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 林深见鹿
    人们总是在习惯仰视别人的成功,同时忽略背后加倍的努力,艳羡光鲜,却误以为这是唾手可得的。

    陆淞在学校里,是老师面前的红人,同学心里的偶像。学习,就像是专门为他设计的职业。再加上他父母的名声,所有人都笃定地认为,陆淞这一生,生来就没有坎坷。

    但是,陆淞却没有别人以为的那样幸福,快乐。

    他喜欢毛绒绒的玩偶碎裂开的样子,他喜欢看到鲜血流出来的样子,他喜欢破裂的瓦砾,喜欢支离破碎,喜欢解剖,喜欢破坏……

    陆淞知道自己心理疾病深重,知道这不正常,所以他希望别人远离自己,也希望别人注意到自己,帮他摆脱这样的病态。

    但是他身边的人,不是选择视而不见——比如说他的父母,连问问他开不开心,成绩怎么样,都是虚与委蛇;就是尖叫着跑开,再也不敢接近他——比如那些被他带到鬼屋,听他讲可怕的故事的女孩子。

    所有人都站在远处,窥望他光鲜亮丽的家庭和成绩,爱慕他的,厌恶他的,都不肯再进一步,了解他心里的痛苦和煎熬。

    他什么都有,也什么都没有。

    在陆淞不再努力去接近别人,不再奢望过得像个正常人一样的时候,吴倩走到了他身边,“同学,这里有人吗?”

    太简单的一句话,也有很久没有人对他说了。

    吴倩脸上的烫伤狰狞可怕,没有什么比毁掉一个女孩子的容颜更可怕的事了。陆淞小心翼翼地偷看着她,别人异样的眼神,吴倩都可以选择视而不见。

    在陆淞看来,吴倩是个迷一样的女生。

    终于有一天,他鼓起勇气问道,“我可不可以问你……你的脸……”

    “……我不小心烫伤的,医生说,有希望通过手术植皮恢复正常。”

    “哦……”

    “但是我觉得现在这样,也挺好的。至少,我可以知道,谁是真心对我好的。”

    吴倩的笑容透过可怖的伤疤,向他倾诉着她内心坚强,像一缕阳光,突破障碍重重,照进了陆淞的心里。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吴倩笑着看着他,“你看,你就没有因为这个躲开我啊。”

    陆淞喜欢吴倩的真实和勇敢,他学着不在乎其他人的目光,试着摆脱那些扣在他身上的标签,也想要了解她。

    他嫉妒杨开,可以和吴倩相谈甚欢。

    他想要和吴倩聊一聊,一开口,却是血腥暴力,诡谲阴森的恐怖故事。

    陆淞低着头,习题他都会,但是这件事,他一直都学不会:像正常人一样面对自己喜欢的人。

    “陆淞,这次模拟考试,你又是第一吧?”

    吴倩笑着看向他,像之前一样,坐到他旁边的位置。

    “啊……嗯,是的。”

    吴倩笑弯了眼睛。

    这个世界连接地越来越紧密,人心的距离却越来越远,但是,在灰心丧气的时候,总有小小的善良,陌生或熟悉,鼓励着彼此继续前行。

    每个人都在和生活做着抗争,总有人在默默地爱你。

    怀光仔细地斟酌好写进卷宗的总结论述,这是他第一个独立整理结案的案子,不是每一个案子都能戳中人心深处,但是桩桩件件,人心叵测也可见一斑。

    九哥看了一下案卷,“其实查了一大圈,嫌疑人一直就在我们身边。”

    齐晗转了转脖颈,“没办法,不能算白用功。”

    “孟夏去医院了。”

    “哦,”齐晗点点头,“她应该去看看。”

    九哥看着他,“难得休息,她还要去看李小菀……”

    “她们俩都是那起案子的受害者,应该有共同的话题吧。”齐晗抱着手臂,神色有几分疲倦。

    “我打个电话。”齐晗扬起手机晃了晃。

    九哥点点头,齐晗走出了办公室。

    齐晗说得没错,孟夏确实和李小菀有不少的共同话题,她们坐在一起看电视机正在播出的综艺节目。

    “我一直都很喜欢小孩子,”孟夏说道。

    李小菀淡淡地笑了,“是啊,很可爱。”

    孟夏收回了目光,“小菀,你真的想要留下这个孩子吗?”

