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 真实的爱豆
    齐晗不在,李小菀觉得病房里太安静了。除了定时过来查看的护士,这一隅似乎是被世界遗忘了一般。她望着窗外的梧桐,叶边泛着浅浅的黄绿色,闲适安静。

    李小菀住院以后,除了齐晗,只见过九哥。不知道是不是齐晗特意嘱咐过,但是她觉得没有那些可能充满怜悯的目光,她更自在些。

    也许是出于报复心理,李晟睿和李启阳详细地从头至尾,一丝不落地讲述了他们如何憎恨齐晗,如何做好了报复计划,如何伤害了那些女孩子。

    李小菀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恨齐晗,这一切说是因他而起也是一种说辞,但她想到在自己衣服上动过手脚的父亲,心里突然有一种解脱和释然。她一直认为叶杨同意她到齐晗身边,是因为她是他的女儿,或者说,她一直这样给自己做催眠,但是她万万想不到的是,事实来得突然,而没有回旋余地。

    徐川告诉她,已经没事了的时候,她没有哭。她不是傻子,也看得出他们的不自然。只是她不愿意面对的真相就这样血淋淋地摊开在她面前。

    她的父亲,只是想让她监视齐晗,即使让她身处危险之中,他也不会冒着得罪齐晗的风险来救她。

    这样也挺好。

    有人敲了敲门。

    李小菀好奇地看向门边,任辰摘下墨镜,露出一个微笑,“我来看看你。”

    “齐晗他不在……”

    任辰把手上的东西放在床头柜上,“我是来找你的。”

    李小菀讶异地看着他,有些不可思议,“你不是在准备演唱会吗?”不只是齐晗在关注这件事,李小菀也忍不住看了一些粉丝后援会发的微博,任辰穿着私服对着空无一人的会场排练的照片下粉丝们出现了分歧。

    有的说:这算是剧透了吧?任辰为我们准备的都是惊喜,被你说出来,算什么。

    有的说:我们任辰可真好看,认真的男人最帅了。

    有的说:这前线和私生有什么区别,辣鸡,滚出饭圈!

    “会场那边有粉丝混进来了,我就先溜了。”任辰摸摸头发,有几分不好意思。

    “坐啊。”李小菀看看旁边的椅子,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任辰并没有外媒所说的耍大牌,也没有粉丝吹捧的完美无缺,他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男孩子罢了。

    任辰显得局促不安,他从来没有不隔着录像机独自面对女孩子,但是他还是开了口,“你……你叫什么啊?”

    “李小菀。”

    “那个……小菀,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李小菀把自己的零食分给他吃,“不可以告诉齐晗哥哦……”

    任辰笑了起来。

    李小菀终于找到了那个在粉丝面前笑起来像是小太阳的任辰,“你要问我什么问题啊?”

    任辰吃着薯片,考虑了一下,“你觉得我是个什么样的人?”

    李小菀傻傻地嚼着薯片,什么样的人……

    “就是很……”李小菀突然打住了,难道她能说:就是很普通的一个人……吗?

    “很什么?”任辰执着地想要知道他在别人心里到底是什么样子,这个问题他不知道该问谁,经纪人永远都会说,他很努力,未来会很好,粉丝永远会说,他很好,值得付出。但是,他想知道,自己在别人眼中,是一个怎样的人。

    李小菀抱紧了毛绒熊,“我说实话,你不要生气……嗯……我觉得你没有粉丝说得那么像神祉,但是我比较喜欢真实的你……真的。”

    任辰惊讶地看着她,然后眉眼温柔起来,“其实,你是对的,我没有粉丝说得那么好,我也会有脾气,也会做一些没那么容易被原谅的错事,生活中,我没有朋友,那些人只在活动上,摆出一副热络的样子……事实上为了争好的资源,明争暗斗,耍尽心机……我有的时候会想,如果我当初没有执着这个梦想,会不会交到真心的朋友,能有更多的时间陪陪父母,找一个我爱的女孩子结婚……”

    任辰说了很多。

    很多他憋在心里许多年,不知道该说给谁听的话,倾吐出来,胸前闷堵的那些情绪慢慢散去。

    “……我说这些,是不是让你厌烦了……”

    李小菀摇摇头,“我只是很好奇,你为什么和我说这些……”

    “因为我觉得你是唯一一个不会嘲笑我,也不会不管我说什么,都以同样的措辞安慰我的人。”

    李小菀想了想,好像说得很对。

    “任辰,虽然我不喜欢粉丝盲目地吹捧自己的爱豆,但是我认同你的粉丝的一个观点。”

    任辰眨眨眼睛,他左耳戴着一个银色的耳钉,但是他眼睛里纯真的神情,却是真诚坦然的。

    “什么观点?”

