哥看着他几步跨出去,相视一眼,九哥点点怀光手上的照片,丢下一句“还不快去”就同样飞也似地离开了。

    “你就没想过这是谁送来的?”

    齐晗握着方向盘,半开的车窗飘进来的风把他额前的发丝吹起,“我知道。”

    九哥没想到他会有这样的反应,还以为自己是听错了,忍不住哼了出来,“嗯?”

    “是孙昭堂送过来的。”

    九哥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此情此景,他一点都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崩坏的内心,唯沉默尔。

    “……想什么呢?”他不说话,齐晗瞥了他一眼,“该不会是以为我们有什么……”

    “我可什么都没说,”九哥打断了他的猜测,虽然有那么一瞬间,他确实产生了一点怀疑,但是以他们之间的相互了解,大概和孙昭堂这样的人做交易,比要了齐晗的命还难。

    “不过,你怎么知道要去哪里找他们?”

    “嗯,”齐晗把手边的照片翻过来,“看来,我听说的……”

    还是有一部分是真实的。

    孙昭堂和孙家的关系很僵,齐晗听说过,毕竟当时这件事在圈子里传得沸沸扬扬,孙昭堂心狠手辣的名声也在那一段时间内“风生水起”。

    但是孙昭堂给他的照片虽然奏效,但也只能把他已经想到的人搞定,那些他无可奈何的,也依旧无可奈何。

    大概也是一种警告吧。

    九哥不知道他丰富多彩的心理活动,低头看了看照片后面,脱口而出一句脏话,“你这眼睛是透视的吧?”他可是一点都没注意,就好像是突然变出来的一样。

    齐晗被他逗乐了,这可真不像是九哥能说出来的话。

    “别高兴得太早,车没问题,人可不一定。”

    第一百三十九章 铁证如山-->>(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别高兴得太早,车没问题,人可不一定。”

    照片背面的地址离孙家老宅不远,但是阴霾在重峦叠嶂中,云山雾罩,好像是不可逾越的天堑,但其实沿着一条山路,车不是很难走。

    齐晗万般小心,车速却没有减,静谧的山峦间,只有隐隐的雾气中的水声,还有汽车的声音,这条路似乎没有了尽头。

    当他们望到山顶,那栋房子影影绰绰,在他们的视野里清晰起来。

    “当心一点。”

    “嗯。”

    车停在树丛后面,很难被人察觉。

    齐晗和九哥把手机调成了静音,迂回绕到房子后门。

    整栋建筑安静地像是吞噬一切的怪兽,毫无生气,没有任何生息。

    九哥心生疑窦,但是齐晗的脚步不慢,他也不担心。

    幽深的走廊尽头,终于有了一丝亮光。他们都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放轻了脚步。

    仿佛是走进了光的世界里,齐晗忍不住眯了眯眼睛。

    他望着屋子里的人,面露一丝惊异神色。

    房间里,像是遭遇了一场无声无息的浩劫,没有暴力的迹象,生物气息却也不明显。

    九哥看着屋子里躺在地上的几个人,拿起照片看了看。

    “你这……可真是有头有尾,有始有终啊。”

    齐晗沉默半晌,拿起手机,刚好收到怀光的短信,“成了,咱们也撤吧。”

    “嗯。”

    秋天的风清冷爽快,带着独特的清冽味道。树梢上的枯叶纷纷落地,扫起地上的微尘。

    李小菀感到有些吃力,她扶着旁边的栏杆,夏日里满是灼热气息的栏杆此时此刻带着微微刺骨的寒气。

    她再次落下手掌,附上的却是滚烫的温度,吓得她缩了缩手。

    “晚上凉,你怎么一个人出来了?”

    夜空中的繁星,风里清爽的味道,草丛中为数不多的萤火虫,隐隐约约的人声,都不及就像是从天而降的齐晗,闪闪的眼眸。

    “……”

    齐晗似乎察觉到她的意外,或许是她本来就不会掩饰,他垂下眼眸,微微弯起唇角,晚风似乎突然流露出淡淡的暖意。

    所有的证据摆在葛镇面前,他嗫嚅着,到最后也没有说出什么反驳的话来。

    铁证如山。

    走私,谋杀,葛镇的确是因为秘密被高寒发现,被勒索巨额封口费,才选择了杀人灭口。他本来,也不是什么温善之辈。

    这件案子递交了结案报告,最后的结果都交由司法部门执行完成,可是齐晗和九哥一点也没有轻松的感觉,这起案子已经不是他们最开始想象的键盘侠毫无道德底线,租车平台疏忽监管唯利是图这样的问题了,那些渗透在系统中的幕后黑手,还没露出水面,就又深深隐藏在了水底的泥潭之下。

    想要连根拔除,又岂是一个难字了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