    “嗯。”

    孟夏把自己的手放在了李小菀的手上,“齐晗和九哥都劝不住你……”

    “孟夏姐,谢谢你。”

    孟夏有点诧异地看着李小菀,不明白这谢意由何而来。

    “因为你是在为我考虑。”

    李小菀的脸颊微微泛红,她并不习惯说这样感性的话。她一直知道孟夏对齐晗,和她是一样的心情,就算什么都不说,喜欢一个人的眼神是不会骗人的。她以为孟夏会劝她留下这个孩子,如果是这样,李小菀或许会重新考量这位大方优雅的法医姐姐的人心。

    但是她现在为自己的小心提防感到一丝愧疚。

    “我虽然不明白你现在的心情,但是我知道那是很难一个人承受的。”如果不是齐晗,她现在该和李小菀处境相同。

    房间里气氛有点安静,虽然电视上的节目爆发出阵阵笑声,听起来无忧无虑。

    齐晗打完电话,回到办公室里,暗叹一声。

    “付辛在德州出任务吗?”

    第九十七章 林深见鹿-->>(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付辛在德州出任务吗?”

    齐晗被他问得一愣,“你怎么也知道了?”

    “看你的表情,不像是在担心那两个女孩子。”九哥淡淡地说道,他审视着齐晗的举止神情,看透了他说不出来的心事。

    “我的表情这么明显啊,”齐晗笑笑。

    九哥也笑了下,心照不宣。

    施倩正在面试一个驻唱歌手,那个男人手里拎着把吉他,蓄着长发,看起来有些邋遢,但是笑容如春风拂面。

    “哟,稀客啊。”

    门被推开,风铃叮叮当当地响着,施倩抬起眼眸,看到了进来的齐晗和九哥。

    流浪歌手也看向了他们。

    “我们来的不是时候吗?”齐晗抬手打了个招呼。

    “不会,这边坐。”施倩托着腮,摆着手让他们也坐到吧台旁边。

    “这是我给酒吧找的驻唱歌手。”

    “曹默闻。”歌手站了起来,向他们伸出手,没有放下另一只手里的吉他。

    齐晗握了一下那只手,“齐晗,九哥。”

    九哥点点头,就坐到齐晗另一边的位置上了。

    曹默闻看他的反应,似乎也想到了什么,垂眸笑着,没有说话。

    “你们怎么有空儿过来?”施倩的衬衣松松垮垮地搭在身上,齐晗秉承着非礼勿视的本意,避开了她胸前裸露的如雪肌肤。

    “怕今天不来,明天就没有机会了。”

    九哥接过他的那杯特饮,安静下来。

    “你这么说可太吓人了,”施倩撇嘴,“你也和以前一样吗?”

    “嗯,”齐晗注意到曹默闻的目光并没有受到他们突然到来的影响,一直看着为他们调酒的施倩。

    施倩并没有注意到他们这边的动静,她习惯了这样的打扮,也习惯了男人停留在她身上的眼神。

    “您是流浪歌手?”

    曹默闻依依不舍地收回目光,“我一直都在流浪,只为找到一个让我安定的理由。”

    齐晗垂眸笑起来,他接过施倩为自己调制的鸡尾酒,下层是蓝色的气泡水,漂亮得不像是一个男人会喝的酒,“好诗意。”

    “有诗有酒有爱人,不就是我们最想要的吗?”

    “说得好,”齐晗举起手里的酒杯,一饮而尽。蓝莓气泡水和炽烈的酒精烫得他喉咙疼痛。

    施倩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不明所以。

    她茫然的神情里透着难得的天真,像是个小女孩儿,明明什么都很清明,却依旧没有深重的心机。

    “小倩,你从哪里找来的歌手,你从来都不喜欢出门的。”齐晗把酒杯推给施倩。

    他这话是说给曹默闻听的,九哥也感觉到了齐晗话里话外的弦外之音。

    “你们在外面遇到那么多的事,我也想出去碰碰运气。”

    施倩给他倒了一杯汽水,“你还是少喝点酒吧,万一一会儿又有案子呢……”

    曹默闻看了看他们,“你们是警察?”

    齐晗不急不缓地顾左右而言他,“那真是太巧了,一出门就能撞到中意的人。”

    “是啊,真的是很巧,比遇见你还巧。”

    齐晗微微扬起眉头,他总觉得自己听出了什么不一样的意思。

    “祝贺你了,小倩。”

    齐晗弯起唇角,眸光闪烁。

    九哥举起酒杯,遮掩住了唇边的笑意。

    齐晗手边的手机屏幕突然亮了起来,显示他收到了一条消息。

    施倩忍不住看了几眼。

    齐晗看到新的消息,最初的笑意渗入了眼底。

    “谁啊……”

    齐晗关上了手机屏幕,“啊,一个朋友。”

    施倩并不相信他的说辞,她从没见过齐晗现在这样的神情。

    齐晗刚拿起酒杯,心跳突然顿了一下,骤然窒息的感觉让他猛地恍惚,晶亮的液体倾洒,玻璃杯跌在大理石地板上,当啷一声,四分五裂。

    “齐晗!”

    李小菀突然紧蹙起眉头,胸口沉闷。

    “小菀,你怎么了?”孟夏倒好热水,转头看到李小菀不适的眉眼神情。

    “不知道为什么,有种不好的感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