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六章 IT精英
    庆大计算机专业和这所学校的名声一样响亮,张斌也是最优秀的学生之一。但是张斌居然无法突破对方设置的“防火墙”,他和言生的几句似乎无关轻重的话,

    -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看着很面熟。

    -好像是什么比赛……你是去给你的室友加油的……

    比赛,室友。

    齐晗给津南大学的学生处打了个电话,向对方表明身份后,单刀直入地询问法律系硕士二年级学生言生的寝室住宿情况。

    “您稍等,有结果之后,我们会第一时间通知您。”

    “好的,麻烦您了。”齐晗挂断了电话,这个漩涡的中心,即是他们要寻找的真相。

    九哥沉默无言。窗外的枝丫还泛着青翠的颜色,但是秋风已经开始肆虐了。

    “我哥哥对你怎么样啊?”齐黛阳一边吃着早饭,一边和楚溪通话,“我跟你讲,他就是刀子嘴豆腐心,看起来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其实……”

    “黛阳,”楚溪打断了齐黛阳的絮絮叨叨,“你哥哥真的很忙,这几天只见过他一面……”还被他无视掉了。说来,楚溪第一次被这样彻底地无视。

    齐黛阳深吸一口气,颇有恨铁不成钢的气势,“你回国到底是为了什么啊……”

    楚溪也叹了口气,她确实很喜欢齐黛阳口中的齐晗,但是真正见了面,才觉得真正遥远的距离不是跨越大洋。

    齐晗的手机在掌心拍着,发出闷闷的声响。电话铃声响起的一瞬,他就接了起来,“喂。”

    “先生,您之前打过电话来询问法律系硕士二年级学生言生的宿舍的情况是吗?”

    齐晗快速地应道,“对。”

    “是这样的,先生,言生住的宿舍是四人间,标价是学校里较便宜的,和他同住的另外三个人都是本校奖学金获得者,学校免除他们的住宿费,算是奖励……”

    齐晗尽量使自己的语气显得心平气和,“有和他同住的三个人的信息吗?”

    “有的。”那边的答案让齐晗的心放下了一半,九哥往他这边靠近,齐晗打开了免提,“生物工程系博士一年级缪柏,金融系本科四年级学生杜陈歌……”

    齐晗和九哥对视了一眼,其中的震惊都是他们无法找到准确形容词来表达的。

    他们居然没有早一点想到这个。

    “……计算机本科三年级李詹源……”

    这就对了。

    “先生,您还需要什么,先生,你在听吗?”

    齐晗半晌才道,“啊,我想问一下,学生外宿你们能及时知道吗?”

    第一百零六章 it精英-->>(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齐晗半晌才道,“啊,我想问一下,学生外宿你们能及时知道吗?”

    “这个嘛,学生需要向辅导员请假……”

    齐晗问道,“就是说,如果他们不向辅导员请假,你们也不会知道他们是不是按时返校就寝,对吗?”

    “……”

    齐晗挂断了电话。

    下一个电话已经拨了出去,“张斌,你有没有和津南大学的一个叫李詹源的学生,参加过同一个比赛?”

    “李詹源?嗯……啊对对对,就是他,我想了很久刚刚见过的那个人怎么会那么面熟……他们是室友……”接下来是张斌能想到的所有溢美之词,齐晗想,这大概是他见过的最能说会道的it精英了。

    不过,既然李詹源能够封锁张斌的技术,那他现在说不定也发现了自己正在调查他们的情况。

    “徐川,没时间解释了,你现在就安排人手,找到杜陈歌和津南大学一个计算机系的学生,叫李詹源,再到机场去,直接把缪柏接回去……”他慢慢走回刚刚他走出的办公室,言生已经开始忙他的工作了。齐晗眸光深沉,“动作要快。”

    徐川找到杜陈歌的事务所,里面没有什么人,他很快就找到了杜陈歌,“警察。”他把证件亮给杜陈歌看了一下,“我们要请你回去一趟,配合我们做一下调查。”

    杜陈歌冷冷地看着徐川,“齐晗呢?”

    “这个,你不需要知道。”徐川摆摆手,两名警员走了过来。

    警员刚碰到他,杜陈歌面部表情突然一紧,往后退了半步,刚才的沉稳冷静消失殆尽,“别碰我!”

    徐川看到他的瞳孔放大了,在现在的情况下,这是恐惧的表现。

    重度洁癖。

    徐川想到齐晗的话。他抱臂站在一旁,看着这个把他们耍得团团转的优等生,不得不感慨一句:这年头怪胎可真他妈的多。

    李詹源蹲在网吧的椅子上敲着键盘,嘴里还叼着一支烟,眯着眼睛吞云吐雾,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怎么看都不像是那个在计算机比赛中获得优胜的大神。

    “哎兄弟,我可是等了很久……哈啊……困啊……”

    他滑坐到椅子上,伸着手等着手铐锁住他的双手,与其说是视死如归,不如说是松了一口气。

    “哎兄弟,你这手铐是什么金属做的?合金吧,一定是合金……”

    徐川听到组员汇报的情况,把刚才那句感慨又在心里重复了一遍。

    缪柏刚下飞机,就看到了等在出口的警察。他淡淡地笑了一下,什么都没有说。

    齐晗得到徐川任务完成的消息,才总算松了一口气,“抱歉,恐怕要耽误你的工作了。”他走回办公室,不知道该以什么心情面对言生,但是他想自己的表情一定是冷漠的。

    “好。”言生看了看他,终于露出了一个笑容,齐晗看得出,那是发自肺腑的,近乎解脱的轻松。

    这件事情的真相可能更超乎他的预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