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二章 谋杀缘由
    刘波站在街头,他看着来往的车辆和行人,看了看手表。

    “久等了。”

    齐晗把一个手提袋给了他,“让技术队去做检查,这应该就是凶手行凶时穿戴的衣服。”他想了想,“我想,凶手行凶时,身上带了一个包裹……行凶后,凶手换了衣服……”

    “您想说的是,”刘波带着他们进了一个咖啡厅,“这个凶手煮了那个男婴之后,就没有打算回来?”

    齐晗点了点头,“还有一点,这个凶手,是被害人的熟人。”

    “可是,食婴案的遇害家庭,在周郡市也不算什么秘密,苏甦的家人怎么会和他们熟识呢?”刘波疑惑道。

    “如果苏甦真的是凶手,那么,他们应该是早就认识的……早在食婴案以前。或许……”

    齐晗的话停住了。

    “或许什么?”

    齐晗摇摇头,“啊……没什么。有什么消息再联系。”

    刘波带着重要的证物离开了,留下齐晗和九哥坐在咖啡店里,品尝着咖啡。

    “你刚刚是想说,或许他们都知道,”九哥望向窗外,道,“苏甦根本不是凶手。”

    齐晗眯了眯眼睛,这个案子的复杂程度远超他的想象。

    牛局长按照名单,找到了所有食婴案遇害婴儿的父母和兄弟姊妹,挨个进行审讯。

    齐晗和九哥找到了出租车司机经常聚集的场所,伪装成两个刚刚来周郡,想要找点活的司机,想要找到第一个发现现场的人。

    “相邻路那边出了车祸,注意一下……”

    对讲机里时不时传出路况信息,九哥不动声色地观察着这里的每一个人。

    出租车司机是城市中流动的人群,他们穿梭在每条街道中,见遍了人间天堂与炼狱,乘车的人可能是单亲家庭的叛逆女孩儿,也有可能是富人家的花花公子,也有可能是刚出嫁受了委屈的新娘,他们见多了奇闻逸事,遍尝人间冷暖,是自然赋予的百科学家。

    他们互相扶持,互相帮助,他们期望在高楼林立,钢筋铁骨的都市中,寻找到一隅的温暖。

    “我看警察啊也抓不到那个凶手,拧断人的脖子啊……简直就是变态。”

    “变态也说不定坐过你的车呢。”

    “滚滚滚,少唬我。”

    “哈哈哈哈怂了吧!”

    两个拿着保温杯下了车的出租车司机开着玩笑,往路边这个临时休息点走过来。齐晗拿起水杯,喝了一口茶水。

    他蹙了蹙眉头,这茶叶的味道里有杂味,他很难喝得惯。

    “休息呢。”他和那两个司机打了个招呼。

    两个出租车司机上下打量了他一回,“哥们儿,新来的吧?以前没见过你。”

    齐晗笑笑,“对,刚来的,以后还得拜托兄弟多照应。”

    “没问题没问题,有困难尽管跟我们说。出来混,谁还没个难处。”

    另一个道,“你结婚了没啊?”

    齐晗故作惭愧地垂下头,“还没有,女人……我搞不定。”

    “哈哈哈是啊,真是搞不懂这些女人天天都在想什么……没钱的时候吧,天天念叨着没出息没出息,有钱了,又说太忙了太忙了,好像那钱都能从天上掉下来一样……”

    他们聊了一会儿婚姻,扯得越来越远。

    “刚刚听你们说什么变态……是怎么回事儿啊?”齐晗装作不经意地提起他更关心的话题。

    “你们新来的可能是不知道,我们周郡拆迁户那边出了一桩命案,那人啊,头都被拧断了,眼睛还睁着,别提多吓人了,都说他们是撞鬼了……”

    齐晗兀自思忖,像这样的事,往往越传越邪乎,到最后会变得驴唇不对马嘴,红的也能说成绿的。但是听他的描述,和凶案现场的情况差不多,这应该就是最初的版本。

    他心中暗喜,但还是一副极度惊骇的模样,“怎么回事啊,是真的闹鬼吗?”

    “不知道,”那个司机咂咂嘴,摇头,“不过,听那老哥说,半夜听到隔壁有特别奇怪的声音,可能就是鬼杀人。”

    他们由始至终没有说起那个被杀掉煮尸的婴儿,也以为他们就是一家三口,但是邻居不可能不知道隔壁新生的婴儿,除非,那个司机在描述凶案时刻意避讳。

    理由呢?

    “哎那老哥回来了,昌满!”

    走过来的那位司机穿着短袖工装,腋下已经湿透了,燥热的天气和强烈的阳光,让每个人都汗流浃背。

    “新人?”

