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一章 闹鬼
    “那,那是什么声音啊……”吕子萍抓紧了翟焱的手臂,声音发抖。

    “……不知道……”翟焱声音轻飘飘的,有些犹豫和恐惧。

    九哥跟在他们后面,虽然诡异,但也不可能是百鬼夜行,就算是,也是人心里有鬼而已。

    “要是怕,还是早点回家吧。”甄歆淡淡地说道。

    “谁怕了!翟焱~你看她……”

    九哥觉得有点好笑,刚才还那么怕,现在因为情敌的一句话,就能忙着辩驳,完全忘记了刚才那阵莫名其妙的笑声。

    看来在某些时候,妒忌和争胜也许是个好东西。

    “你知道那是什么吗?”

    九哥突然意识到身边有一个不单是探险,还时刻注意着自己的人,他摇摇头,“我也不知道。”

    宁远看着他,眸色微微阴沉。

    铁门已经锈蚀,轴承转动,发出吱吱扭扭刺耳的噪音。

    九哥抽出插在背包侧袋里的狼眼手电,光柱落在前院空旷的地上,一个破旧的布偶落进他们的视线中。

    布偶黑色的眼睛在手电的照射下反着光,像是睁开的眼睛,空洞无神,透着怪异的光。

    吕子萍似乎吓坏了,拉着翟焱的手,不知道该说什么。

    甄歆虽然没有表现得那么明显,但也许是因为她没有可以表现出恐惧和脆弱的对象。

    宁远只略站了站,就和九哥一起向前走去。

    九哥站在门边,上面还挂了一块牌子,写着阳光特殊病院的名字。

    “有什么不对劲的吗?”

    宁远跟上来,九哥摇摇头。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进入这里,他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这种感觉愈来愈强,让他对身边这几个人都有了不信任的警惕。

    九哥一直很清楚自己为什么会愿意留在齐晗身边共事,只不过这个认知会在某些时刻格外清晰,比如说现在。

    周围的人也许是不能信任的。

    这样的念头让他脑子里乱糟糟的,甚是烦忧。

    “进去吧,都走到这儿了。”翟焱伸手推开了门,夜里林间的风一吹,阴沉的老房里陈旧的灰尘窜得人鼻尖喉间发痒,九哥也忍不住咳嗽了几声。

    “哎呀,”走在前面的吕子萍突然低低地惊叫了一声,“这不是网上的那张照片吗……咱们还是快点走吧。”

    宁远和甄歆似乎也有些恐惧那张闹鬼的照片,没有细看就走了过去。

    九哥用狼眼手电照着那张照片,他确实在网上见过这张照片,还是这张照片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他才来这里一探究竟的……但是医院墙壁上悬挂着的这一张照片和网上的并不一样。

    他凑得更近了一些,后排的人,是有脚的。

    网上的那张照片,是被人做过处理的。

    最初的发贴人,九哥记得,是翟焱的账号。

    p照片的人会是翟焱吗?如果是,那么他为什么要来这里,还特意在贴吧上发布招募贴?九哥记得,翟焱还给甄歆买了往返程的机票,为此,还和吕子萍在宾馆大吵了一架。他处心积虑地带上他们是为什么?宁远搅和在其中吗?

    如果翟焱只是发图的人,那么最开始p图的人又是什么居心,只是觉得有趣吗?

    九哥打开手机,才发现手机连不上信号了,左上角显示“无服务”。

    第一百一十一章 闹鬼-->>(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九哥打开手机,才发现手机连不上信号了,左上角显示“无服务”。

    他重新把手机揣回口袋里,见鬼,他们为什么不在白天的时候到这里来呢……九哥这才注意到四周过分的安静,就在他出神的时候,另外四个人已经不知道去哪里了。

    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

    九哥用手电重新照亮了那张照片,他抬起手,擦擦相框玻璃上的灰尘:照片中的一个小女孩儿手里抱着的玩偶和他们刚刚在前院看到的一模一样。

    不过是个玩偶而已……九哥在心里安慰着自己,也许是光线原因,这些孩子的笑容看起来有几分诡异,好像在嘲笑他的胆怯。

    墙上挂着的涂鸦大多都是孩子画的,上面完全不受束缚的线条和颜色,反而比绘画老师教出来的更有艺术气息。

    九哥慢慢地走着,踩在陈腐的木板上,走廊黑洞洞的,两侧的门关着,像禁闭着猛兽的洞穴。

    咯吱咯吱。

    咯吱咯吱。

    咯吱咯吱。

    九哥听到那个声音和自己的脚步声没有重合,而且越来越近了。

    眼前没有任何人。九哥握住旁边的门把手,想了想,比起未知数,他还是习惯已知数。

    他靠在墙边,向走廊另一头看过去,什么人都没有,那个古怪的声音也消失了。

    九哥心中突然冒出了一个念头,但是它也随着那个奇怪的声音一起消失了。

    第一层走廊有十二扇门,最后一扇门上写着老师休息室的字样,对面的那扇门则什么都没写,连标号都没有。门上的漆脱落了大半,没有窗户,没有把手。

    就像是潘多拉魔盒,诱惑着他去开启。

    他刚想推开门,楼上就传来一声尖叫,在安静的夜里和此时紧张的心情作用下,绝对的“事半功倍”。

    九哥觉得自己的魂云游了一圈。

    他三步并作两步跑上了楼梯,他注意到楼梯边栏杆上有两处明显的锈蚀,如果有人依靠,会因为栏杆不堪重负而摔下去。

    九哥刚刚消失的念头重新冒了出来。

    宁远站在离他们最远的墙边,甄歆抱着手臂,处于戒备的姿态,吕子萍靠在翟焱怀里,啜泣着。

    “怎么了?”

    翟焱抬头看了看九哥,“我们刚才在那个房间里……”

    九哥看到吕子萍的手臂上有五道长长的血痕,看起来很像是被人的长指甲划破的,只是,谁会留着这么长的指甲……

    翟焱他们上到二楼时,也没有注意到九哥没有跟上来。他们随手推开了第二扇门,房间里有三张儿童床,没有被褥,只有床板,显得光秃秃的。

    墙边放着一只大衣柜,翟焱轻轻靠在上边,却感觉到一种奇怪的巨大力量把他往衣柜里扯,他很费力才挣脱开。

    吕子萍试着拉开那扇门,却拉不开,她伸手进去,却触摸到一个毛茸茸的冰冷的东西,她吓了一跳,猛地抽回手时,却被冰凉坚硬的锐器划破了手臂。

    “是,是僵尸吧……”

    九哥从背包里摸出一瓶酒精棉球,“僵尸也好,还是什么其他的也好,先消毒包扎一下,不然可能会破伤风。”

    酒精涂在伤口上的疼痛让吕子萍忍不住缩手,但是九哥并不为所动,“你里面那件短袖借用一下。”他对翟焱说道。

    翟焱愣了一下,但似乎是感受到了九哥阴凉的目光中的冷意,乖乖的把衣服脱下来递给他。

    九哥没有再看他,把衣服撕成几条,尽量沾上酒精之后,包裹在吕子萍受伤的手臂上。

    “我建议今天晚上的活动暂时终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