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三章 飞檐大侠
    “那几个私生饭被人肉,被查到了学校和住址,听说应援会的一些毒粉,给她们学校的校长寄了信,这几个私生饭都被学校通报批评,有几个还记了大过。”

    “毒粉是什么?”

    齐晗知道了不是每个粉丝都是默默喜欢着自己的偶像,她们会接机,会去发布会演唱会应援,会出各种照片集,并进行售卖,赚到的钱继续用于应援站为偶像应援。

    也有一些特殊的粉丝群体。

    比如一群在网上和其他明星的粉丝掐架,维护自己偶像声誉的同时,不惜诋毁他人,言行粗鲁低劣。

    还比如一群不分场合出现在偶像身边粉丝,跟踪追车,涉足偶像私人空间和生活,以自以为是的姿态指手画脚。

    齐晗确认过这些粉丝的行为,初步判断,和这起威胁勒索案件的相关人员应该是一群李小菀所说的私生饭。

    “但是,我还是想不明白她们的目的是什么?”

    李小菀也没有说话,很少有人会认真地听这些事情。只要是和追星沾边的事,都会被网上的键盘侠甩上一句:精神病。

    虽然是破案需要,但李小菀还是觉得开心。

    “要不要去任辰的经纪公司看看?”齐晗不知道,德州市也有那么一群人,默默地喜欢着他,他们都听过他的传说,听过以他的亲身经历做的案例。他不需要知道,他们也并不想让他知道。

    “等技术队出了结果,再去走一趟吧。”

    齐晗站起身,推着李小菀回去了。

    技术队到经纪公司去采集指纹,顺便调取了监控录像。

    但是几天前因为设备调整,监控摄像头也在其中,由此一来,出入人员又比较复杂,没人注意到是不是有不属于技术人员和公司内部人员的闲人混了进来。

    指纹比对结果也让人失望。除了确认任辰和经纪人的指纹以外,其他指纹不属于公司内部人员和与公司有合作的技术人员。

    这条线索断掉了。

    九哥把结果告诉齐晗,但是并没有建议他早点回队里。这个案子和凶杀案相比,太微不足道,支队不可能抽出太多的警力来解决,就连怀光,都忙得团团转,不过,很显然他很喜欢这样,而不是和一个女孩子待在家里。

    任辰没有再收到威胁电话,这起案子似乎就此完结,尽管没有结果,但是没有造成任何伤害。

    但是齐晗总觉得有点奇怪。他没有明白这件案子里的起因,就这么当作没发生肯定不可能。指纹比对没有结果,只能证明范围有遗漏。既然犯人有可能是私生饭,那这样的结果也很有可能。

    拍到任辰和记者发生冲突的照片的角度是平视,那么犯人极有可能是在一个可以平行目睹这一幕发生的地方拍摄了这些照片。

    那位记者住在中高层,除非犯人有飞檐走壁的能力,那么他很有可能是在旁边的建筑中,从敞开的窗户看到了对面大楼里发生的事情。

    可是怀光去看过,能看到大厦里发生的一切的那间房子,一直无人居住。

    “我知道了,我会去看的。”

    齐晗靠在走廊里的扶杆上,揉揉眉心。他很难想象李小菀怀胎十月一朝分娩的样子,他觉得那不是创造生命,不是生命的奇迹,而是一个女孩子不幸沦为生育工具的残忍事实。

    “小菀,我明天去现场,很快就回来。”

    李小菀捏着抱抱熊玩偶柔软的绒毛,“哥,你不用在这里陪我……你听我说完,”她脸颊绯红,她很少这样说话,还是在她心里有着重要位置的异性,“我还没有毕业的时候,虽然总会听说匪夷所思的凶杀案,但是我们一直觉得,只要有你和九哥在,就没有什么可怕的,罪犯总会被抓获。”

    齐晗耐心地听她说完,唇边漾起一抹微笑,“我懂。”

    他们望着窗外的梧桐,陷入了温柔的沉默。那棵梧桐树被夜灯映出一片剪影,像是上帝投下的怜爱。

    齐晗出现在大楼里,前台小姐不知道该不该开口询问。但是他却直接走了过来,“请问音源编辑部是不是在18层?”

    前台小姐羞涩地打量着他,凑近他压低了声音,“我知道你是警察……这栋楼里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前几天您的同事过来调查过。”

    齐晗也飞快地看了她几眼。怀光的调查应该是秘密进行的,至少不会有亮证件的环节,除非怀光没有记住他的嘱咐,再或者有不得不需要怀光自证清白的事情,否则这位小姐理应不知道他们来过才对。

    “那可能是因为其他事情吧。”齐晗笑了笑,不置可否。

    “不过,18层到现在还没有租出去。”前台小姐道,“谁愿意在18层地狱上班呢?”

