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一章 水面之下
    齐晗也没曾想自己还没使诈,这个大小姐就憋不住自己承认了,也算是“意外之喜”。

    李莹交代了整件事情的经过,她本来叫车去市中心的酒吧,和几个朋友玩个通宵的,没想到她一直找茬儿投诉司机,这回也不知道是不是一报还一报,还真碰上个流氓司机,言语透露着猥琐的气质,让她有些寒毛直树。

    还没开到目的地,李莹就谎称计划有变,让高寒在路边停车。下车给客服打过投诉电话之后才发现自己的电子设备落在了车上,因为是朋友送的,很有纪念意义,所以她给高寒打电话,想要让他把自己的东西送回来。高寒告诉了她地址。

    李莹来到目的地,只看到了车,却没有看到人。

    她又给高寒的手机打了电话,寻着声音找到了偏僻的巷子里,就看到高寒倒在血泊里,已经死了。不远处的手机一闪一闪地亮着。

    她怕自己的通话记录被警察查到,自己被当成嫌疑人,就删除了通话记录,看到这个让她心惊胆战的恶人,她忍不住拿出自己随身携带的折叠刀在他身上狠狠地划了几道。

    “我真的没有杀他……顶多,顶多算是……”

    “算是故意伤害。”齐晗摇摇头,“还要加上你妨碍调查。”

    李莹最开始的气场已经消失殆尽,仿佛斗败了的公鸡,蔫头耷脑地在他们脸上看来看去,像是要找什么安慰一样,可惜没人有心情安慰一个大小姐的理所应当。

    房间里有些安静,徐川叫了专门的负责人过来接手,没想到“破窗效应”在对象是人的情况下,依旧会发挥效用。

    “葛镇,你们调查过吗?”齐晗点着记录里的名字。

    “打过去问过,他是高寒的同事。昨天他说自己在一家酒吧里喝酒,同去的朋友可以给他作证。我们也打过电话核实了……不在场证明成立……”

    “等一下,”齐晗抬起手拦住了他的话,“你确定那位所谓的证人没有喝醉,或是中间出去了一会儿?”

    年轻警员被他问得一愣,齐晗也没有急着逼问,只是审视着看着他,最后他摇摇头,“……不确定……”

    “这样吧,你们把高寒借车那边的事儿问清楚,我和徐队去高寒的公司那边,找这位叫……”他又垂眸看了一眼,“葛镇的人问几句话。”

    “……是!”

    会议室里的人散了,徐川又等了片刻,才问,“怎么回事,你觉得……有问题?”

    齐晗手指一下一下地点在葛镇那一行记录上,“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高寒在一家物流公司上班。公司是地方性的小公司,他又是临时工,所以并没有因为有前科被门槛绊住。

    公司写字楼在市郊附近,这里远离市中心,和德州市的交通枢纽临近,是不错的物流集散中心,看得出老板还是很有眼光的。

    齐晗推开门,里面没有怎么装修,快递散在地上,几个穿着工装的员工正在做分拣。

    “寄件吗?”

    齐晗自然地抬手拦住了徐川想要拿证件的动作,“啊,对,我们是在机场工作的,不知道你们这儿能不能寄件,机场的那个快递太慢了……”

    “要寄什么?”

    齐晗把手上的文件递过去,“这个。”

    徐川不知道齐晗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也没有多言多语,负手站在一旁看着几个员工整理快递。

    “地址?”

    齐晗报了一个地址,“多少钱啊?”

    “这个距离……十五块。”

    齐晗从钱夹里抽出一张纸票,“哎,兄弟,打听个事儿,你们这儿工作工资多少啊……别误会,我们那边老板太小气,我这儿上有老下有小的,一大家子人,要养活不起了啊……”

    那人看看齐晗手里的钱,收了起来,“实不相瞒,兄弟们这儿也填不饱肚子……”

    两人一来二去聊了起来,徐川蹲在一边望着渐渐被分拣好的快递堆出神。

    第一百三十一章 水面之下-->>(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两人一来二去聊了起来,徐川蹲在一边望着渐渐被分拣好的快递堆出神。

    “什么情况?”徐川跟着齐晗走到街上,压低声音问道,“你问出什么来了?”

    齐晗看向门口停在几辆快递车中间的那辆轿车,对徐川道,“看到那边那辆进口车了吗?这款车型在国内是没有卖的。”

    “走私?”

    “不单单是……”齐晗多看了那辆车几眼,记下了车牌号,“走私车辆买卖没那么简单,只有来源也是买不到的,这些生意都是引荐,不认识卖家,也很难买到好货,还极有可能买不到。”

    “这卖一辆赚一辆的快钱还有不挣的道理?”

    齐晗乐了,“这可是一不小心就赔上身家性命的买卖……你会相信自己找上门儿的生意吗?”

    徐川点头,“这倒也是。”

    “打电话给葛镇,让他带我们从后门进去,我把车牌发到交通大队那边。”

    徐川拿出手机,还好走之前他把葛镇的手机号写了下来,不然齐晗把文件一寄,他还得等到取件才能拿到手机号码信息。

    没一会儿,一个梳着背儿头的男人走了过来,发油打得光亮,“你们就是……”

    “嗯,我们有些情况想跟你了解一下。”徐川道。

    “哦,那跟我来吧。”葛镇略微打量了他们一下,带他们从建筑后侧的小门进去,走廊里没有灯,阴恻恻地透着风。

    “你和高寒熟悉吗?”

    “熟啊,当然熟,他刚进来的时候就是我做的面试,之后经常出去一起喝个酒,反正你看我们这个公司也不大,上下关系都不远。”

    齐晗打量着走廊里敞开着门的房间里,有办公桌也有存放大型设备机器的,有种说不出来的压抑感,房子老旧,墙壁上有渗水的痕迹。

    “昨晚你和朋友去喝酒,我们能见见你那位朋友吗?”

    “没问题,喏,他就在这边,”他探进头,扯着嗓子喊了一声,“小春儿,过来过来,帮哥个忙。”

    出来的年轻人剃着寸头,看起来有些呆滞,看到齐晗和徐川,似乎有些害怕,但是似乎是碍于葛镇的面子,显得勉强。

    “徐队有几个问题要问你,我和这小兄弟单独聊聊。”齐晗一手勾住那个叫小春儿的肩膀,自然地把他和葛镇隔开。

    徐川有些疑惑地看着齐晗,不过还是配合地和葛镇“借一步说话”去了。

    “别紧张,”齐晗拍拍他的肩,“就是想问问你昨天晚上的事,希望你能如实回答。”

    他们站的这个位置,能从旁边的房间的窗子望出去,外面是机场范围的空地,更远处就是停车场和公共交通的转运点,还有机坪了。

    “昨晚你和葛镇出去喝酒了是吗?”

    “是,”小春儿点点头,有些讷讷的,但是葛镇不在,看起来放松了许多。

    “他经常和你们出去喝酒吗?”

    小春儿看着他,很是犹豫,但是齐晗看起来值得信赖,“……不……”

    “你和他不太熟悉吧?昨晚,你是不是喝醉了。”

    “……你怎么知道……”小春儿摸摸头,“今天早上还迟到了,葛师傅说能帮我混过去……但是说不定还要扣钱……”

    齐晗淡淡笑笑,“葛镇和谁的关系比较好?”

    “没有……吧……不过我有一次看到他在老板的办公室里待了很久,但是……这件事我不应该说的,”他神经质似的靠近齐晗,“我看到老板给了葛镇很多钱,但是高寒让我忘了这件事……”

    高寒……

    齐晗微微出神,片刻后点点头,“好的,谢谢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