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五章 三爷的渔网
    九哥第一次睡得这么沉,但是盘亘在他脑海里的一些事还是出现在他的梦境里,虽然像是隔了一层薄纱,总看不真切。

    笃笃笃——

    敲门声第三次响起,他才醒过来。

    拉开门,怀光站在门外,表情有些凝固。

    “九哥,您跟我过去一趟吧。”

    “什么事?”九哥一边往身上套衣服,一边问道。

    怀光没有答言,只是站在门边等他。

    九哥看了他几眼,好像领会到了什么。

    九哥住在一个老区里,下半夜,有几个醉鬼嚎着彼此都听不懂的胡言乱语,摇摇晃晃穿过巷子。

    九哥习以为常,他本来就是淡漠的人,别人怎样素来与他无关。齐晗想必是有重要的事要见他,所以他的精力都在即将来临的事情上。

    脚步声渐渐远了,九哥突然转回头,看向深巷老房子紧挨的阴影里。

    “哥。”

    怀光叫他。

    鸦雀无声,他几乎可以听到再往前一点的路灯灯泡发出的呲呲的声音,可是,他觉得有一双眼睛在看着他们。

    “九哥,该走了。”

    九哥慢慢收回了目光,“来了。”

    他最后向黑暗处看了一眼,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厚重的引擎声轰鸣片刻,便扬长而去。

    齐晗没有整理那些卷宗,它们杂乱无章地铺在那里,一层一层的,好像永远不会恢复最初的整齐,但是齐晗的头脑似乎从未像现在这样清醒。

    “暗号。”

    九哥看到齐晗桌子上的狼藉,还是一惊,不过也见怪不怪,碰上特大重案,他们都是这样的状态。

    齐晗把白舸那张照片的背面举起,给九哥看。

    “……这是四个分舵的缩写吧。”

    齐晗点点头,“不是缩写,是标志。”

    “所以呢?”

    齐晗把暗号重现给九哥看,“付辛是告诉我们,邻市538弄2号——是个废弃工厂,有位前辈怀疑是白舸他们交易时常去的场所,下午4点,会有一场交易,或是其他什么……参与者包括四个分舵——如果是这样,这四位舵主和白舸都有可能出现,付辛还提醒我们,他们使用的是套牌车辆,路况监控很有可能无法全程捕捉。”

    九哥沉吟片刻,“日期呢?”

    “付辛也不知道是哪一天,他应该还没有取得白舸完全的信任。”

    “如果是假消息呢?”

    齐晗面色平静,“就算是假消息,我们也要保证付辛的安全。”

    “这一次行动如果是假的,那就意味着付辛之前的努力都白费了,可能以后也很难有人能再打入白舸身边……”

    齐晗打断了他的话,“我想,白舸很有可能已经知道了付辛的身份。”

    九哥微怔,“怎么说?”

    齐晗摇摇头,他看着桌子上的那一些虽然细微,但都充满了诡异的案卷,“我也不知道,只是直觉。”

    九哥也沉默了。

    他们心里很清楚付辛的本事,但是他们根本不清楚白舸的手腕,明明很多事都和他脱不了干系,偏偏他依旧能招摇过市,一副良好市民的样子,警方却无可奈何。

    第一百二十五章 三爷的渔网-->>(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他们心里很清楚付辛的本事,但是他们根本不清楚白舸的手腕,明明很多事都和他脱不了干系,偏偏他依旧能招摇过市,一副良好市民的样子,警方却无可奈何。

    唯一一个从白舸身边活着走出来的人就是罗笙,却被冠上了背叛者的帽子,让所有的材料都真假莫辨,她的身份也扑朔迷离,究竟是白舸潜入警方的人,还是警方的卧底,可能只有当时的几个人知道了。

    叶杨缄默不语,白舸也不可能说什么,好像所有人都在希望这件事可以随时间一起,万劫不复。

    齐晗和九哥没有通知叶杨,缉毒大队不可能因为付辛的这个不完整的暗号就大费周章,到邻市集结,蹲守。

    所以他们带上怀光,开着车,直奔付辛纸条上指出的地点。

    不是心中没有疑虑,只是付辛比这些疑虑更重而已。

    废弃工厂原本是一个化学厂,因为市政府的环保政策严苛,被迫停产,厂门上锈迹斑斑,封条破破烂烂,上面的字模糊不清,大概写着禁止入内之类的字样。

    齐晗和九哥看了一会儿,不约而同地四周张望着,怀光也左右看了看,地面上的一组脚印,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

    九哥蹲下身,用手指比划了一下,“42码……身高在170到180之间,走路有点外八。”

    齐晗摸摸鼻尖,“那就不是那几个人中的了。”

    白舸和那四位分舵主身高都在180以上,而且家教良好,走路姿势没有任何不良习惯。

    九哥点点头。

    “有点奇怪……”

    “怎么?”

    齐晗前前后后看了一会儿才道,“你看这边淤泥很深,湿气也重,偏偏留下的脚印很浅,但是这边地是干的,却留下了这么深的脚印……”

    “也许是那边杂草多,这边留脚印的时间又是大雨呢。”

    九哥站起身,拍拍怀光的肩,“你小子有进步,但是杂草不会阻碍脚印深浅,那些不留脚印的植物叶子至少要比脚掌宽大才能做得到。这两组脚印里面,”他看看齐晗,“至少有一组是假的。”

    “脚印研究我也只是看过皮毛,实在是不能确认哪一组有问题……”

    齐晗的指尖在脚印边划过,可惜那次足迹学家过来上课的时候他参与缉捕行动去了,没能听到那堂课,“进去看看吧。”

    怀光刚要推门,就被齐晗扯着胳膊拖走了,他们绕了半圈儿,最后齐晗在一处栅栏脱落了一半的地方停了下来,“这儿。我先上,你们两个小心点儿。”

    九哥和怀光退开了几步,给齐晗留了空间,他窜了几步,两手握住栅栏上边檐,左脚踏在一边,转眼就翻了过去,落地轻盈。

    “好了,九哥你先上。”

    他们两个翻得有些困难,衣服上也蹭了些铁锈,动静能惊起半广场的鸽子。

    齐晗打量着废弃工厂,虽然外墙有脚印,但是里面,却是什么痕迹都没有了,他们转了一圈儿又一圈儿,把这片地儿的杂草的位置都快分辨得出了,也没有找到有人行动过的痕迹。

    “齐哥……”

    齐晗轻轻叹了口气,“这几天就在这儿轮流蹲守。”

    九哥不太意外,他打量着四周,这儿地形不太复杂,想要藏人也不算难,只是这荒郊野岭的,恐怕要遭罪了。

    怀光也没奈何地踢了踢脚边的石子,蹲守是家常便饭,更何况这是唯一的线索。

    孙昭堂穿过昏暗的走廊,黑暗中,他的视力反而比白日里的还要好,他天生一双夜视眼,无数次让他得以保命。

    “少爷,有您的电话。”

    “知道了。”

    他走到正厅,拿起放在桌上的听筒,

    “舵主,猎物出动,9号位置。”

    孙昭堂唇边浮起一丝笑容,看来三爷撒下去的网,终于有鱼儿送上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