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三章 手机录音
    “我一直都很喜欢这种房子,”楚溪在正厅里转了几圈,雕梁画柱的古典风格远离现代生活,他们像是穿越了的时间旅人,“但是美国没有这样……”楚溪尝试着寻找一个合适的形容词,“建筑。”

    怀光看着她,楚溪把散下来的头发拢到耳后,“sorry,我的用词是不是错了?”

    “没有没有……”怀光摆摆手,他抓抓自己后脑勺的头发,同样寻找着适宜的措辞,“嗯……这栋建筑是齐家的老宅,所以保留了一些……很久以前的特征。”

    “真是太美了。”楚溪痴痴地看着,陡然回眸,对怀光笑了一下,“抱歉,我看得太入神了。”

    “啊,没关系。”

    齐晗看了一下手表,那对男女似乎并没有要离开的意向,他们有说有笑的,但是齐晗看得出来,那个男人的耐心慢慢地消磨着,但同样,他好像也觉得很有趣似的。

    “我怎么觉得,她是在等我们离开。”徐川掩住唇齿,压低声音说道。

    齐晗两指捏着手机,轻轻向上一甩转到正确的方向,“说不准,你们俩继续叫酒,这回要让他们买单。”

    九哥把服务生叫过来,神态自若地重复了一下刚刚的酒品。

    他们喝过第五巡,那对男女终于有了结束的意思。

    “买单。”

    齐晗没有抬起头,但他的目光紧紧地盯着那只酒杯。

    九哥和徐川也暗暗调整了自己的坐姿。

    “……开什么玩笑?”

    “你……你就为了……”

    “给你……”

    “……”

    只言片语。虽然他们能够捕捉到一些异样,但也什么都不能证明。

    九哥拿回酒杯,啜饮着最后一点鸡尾酒。

    徐川的失望都写在了脸上,齐晗轻轻摇了摇头,他重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心情。齐晗招手叫的服务生刚好走了过来。

    “买单。”

    “先生,您是要现金支付还是刷卡?”

    齐晗勾唇笑了一下,“你不应该先让我看到账单吗?”

    轻薄的一张纸片,齐晗拿在手里,认认真真地看了一遍,就像没看到围过来的那群彪形大汉一样,“你们酒吧的酒品价格,倒是很漂亮。”

    伸向齐晗前襟的那只手还没有收紧,就被攥住了手腕。骨节挫伤地钝痛,让那个体型庞大的壮汉愣了一下,半秒后就像个沙包一样,被推开了,狠狠地撞在身后的酒架上,摔倒了酒驾,砸碎了一瓶瓶陈列的红酒。巨大的声响出乎意料地骇人,似乎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他们看着依旧坐在那里,稳如泰山的齐晗,不敢确认刚才的动静就是他制造出来的。

    一瞬的寂静,齐晗仿佛能听到他们容量不大的脑子正发出生锈的转动的声音,他看了看徐川,慢慢站了起来。

    徐川也站了起来。

    九哥默默地垂下了眼眸。过一会儿,这里即将出现的凌乱场景,他见过不止一次,每一次,都是因为那些最后躺在地上像个巨婴一样哼哼的男人们太过愚蠢和盲目自信。

    齐晗转转脖颈,吸了吸鼻子。

    那些壮汉看看拳头捏得咯吱咯吱响的徐川,和垂头凝眉的齐晗,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对上齐晗的目光,更觉得胆寒。

    “快一点,我赶时间。”齐晗轻轻地说道。

    这句话彻底地点燃了四肢发达的人的神经,结果就是,短路。

    齐晗借力打力,徐川实打实地力道对冲,很快就解决了刚刚还挤着肌肉的壮汉。

    “技术太差了,”徐川甩甩手上的血,有几分嫌弃,“不过瘾。”

    齐晗露出了一个笑容,方才的气场收得一丝不剩。

    徒有一身蛮力的对手,在齐晗手里,永远是下场最惨的那一类。

    “阁下替我教训了我的员工,是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地方吗?”

    齐晗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九哥终于抬起了目光。

    齐晗和徐川也看了过去,走廊尽头的楼梯口,走出来一个人。

    “不好意思,本来没想着这么大费周章的,”齐晗淡淡说道。

    “你们想知道什么。”

    “这个女孩儿,”齐晗从外套内侧口袋里取出一张照片,“是不是在你们这里工作?”

    “我凭什么告诉你?”