    国人对数字的迷信遍布生活中的每一处,比如说手机号码不能有4,车牌门牌都喜欢6和8,人们潜意识里总想给生活讨个好彩头,这样美好的祈愿总是无可厚非的。

    齐晗乘电梯上去看了一下,和前台问询小姐说得一样,18层全然没有其他楼层的热闹氛围,冷冷清清的,还有装修时没有带走的塑料布和木质品的边角余料,地面上的灰尘积得很厚,上面有几组深浅不同的脚印,但根据上面的浮灰,都可以排除嫌疑,最新的一组,不出意外,就是怀光留下来的,鞋底的花纹齐晗很熟悉。

    第八十三章 飞檐大侠-->>(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齐晗乘电梯上去看了一下,和前台问询小姐说得一样,18层全然没有其他楼层的热闹氛围,冷冷清清的,还有装修时没有带走的塑料布和木质品的边角余料,地面上的灰尘积得很厚,上面有几组深浅不同的脚印,但根据上面的浮灰,都可以排除嫌疑,最新的一组,不出意外,就是怀光留下来的,鞋底的花纹齐晗很熟悉。

    他走到窗边,肉眼无法把对面楼内发生的事情看得一清二楚,他同样用手机尝试了一下,市面上的前卫手机也很难拍出像照片上成相这么好的效果,拍摄照片的人必定是有特殊的取相设备。

    他会飞檐走壁。

    齐晗很难相信这样脱离现实的超能力英雄的存在,他更愿意认为,这个人一定是通过某种手法达成了看似难以理解的结果。

    他乘坐楼梯再次回到了一楼。前台小姐看到他,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碰巧门口进来几位外国人,齐晗径直走了出去。

    他站在阳光下川流不息的人群中,擦肩而过无数陌生的面容,然后,他向那栋发生命案的大楼走去。

    在编辑部遇到徐川和九哥,齐晗并不意外。

    “死者邢泽风,男,32岁。”徐川指指这位记者曾经用过的桌子,“尸体被发现的时候,死者就坐在这里,还保持着正在编辑文稿的样子,电脑屏幕亮着,word文档还没编辑完。”

    齐晗问九哥,“还有其他发现吗?”

    九哥把那个文档打开,“我点击过这个文档的上一步,多了一句话。”

    齐晗看着那行字:

    我在看着你。

    红色的一行字,字体比其他的字号大了很多,因为特殊字体的缘故,看起来像是屏幕上的字在流血一样,甚是骇人。

    我在看着你。

    齐晗觉得自己想的没错。他们就是要找一个“飞檐走壁”的大侠,他可能出现在任何地方,紧紧地盯着死者。

    “还有其他线索吗?”

    九哥摇摇头,“暂时没有了。”

    “因为这个案子一开始被定为了自杀,我们的人没有封锁现场,后来才看到他和编辑第二天有约,九哥也发现了这行字,虽然定义为他杀,但是现场也被破坏了。”

    齐晗手指点在椅背上,“第一个发现尸体的是谁?”

    徐川道,“是大楼的清洁工。”

    “他靠近过尸体吗?”

    “他说没有。”

    “怎么了,有问题?”九哥问道。

    齐晗看向九哥,“你不觉得奇怪吗?既然死者维持着正在工作的样子,电脑屏幕也亮着,一个清洁工,怎么会发现他死掉的呢?”

    清洁工是一个年过四十的女人,她的手上满是岁月和清洁剂留下的深深的沟壑,她局促不安地坐在他们面前,瘦小干枯。

    “你别紧张,我知道人不是你杀的,我们也一定会把凶手绳之以法。你能不能告诉我们,你是怎么知道他死了的?”

    九哥看看齐晗,他神色如常,轻易排除了她的嫌疑,会不会太草率了。

    那个女人犹豫地看着他们,“你们真的能抓住那个凶手吗,我觉得你们可能做不到……”

    徐川眉头一挑,刚要开口,九哥拦住了他。

    “你为什么会这么觉得呢?”齐晗和颜悦色地问道,似乎这只是家常闲话。

    “因为……她是鬼……”

    据清洁工描述,当天晚上,大楼里的员工基本都走光了,她也开始做最后的打扫。编辑部在18层,她也是个笃信数字迷信的人,所以她最后才来到18层,电梯门打开的时候,她看到了足以成为很多人的梦魇的景象。

    一个身着白色长裙的女子,就站在那位记者身边,她手里拿着的那把匕首上,在电脑盈盈的亮光中,泛着森寒的光,上面滴着血。

    那个女人看到她,露出了一个笑容,诡异的光照在她的脸上,苍白的脸上露出的牙齿似乎都闪着光。

    她向窗边跑去,一跃而下,消失在夜色中。

    齐晗看了看编辑部的窗户,他走了过去,向下看去。缩小的车辆疾驰往来,行人像是忙碌的蚁群,蜂拥着继续他们忙碌的生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