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八章 凤凰毒心
    中间人突然横死家中,因为他一直早出晚归,和邻居都不熟识,所以邻居没有察觉到什么。

    只有买家联系不到他,才觉得有些蹊跷。但这种交易私密性高,那位中间人平时也很谨慎,没有什么人知道他的住址。所谓狡兔三窟,付辛在调查跟踪他的时候发现他不只一个居所,房产证上的名字还是伪造的。

    但是付辛还是得手了。

    如果不是择西要人头为证,他可以做得更漂亮。但是鲜血淋漓,皮肤组织散落一地的现场,一旦被发现,就会立刻被定义为谋杀。

    一抹亮光照射在付辛眼睑上,他蹙起眉头,睁开了眼睛。

    阳光好得耀眼,好像黑暗都是不存在的幻境。

    屋子里没有其他人,付辛揉揉额头,坐了起来。他刚刚做的那个梦,实在太真实,潜意识都以为这就是真正在发生的,而现在这一片废墟里生存的他,才是梦里的人。

    不知道这场噩梦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哥,我给你带了早饭回来。”豆臻手里拎着两个塑料袋子。

    付辛没有道谢。他可以善良,但是不可以礼貌。

    “人呢?”

    豆臻把早饭推给他,“哦,听说是和三爷的人验货了。”

    “哦。”付辛发出了一个含混的音节,打开豆浆盖子,凑到鼻子底下闻了闻。很浓郁的香味,是小吃街做早茶的大叔的招牌。

    白舸手下有四个分舵,凤鸣崖,秦海,揽月楼和落神,舵主都是跟他白手起家的兄弟。

    付辛认为分舵的名字起得很像什么修仙手游里的服务器的名字,甚是中二。不过这几位分舵主可一点也不中二,个顶个的人精,能不能混过他们的法眼,挤到白舸身边,还是个未知数。

    不成功便成仁。

    这句话他没对齐晗说过,所以他在家里留了一个u盘,大意就是如果他挂了,所有的东西都由着齐晗来处置。

    这事儿如果让齐晗知道了,他现在大概也不会站在这里了。

    豆臻不知道他心里已经起起伏伏了好几回,还以为他是专心吃早餐而已。

    付辛和他身边的那些小流氓不太一样,不喜欢说话,也不喜欢吹牛,更不喜欢吆五喝六使唤人,虽然冷淡了一点,但是一等一地不同寻常。

    豆臻很喜欢付辛,他笃定付辛一定可以站到白舸身边,成为他们都要仰望的人之一。

    古色古香的房间摆设,桌子上一个檀香盘里飘着熏香的袅袅白烟,一个身着黑色长褂的男人抬抬金边眼镜,端详着手里的怀表。

    远处传来的脚步声渐进,“舵主,他来了。”

    男人慢条斯理地抬起眼眸,“让他进来吧。”

    “是。”

    门重新关上,男人端起茶杯的手顿了一下,“你迟到了。”

    “路上有点堵。”

    呷了一口茶,男人把茶杯放下了。

    “择西,如果以后有机会去见三爷,希望你不要迟到了。你知道,在我这里顶多是要你做事,到了三爷那儿,”他笑眼盈盈地看着择西,“就是要你的脑袋了。”

    择西额头上渗出隐隐地汗珠,“是,我知道了。谢孙舵主指点。”

    凤鸣崖舵主,孙昭堂。

    “好了,今天过来,是三爷安排的事做好了是吗?”

    择西把手里的木盒呈上去。

    “我听说,你不是按照我们说好的做的。”孙昭堂没有急着验人头。对于三爷来说,捏死这群小流氓就想碾死一群蚂蚁,而且这些人的价值只有卖命而已,所以三爷安排了械斗,谁都不会起疑心,怀疑到这背后有大人物插手。

    第一百一十八章 凤凰毒心-->>(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我听说,你不是按照我们说好的做的。”孙昭堂没有急着验人头。对于三爷来说,捏死这群小流氓就想碾死一群蚂蚁,而且这些人的价值只有卖命而已,所以三爷安排了械斗,谁都不会起疑心,怀疑到这背后有大人物插手。

    但是择西居然擅作主张把这件事直接交给一个来路模糊的人。他还没有把这件事上报给三爷,因为他想知道理由,也很想知道这位实际执行者的身份。所以,孙昭堂愿意承担一次被白舸责备的风险。

    “三爷的安排自然有三爷的用心,但是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和我同生共死的兄弟去送死。而且我也想知道这个人是不是别有用心,所以自作主张。”择西挺直了背,“如果是三爷的意思,我愿意一个人承担责任。”

    孙昭堂哼了一声,狭长的凤眸快速地瞥了他一眼,“你承担得起吗?”

    择西抿紧了嘴唇,没有答言。

    孙昭堂沉默了一会儿,似乎是在思量,良久方道,“如果是别有用心,更要放在三爷身边。你明天把他带过来吧。”

    让他以为自己已经接近了核心,得到了所有有价值的信息,传递出去,再把他置于死地,这才是最有乐趣的部分。

    孙昭堂相信,白舸会喜欢这份礼物的。

    择西不明白孙昭堂的用意,在他看来,这位分舵主的眼睛里都是秘密,他窥不出一二。

    如果不知道这位堂主对白舸的忠心,他会觉得这是孙昭堂想要培植人手到白舸身边,为自己牟取更重更高的权位,或是想要造反。

    但这是什么意思呢?

    是智力题,考验老大的头脑是不是灵活,还是……择西想不出另一种可能了。他想不出,不意味着这就是唯一的可能性。

    付辛靠在椅子里,想象着自己可能的结局,大不了一死,但是他不想死得这么快。就算是死,他也必须在白舸心上插上一根刺。

    “明天跟我去见舵主。”

    择西经过付辛躺着的沙发边,丢下一句话,重重地关上了门。

    付辛挑挑眼眉,看来这位小帮派的老大不认可这个决定。

    但是,这件事不是他能改变的。

    “舵主,您怎么能随意让人进入这里呢?”

    孙昭堂靠在椅子里,翘起腿,露出一双黑布鞋。

    “你是在质疑我的判断。”

    “属下不敢。”孙昭堂的副手是孙家的老管家钟叔,看着孙昭堂这一辈长大的老人了。

    白舸要建立自己的帝国的时候,孙昭堂带着钟叔加入了白舸的计划。

    “……钟叔,你怎么也跟我自称属下了,跟你说过你和他们不一样。”

    钟叔笑笑,“主仆有别,我也不能例外。如果老太爷看到少爷这样能干,也会欣慰的。”

    孙昭堂一双剑眉微微扬起,“能让你觉得欣慰我就觉得满意了。”

    他相信钟叔看到了他亲手杀死了父亲,就算真的没看到,也猜到了。毕竟自己当时从父亲房间里出来的时候,指尖还滴着血。

    那个老东西掏空了爷爷拼死拼活打下来的江山,还大言不惭的说,儿子拿老子的,天经地义。

    孙昭堂出国以前,一直跟着爷爷,学到的都是爷爷手把手教给他的,他的父亲呢,终日混在烟花楼。

    回国之后,爷爷因为得知儿子背着自己人,和敌家勾结挖空孙家的基业,郁郁而终。

    孙昭堂发誓,总有一天他会亲手杀死这个人面兽心的家伙。

    但是,他不明白钟叔为什么从来不说起,对他依旧忠心耿耿。

    “少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