    齐晗抬手打招呼。

    “我们刚说着那件事,你就过来了,可真不经念。”

    第九十二章 谋杀缘由-->>(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我们刚说着那件事,你就过来了,可真不经念。”

    昌满看了看齐晗,似乎是在反复确认他的身份,“跑这个还能这么白……”

    “我这遗传的,会晒红。”

    他仔细看看,齐晗的脸确实泛着淡淡的粉红色,像是热气被禁锢在皮肤下,无处盘桓。

    这回,他才放下警惕,“说起那件事,那群警察也不知道是干什么吃的,到现在都没有破案……”

    刚才那两个出租车司机接满了热水之后,准备继续工作了,他们打过招呼之后,就离开了。

    齐晗轻轻说道,“我听说,那家人刚刚生了个孩子,也不知道那个孩子现在怎么样了……”

    九哥滞留在阳光下的眼神慢慢收了回来,转向了他们身边的昌满。

    “那个孩子啊……”昌满握着手里的茶杯,眉头紧蹙。

    “你知道他在哪儿?”齐晗问道。

    昌满盯着齐晗,戒备和防范重新回到了他的脸上,“你为什么会关心那个小孩儿?”

    齐晗压低声音道,“老兄,实不相瞒,我们其实是孤儿院的志愿者,听说那个小孩儿父母和哥哥都被杀了,觉得怪可怜的,想把他带回去照顾。”

    “你们可真怪,”昌满依旧小心翼翼地看着他们,齐晗觉得自己能听到他脑子里吱嘎吱嘎努力周转运作的齿轮声。

    “不过,你们应该找不到他了。”

    齐晗道,“这是什么意思?”

    “那个孩子啊……已经被杀掉了!”

    齐晗也和他一样露出了恐惧的神情,但又不至于显得太过。

    “你怎么知道?你进去看过?”

    昌满咽咽口水,欲言又止,

    “我告诉你们,你们不要说出去……其实,我看到那个凶手了。”

    凶案发生当晚,出租车司机昌满换班之后,就回家了。拆迁区地段靠近市中心,但和附近的商业街的灯红酒绿相比,这里就是被人遗忘的黑夜,碰巧路过,也会行色匆匆地离开。

    昌满注意到隔壁邻居开着门,似乎是好奇心驱使,他向里面看了一眼。

    但是只这一眼,就让他几乎魂飞魄散。

    一个穿着黑衣的人站在屋子中间,地上躺着几具手脚关节扭曲的,都是他的邻居,那个男孩儿,前天早上遇见他的时候还说,叔叔好。现在他的脖子被人拧断了,眼睛大睁着看着他。

    那个人手里拎着的,一边是屠夫用的剔骨刀,另一边,是个婴儿。

    准确地说,是个死婴。

    他吓得赶紧回了家,连关门的声音都生怕被那个恶魔听到。但是没过一会儿,他就听到邻里想通的煤气灶发出啪地一声,是隔壁点着了炉灶。

    想到刚才看到的场景,他的脊背渗出了丝丝冷汗,胃里翻江倒海的胃酸刺激着他,他冲进洗手间里,把胆汁都吐了出来。

    “这些,你为什么不告诉警察呢?”

    昌满脸色苍白,显然回忆起那一幕,让当时反胃和恐惧的感觉重现,他摆摆手,“警察,哼……他们总觉得报案人就是凶手,我要是说了,这几天的活儿谁帮我跑,我老婆孩子谁给我养。”

    刘波那边也取得了不错的进展,他发送短信告诉齐晗,经过第一次筛查,他们找到了三个嫌疑人。

    郑志,男,39岁,散打馆教练,离异,案发时间内无不在场证明。

    何茗,男,45岁,再婚,案发时无不在场证明。

    袁玲玲,女,39岁,再婚,外企白领,患有抑郁症,案发时无不在场证明,试图逃避高速路封锁排查。

    齐晗回复:查证过所有不在场证明的真实性吗?

    如果凶手知道自己的行迹败露,有极大可能伪造不在场证明。

    但是刘波的回复排除了这个可能:查证过,无异常。

    九哥看了那三个人,“这个郑志,是最有可能的吧。”

    “嗯,就现在看来,他是最有可能完成这个杀人手法的人。”

    九哥听出他话里的意思,“你是说……”

    “东方快车谋杀案中,所有人都是凶手,食婴案涉及面极广,未必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九哥道,“所以说,凶手熟识苏甦一家,甚至知道苏甦不是凶手,但是他……或他们依旧因为什么事恨他们,甚至一定要杀了他们,还要以同样的方式让他们付出代价。”

    齐晗看着窗外深深的夜色,星光被城市的发展湮灭,不知何时,才能像他儿时那般璀璨。他越想让这个世界清明,还给他的,却是越发沉重的晦暗。

    他知道自己必须坚持下去,也知道自己会坚持很久,他不知道的是,人性的底线在哪里。

    “杀人的理由也许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事由,我们必须找到它,才能抓到凶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