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 失踪的学生
    齐晗仰望着救护车棚顶,回味着刚才心悸的感觉。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因为心脏问题被抬上救护车,身边还坐着“围观者”。

    有点微妙。

    “你们是送我去医院,还是送我上路啊……”

    九哥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我快被你吓得上路了,”施倩蹙着眉尖,看上去确实是吓得不轻,“你怎么这么不注意啊,身上也不带药……”

    九哥完全回避女人问责的目光。

    “我们是去哪家医院?”齐晗故意岔开话题。照理说,他现在确实不应该饮酒,只不过他完全忘记了这一点。

    旁边的小护士对这么大的护送阵仗是极不赞成的,没好气地说了一个名字。

    齐晗点点头,“哦,那刚好。”

    “刚好……?”

    九哥被盯得全身都不自在起来,“我们一个同事在住院,刚好顺路去看看她。”

    齐晗看了看坐在一边的曹默闻,脑子转得飞快。

    李小菀缓了口气,轻轻咳嗽了几声,刚才突如其来地感觉让她还有点发懵。

    “喝点水。”孟夏把热水递给她,给她顺气。

    “谢谢。”

    孟夏放在桌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转过头去看,居然是九哥打来的。

    “喂……嗯,好的,”孟夏淡淡地答道。

    李小菀看着她,脸颊苍白。

    “有点儿事,我过去一下,你一个人没问题吧?”

    李小菀的疑问刚窜到嘴边,就被她咽了回去,说出口的,就变成了,“没问题,你去吧。”

    孟夏为她挪挪桌边的水果和点心的位置,更方便她自己取用,“那我先走了。”

    “多此一举。”齐晗不满地咂咂嘴。

    九哥耸肩,“好歹也是咱们队里的法医,治你,还是绰绰有余的。”

    “靠。”齐晗嘟囔了一个脏字,“我还是希望这辈子都不要被法医治了。”九哥一语双关,他也偏偏要装作听不懂。

    医生给齐晗开了几服药,“从片子上看,您的心脏没什么问题,应该是最近饮食问题引起的,克制一下,按时来复查。”

    “医生,有什么要忌口的吗?”

    医生抬起头来看向施倩,又看看齐晗,显然是误会了他们之间的关系,才会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忌口呢,无外乎就是生和辣,酒不能沾,盐,高胆固醇和高蛋白质的东西尽量少吃。”

    齐晗觉得自己不是心脏有问题,而是自理能力有问题。

    “齐晗,你没事吧?”

    孟夏看到施倩也在,心里虽然有一丝戒备,但是又因为对她来说还是陌生的曹默闻的存在,有些不明所以,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没什么事……”齐晗对上医生的眼神,“谨遵医嘱。”

    施倩和曹默闻先回酒吧了,距离酒吧营业,时间也所剩无几。

    齐晗用手肘顶顶九哥,“哎你这招够狠啊,派两个人盯着我,我还能不能有点儿自由了?”

    “想要自由啊?”九哥拍拍他肩膀,孟夏在和医生探讨着齐晗的病症,“那就赶紧把你这毛病养好,我才懒得管你这剪不断理还乱的情债呢。”

    齐晗觉得自己的心脏病要突发了。

    李小菀啃着一个苹果,酸甜的果汁溢出口舌,她有点想回家了。

    齐晗和九哥好不容易挤进电梯,似乎两手一抱胸,双脚抬离地面,他们也不会被拥挤的人潮抛下。

    “麻烦您帮忙按一下四楼,谢谢啊。”齐晗摸摸额头上的汗水,余热不散,仿佛还身处夏季。

    他们顺利出电梯的时候,全身都被汗水浸湿了,无论何时何地,无论电视台里又播放着什么样的国家大事,医院从来都是雷打不动地人满为患。

    “小菀,怎么了?”齐晗站在风扇下吹着风,甩甩头发。

    “有什么烦心事?”

    李小菀看着他,露出了一个笑容,脸颊红红的。

    “就是刚才突然有种不好的感觉……不过你们都好好的,应该只是错觉吧。”

    九哥看看齐晗,眼神戏谑:这算是心有灵犀一点通?