    齐晗不紧不慢地拿起放在桌子上的手机,打开手机屏幕,送到了他面前:

    手机屏幕上,是正在录音的画面。时间,已经超过了一个小时。

    第一百零三章 手机录音-->>(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屏幕上,是正在录音的画面。时间,已经超过了一个小时。

    “证据都在这里,如果你坦白,还能算你态度良好,量刑的时候……”

    “是。”

    齐晗的话被打断,但是他并不恼火,反而住了口,静静地等着他接下来的话。

    “她在我这里工作过一段时间。”

    林琳确实给这家黑酒吧拉来过几个客人。

    “那几个客人的身份你清楚吗?”

    “这个只有她们自己清楚。”

    沉默了许久的九哥问道,“监控录像呢?”

    酒吧主人看着他,轻挑地笑了一下,“你们是从哪来的,这种地方,你们会安装摄像头吗?”

    九哥意识到自己的问题。这种地方装摄像头等同于自掘坟墓,每一祯都可能是确凿的罪证,一旦出现问题,就是铁打的证据。

    “线索断了。”

    齐晗有些懊恼地用手机一下一下地拍着另一只手掌掌心。

    徐川看着被丢进警车里的壮汉们,“也不算空手而归。”

    齐晗看到九哥沉默着,“你想回学校再看看吗?”

    九哥点点头,半晌才回过神,“你妹妹的那个……”

    “走了。”齐晗头也不回,大步流星地朝巷口的警车走去。

    本来是已经断掉的线索,他们是没必要再回来的,但是总觉得有什么东西被他们遗漏了。

    夜深了,校园里的欢声笑语也渐渐沉寂。

    舞蹈系主任锁好了自己昂贵的轿车,在包里翻找着钥匙。

    稀碎的树影随风轻轻摇曳着,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隐隐约约的另一种声音向他移动着。

    舞蹈系主任有一头稀疏的头发,打理得像是黏在锃亮的皮鞋上的鞋带,说不出的油腻。

    他觉得自己听到了什么,小心翼翼地回头,看向房子前面的一片树林幽径,什么都没有。

    他想自己是因为林琳的死产生了幻觉,这几天总是疑神疑鬼的,他在心里骂了一句晦气,钥匙插进锁孔,他突然觉得脖子上猛地刺痛,还没来得及回头看清如同鬼魅一样出现在身后的人的模样,强烈的眩晕感就铺天盖地而来,不容他一丝抗拒。

    齐晗捏捏眉心,不知道那位身处远洋的表妹又给他制造了什么“惊喜”。

    正厅里静悄悄的,齐晗犹豫地左顾右盼,不对劲啊……不说每次他回家,都能辨认出他脚步声,飞快地从任何一个角落里跑过来的团团,怀光也不可能这么安静。

    大多数时候,身体都不会遵从大脑的指令,比如现在正发出一连串咕噜声的胃。

    齐晗摇摇头,叹了一口气。

    他走近餐厅的时候隐隐听到了对话声。

    “……这里写的,煮两分钟就好了。”

    “两分钟?不熟吧……”

    齐晗挽起外套衣袖的动作顿了一下,从来不进厨房的人居然出现在这儿,他的视线从怀光移到旁边的一个背影,长发飘飘,应该就是塞给他的那位小姐了。

    “我来吧。”

    认真研究方便面煮法的两人齐齐回眸,齐晗走过去,挽好衣袖,顺手从冰箱里拿了火腿肠和鸡蛋。

    齐晗拿过怀光手里的方便面,眸光从他脸上划过,没有去看另一边的楚溪。

    面饼下锅,调料一袋袋加入,浓郁的香气很快就飘了出来,香肠一整根挤入锅里,齐晗搅拌着煮软的面,另一只手握着鸡蛋在锅边轻轻磕了一下,错动,鸡蛋也落入滚汤里。

    楚溪脸颊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她不急着介绍自己,齐黛阳说得没错,齐晗身上确实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把别人的目光抓得牢牢的。

    就好像太阳牵引着行星。

    热气腾腾的方便面看起来很有诱惑力,齐晗看了另两个“饿死鬼”,“你们先吃,我再去弄一点。”

    “哎哎哎,别啊哥,你坐你坐,我去弄。”怀光这会儿倒是反应迅速,把齐晗往楚溪旁边的位置里一按。

    “你会?”齐晗非常怀疑。

    “刚看了一遍,差不多……”怀光说什么也不能继续呆在这儿了。

    齐晗看着他消失的门边,摇摇头,吃起自己的那份面。

    “再等一会儿,就坨了。”齐晗说道,锁定在他身上的目光终于移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