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七章 猜谜
    孙昭堂看着纸上的那三个字,碍事的人不在了,当真是清净,他轻轻笑了起来——知道了——还真是三哥的风格。

    “钟叔,我昨天吩咐你的事,安排下去吧。”他拿起电话,对着话筒说道。

    “那一年,高寒误会了你和沈魏珺,一般来说,普通人会选择分手,但是,高寒本来就是一个性格偏激执拗,行为冲动暴戾的人,所以他选择用极端的方式来表达自己被欺骗后的愤怒,尽管一切都是他的臆测,但这没有妨碍造成最后的后果。”

    “沈魏珺险些丢掉自己的姓名,而你,”齐晗比划了一下自己的脸,没有说出来,“你们都是恨他的,只不过,沈魏珺的恐惧远远多于恨,甚至落下了后遗症,导致她自那之后便足不出户,想要报这个仇,只能靠你自己了。或许只是为了自己,或许也是为了自己的好朋友,你决定以牙还牙,也让他付出一些代价,比进监狱更惨痛的代价。”

    “键盘侠无端地恶意揣测,让你觉得这一切都是高寒的错,是他毁了一切……但是那个时候,这件事还处在风口浪尖,不论是心情,还是舆论,都对你们不利,所以你决定,或许我这两个词用得不够准确,养精蓄锐,厚积薄发,所以你能够忍耐到现在。”

    “我还不清楚你们两个之间会有什么其他的关联,但是你确实联系到了高寒,约他在巷口见面,你说的一定是一件很隐秘的事情,所以,高寒没有起疑心。他开着从朋友那里借来的车,死性不改,还对他接到的女乘客做出了一些不正当的举动……其实,当年,不是高寒误会你们,也不像那些网友说的,说沈魏珺是一个勾三搭四的女孩子,而是因为他就是那样的人,所以,他也认为,自己的女朋友就是这样的人。”

    “他到了你们约定的地点之后,你并没有一开始就对他动手,那几十刀,是用你随身携带的水果刀划伤的吧,”齐晗翻开毕良的档案,指尖点了点,“你以前是护校毕业的,避开要害,不让他死个痛快,又能让他一点一点,血枯致死,备受折磨,这才是你筹划了这么久的目的。”

    “不过,我能请教一下吗?”

    毕良看着齐晗,似笑非笑,坐在一边记录的怀光都忍不住扭了下。

    “高寒好歹也是个身体健康的小伙子,你是怎么……”

    “那件事之后,我学了跆拳道,”毕良回答得很快,她抬了抬手,手掌一侧有明显的老茧,脸上的笑容更像是自嘲,“如果我愿意,我可以一下子,折断他的脖子。”

    齐晗久久没有说话,怀光疑惑地转头看向齐晗。

    “原来,你不是为了掩盖证据……”

    齐晗的声音很低沉,很像是在自言自语,不过毕良显然是听到了,她的眼睛里,闪过一丝迷茫的神情,然后很快,她就勾起了一个笑容,同刚才的相比,竟有些让人觉得温和,“是啊,我虽然抱定了决心,但还是不愿意让别人知道,”毕良扬了扬手,“我相信你明白的。”

    怀光再次看了看齐晗,又看了看毕良。

    齐晗感觉到他的目光,勾着手指敲敲他面前的记录本。

    怀光默默地低下了头。

    “我明白。”齐晗道,“你把他的手机拿走,丢在很远的地方,本来想看着他死去,但是你没有想到很快,就有人出现在了现场,你只能离开了。”

    “我不否认,不代表我承认。”毕良歪头看着齐晗,“你说你不知道我和高寒还有什么联系,也没有说,你们查到了什么证据,那,”毕良转了转视线,“警察同志,你怎么能说,我杀人了呢?”

    齐晗看着她,目光渐渐落在毕良的挎包上。

    第一百三十七章 猜谜-->>(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齐晗看着她,目光渐渐落在毕良的挎包上。

    毕良下意识地去看,齐晗瞬间看向她的表情,那一点点的不自在,已经足够让他确认自己的猜想是正确的了。

    齐晗示意怀光过去看一下。

    “抱歉,毕小姐,我们要检查一下您的包。”

    “随意,”毕良嗤笑了一声。

    怀光接过技术队从门外递进来的手套戴好,把包里的东西一样一样拿出来,放到桌子上,化妆品,小镜子,口红,手套,还有一把折叠刀。

    看到手套时,齐晗也有些意外,但是他没有去看毕良,也没有表现出来。

    怀光小心地打开那把刀,刀刃上没有血迹,怀光微微弯下身,把刀给齐晗看,“哥,这……”

    “拿去给技术队吧。”

    “……啊?”

    齐晗抬头看着他,怀光意识到自己在犯傻,“哦哦哦,这就去这就去。”

    “齐警官,把他支走,是有什么话怕被别人听见了?”

    齐晗几不可见地点了点头。他指了指桌子上的那副手套,“你舍不得丢开,用了这么多年,是沈魏珺送你的吧。”

    齐晗坐直了,向前靠了靠,十指交握在一起,“不是因为姐妹情深,而是因为亏欠吧?”

    看到毕良脸上终于露出了震惊的神情,齐晗笑了起来,“那一年,确实有人做了些不好的事。不过那个人,不是沈魏珺,而是你。”

    “你想要掩人耳目,所以叫沈魏珺陪你,她作为你的朋友,不希望被别人察觉你的秘密,连自己的男友都隐瞒了,然后,就有了后面的事情。刚刚,我说,是你可能为了沈魏珺,到这其中,愧疚可能更多些吧?”

    “既然不是为了掩盖证据,手套上一定有可以定罪的证据……不过,有那把刀就够了,虽然你清洗了血迹,但是刀鞘和转轴上,一定有血迹残留,提取dna进行比对,这个罪,你是脱不开的。”

    齐晗靠回了椅子里,“对吗?”

    “嗯,”毕良点点头,“好吧,我承认,是我弄死了他……但是我更好奇的是,你能猜出来,我为什么和高寒还保持联系吗?”

    齐晗沉默着,半晌才道,“这个,虽然无从推测,只能猜。我猜,你曾经喜欢过高寒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