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 蛛丝马迹
    齐晗和九哥上了三楼,这里比一楼急诊部要安静许多,但是患者和家属的表情都是一片死寂。

    “看来要等一会儿了。”齐晗看看自己手里的号牌和诊室门口led板上显示的那个数字,在一对母子身边坐了下来。

    那个小男孩儿五六岁的模样,还在玩着手里的小汽车。他的妈妈看着他,偷偷抹眼泪。

    齐晗转开了目光。

    他们安静地靠着椅子上,医院的安静竟成为了他们唯一的宁静,说来有点讽刺。

    “请256号患者到3号诊室。”

    齐晗轻轻扬了一下手上的号牌,“还挺快的。”

    九哥也站了起来,齐晗撇撇嘴,“还信不过我啊……”

    “是信不过你不想让别人担心的那份心。”

    医生很年轻,但很细心。他听过齐晗的心率,又让他去拍了彩超,最后医生露出了一个如释重负的笑容,

    “您的心脏没什么问题。”

    齐晗刚想道谢,九哥却道,“那他为什么会突然胸闷气短,晕倒呢?”

    “啊,出现这样的情况呢,还有很多其他的可能。”医生道,“您最近胸口是不是遭受过重击?”

    齐晗抿紧了嘴唇,年轻医生看到他的表情,“那您有咳嗽咳痰之类的症状吗?”

    齐晗慢慢摇摇头。

    年轻医生在病历本上做了简单的记录,“您现在的情况呢,我已经跟您说过了,如果不是这两种情况,那我建议您注意一下饮食习惯,多喝水,多吃蔬菜和水果,少吃易生痰,易噎滞的东西,比如说碳酸饮料,年糕。”

    “谢谢您啊。”齐晗笑着点点头,拉着九哥出去了。

    “你受过伤?”

    齐晗摸摸胸口,“没有啊。”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齐晗还没回答,前面的病房里就传出了激烈的争吵声,

    “我儿子死了……我要你们偿命!”

    听起来,像是刚刚那个说孩子在发烧的母亲,失去了自己的孩子。

    “女士,你儿子根本就不是发烧,如果早来几天,他就不会死……女士您冷静一点。”

    这个世界上,最希望每个病人都能康复的,不是病人的家属,而是医生。

    当然,这并不包含那些唯利是图的医生。

    但是医患关系的紧张,大多都因为医生不会用通俗的语言来解释,而患者对医学知识极度匮乏,即使懂得皮毛,在亲人朋友被确诊重症或下达死亡通知书的时候,依旧会失去理智,与医生发生冲突。

    因为有希望,才会更绝望。

    “走吧。”

    医院的保安已经赶了过来,不管结局怎样,齐晗都不想再看下去。他既无法把那个悲伤的女人关进滞留室,也不能责备那位医生。

    “哎,我跟你说啊,”

    齐晗握住九哥的手腕,“哎,我也跟你说啊,以前没见你这么婆婆妈妈的,怎么现在越来越觉得你和怀光他们一样了。”

    “那是因为我现在才发现你这么不会爱惜自己。”九哥无奈地摇摇头,“就不说你要是病了,多少人得提心吊胆地担心你,出了案子,都得我一个人扛。”

    他拍拍齐晗的肩,“哎,兄弟,我什么时候得罪你了?你是想公报私仇,累死我啊……”

    齐晗笑了,“你这理由倒是合情合理,行,我一定注意。”

    “不说这个了,说说案子吧。”齐晗打住了这个话题,“刘波那边也差不多该拿到现场的线索了。”

    “你觉得,”九哥也顺着齐晗的话头继续下去,“这两起案子之间有关联?”

    “说不好,但是不排除这个可能性。从时间差和清理上来讲,都是极有可能的。当然也不能排除有多个犯罪人员……”

    九哥点头认可,“不管怎么说,我们都必须解决这个案子,才能拿到食婴案的案卷。”

    “说的是啊……”

    “对了,”九哥突然道,“那个刘波,你能确定他是真的想帮我们吗?如果……他不是真心帮忙,片段式的线索很有可能改变我们调查的方向,甚至可能扭曲真相。”

    齐晗沉默半晌,“也许他不是吧,但至少他能给我们证据,哪怕只有一部分,在做判断的时候,必须要谨慎,再谨慎了。”

    “刘副队,队长找你过去。”

    “好,我马上过去。”刘波答道,他的注意力全在电脑上正在打包的文件夹,发送给齐晗之后,他拔掉了电脑电源。他从椅子上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夹着笔记本出了办公室。

    齐晗双手合起,贴在鼻尖唇珠线上,眼眸紧闭,像是在做祷告的信徒。

    电脑提示音轻轻地响了一下,他的眼睛猛地睁开,眸光炯炯。

    第九十一章 蛛丝马迹-->>(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电脑提示音轻轻地响了一下,他的眼睛猛地睁开,眸光炯炯。

    压缩包解压需要五分钟。

    齐晗有一种强烈的感觉,他们在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九哥拿过纸笔,把犯罪现场的立体图画了出来。

    齐晗放大了那张尸体照片,准确的说,这是一家四口的灭门案,报案人虽然看到了三口的死状,但是却没有看到锅里被煮熟的半个婴儿。

    凶手行凶后开着门,是为了让现场更早的被发现,还是因为有什么事出去一趟,过后还会折返现场呢?

