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四章 暗号
    怀光深夜回家,齐府上下一片黑暗,他怕打扰齐晗睡眠,没有开灯。走廊的地板有几处会发出吱扭吱扭的声音,他也小心翼翼地避开了,书房的门缝里透出一丝光落在地板上,怀光走过去,探头往里看。

    齐晗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手肘下压着一摞杂乱无章的文件,上面的笔迹都不是一个人的,纸张的老旧程度也不一样。

    怀光低头看了看文件上的内容,并没有什么连贯性,有特大谋杀案,枪击案,也有盗窃案,还有的只是备案。

    好像只是齐晗突如其来,心血来潮的复习案卷。

    “齐哥。”怀光拍拍齐晗的小臂。

    挽起的衬衣衣袖抽了回去,齐晗眨眨眼睛,坐了起来。

    怀光看到他眼底的阴影,“哥你这干嘛呢?”

    齐晗靠在椅子里,出了出神,才收回空洞的目光,看了看他,“你怎么才回来?”

    “徐哥那边要逮捕一个犯人,叫我过去帮忙……哎不是,你借这么多卷宗是……又出了什么事吗?”意识到自己又被带偏的怀光及时回到刚才的主题。

    齐晗捏捏眉心,紧紧地闭了闭眼睛,“我现在也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什么事了,这些案子全都是连环案……”

    “那不查这些呢,直接就解开暗号就可以了,不是吗……”

    怀光知道这是付辛突然和他们失去联系前,留下的奇怪暗号的连锁效应。白舸的犯罪网络庞大到警方一直在试探,却始终难得其真实面貌千万分之一。可能他们甚至认识这个组织中的一些人,却没有任何证据指向谁。

    “问题就在于,我现在也想不通,付辛留下的这些字是什么意思。”

    准确来说,这也算不上是字,更像是毫无意义的笔画,有点像数字,也很像是字母。

    这张纸条留在一块石头下面,和旁边的无头尸体一起被发现,虽然付辛提前警告他们回收死者不要被别人发现,没有提起过这张字条,但是那样脏乱的环境下,这张字条却一尘不染,看起来非常奇怪,他们就一并带了回来,现在转交到了齐晗手里。

    齐晗复印了一份,压在文件下面。

    怀光抬手遮住上面的字,又遮住下面的,依旧是毫无意义,读不出有用的信息。

    齐晗靠在椅子里,面色凝重,也许付辛的命都在这张字条上,他却无法解开这个谜,束手无措的感觉让齐晗的精神长期处于高压状态。

    人都是有私心的,齐晗也不例外。有那么一瞬间,一个念头压过了他解开这个暗号的初衷:如果付辛也出了什么意外,罗笙的事也许就再也不会被揭开。不论是真相还是假象。

    “这根本就不知所以然……”怀光嘟囔了一句。

    齐晗看着他用手去遮纸条上的字,也没有阻止,虽然这个方法他已经试过了。但是他听到怀光嘟嘟囔囔的话,倒是有了一个想法。

    齐晗把那张纸条抽了过来,从笔筒里取出一支签字笔,这支笔是齐黛阳去日本看樱花的时候买到寄给他的,据说花费了她好几千大洋。

    怀光好奇地凑过去,齐晗把那张纸条一点一点缠在笔杆上,但是字迹是错开的。

    “……拿只铅笔给我,”他对怀光道,“不要自动的。”齐晗没有抬头,却还是制止了怀光自然拿到的那支自动铅笔。

    齐晗重新把纸条缠绕在笔杆上,慢慢调整着层次远近松紧,字条上乱七八糟的字符笔画连在了一起。

    1768w.e.s.t.583 2^1600

    怀光抓了抓头发,拼是拼起来了,但这是什么意思呢,好像并没有比刚才明白更多。

    齐晗似乎也有些摸不着头脑,他的目光在这行字上扫了一遍又一遍,像是要抓住什么一样。

    “哥……”

    齐晗没有理会他,这个拼字的方法还是他和付辛还在念书的时候看到推理小说里提到的暗号学来的,只不过他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付辛会在这个时候用上。

    这个信息一定是重要的,否则付辛不会这么大费周章,让人辨认不出。

    “west,是西的意思吗?”

    齐晗默默摇头,一开始这串字符里他最先辨认的也是west,但是仔细看就会看到每个字母右下方都有一个点,与其说是一个单词,不如说是一个缩写,但是这个缩写又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

    不过,好像在哪里见过。

    “这几份材料,你找找看。”

    第一百二十四章 暗号-->>(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这几份材料,你找找看。”

    1768,w.e.s.t.,583 2,1600,4个字段,每一个应该都对应不同的意思,如果不出所料,拼凑起来会有时间和地点。

    “哥,1768是车牌号。”

    怀光把文件转给齐晗看,“只不过,是一辆普通桑塔纳的牌照,而且已经报废了。”

    “套牌车。”齐晗拿起车辆照片,那起案子算是明显的白舸的杰作,深夜,监控的死角,没有目击证人,车子和里面的人都化成了灰烬焦炭,如果不是路过的一个赶驴车的人报了警,他们可能很难发现,车主人的身份居然用上了牙齿鉴定,是一个房地产开发商,据他的家人说,他已经很久没有回家了,但是定期会给家里的银行账户汇钱,他们就没有报警,因为以前也有过类似的情况。

    这个案子付辛应该是知道的,因为缉毒大队当时也在追捕这个人,涉嫌贩毒和传销。

    “哥,这个583 2好像是门牌号。”

    齐晗蹙眉,“具体点。”

    “583弄,2号。”

    “什么地方?”

    怀光轻轻晃晃头,“不是在德州。”他把手机上的地图放大,“邻市的一个废弃工厂。”

    齐晗看着那个地图,好像勾起了他的一点记忆,他垂眸翻找着摊开的文件,那只是一份报告,不是他写的,写报告的人已经殉职了,暴雨夜,荒郊。

    他把那份报告从文件下面抽了出来,“虽然只是怀疑,但是……”

    但是很有可能是白舸的交易场所。

    这位前辈应该是发现了一些事情,还是被白舸杀人灭口。

    “那这个呢?1600,1600是什么?”

    “是时间。机票上的时间。应该是不想被人看出来,所以没有用标点。”

    怀光似懂非懂地点点头,他很少乘飞机,也没有注意过上面写了什么。

    “……可是没有日期……我们也没办法安排吧……”

    齐晗也在想这件事,虽然还有一个w.e.s.t.没有解开,但是怎么看,都不像一个日期。

    他随手拿起夹在首页的白舸的那张照片,这是从地狱走出来的人,眼睛里都是蚀骨的毒,和他一样。

    齐晗知道别人见他时的感觉,“炯炯有神”这个词其实是最昏暗的阴霾,忘川水也洗不净。

    齐晗不再看白舸的眼睛,漫不经心地把那张照片翻过来。

    “……有……”

    齐晗听到怀光的声音之前,已经看到了,照片背面右下角,有一行很小的字。

    “……字。”

    他把照片举到了眼前,

    w.e.s.t.

    他淡淡地笑了起来,从书桌后站了起来,“你觉得还可以吗?”

    怀光愣了一下,然后点点头。

    齐晗看看他,“去叫九哥过来,注意安全。”

    他特意强调了最后四个字,当他们开始涉足白舸的底线,就要开始提防对方的手段,他们可不是死士,也不想做白舸训练杀手的靶子。

    “嗯。”怀光拿起车钥匙,走回了一片黑暗中,这一回,他居然生出一种视死如归的感觉。

    这个念头可不算太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