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 神鬼说
    陆淞,隔壁学校的高二学生,成绩很好。找到他的时候,陆淞正在看西洋古典画展。

    “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吗?”齐晗微笑着问道,这个戴着眼镜,文质彬彬的男孩子,怎么看,都不像是会讲这些的人。

    “不相信啊。”他手里还拿着画展的宣传册,“为什么要来找我?”

    齐晗抬起头看了看周围的画作,和穿着优雅气质的观客,“你喜欢这种展览?”

    陆淞笑了下,“是啊,平时做完作业,我都会来看看这样的画展,我还去参加过读书会,这样的活动让人心情平静。”他脸上的笑容有些太陶醉,齐晗微微挑了挑眼眉,“啊……是这样啊。”

    齐晗点点头,“我还以为,你给同学讲鬼故事,才能缓解你的压力。”

    陆淞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我听不明白你说的话。”

    九哥去了陆淞的学校,虽然老师和同学对陆淞的评价很高,但是只有一个女生目光一直躲躲闪闪的,九哥特意把她留了下来。

    “你叫什么名字?”

    女生好奇探寻地打量着九哥,“你是警察?”

    九哥言简意赅地答道,“对。”

    “那,陆淞出什么事了吗?”

    九哥蹙眉,“你有什么话要对我们说吗?”

    “你怎么知道?”

    “刚刚我询问的时候,你一直避免和我有目光接触,还用手遮住唇齿,说明你并不认同他们给陆淞的评价。你是对哪一项不同意呢?绅士风度?品学兼优?诚实守信?谦和低调?”

    九哥仔细地观察着女孩子脸上的神情,在他说到谦和的时候,女孩子的表情突然僵了一下,九哥扬起唇角笑了一下,“看来你不认为他是个谦和的人……是因为他会给你讲鬼故事吗?”

    “这你都知道……”女孩子惊讶地看着他,“不过你说的对,但是陆淞不只是讲鬼故事,他还带过几个小孩子去自制的鬼屋。”

    “哦?他还自己建过鬼屋?”

    女孩子点点头,“嗯,那几个小孩子现在还在看心理医生。”

    九哥沉思片刻,“能告诉我鬼屋的地址吗?”

    九哥给齐晗发了一个定位。齐晗点开来,他记得这里是一个废弃的游乐场。

    陆淞看到他脸上的笑容,手指攥紧了。

    天空阴云密布,沉沉的,废弃游乐场里,到处是从砖缝里冒出的杂草,锈迹斑斑的设施和落漆的卡通形象,都显得鬼气森森。

    “我怎么……好像听到……有小孩子的笑声啊……”警员小声道。

    “少吓唬人,怎么可能……”

    “你仔细听啊。”

    齐晗看了看站在旁边,脸色有些难看的陆淞,“请吧。”

    “……我第一次来这儿……”

    齐晗挑眉点点头,“第一次来是吧?听说这儿有个鬼屋,还没停止营业。你要是不害怕,就和我们一起进去。有些问题,我们在里面聊一聊吧。”

    陆淞脸颊白得和齐晗有一拼。

    九哥靠在鬼屋外的墙壁上,不时看看手表,他虽然不信鬼神,但是天黑下来,这里阴气太重,身体也会有不适反应。

    “九哥。”齐晗招招手。这条路很难走,砖石瓦砾,杂草丛生,还有昆虫蛇鼠偶尔出没,但陆淞却走得很轻松,看来是经常过来。

    他们站在门口,齐晗对后面的几位警员道,“你们在出入口守着,每一个门都要有人。发生什么都不能擅离职守。”看到他们脸上的表情,齐晗特意补上了后面那句话。

    齐晗去过几次鬼屋,但是这一个,绝对超出了他的想象力。鬼屋里的形象不只是传统意义上的骷髅和鬼脸,四肢折断弯曲环抱背后茧蛹的孕妇,茧蛹里是连着脐带的新生儿;浸泡在福尔马林里的皮下藏着蠕动蠕虫的头皮骨;被活生生锯断的蝴蝶骨上破皮长出来的巨大翅膀;脸部融化皮肤松弛苍白的吸血鬼;还有栩栩如生的蜡像制成的连体婴儿分割手术台……

    就连九哥都不禁心跳加速,胃里翻江倒海地泛起恶心感。

    “行了,跟我们说说吧。”

    陆淞下巴动了动,“什么意思?”