    齐晗回了一个眼神:怎么可能。

    可惜李小菀一门心思地忙着羞涩,根本没注意到他们两个眉来眼去地打哑谜。

    “哥,我想回家。”

    第九十八章 失踪的学生-->>(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哥,我想回家。”

    齐晗摸摸鼻子,“好。”

    最初希望她能在医院里,是医院里安保系统完善,有医生定点查房,出什么事都能及时应对,也方便他们过来照顾她——要是在李小菀家里,孤男寡女的,难免落人口舌。

    不过,这一切都是建立在李小菀的情愿之上的。

    德州大学城里比肩而立几所学校,相互竞争生源,补助金,也相互敦促进步。学术氛围浓郁,朝气蓬勃。

    津南大学艺术学院二年级生的宿舍楼610寝室的女生正在午休。

    她们看着各自电脑上播放的电视剧,放松着紧张的神经。

    两个女孩提着打包的午饭推门进来,“畅畅,今天没有海带丝,我让阿姨多打了点蘑菇。”

    “谢谢啦。”坐在阳台边的女孩子笑着走过来拿走自己的那份午餐。

    “林琳还没回来?”那个女孩子看着一张收拾整齐的床铺。

    “应该是和男朋友在外面住了吧……”一个翘着腿专注电视剧的女孩子心不在焉地答道。

    “嗯,以前不都是这样吗,好几天不回来也没什么奇怪的……”

    那个女孩子歪头想了想,觉得她们说得有道理,也就不再多想,打开自己的盒饭,填饱肚子。

    电视剧里的内容很精彩,好戏连连,她也渐渐忘了这件事。

    吃过午餐,她爬上床,准备在睡午觉之前再看一会儿英语考级的真题集,一不留神,签字笔从双层铁架床和墙壁的缝隙漏了下去。

    “小曼,帮我捡支笔呗……”她小声地叫下铺的女孩子。

    “……你自己捡嘛……”下铺的女孩子闭着眼睛,翻了个身,不想起床。

    女孩子没办法,只能轻手轻脚地下床,虽然她尽量不发出声音影响其他同学休息,但老旧的床铺还是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她找了张草稿纸垫在地上,双膝轻轻跪在上面,她弯下腰,向床下看进去。

    太暗了。

    她抬手摸到刚刚放在桌上的手机,打开手电筒功能,辅助她的视线投向床下的角落里……

    凹凸不平的曲线,并不单一的色调,她下意识地像这奇怪的床板看去。

    一个女孩面朝下,悬空贴在床板上,她刚才注意到的是女孩高挺的鼻梁和嘴唇,身上仿佛在闪闪发光,还有那身她们都很熟悉的那条花布裙子——

    “啊——!!!!!”

    徐川接到报案,连现场都没去,转手就给齐晗打了电话。

    齐晗和九哥安置好了李小菀的事,赶去了现场。

    学生站在隔离带外,探头张望着,议论纷纷。

    “技术队和法医都还没进去,你们进去看看吧。”徐川神色沉重,他让开门边的位置,让齐晗和九哥进去。

    女生寝室里有一种淡淡的香味,混杂着隐隐的臭味,如果是孟夏,应该能一下子就发现不对劲,但是对于生活在象牙塔里的学生,这种味道就变得陌生了。

    “尸体在哪里?”

    徐川指指门边的那张床,齐晗伏下身,黑暗中的影子模糊,反而更令人毛骨悚然。

    齐晗重新站起身的时候,眉头紧蹙。

    铁架床分上下铺,宿舍空间不大,很难把铁架床放倒,露出下面的尸体。齐晗掀起下铺的床褥,朝等在外边的几个警员道,“你们几个,把这个床板翻过来,小心点,别破坏尸体。”

    几个警员穿戴好防护措施,进入现场,按照齐晗的吩咐忙活着。

    齐晗走到门口,“这个床位是谁的?”

    徐川朝另一边正在接受调查员初步调查的五个女生看了看,“这你得问她们。”

    齐晗走了过去,拍拍调查员的肩,“先停一下。”他挨个看看那几个女生,“第一个发现的是谁?”

    他有意避开了“尸体”这个词,她们看起来吓坏了。

    “是我。”一个看起来白白净净,个子高高的女孩子开口道。

    齐晗看看她,“那个床位是谁的?”

    “是我的……”站在最边上的瘦小的女孩子举起手,她的眼睛红红的,床板下有具尸体这件事放在任何人身上,恐怕都是很难接受的。

    “好,你们俩先跟我过来。”

    校长和系主任也赶了过来,齐晗用正在调查的由头拦住了他们。

    “你们和她关系怎么样?”齐晗语气轻松,似乎并不十分在意,像是无关紧要的事。

    “林琳有了男朋友以后,就很少和我们一起吃饭上课了。”

    “以前她都是和我们一起的……”

    齐晗看着她们两个,突然问道,“还没有问你们的名字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