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 保鲜膜
    白白净净瘦高个儿的女孩儿叫魏冉,另一个瘦小的女孩儿叫季莲。住在林琳下铺的女孩子叫陈娟,另两个,一个是桂槐,一个是李锦。

    “林琳的男朋友你们认识吗?”

    “认识。”魏冉说道,“金融系的国奖生,杜陈歌。”

    齐晗微微眯起了眼镜,“你们见过吗?”

    “没有,我们都是听她说的,但是杜陈歌在我们学校很有名,听说他确实交了一个女朋友,有可能吧……”

    季莲也说道,“而且,林琳她经常说自己和男朋友在外面住了什么的,也很少回来。”

    “这么说,你们除了上课时间,其实很少见到林琳?”齐晗在笔记本上写下了几行字。

    “这么说……好像是的……”

    “齐晗,你来一下。”徐川敲敲门,丢下一句话就离开了。

    齐晗扬起眉头,对两个女孩子道,“你们一起过来。”

    孟夏捂着嘴唇,眉头能拧成一个疙瘩。

    “你没事儿吧?”

    孟夏摇摇头,“你进去看看吧。”她手指指向屋子里面,眼睛里有一丝费解的厌恶。

    齐晗重新走了进去,九哥遮掩着嘴唇,连齐晗出现都没有注意到,他紧紧盯着翻过来的床板,上面的尸体被正在拍照取证的技术队员挡住了。

    他又往前走了几步,握着一名技术队员的肩,让他稍微腾出一个空位,他终于看到了那具尸体。

    上面裹着一层又一层的保鲜膜,女孩的眼睛大睁着,保鲜膜紧紧地贴在上面,能看清每一根眼睫毛。皮肤泛白,因为浮肿被勒出道道红痕。

    女孩儿穿着一条花色的雪纺裙子,但是面目骇人,像是被包裹起来的气球。

    齐晗要了一副手套,“有什么发现?”

    “齐哥,这边没有留下指纹,”技术队员指了几处边角蹭掉灰尘的地方,“凶手在处理尸体的时候,留下了痕迹。”

    齐晗用自己的手指比照了一下,“你们怎么确定这不是你们刚才留下来的?”

    “我们特意多叫了几个人过来,就是为了不留下任何痕迹。放心吧齐哥,我们检查过了,没有我们自己留下的。”

    齐晗点了点头。

    “孟夏,进来。”他看到门边站着的几个女生,都是一脸的惊慌恐惧,甚至是厌恶。

    所谓朋友,友情可以薄弱到怎样的程度。

    孟夏走到他身边,她从业六七年,什么样的死状都见过,死前的心情细致入微地体现在脸上,凝固成了永恒。但是现在,这个女孩儿身上没有任何伤痕,脸颊泛着铁青色。

    “窒息死亡。死因就是这几层保鲜膜。”

    “整块板子一起送回警局吧,不出意外的话,死者体内应该含有麻醉剂成分。”齐晗完成了孟夏没说出口的推测,这几层保鲜膜,大有用处。

    “徐川呢?”

    九哥朝走廊另一边摆头,“搞定领导。”

    学校里死了一个学生,就算没人进入现场,他们把尸体和证物带回警局的时候,也难免会被人窥见一二。

    “我们会配合你们调查,但是你们不让我们进去,我们怎么做好学生工作?”

    徐川态度也很坚决,“我们现在正在调查,任何和案件相关的信息都要做好严格保密,这几个学生,我们会进行调查,如果不能确定和她们有关,她们的课程不会耽误。”

    “你不懂,这舞蹈系本来就……”系主任情急之下漏出几个字,又赶紧住了口,只不过神色极其难看,眼睛死盯着地面,不肯和徐川有目光接触。

    “徐川,”齐晗叫他。

    徐川又扫了一眼系主任,“不好意思,二位就在这外面等一等。”

    “把这儿的学生清一清,”齐晗压低了声音,“过一会儿嘱咐那五个女生,看到的听到的,不要到处乱说。”

    “那你呢?”

    齐晗一把拉住转出来的九哥,“我们得先去找一个人。这边就交给你了。”他越过徐川肩头看向站在警戒线外的校长和系主任,“那边什么情况?”

    徐川摇摇头,“还不是怕明年生源受到影响吗……哎,不过有一点有点儿奇怪。”

    “怎么了?”

    九哥问道。

    徐川看看他俩,“刚刚那个系主任脱口而出,说了句:你不懂,这舞蹈系本来就……”

    “什么?”