    齐晗环顾四周,他们都是正常人,依然不可能对这样血腥诡谲的东西谈得上喜欢,鬼屋的存在是挑战人心极限,在极度惊吓中找到解脱繁杂的世事和人际关系,或者是男朋友在自己喜欢的女孩儿面前展现自己的男子汉气概。

    但是陆淞的反应,明显不属于这两点。

    “你走在这里,肩膀自然下垂,面部表情放松,唇边带笑……你喜欢这里。”齐晗淡淡地说道,“但是你很清楚对于其他人来说,这里的恐怖场景意味着什么,你喜欢看到别人害怕,你喜欢掌控他们的情绪。陆淞,你没有别人评价得那么坚强,有担当。你只是一个希望得到别人关注,没有自信心的人,你成绩优异,也是因为你的自卑心理。如果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齐晗看了看他,“那就是你比其他人更喜欢死亡。”

    陆淞垂着头,他心里的阴影中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野兽,他自己都不清楚。

    “陆淞,你是个好孩子,学校里的老师和同学都很喜欢你。所以,你不需要用这样的方法来证明你在其他人心里存在的位置。”

    陆淞诧异地抬起头,他看不到齐晗现在的表情,也很庆幸齐晗也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齐晗说出了他心里的隐藏最久的事,就连他的父母,都无法打开他的心结。

    第八十七章 神鬼说-->>(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陆淞诧异地抬起头,他看不到齐晗现在的表情,也很庆幸齐晗也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齐晗说出了他心里的隐藏最久的事,就连他的父母,都无法打开他的心结。

    “谢谢你。”

    齐晗笑了一下,“不客气。”

    陆淞带着他们从近路出了鬼屋,临别时,齐晗拍拍陆淞的肩,“你对医学知识的掌握,已经很厉害了。如果你以后没有学美术,可以考虑法医这个职业。”

    陆淞重重地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九哥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有些不放心,“齐晗,他现在最应该做的是去看心理医生吧……”

    “不,他的心理没有那么脆弱。”齐晗摇摇头,“否则,他早就大开杀戒了,但是到目前为止,我觉得还有回旋余地。何况,”他顿了一下,“我们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只别人恐惧的魔鬼,但是我们选择压抑这只魔鬼。”

    有的恋童癖宁肯伤害自己,也不愿意伤害那些无辜的孩子;有的嗜血症患者束缚自己,痛苦而死,也不想随意地咬破别人的喉咙;有的抑郁症患者,为了不让家人痛苦,努力压抑着病态,维系着继续自己的生命……

    这些在常人看来理所应当的事,对这些心存魔鬼的人来说,却是需要付出伤痛,甚至是生命来守护的。

    我们应当心怀感激,感激他们的选择,这个世界才多了一丝难能可贵的阳光。

    如果让齐晗选择,他更希望给陆淞一个机会,合理疏解自己的心理。

    法医,是陆淞很好的选择。

    “如果你给错了建议,如果他以后走上了……”

    齐晗神色沉了沉,“那我们就只能祈祷,他不会让魔鬼吞噬自己。”

    九哥轻轻地叹了口气,他也不能做得更好了。

    希望陆淞能找到属于自己的路吧。

    “陆淞不是凶手,我们要另寻出路。”

    李小菀下巴埋在抱抱熊里,眼睛一眨一眨的,“哥,那个鬼屋真的很可怕吗?”

    齐晗看看她,“你想去看看?”

    李小菀赶紧摆摆手,“我不是这个意思……那你不用去和他们一起查案吗?不是有人遇害了吗?”

    “整天盯着那些线索,都装在脑子里了,在你这里坐坐,说不定还会有灵感。”

    “哦……”李小菀似懂非懂地点头,和她坐在一起,会有什么灵感呢……

    那具女尸,到底有什么特殊之处呢?

    只是普通的奸杀案吗,还是另有隐情?

    齐晗脑子里有一堆的疑问,但是想了许久,依旧没有答案。

    孟夏心不在焉,道,“齐晗呢?”

    九哥不愿意进行这个话题,“尸体上有什么特殊的吗?”

    “没有,”孟夏摇头,“目前来看,只能通过残存的**中dna鉴定,来确定嫌疑人。”

    虽然可以确定,作为关键性证据,但是嫌疑人的范围要怎么筛查,还不得而知。

    九哥按按眉心,头疼。

    孟夏看了看他,“你不会是感冒了吧?”

    “啊……什么?”九哥愣了一下。

    “感染流感病毒到爆发需要一段时间,”孟夏从抽屉里拿出一袋冲剂,“这段时间里,会出现头疼乏力,没有精神,”她泡好冲剂,递给九哥,“喏,喝了。”

    九哥因为药剂刺鼻的味道皱了皱眉头,但他还是接了过来,“谢了。”

    孟夏看着他愁眉苦脸,不情愿的样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干嘛。”

    孟夏看着他,抑制不住地想笑,“九哥,我还以为你永远都摆一张扑克脸呢……有那么难喝吗?”

    九哥垂下眼眸,看了看很像是黑暗料理,颜色诡异的铁青色药剂,

    “……我觉得我要被毒死了……”

    他看看孟夏,“不然你也来一杯?”

    九哥边喝着苦涩的冲剂,边想着毫无线索的案子,收到了齐晗的短信:

    有没有可能,作案的是两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