    凶手折返现场的时候,是报案人等待警察到来的时候,还是警察已经到达现场的时候呢?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凶手必然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犯罪被人发现了。

    那他会做什么呢?

    销毁证据,伪造不在场证明,出逃……

    齐晗给刘波发了一条信息:嫌疑人锁定食婴案受害者家庭,封锁周郡市出市交通网及站点。

    食婴案凶手吃掉男婴下体,如果凶手是苏甦,那么动机就是因为憎恨男性性征,是对性别歧视的反抗。

    但是这起案子中,苏甦的第一个弟弟身上并没有特殊的伤痕,男婴被煮尸部分虽然是下半身,但是下体被切除,这应该是报复升级,或者,食婴案的凶手另有其人。

    但是现在没有太多线索,齐晗只能锁定为报复杀人,只有拿到口供,才能进一步进行排查。

    刘波垂眸扫了一眼齐晗的短信,打破了会议室可怕的安静,“苏甦已经死了,暂时可以排除升级作案手法,凶手很有可能是报复杀人,嫌疑人锁定在食婴案受害家庭中。”他顿了一下,“而且现在凶手可能已经知道了我们发现了凶案现场,所以很有可能出逃,我建议……”

    牛晔大着嗓门儿道,“你们两组人去火车站,你们去汽车站,剩下的人守着订票系统,一旦发现嫌疑人,立刻抓捕!”

    刘波回复齐晗:搞定,等消息。

    齐晗收起手机,夜色深沉,他看了看倚着床头看凶案照片的九哥,“要不要去实地勘察一下,照片总是比不过现场。”

    九哥看着他,眨眨眼睛,齐晗脸上浮出了一丝阴谋得逞的笑意。

    原来,一开始要什么照片材料都是缓兵之计,为了让刘波都放松警惕,以为他们真的会乖乖地待在招待所。

    “能听到什么吗?”牛晔问道。

    戴着耳机的警员摇摇头,“只有电视机的声音,从他们入住开始一直到现在,根本听不到他们有没有交流。”

    牛晔盯着电脑屏幕,暗暗咬牙。这种拿不上台面的事情他也只能打掉了牙往肚子里咽。

    齐晗和九哥不想惊动任何人,这里不是德州,他们行事要小心谨慎,他们没有开灯,打开了手电筒。

    苏甦的父母和弟弟们住的这间房子是个通间,没有隔断,厨房旁边就是起居室,床是用一块帘子做的隔断。

    凶手一进入这个房间,就像他们现在这样,轻易地窥探了全貌。

    凶手是个并不谨慎的人,完全没有处理地面上的痕迹。齐晗和九哥蹲下身,凶手先是在门厅杀害了来开门的男人,拧断了他的脖子。

    也许是听到了声响,出来查看的女人在沙发旁边被凶手杀害,最后凶手走进被帘子隔开的床边,以同样的方法杀害了稍大的孩子。

    九哥的手电筒照在帘子挣开的一个挂钩上,似乎这个孩子被杀之前,采取了抵抗,但是终究不敌凶手的力道。

    最后,凶手有条不紊地杀害了婴儿。

    虽然凶手并不在意现场的痕迹,却真的没有留下关于自己的任何信息,至少,手中没有更多工具的他们,无法获取更多的信息。

    齐晗用手电筒照了照门上的猫眼,这片住户很少有花钱装猫眼的。那么凶手只有可能是死者认识的人,或者是不得不开门的人,比如看水电表的人,但是,从作案时间来看很容易排除后者。就算凶手装扮成水电工的模样,警惕的被害人也不会毫无防备,轻易开门。

    认识的人……

    九哥弯下腰,地面上的脚印模糊不清,似乎凶手穿了什么鞋套的样子。

    “很旧的鞋子……”他喃喃道。

    齐晗听到了他的自言自语,如果是这样的话……

    他们对视了一眼。

    垃圾工人在夜深人静时分,清理着一天的垃圾,他哼着跑调的小曲,自我陶醉着。

    “请问,”

    他吓了一跳,转过身看向不知道何时出现在身后的两个人,他们瘦瘦高高,逆着光,像是老人嘴里说的黑白无常。

    垃圾工叫不出来,腿一软,“阎王老爷开恩啊,我上有老下有小……行行好吧……”

    齐晗道,“我们想问问你,有没有捡到一双很破的鞋子。”

    那个垃圾工虽然觉得这问题有点古怪,但也不敢看他们,从垃圾箱里翻出一双很旧的球鞋,“这,这呢……”

    齐晗看了看九哥,“把衣服也翻出来。”

    垃圾箱里沾染的味道是**溃烂的恶气,齐晗和九哥强忍着作呕的不适感,翻看着衣服里可能存在的线索。

    就算凶手穿着这套衣服出入现场,上面的很多痕迹也被垃圾箱里的味道和其他垃圾掩盖。

    齐晗咳嗽了几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