    徐川无奈地一摊手,“问题就是他突然停住了,后面的什么也没说了。”

    齐晗沉吟片刻,“这不现成的就有几个知情人在这里嘛。”齐晗拍拍他肩膀,走了几步,又绕回来,“给你个小建议,做笔录的时候,把魏冉和另外几个分开,说不定会有意外收获。”

    从挤得满满当当,神色惶惶的学生中间走出去,甩掉了几个号称是校报记者,混入女生寝室的男生,九哥才开口,“这个校长,出现得是不是太早了?”

    “这个学校的舞蹈系一定有问题,”齐晗总结道,“校长和系主任的反应都不太对劲。”

    “你觉得这个问题和这个案子之间有关联?”

    “不能这么早下结论,也许有关系,也许没关系,但是这个问题,是一定不能被我们知道的。”

    “认同。”

    他们俩相视一笑。

    第九十九章 保鲜膜-->>(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他们俩相视一笑。

    经济学院占据着校园最好的地段,金融系在中间的楼层,齐晗和九哥走上楼梯,“这个保鲜膜,应该不只是为了使死者窒息,降低尸体腐烂速度,减缓尸臭味扩散……”

    齐晗点头,“关键在于,凶手怎么会知道这些?”

    “上网查到的?”

    “那就是实打实地蓄谋杀人。”

    九哥道,“准备那么大量的保鲜膜,应该是蓄谋的。”

    “到了,312教室。”

    阶梯大教室的门是敞开的,里面上的是投资学的课程,这玩意儿齐晗还是在家里私教学习的,在学校里听,有事不一样的感觉了。

    “不好意思,杜陈歌是在这里上课的吗?”

    正在讲课的教授顿了一下,“你们是……?”

    齐晗摸摸鼻子,“他的朋友,有急事,联系不上他。”

    “你们先做一下例题。”教授对教室里的学生说道。

    “二位,出去说吧。”

    齐晗自然乐意。

    “你们两位,应该不是杜陈歌的朋友吧。”教授打量了他们一下,“杜陈歌虽然是我交过最优秀的学生之一,但我没见他有什么朋友。”

    齐晗也并不掩饰,刚才他忌讳在这么多学生面前以警察的身份叫杜陈歌,现在只有一个教授,他的警官证亮的自然也就没那么犹豫。

    “杜陈歌最近一直在会计事务所里实习,有一段时间没过来了。”

    “具体地址有吗?”

    教授翻找了一下聊天记录,“地址嘛,没有,只有事务所的名字。”

    九哥垂眸看着,突然问道,“您知道杜陈歌交了一个女朋友吗?”

    “女朋友?”教授看起来有些意外,“没听说过。”

    “谢谢您了。”齐晗把手机还给他。

    他们查到了那家会计事务所的地址。

    “请问杜陈歌在吗?”

    前台小姐也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他们一下,才拨通了内线电话,“小杜,有人找。”

    过了一会儿,一个瘦高的年轻人走了出来,面无表情,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他先把手上的文件交给了前台,然后才看向了齐晗和九哥,“有什么事?”

    “舞蹈系的林琳,你认识吗?”

    杜陈歌愣了一下,“不认识。”

    齐晗看着他,直到杜陈歌有些不自在起来,眼神里满是戒备,似乎齐晗在说他做假账。

    “学校里经常有人说自己是你女朋友吗?”

    杜陈歌看起来呆住了,半晌才道,“我不清楚。”

    “你很久没有回学校了?”齐晗问道。

    “是啊,我已经申请了全额奖学金,硕博连读。”

    齐晗点点头,“有空儿多和同学交流交流,自己一个人不累吗?”

    还没等杜陈歌反应过来,齐晗和九哥就离开了。

    “确定了?”

    “至少现在看来,他完全不知情。”

    徐川背着手在办公室里转来转去,这起案子古怪蹊跷,女生寝室是不是第一凶案现场?如果是,证物基本已经被女生们抹去,如果不是,凶手什么时候把尸体运回寝室的?什么时候把尸体绑在床板下的?

    “齐哥,”

    徐川听到外面的人的声音,走了出来。

    齐晗看到徐川,也走了过来。

    “情况怎么样?”

    齐晗和徐川,九哥进了房间,把门关上,“林琳极有可能在说谎。”

    “怎么讲?”

    “杜陈歌,不善与人交际,很久没有回过学校上课了。”齐晗道。

    “虚荣心?”徐川挠挠头。

    齐晗的手压在桌子上,手指一下一下地点着,“应该没有这么简单。杜陈歌是个极少和别人有接触的人,少言寡语,一身才华……”他微微弯了弯嘴角,“如果有人说自己是他的女朋友,也很难被拆穿。”

    “你的意思是,其他女生这么说,很有可能是因为虚荣心,但是……”

    九哥道,“她是在为自己的夜不归宿找借口。”

    徐川撇撇嘴,台词被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