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三章 三里桥
    彼时,白舸刚刚崭露头角,三哥的名声越来越响,他们接到了一宗交易。

    对方也是小有名气的地下头目,报价不菲,孙昭堂和白舸明面上答应,开始筹备,但还是暗中调查,安排人手把对方做的手脚一一清理。

    但是他们没有想到,交易当天还是发生了变故。

    本来应该待在实验室里的赵逍亭,突然被人绑架,勒令白舸和三位分舵主前来,不可以带其他人手。

    可惜的是,对方低估了白舸的狠。

    在看到赵逍亭身上的几处枪伤之后,白舸褪去了平日里温润的模样,和三位好兄弟大开杀戒,全灭了对方的人。

    这件事怎么发生的,已经没有人知道了。但是所有人都知道这四个手无寸铁的男人闯到实枪荷弹的敌方阵营里,大获全胜,毫发无损。

    这简直是奇迹。

    事后,白舸大肆宣扬地调查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发生的,注意到赵逍亭收到了一封信:

    三里桥下见。

    没有人知道这是什么地方,直到赵逍亭手术结束,醒来之后,他们才知道了真相。

    几天前,赵逍亭的实验室来了一个新帮手,建议改变药品配方记录方式,将独体字和前后相邻的偏旁部首进行重新组合,药品成分就变成了一连串的乱码,只有他们自己能读得懂了。

    所以,那条信息的真实意思是,浬木乔下见。

    浬木乔是当时还是一片荒地的小区旁边种的一棵乔木,名字如何得来,已经无从知晓。

    但是,白舸和孙昭堂更在意的是,这位赵逍亭毫无防备招进来的新人,发明的这一种更改药品成分的写法,虽然确实有可能瞒天过海,但其本意应该不只是这么简单,果然黄轲和周建生回馈的信息也证实了他的猜想。

    事情起因是他们抢走了这条路上的一些生意,本来是帮派之争,最后变成了白舸把对方吃得吃,留得留,消化吸收,壮大了自己的势力。

    这道上的大佬再对他们打主意,也得先掂量一下自己几斤几两,不敢轻举妄动了。

    三里桥下见,这句话也变成了白舸的恶趣味。但凡被发现得卧底,眼线,或是乔装,都会在以各种随机的方式得到这句话之后,走上奈何桥。

    死也要死得明白才行。

    这样下辈子投胎之后,就再也不敢做这样背后伤人的事。

    三里桥的故事未完待续,付辛愈发感到白舸是个难猜的人,尽管击毙罪犯在他的世界里并不稀奇,但是这次的名头却是摒除异己,间接下达指令的还是他要铲除的毒枭,付辛的心情很是复杂。

    “三哥,这几个人要怎么……”

    白舸回眸淡淡地瞥了瞥外面的草地上躺着的几个人,仿佛鲜血淋漓滴落的都是黑白色的画面,“处理一下,给他们那边也放个消息。最近我们是太安静了……”白舸说着,唇边慢慢浮起一个笑容。

    付辛只觉得脊背发凉。

    周建生默默打量着付辛,他也注意到孙昭堂同样在观察,看来,是他们三哥最近有些无聊,逮住一个机会,就不放手。

    “不好意思,拿管葡萄糖过来。”他叫住走过去的佣人,低声说道。

    第一百二十三章 三里桥-->>(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不好意思,拿管葡萄糖过来。”他叫住走过去的佣人,低声说道。

    “是,四爷。”

    周建生从刚才就在注意付辛,他被白舸指派出去的时候,脸上挂着人畜无害地茫然,但是他一步一步地走过去,却是渐渐地严肃起来,好像悟透了。再然后,看他迅速及时地反应,就知道这几十步,他已经了然会发生什么,果然还是有趣的。

    “四爷,您要的。”

    周建生接过葡萄糖,“谢谢,”转身拍拍付辛的肩,递给他,“刚刚吓坏了吧,脸色……不太好看。”

    付辛只能说句谢谢,掩藏好自己脸上的表情。他越来越看不透这兄弟几个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一场人声鼎沸的宴会就这么草草收场,没有人抱怨,没有人赔礼道歉,就好像发生这种事,默默离场才是心照不宣的默契。

    佣人清理着受了惊吓的人群四散逃开留下的狼藉,和不该出现在光天化日之下的景象,他们脸上的表情是平静的,好像已经习以为常。

    白舸他们坐在花园里的椅子上,晒着太阳。

    “建生你要告诉我的,就是这个吧?”

    周建生拿起一根手指饼干,刚刚他什么都没有吃,现在有点饿了,厨房拿了点零食过来,让他们垫垫肚子。

    “本来我没想说的,二哥一直催着我的……”

    黄轲看了他一眼,周建生话里的理直气壮变得虚弱,然后消失全无。

    孙昭堂唇角浮起一丝笑容,不予评价。

    “行了,”白舸笑着打断他们幼稚的举止,“以后还是要知会我一下。”

    黄轲微微挑眉,周建生耸耸肩,恭恭敬敬,“是,三哥。”

    “建生,你那边的人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我怎么听说,最近你那边的一条线被断掉了。”

    周建生挠挠头,有一丝局促,“已经修复了,不过——”

    白舸看着他,周建生缓缓道,“不过我觉得这些人不是罢手了,而是更深入了。”

    “哦?”白舸的尾音轻轻挑起来,落在付辛的耳朵里,有些心惊。

    他没有听说除了他还有其他配合行动,也许不是他这边的人,但是还是要摸清底细,避免误伤,也能在碰面的时候分清敌我。

    “他们既然想知道点什么,我们就让他们知道。”白舸摩挲着手指,“我不勤快,能一次解决掉的就一起处理干净。”

    孙昭堂转开目光,投向了宅院后远处山峦。

    白舸在筹谋一件大事,很危险,不但是黑吃黑的大行动,也是清理门户的大扫除,重要的是,和他一样身份的人极有可能已经被白舸锁定,或者,他们根本就是胆大包天,想要直接同一直在关注他们犯下的罪行的人正面抗衡。

    不论是哪一个,付辛都有理由相信,白舸有能力掀起一场翻天覆地的腥风血雨,他必须在这件事运作完成之前通知到外面的人,及时阻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