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六章 接手
    有一些人生来就被遗弃,有一些人后来被命运丢开,他们看似智商不足,但是心里却知道发生了什么。

    被父母抛弃,就像被甩开的包袱。病院里的老师就是最爱他们的人。

    有的父母把孩子丢在这里之后,再也没有出现,老师们不忍心抛弃他们,自掏腰包供养这些孩子,教他们做一些简单的工作分担病院里的清洁事务,一些简单的手工可以拿出去贩卖,他们希望这些孩子也能享有正常人的生活。

    好像这一切都如看上去的一样美好。

    直到一个孩子在夜深中,突然听到地下室里传出沉闷的声响,也许他在好奇,他走下去,看到了人间地狱。

    人体器官非法获取,涉及复杂利益关系,这个孩子当然不懂,但是他看到曾经眉目和善的老师从另一个小孩子身上取走血淋淋的器官,那个孩子还是和他关系最好的朋友。

    在他的脑海里,一个朦胧模糊的画面慢慢浮现。

    老师们说某一个孩子被父母接走了,他们吃到了难得的好菜……

    不过,传闻只是传闻。

    这样以讹传讹,早就不知道最初的版本了。不过齐晗和九哥都还记得他们很久以前查过的乞讨儿童的案子。

    那些小孩子被人贩子拐走以后,活生生地折断手脚,沿街乞讨。也许这一辈子都见不到自己的家人。

    人间炼狱每分每秒都在上演,却没有一个人可以预言可以阻止这些发生。

    “齐哥,”怀光跟着徐川跑了一段时间,晒得黑了一个度,整个人都瘦了一圈,不过看起来很精神,“叶局那边叫您过去一趟。”

    齐晗微微怔了怔,转头看看九哥,发现对方也在看着自己,忍不住笑了出来,“我还以为这辈子他都不会找我了。”

    “有说是什么事吗?”

    怀光摇摇头,“叶局那边好像是以为我还跟着您,才给我来的电话。让我们过去再说,电话里不太方便。”

    齐晗若有所思。

    “说不定会是小菀的事。”九哥打破了沉默。

    怀光转头看向他们。好久不见,他还是很想念跟在“大神”身边的时候,虽然有的时候完全搞不懂他们究竟是怎么会看出别人休息不到的细节。

    “那应该不会叫上我们几个一起。”齐晗摇摇头,叶杨不会承认自己的错误,也很难前后不一,这个人心太硬,也许是因为做这一行,就不得不牺牲掉很多。

    齐晗有种不太好的预感,付辛的任务可能遇到了什么困难。

    他的胃突然不舒服起来,如果真的是付辛,只能是大麻烦,结果非死即伤,很难全身而退。

    缉毒大队的警察都穿着整齐划一的制服,付辛曾经也是其中一员。为了这次的行动,他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穿上这身衣服了。他的档案也被归档到了“销毁”那一栏,如果任务成功,或许还能再找回,如果失败,就会彻底销毁。

    他们都是不甘心寂寞的人,不甘心碌碌无为,即使面前摆着丧命的风险,他们也愿意一往无前。

    齐晗明白付辛的想法,因为如果是他自己,他也会做出和付辛一样的选择。

    他们拐上了楼梯,叶杨的办公室在三楼走廊尽头。

    楼下的声音仿佛是存在于另一个世界,齐晗的心沉在深渊谷底,似乎永远也不会重新雀跃。距离他上一次他来这里,好像已经过了整整一个世纪了。

    齐晗在门口站住了,九哥拍拍他的肩,齐晗回头迅速地看了他一眼,仓促地笑了笑,抬起手敲敲门。

    第一百一十六章 接手-->>(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齐晗在门口站住了,九哥拍拍他的肩,齐晗回头迅速地看了他一眼,仓促地笑了笑,抬起手敲敲门。

    “进来吧。”

    叶杨看到他们,既没有起身,也没有笑。

    齐晗和九哥坐在办公桌前的两把椅子里,怀光关上门,自然地站到了齐晗斜后方。

    “我叫你们过来,”叶杨的声音听起来很疲惫,但是他看起来并没有那么累,“是我的确不明白付辛留下的信息的意思,但是我总觉得他遇到了危险……”

    “我们需要知道这次行动的所有细节。”

    叶杨看着他,良久,才吐出一口气。他向后靠在椅子里,“好。但是你们必须要保密。在这次行动结束以前,你们也不能随意活动,需要想我汇报。”

    “嗯,我们都明白。”齐晗点点头。

    叶杨又看了看他们,才拿着钥匙,拉开了最下面的一个抽屉,把一份文件放到了桌子上。

    齐晗感觉到那份沉重的文件砸在桌子上,地板都微微震动了一下。

    “都在这儿了。”叶杨语气很坦诚。

    但是齐晗看到他视线下垂,小心翼翼地锁好了抽屉。

    齐晗装作没有看到,他接过文件,里面的材料分类很多,包括人员信息,行动计划,预备方案,每一项的内容容量都已经超出了齐晗的认知。他抬头看了看叶杨,对方并没有在看他,叶杨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

    好像是在静静地等待他们看完,但是齐晗知道他是在回避他的锋芒。这项任务根本就是超人任务,说白了就是把付辛往死路上推。叶杨一定还有其他事瞒着他们,齐晗想起付辛说过,叶杨确实在隐瞒什么,而且对罗笙的事非常避讳,如果这些事情之间有联系,应该是一个很大的,连齐晗也很难想透的局。

    他只能选择把自己置身其中。

    尼采说,一个人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活,就可以忍受任何一种生活。

    九哥向他这边靠了靠,浏览着人员信息。

    齐晗翻到一页时,突然停住了,他看着照片上的男人,轻轻蹙起了眉头。

    这是一个很年轻的男人,健康的小麦色皮肤,眉峰浓密锐利,目光炯炯有神。他似乎在看着什么出神。

    九哥也看到了他的名字,白舸。

    白舸,白家二少。24岁就拿到了医学博士。没有和兄弟争父亲的家业,白手起家,建立起现在的“帝国”,过手的货物都属于非法交易,但是他就是有办法逃过层层搜查。

    这个“帝国”的规模之庞大,人员之繁复,已经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所有人都以为没有人再能超过白老爷的产业,没想到二少在两年内就建立起可以像捏死一只虫子一样捏扁白老爷的产业的“帝国”。

    罗笙曾经开玩笑说:晗哥,你不觉得你们长得很像吗?

    是有那么一点吧。

    齐晗看着白舸的照片,罗笙给他看得那张照片是她偷偷拍下来的……

    齐晗想不通,如果罗笙真的是卧底,她又为什么要把白舸安排手下去设计和交易对象见面的照片。

    “我们能把这份材料拿回去看吗?”九哥出言道,齐晗才意识到自己走神了。

    叶杨缓缓睁开眼睛,打量了他们一番,

    “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