    李小菀笑弯了眼睛,“你很体贴关心粉丝。”

    第八十四章 真实的爱豆-->>(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李小菀笑弯了眼睛,“你很体贴关心粉丝。”

    “其实你是怕她们在拍摄你的时候发生危险吧?所以你才跑到这里,她们找不到你,自然就会离开。”

    任辰大为惊异,叹道,“我还以为只有齐警官很厉害呢……”

    “任辰,你为什么不在微博上说呢?既然担心她们有危险,就要说出来啊。”

    任辰神色黯淡下来,“我不是没有发过,但是她们不肯听。”他像是要求证什么似的看向李小菀,“有的时候,我会想我选的这条路究竟是不是我真正想要的。”

    李小菀和任辰聊了许多,临走的时候,任辰似乎心情不错,“小菀,我还可以给你发消息吗?”

    李小菀点了点头。她突然察觉到所有人都认为任辰什么都有,但其实,很少有人能忍受任辰心里的孤独。所谓妒忌艳羡,不过是因为任辰付出了他们不愿意付出的。

    不过,她还没有思考多久,下一位访客就出现了。

    付辛看着躺在床上,脸颊微微泛着红晕的李小菀,勾结上下滚动,准备好的话半个字都想不起来了。

    “哥,你怎么来了?”李小菀听到自己的声音像是在沙子里面滚过一样,她努力想要忍住眼泪,还是忍不住红了眼眶。

    付辛站在她面前,“对不起……”

    “你是替我爸爸来的,还是替你自己来的?”

    “……”

    李小菀抿抿嘴唇,眼泪模糊了她的视线,“你为什么要来……你要是不来,我还能当作他没有注意到……你为什么要来!”

    她低低的哭诉像是责问,却更像是自言自语,然后变成了歇斯底里地崩溃爆发。

    付辛站在床边,床上的,是他从小看到大的小妹,李小菀喜欢缠着叶杨,但是叶杨却把她一次又一次地弃如敝履。

    齐晗推开门就看到李小菀的一张脸被泪水覆盖,一声又一声嘶哑绝望的啜泣,让他的心抽得厉害。

    “付辛,你先走吧。”

    “……好吧。”付辛看看齐晗,无可奈何又有几分心疼。他没有责怪齐晗没有保护好她的资格,他也曾说,要保护一个人,但是他却还是什么都做不了,现在,他依旧什么也做不了。

    齐晗轻轻地拍着李小菀的后背,“好了,我在……别怕。”

    他清楚李小菀一直故作坚强,其实是因为最后的那根稻草没有断,但是,付辛的出现无疑是最大的刺激,也许他真的小看了这个小小的女孩子。

    她什么都知道。但是她什么都没有说。

    哭得累了,就睡着了。

    齐晗用热毛巾给她擦擦脸,晾起毛巾,齐晗才走到走廊,关好病房门。

    “你怎么来了?”

    付辛自嘲地笑了一下,“你和小菀问得一样……”他抽出两支烟,“陪我抽一支?”

    “去天台。”

    付辛点点头。

    齐晗慢慢接受着刺鼻的烟味,上一次抽烟,似乎也是因为李小菀,再上一次,不知是多少年前的事了……

    “我和小菀一起长大,我就算她半个亲哥哥。当初叶局把她安排在你身边,我就不同意。不是我信不过你,是做刑警真的太危险。可是,她还是去了,因为她崇拜你。”付辛抽了一口,吐出薄薄的白雾,“这一次,我没有想到叶局真的会为了不得罪你,把她丢在龙潭虎穴,置之不理。直到今天……直到今天我才知道……”付辛哼笑了一声,他猛地吸进一口烟,“她什么都知道,但是我想她只有一件事是最初不知道的……”

    付辛看向齐晗,“她没想到自己会爱上你。”

    他说,“齐晗,如果你不爱她,就不要招惹她……她会当真的。她很像罗笙,认准了,就要一条路走到黑。”

    “我知道。”齐晗答道。

    付辛碾灭了烟头,他用力拍了拍齐晗的肩,仿佛是吐尽了他所有想说的话,转身离开了天台。

    齐晗望着渐渐沉入夜色的德州,心沉得像是再也无法愉悦起来。

    他不可能给李小菀一个美好的将来,他站在深渊边缘,随时准备坠落其中,但是李小菀不一样,她还有无限的可能性,他不能带着她,一起坠入深渊。

    齐晗看着对面的大楼出神,突然,他抓到了脑海中一闪而过的念头。

    对面大楼上,摇摇晃晃地缀着一个清洁工人和建筑维修工乘坐的升降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